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53章 宴上糗事(温馨)

第553章 宴上糗事(温馨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59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32

  

  镇国公与陆贵妃的心情,也是一样的,沉重,伤感。此时此刻,触景生情。

  他也忆起了当年。

  忆起了那个苦命的闺女。

  想到了如今苦命的宋暖和温崇正。

  镇国公的目光从宋暖身上掠过,眼角余光瞥过皇帝,见他嘴角含笑,一脸春风得意。

  镇国公的心像是被钝刀来回不停的割一般。

  高台那边,曲音落下。

  陆蓉收了剑。

  姐妹二人一起来到皇帝面前,恭敬行礼,“皇上,臣女献丑了。”

  “好!”皇帝大喝一声,龙颜大悦,“琴弹得好,剑也舞得好。高公公,你前去库房,将那对玉如意取来,陆家姑娘一人赐一柄。”

  陆芙和陆蓉连忙下跪,谢恩。

  “臣女谢皇上赏赐!”

  皇帝乐呵呵的点头,“好好好!想不到一眨眼,两个小丫头都长大了。”

  皇帝略有感悟。

  旁边的陆贵妃和皇后,也含笑点头。

  皇后看着前面跪着的陆府姐妹二人,扭头看向皇帝,温柔的道,:“皇上,眨眼间,这陆家两个姑娘都已经长这么大了,她们也算是皇上看着长大的,如今到了该指婚的年纪了,皇上是不是也该为她们操操心?”

  闻言,陆贵妃的脸色都变了。

  陆芙姐妹二人,更是心里发寒。

  她们就知道,今天所谓的才艺展示,肯定不是随便说说的。

  现在,听着皇后说出这话,想必是在皇后早就已经存了心思,要把她们姐妹二人指出去。

  可这皇后向来与他们的姑母,面和心不和,总是变着法子挤兑。

  这会儿,怕是不会给他们指什么好亲事。

  姐妹二人心里急到不行,可是面上又不能太过的表露出来。

  皇帝点了点头,略有所思,“皇后说的是,我的确该为这两个丫头指一门好亲事。”

  说着,他又道:“不知皇后心里,可有什么理想的人?”

  皇后立刻附和,“皇上,臣妾想为自家侄儿,求娶陆家姑娘,还请皇上首肯。我家那侄儿,皇上也是知道的。”

  皇帝听着,眼睛一亮。

  他扭头看向刚才为他做翻译的刘浩,“刘浩。”

  刘浩心中一喜,立刻走到了陆府姐妹身旁。

  陆府姐妹二人,机不可微的皱了皱眉头,满面嫌弃。

  她们都不喜欢这个刘浩。

  虽然这个刘浩挺有才气,靠着自己的实力,参加了科举,还考中了前三甲。但是这个人,在京城的风评,并不怎么的好,他是一个风流的人。

  陆府姐妹二人,向来看不上这种男人。

  仗着家里的权势,仗着自己那一点的才气,成天在外面,作出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。

  可是,皇上要为她们指婚,她们也没有反抗的权力。

  眼看着皇帝就要张嘴了。

  突然间,席间那边传来了一声惊呼。

  “云国使者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只见,云国使者中的一位老人家,突然的两眼翻白,倒在了地上,还口吐白沫。

  他成功的打断了,皇帝要指婚的话。

  对方是外国使者,如果在自己的宴会上出事,那可是大事情。

  皇帝一时也慌了,急忙喊道:“快!快传太医。”

  “是,皇上。”

  高公公连忙下去安排。

  这时,宋暖起身看朝皇帝行礼,“皇上,民妇略懂医术,且让民妇为他诊治一下。这位老先生的情况,比较危险,也比较突然。”

  这个时候,皇帝已经有些乱了,连忙道:“快,就你了,你赶紧给他诊诊,千万不能让他有事。”

  “是,皇上。”

  宋暖起身来到云国使者面前。

  她身上没有带银针包,因为入宫前,要做全身检查,身上不能放在任何有危险的东西。

  她那些银针,放在马车上,所以她不能给这位使者施针。

  这位老人家全身不停的抽搐,眼睛都要翻白了。宋暖连忙伸出手,让他咬着自己的手,然后再把他侧过身。

  周围围了不少人,空气很是不流通,完全以病人不利。

  宋暖急忙挥手,“大家散开一些。”

  赵泽宇和赵承志连忙帮着,把那些人都疏散开。

  然后,让人在外面围了一个圈,不让其他人看到宋暖给云国使者诊治。

  主要是这个云国使者的样子,有些难看,要是让别人看到了,笑话了,反倒让他面子全失。

  所以,此刻,他们想到的是要顾全大局,顾全云国使者的面子。

  另外,他们也清楚,大夫诊治的时候,最忌讳周围太过吵闹,被人围观也会影响医者。

  宋暖的手被那云国使者咬破了,血流了出来,可她却连哼都不哼一声。

  赵承志皱紧了眉头。

  险些就要喊出了弟妹二字。

  赵泽宇同样,眉头皱得紧紧的,有些不悦的瞪着那个云国使者,这个时候添什么乱?

