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55章 心思

第555章 心思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602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34

  

  “老先生不必客气。”宋暖摆摆手,这时,辛夷和叶端着茶上来,唐乔作为主人家,自然不能失礼,她笑看向云国的四位客人,“几位,请喝茶!”

  几人点头,“多谢!”

  大家都刚认识,一时找不到话来说。

  倒是云国三皇子云峥,可能觉得这样相处不太好,所以就找了话题。

  “温夫人,唐姑娘。我们此次来见楚皇,其实,也是想谈一谈两国合作的事情。昨晚在宴席上,听得出楚皇对二位很是看重。而两位的东西,在我们云国也能见到,也很受欢迎。我想问问,如果楚皇这边同意了两国通商,你们这边可愿意到我们云国云开设分店,建工坊,或是买地种植?如果两位有这个意愿,我们云国愿意以低价的租金给两位,云国官府方面,也可以全力配合。”

  闻言,宋暖和唐乔相视一眼。

  两人都心动了,但是这个涉及了两个国家,怕不是她们能决定的。

  “三皇子,此事,怕是为难温夫人和唐姑娘了。这事她们可能做不了主。”

  赵泽宇和舒同峰一起从外面进来。

  唐乔看到赵泽宇,微不可机的皱了下眉头。

  舒同峰瞧见了,心想,待会免不了又得跟唐乔解释解释。

  宋暖二人起身,上前行礼,“宇王爷,舒大人。”

  云国的四位使者,也起身行礼,“宇王爷。”

  舒同峰:“三皇子,玉莹郡主,容老。”

  大家寒喧一番,这才又坐下。

  主位上,换成了赵泽宇。

  叶和辛夷奉茶上来,看到赵泽宇时,皆是有些意外。

  “王爷,请喝茶!”

  “舒大人,请喝茶!”

  赵泽宇颔首,看向云国三皇子,道:“三皇子,方才你所提议的,老实说,我听了也心动。咱们两国交好多年,如果能在商业上合作,这样对两国百姓都是极好的事。”

  云峥点头。

  “那不知宇王爷有什么好的主意?如果两国能够长久交好,商业相通,这当然是对两国百姓最好的。”

  “三皇子,还会在京城住上半个月,这半个月的时候里,我们可以好好的商量商量,最终如何,我们再一起向我父皇请示,看看他的意思。”

  赵泽宇这话很圆滑。

  既没反对,也没有同意,而是把这个决定权推到了皇帝手中。

  其实,这也只的确是皇帝才能拍板。

  云峥点点头。

  他朝容老他们看去,几人相视一眼,便有了辞意。

  赵泽宇来了,他们再坐着,也不方便。

  宋暖起身,“几位请稍候,我这就去把药方子开出来。”

  云峥他们正想着如何开口提醒宋暖,想不到宋暖就先说了,这让他们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同时,对宋暖也有更多的好感。

  宋暖回屋写药方子。

  叶跟着一起。

  进了屋,叶就忍不住的道:“夫人,这个宇王爷,他怎么来了?舒大人怎么跟他一起来的?”

  听起来,叶不太喜欢赵泽宇来找宋暖。

  “腿长在他身上,他要来,我们也拦不了。至于他为什么会和阿峰在一起,我想应该是碰巧吧。可能是在大门口遇上了,所以就一起进来了。”

  宋暖猜的没错。

  的确就是那样的。

  舒同峰在大门口,遇到了赵泽宇,所以就带着赵泽宇一起进来的。

  唐府的门房都是认识舒同峰的,唐乔也交代过,舒同峰来了,不必通报。

  这也就是为什么赵泽宇来了,没有人通报的原因?

  叶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的皱眉。

  “夫人,我总觉得这个宇王爷对夫人太过关心了,他不会是……”

  这已经是第三个人对宋暖提及这事了。

  宋暖想到昨天晚上舒同峰的担忧,还有在宫里唐乔的那些话。

  宋暖觉得等有了合适的时候,她得提醒一下赵泽宇,最起码她得隐晦的表达一下,自己的立场。

  不管赵泽宇对她有没有那份心思?

  宋暖知道,她不可能对任何人,有那种想法,赵泽宇就更不可能了。

  且不说,赵泽宇和赵承志,可能是相立的。

  就赵泽宇跟温良那些人的关系。

  温崇正跟温良他们的关系。

  这些错乱的关系,组合在一起,就万万没有可能。

  “叶,你放心。我的心思,你还不懂吗?不要说是赵泽宇,就是这天下,也再没有人能够走进我的心里。”

  叶听着,瞬间眼眶就泛红。

  她并不是诚心想要,提及宋暖的伤心事,只是真的怕赵泽宇对宋暖有什么想法。

  宋暖拍拍叶的手背,“别多想!我有分寸。而且,我知道自己的心。他怎么想,那是他的事。等哪天有了合适的机会,我会跟他说清楚。”

  “夫人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这事如果他不挑明了,夫人贸贸然的跟他说这事,怕是最后尴尬的,还是夫人。”

  宋暖当然明白,叶这话的意思。而她也知道,如果她贸然去提,肯定是会尴尬的。

  “你放心,我当然不会贸贸然的说,我刚才不是说了吗?等有机会的话。”

  “如果他不提,我就当不知道,跟他保持距离就是了。再说了,过些天,咱们就回去了。以后也不会有事没事来京城,他更不可能去咱们那里,所以说,这相隔千里的,能有什么事?”

  宋暖取了纸笔墨。

  “叶,帮我研墨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叶站在一旁研墨,歪着脑袋想了许久,终于豁然开朗。

  宋暖说的没错,这相隔千里,不可能有什么。就算这宇王爷有什么心思,那肯定也只是一时的,长久不了。

  如此一想,叶也就没再揪心这事了。

  宋暖写了药方子过来,交到了容老的手中,按照惯例对他医嘱一番,然后送他们出了唐府。

  等她们回来的时候,赵泽宇和舒同峰正坐着喝茶。

  大厅里静悄悄的,显然在她们离开之后,这二人并没有说什么话。

  在宋暖和唐乔坐下之后。

  赵泽宇看着她们,说出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。

  几人便围在一起,商量了皇上昨天晚上所指的,官商农三方合作的事情。

  还没到吃中午饭的时候,赵泽宇就匆匆离开了。

  唐乔终是松了一口气,扭头就瞪着舒同峰。

  舒同峰立刻解释:“阿乔,你可得听我说,宇王爷可不是我带来的。”

  “我跟他,只是在大门口碰巧遇见了,然后,他跟着我一起进来。”

  “你也是知道的,我不可能,把他拒之门外,何况他是有正事过来找你们。”

  “皇上昨天都下了旨意,我实在是没办法,不让他进来,要不这样,你跟门房说一声,以后不让我带人进来。”

  唐乔瞪着他。

  “我让门房,以后都不让你进来,行不行?”

  “这可不行,咱们可是朋友,老朋友了。”舒同峰立刻吊儿郎当的摇头。

  唐乔摇摇头,坐了下来。

  舒同峰知道,唐乔是不生气了。

  晚上。

  唐乔寻了个理由,带着辛夷一起出门。

  她们来到了舒同峰说的那个茶馆,刚下马车,掌柜的就迎了出来。

  “请问是唐姑娘吗?”

  唐乔点点头,“是的。”

  “舒大人,他们已经在二楼雅间等你了,走吧,我带唐姑娘过去。”

  唐乔点头,“多谢!”

  他们?唐乔知道,上面雅间里,肯定不止舒同峰一个人了,难道是恒王爷也在?

  带着疑问,她们主仆二人来到了,二楼的雅间。

  掌柜的轻敲了门。

  舒同峰过来开的门,拉开门后,侧开身子,“阿乔,进来吧。”

  唐乔进去,发现里面坐着的人,竟是慕容靳。

  她上前连忙行礼,“靳叔,你怎么会在京城这里?还和阿峰见上面了。这些年来,暖暖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,都已经打听到凤栖族去了。可那里的人说你,离开几年了,暖暖这些年可担心你了。”

  “既然,靳叔在京城,等一下就跟我一起回唐府吧。暖暖也来京城了,正好,你们父女二人,可以好好的聚一聚。”

  慕容靳起身,“阿乔,坐吧。”

  唐乔点头,瞧着慕容靳的表情,隐隐猜到有什么事情,慕容靳暂时走不开,而且还不能与宋暖见面。

  不得不说唐乔的观察力很敏锐,她所猜测的,正是现实情况。

  几人坐下来后,慕容靳抬头看向辛夷。

  “辛夷姑娘,麻烦你到外面守一下,不要让人靠近这个雅间。”

  辛夷点头,看了唐乔一眼,便转身出去了。

  唐乔看着慕容靳的架势,便知道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很重要。

  舒同峰给他们二人倒了茶,静静的坐在一旁。

  慕容靳看着唐乔,“阿乔,这些年多亏了你,一直陪在暖暖身旁,多亏了你和她同甘共苦,陪着她熬过了这么难过的几年。”

  唐乔摇摇头,“靳叔,辛苦的不是我,而是暖暖。这些年,她把所有的痛,所有的苦,都自己忍受了下来。”

  “在我们面前,她总是一副最乐观的样子,但我们都清楚,她心里有多痛,心里的伤口有多大。”

  “但她不说,我们也不好开口去撕开她心里的伤口。靳叔,暖暖需要我们的陪伴,但她更需要靳叔这些亲人的陪伴。”

  “今天,阿峰约我来这里,靳叔也在这里。我猜,接下来靳叔要告诉我的事情,应该很重要,而且暂时也不能让暖暖知道,是吧?”