  他心疼的看着宋暖那只流血的手

  一定很疼吧?

  这样生生的塞在人家嘴里,让人家咬着。

  没有银针,宋暖只好用手给这个外国使者按摩穴位,让他停止抽搐。

  太医提着药箱赶来的时候,云国使者的情况,已经稳定下来了。

  宋暖抽出手,用手帕将手包了起来,看向太医。

  “这位使者的情况,已经得到了缓和。他这是顽疾了,身上应该有带药。”

  太医在那使者身上摸了几下,摸出了一个小瓷瓶,拧开瓶盖闻了闻,点了点头,倒了一粒给他喂了下去。

  原来,这个云国使者,他患有羊癫疯。

  羊癫疯是一种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复发的病,所以一般人身上都会带有强效性的药。

  云国使者服下药后,过了一会,人总算是恢复过来了,不过,精神不是很好。

  他起身朝宋暖行礼。

  “多谢这位夫人。”

  “不用客气!”

  太医好奇的看着宋暖,“这位夫人,想不到你的医术,这么好,只是给这位使者,推拿一下穴位,就让他的情况得到了缓和。”

  赵泽宇在一旁,道:“温夫人是谷神医唯一的女弟子,她的医术,自然是了得的,当年还是秦县那边的第一个医魁。”

  众人一听,终于知道了宋暖的身份。

  原来,这位就是皇上,今天要召见的女皇商。

  原来,她就是谷不凡的女徒弟。

  原来,她就是秦县高山村的那位宋暖。

  原来,她就是大楚的第一富。

  一时之间,众人交头接耳,目光不时的打量着宋暖。

  宋暖颇是不喜欢这种感觉,感觉自己像是耍杂技的猴子一样站在人群中,任那些人打量着。

  这种感觉十分的不好。

  “多谢温夫人。”云国使者再次行礼。

  太医看着宋暖的眼光,也充满了敬佩和欣赏。

  宋暖摆摆手,“使者客气了,使者的症状,虽然已经缓和了,但是,最好还是先休息休息。使者现在的情况,最好不要饮酒为好。”

  云国使者点了点头,“多谢温夫人指点。”

  他突然顽疾复发,其实也是因为他刚才饮了酒。

  他在来大楚之前,大夫就跟他说了,尽量不要饮酒。

  可是,大楚的皇帝让大家喝酒,他不可能拒绝,所以就只能硬着头皮喝了。

  没想到几杯酒喝下去之后,还真的就复发了顽疾。

  皇上听到之后,便下旨,让人先送云国使者出宫休息,又让太医跟着,下去照顾云国使者。

  宴会这边继续进行。

  高公公在一旁暗暗提醒皇帝,宴会时间已经差不多。

  皇帝一时忘记了要给陆府姐妹二人指婚一事,让人继续表演。

  皇后在一旁,脸臭到不行。

  刘浩也灰溜溜的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站着,心里暗暗的恨上了云国使者。

  那老东西一打岔,把他的亲事都给打岔没了。

  陆家姐妹如获大赦,背上出了一身的冷汗,她们回到宴席的时候。

  陆夫人一手握着一个人的手,母女三人皆有一种逃过一劫的感觉。

  但是她们也知道,皇上今天没有指婚成功,哪天心情一来,或许一道指婚的圣旨就下来了。

  看样子,他们得赶紧把她们姐妹二人的亲事定下来。

  高台上那边。

  终于,轮到了温馨出来表演才艺。

  温馨要表演的是舞蹈,有专门的人在弹奏曲子。只见温馨一身大红衣裙,从空中飘扬而落,水袖甩动,露出她白皙的面孔,妩媚又动人。

  宴席上的男宾,眼睛都看直了。

  温馨以舞艺出名,在京城这边也给她封了一个舞仙子之名。

  宋暖抬头看去,欣赏着温馨的舞蹈。

  的确,这舞跳的不错。

  但是渐渐的,随着那曲子的变动,温馨的舞步渐渐的跟不上了。曲音渐渐加快,她的舞步,已经完全跟不上,渐渐的有一种让人看着凌乱的感觉。

  撕拉一声。

  她身上的大红衣裙,不知被什么东西勾住,硬是撕了半截下来,露出了修长的腿。

  温馨停下来,惊呼一声,尖叫着跑下台。

  台下的温夫人,也吓了一大跳,连忙跑去找温馨。

  安定侯温良连忙起身,来到台前跪下,“皇上,还请皇上恕罪。小女可能是不小心,裙子被什么东西钩住了。”

  出了这么丢脸的事情,温良还得立刻请罪。毕竟,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,还有外国使者,温馨露出了两条大白腿,说实在的,这闺誉一下子就没了。

  皇帝从意外中回过神来,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但是有这么多外国使者看着他,也不能没有了风度。

  皇帝摆摆手,道:“立刻让人去看看,温家小姐是怎么一回事?台上那边,也立刻去查看一下,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勾住了衣裙?”