  慕容靳点了点头,“没错!这些年,我不是不想暖暖,不是不想亲自陪着她,度过这黑暗的日子。只是,我有更重要的事情,而且这件事情,还没有做完,所以我暂时不能抽身出来,更不能与暖暖见面。”

  唐乔直接就问,“这事情是不是跟阿正有关?”

  慕容靳一点都不意外,因为他早就知道,唐乔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,观察力也很敏锐的人。

  “没错,正是因为阿正。”

  慕容靖把当年镇国公找他到临海城,两个人一起去救温崇正,可却还是迟了一步。

  接下来几年,他们找地方给温崇正找合适的身体,调理身子。

  所有的,他没有一丝隐瞒,全部告诉了唐乔。

  唐乔听完之后,很是意外,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。

  经历过宋巧变冬儿的事情,像这种关于凤栖族的禁术。唐乔也不那么意外了。

  慕容靳这么一说,唐乔也知道,为什么这些年慕容靳一直没有出现?

  为什么他明明知道宋暖的情况,却一直没有回到宋暖的身旁?

  他们想过很多个可能性,但却没有想过这个可能。

  沉默的许久,唐乔才叹了一口气,道:“那天,暖暖在街上看到了阿正的背影,就急急地追了过去。当我们知道,他也叫阿正的时候,还有些意外,以为只是巧合。”

  “知道了镇国公与阿正和恒王的关系之后,我们更是觉得是世事太过巧合。没想到暖暖的感觉,从来不会有错,尽管阿正换了一副身躯,但他对于暖暖来说,仍旧是有发自灵魂的吸引力。”

  “靳叔,阿正现在的情况,还要多久才能康复?还要多久才能告诉暖暖这个事情?你知道吗?我真的恨不得,立刻就把这个消息告诉暖暖。如果把这事告诉她了,她所有的伤和痛,也就能够不药而愈了。”

  “这些年,暖暖过得太苦,太苦了。我们这些身边人都知道她的苦,她的痛,但是我们却无能为力,安慰太苍白了。我们只能尽自己的力,尽量的陪着她,但是我们都知道,这是微不足道的。远远不及,关于阿正的一个消息。”

  唐乔说这些事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

  她侧过脸,抹去眼角的泪,吸了吸鼻子。

  “靳叔,我们能不能告诉暖暖,说阿正还在,但是,暂时不能回来与她团聚,可以吗?”

  慕容靳叹了一口气,满目心疼。

  自己的闺女过得这么苦,他怎么会不心疼?只是这个事情,正是至关紧要的时候,半点闪失都容不得。

  他就怕宋暖的情绪,太过激动,立刻就要寻找阿正。也怕宋暖察觉出了,一些蛛丝马迹,然后就联系上了,所以,他自己都不敢去见宋暖。

  “还是再缓缓吧,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再等些日子吧,我一定会把他送回去。”

  这时,舒同峰才开口说话。

  “我还是那句话,还是那个顾虑。就算阿正恢复了,以前的记忆,就算他们夫妇相聚了。可是,这个阿正在别人眼里,那就是陌生人,不是以前的阿正。那他们该如何再相处?怎么样名正言顺的在一起?”

  闻言,唐乔却是笑了。

  “阿峰,你还是不够了解暖暖。只要那个人是阿正,对于暖暖来说,这一切就够了。至于,他们应该怎么样在一起,这不是我们该操心的。到了那一天,他们自然有的是办法。”

  “可是,如果让人觉得小宋改嫁了,这会不会对她现在的生活有所影响?”

  舒同峰担心,宋暖现在的财富和事业,会不会因为她改嫁,而有人出来从中作梗?

  “那些人有什么权利阻止暖暖?你放心好了,不可能有那样的事情发生。我们只要跟叔婆说清楚这事,自然就不会再有别的事情了。”

  “再不然,暖暖他们可以到临海城,或者去找一个新的地方,开始他们新的生活。高山村那边的东西,暖暖又不会舍不得,她可以交给家宝他们。”

  唐乔的话,让舒同峰茅塞顿开。

  他用力一拍大腿,猛得站了起来。

  “是呀,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?他们可以到临海城那边去,可以到新的地方,开始他们新的生活。凭着小宋的本事,在哪里不一样能够风生水起?”

  唐乔笑了。

  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
  真好呀,暖暖的阿正还在。

  尽管是以这样的方式。

  但只要阿正在,暖暖就会幸福。

  唐乔真的恨不得,立刻告诉宋暖,但是慕容靳说的话,她也放在心上。

  这个时候,至关紧要,不能有半点闪失。她自然不会傻到连这点耐心都没有。

  不会真的把这个事告诉宋暖。

  从茶馆出来的时候,唐乔嘴角的笑意一直不减。

  辛夷看着,很是疑惑。

  “小姐,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呢?说出来,让我也一起开心开心吧。”

  唐乔停下来,忍不住张开手臂,抱住了辛夷。

  “辛夷,我好高兴!真的,很高兴,很高兴,特别的高兴!我恨不得立刻告诉全世界,一个大好的消息,但是,暂时我连你都不能告诉。我得先一个人偷着乐,等时机成熟了,我一定会告诉你们。”

  辛夷忍不住回抱住她,满面笑意。

  “只要小姐高兴,小姐告不告诉我,我也陪着小姐一起高兴。尽管我不知道小姐为什么高兴,但是我知道,小姐高兴,我就高兴。”

  唐乔拍拍辛夷的背部。

  “辛夷,这些年,我很庆幸,身边一直有你陪着。”

  听着这话,辛夷的眼眶都不进泛红,有些湿润。

  她忍不住埋怨,道:“小姐,你今天怎么这么矫情?你这样子会把我弄哭的,我告诉你,我要是哭了,你可哄不住。”

  闻言,唐乔乐呵呵的笑了。

  “不哭不哭!我不矫情了,行吗?”

  辛夷听着这话,破涕而笑,“小姐,走吧,咱们回去,时候不早了。”

  “好,走!”

  舒同峰站在茶馆门口,看着她们离开,他望望天空,终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太好了!

  接下来,皇上下了旨意,让唐乔和宋暖在京城呆半个月,到时候跟各国使者一起离开。

  从那天开始,白天他们就和赵泽宇,彭董,一起商量官商农三方合作的事情。

  因为秦县那边是试行点,所以大多时候,舒同峰都跟他们一起。

  唐乔知道了,镇国公府的阿正的秘密。虽然不能告诉宋暖,但她还是忍不住的,经常寻着理由,领着宋暖一起去镇国公府。

  有时候去见陆芙他们。

  有时候则去看镇国公,给他做做饭。

  但是巧合的是,每次她们都能看到那个阿正。

  唐乔看着宋暖和阿正一见如故,两个人经常都能够相谈甚欢,她心里暗暗得意。

  时常和舒同峰相视一眼,两人交换着眼神,暗搓搓的欢喜着这个进展。

 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八天。

  该谈的细节,也都已经谈得差不多了。

  赵泽宇发现宋暖的眉宇间,越来越多的笑靥,整个人都比以前要轻松许多。

  他不禁觉得有些疑惑,也敏感了起来。

  他立刻让人去调查,宋暖在京城跟什么人来往?发生了什么事?

  “爷。”

  “进来吧,可有什么调查结果?”

  “爷,这些日子,温夫人和唐姑娘经常去镇国公府见两位陆姑娘。”

  “自从那次宴会之后,温夫人跟两位陆姑娘的关系极好,经常见面,有时还会一起去街上转转。”

  赵泽宇点了点头,“行了,知道了,出去吧。”

  侍卫又问:“爷,那还要继续调查吗?”

  赵泽宇摇摇头,“不用了!”

  “是,爷,属下告退!”

  侍卫出去之后,赵泽宇重重地往椅子背上一靠,他伸手揉了揉额角。

  宋暖她们是不是与陆姑娘一见如故,关系极好,这一点赵泽宇比谁都清楚。

  这一点是真的!

  不过,宋暖怕是已经知道了,温崇正与镇国公府这边的关系,所以,两家是亲人,关系就更亲了。

  可是他知道,宋暖的心境,不可能是因为亲人,而有所改变。

  宋暖的样子,像是一个心仪的男人带给她的改变。

  赵泽宇很敏感的知道,这个带给宋暖改变的男人,一定就在镇国公府。

  他要找到答案,一定就在那里。

  但是,这个答案,他打算自己去找,并不打算让人去查。

  这些日子,在京城的时候,他虽然常常以公济私。

  因为公事,而暗搓搓的欢喜着与宋暖相处的时间,但是,他这么做,也正是为了避开他母妃的注意力。

  他是看懂了自己的心,的确是喜欢宋暖,但是他也清楚,他母妃不可能,让他与一个寡妇搅和在一起。

  绝对会出来阻止!

  他母妃搅和他的事情,也不是第一回了,要不然也不会有阳阳的事情。

  所以这一次,赵泽宇也很细心,也自认为很严谨的,没让人看出他的心思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