  高公公立刻差人去查看,急吼吼的去询问温馨的情况。

  不一会儿,高台上的人下来,如实回禀。

  “回皇上的话,高台上没有什么东西划破衣裙,可能是温姑娘跳急了,自己踩到了自己的裙子。”

  呃~

  这个理由,大家听着,都不禁有些尴尬了。

  当然,这是为温馨尴尬的。

  亏她还被大伙封了一个舞仙子的名号,可这舞仙子跳舞的时候,自己踩自己的裙子,还断掉了半截,露出了两条白晃晃的腿。

  这个真心的,不知道该怎么说?

  重点是还有这么多男的看着,文武百官不说,还有外国使者,还有当今皇上。

  温良听到这个原因后,头都抬不起来了。暗暗的攥紧了拳头,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他相信温馨。

  自己踩自己的裙子,还踩掉了半截,这样的事情,不可能发生在温馨的身上。

  刚才,一定是在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,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,让温馨出丑的。

  这时,琳达惊呼一声,呱啦呱啦的说着话。

  皇帝被她吸引了注意力,可又一句都听不懂,便问宋暖,“这位伯爵夫人在说什么呢?”

  宋暖有些尴尬的应道:“回皇上的话,伯爵夫人表示很高兴。她说,想不到咱们大楚居然有这么好看的舞蹈。这种叫脱衣舞的舞蹈,在他们海外很是盛行,她没想到来到咱们这里,也能看到。”

  最后一句话,宋暖的声音都低了下来,很尴尬的样子。

  闻言,让温良更是尴尬。

  皇帝听后,一阵错愕。

  “海外还有脱衣舞?”

  宋暖扭头和琳达交流了起来。

  然后,她又为皇帝翻译。

  “回皇上的话,伯爵夫人说了,这种脱衣舞在他们那里很是盛行。男人们都喜欢到舞场,看舞女跳这种脱衣舞,他们那里有专门的舞女。”

  皇帝听了之后,有些向往,又有些尴尬。

  他看着温良那尴尬的样子,便适可而止,没有再问关于脱衣舞的事情。

  皇帝实在是怕接下来再出什么问题,再出一些让人难堪的岔子。

  那就是把脸丢到外国去了。

  他想了下,便道:“时候也不早了,就让她们停止展示才艺吧。”

  “是,皇上。”

  高公公急忙下去通知。

  皇帝看向宋暖,“宋暖。”

  宋暖起身来到了中间,朝皇帝行礼,“皇上。”

  皇帝看向宴席那边。

  “唐乔在哪里?到这边来,朕召你们进京,这是有事情要交代于你们。”

  那边,唐乔起身,落落大方,一脸镇定的朝这边走来,她在宋暖身旁跪下。

  “民女唐乔,参见皇上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  皇帝点了点头,打量着唐乔。

  心里暗想,这二人果然是女中豪杰,身上自带英气。

  这就是一般男子第一次见到自己,也不会有这么的镇定。

  “两位平身。”

  “谢皇上。”

  宋暖和唐乔起身,低头敛目,站在那里。

  皇帝打量着她们,又道:“抬起头来。”

  “是,皇上。”

  二人一一照办,抬头看向皇帝,直视到皇帝的目光时,她们也没有慌张害羞的表现。

  那落落大方的样子,让皇帝暗下很满意。

  “前些日子,有海外使者来我朝访见,带来的见面礼,竟是出自咱们大楚。朕一问之下,方知我们大楚出了两个商场女豪杰。不仅让不少百姓跟着过上了好日子,还让咱们大楚的威名远播,四海皆知。”

  “朕甚感欣慰。朕让人去打听了你们的情况,得知你们在百姓中,好评无数。附近百姓对你们感恩不已,也让那里的一方百姓安居乐业。”

  “宋暖,唐乔。”

  “民妇在。”

  “民女在。”

  “朕考虑了许久,还是决定召你们进京。朕有重大的事,要交待于你们。”

  皇帝说着,脸上的表情越发的严肃。

  他扫看台下宴席中的众臣。

  接着又道:“朕要封你们为皇商,临海城那边,与海外通商的事宜,朕决定交给唐乔。而药品,粮食,陶瓷,香精,这些宋暖目前在做的,朕也决定,今后官方需求,由你们供应。为了造福更多的百姓,朕希望你们在合适的地方,都种上你们的草药,粮食和制香的花。”

  “朕与户部尚书,宇王一起商量过,决定推行官商民三方合作。具体的合作方式,朕会让宇王和户部尚书与你们详谈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