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9章 你还没死心

第549章 你还没死心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51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28

  

  老爷子当年受不了打击,便出去云游,学了一些玄门卜卦之术。

  当时,在临海城,他看到了温崇正和宋暖。

  便算出了他们之间的种种。

  那些事情,他不会告诉别人,就是告诉别人,别人也未必相信,但是他却很清楚。

  两个都是死过的人,再相遇,在相守,本就是违背了天命。

  眼下他们的情况,真的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,看他们的造化。

  不过,刚才在街上的时候。

  宋暖仅从一个背影,就追了上去。还有在巷子里,他们二人之间的那种气场流动。

  老爷子心想,怕是容貌变了,时间流失了,也改变不了他们彼此之间相互的吸引力和爱。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“行了,这事就按我说的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外祖父,那我……”赵承志看着老爷子,“我能不能常过来找他,或是告诉他,过去的事情?”

  老爷子摇头,一脸严肃,“不行!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关卡,不能让他情绪波动太大。”

  闻言,赵承志点点头。

  心里有忧,也有喜。

  不管是以什么方式,阿正还活着,这比什么都好。

  宋暖做好饭,老爷子果然去取了陈年老窖,也没有召集更多的人,就他们这些人坐在一起。

  阿正不在。

  宋暖不由的朝桌前的人看了一圈。

  老爷子捕捉到了她的目光,“阿正,身子不适,在院子里休息,他的饭菜厨房的人单独给他做。”

  面对老爷子的解释,宋暖有些尴尬。

  赵承志岔开了话题,举杯。

  “弟妹,唐姑娘,好久不见了。来!大家一起喝一杯。”

  众人举杯。

  那厢院子里。

  阿正从屋里出来,朝院门口看去。

  不知为何,他很想去一趟厅里,很想去尝尝那女子的手艺。祖父一说就砸嘴,肯定是很好吃。

  阿正,突然有些讨厌自己是个病秧子。

  如果他的身体好,那他不就可以在厅里跟大家一起吃饭了吗?

  “阿正,你怎么在外头呢?那些药都服下了吗?”慕容靳从旁边的药房里出来。

  一脸关切的看着他。

  “靳叔。”阿正点点头,“我还要多久才能完全康复?”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慕容靳发现他的情绪,不太对劲。

  阿正摇摇头,“没什么,就是想跟正常人一样,想记起以前的事。”

  “别急!”慕容靳拍拍他的肩膀,“调理身体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”

  五年了。

  当年镇国公找到他,二人赶到临海城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他们不愿放弃,几经周折才找到一个合适的身体。

  但因为太久,他施了换魂术后,出现了不少后遗症。

  一年后,他才醒了过来。

  结果,记忆没有了。

  身体情况也很不好。

  调理了一年,这才能下床走路,现在还得安静休养。

  “靳叔,你有没有特别想念的人?”

  “有!”

  “你的谁?”

  “我闺女。”慕容靳抬头望着蓝天白云,心底的思念,更浓了。

  阿正身边离不了他,所以,这五年来,他从未回过高山村一回。

  “我也想有挂记的人,可是我连记忆都没有,对于过往,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。”

  阿正想到了在小巷里,那种陌生的感觉。

  “靳叔,我今天在外面碰到了一个女子,我看着她难过时,心里也闷闷的。靳叔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  什么?

  慕容靳皱眉,心里有些不悦。

  阿正怎么能心疼旁的女子?

  难道是与他这身体有关的人?

  “因为你善良吧。”慕容靳搪塞他,想了想,很是不放心,又问:“那女子是一个怎样的人?你有没有想起一些什么?”、

  阿正摇头,“就是见她难过,我心里也不好受。靳叔,她与我祖父还是旧识,现在就在外厅里呢。”

  慕容靳一听,立刻道:“阿正,你先回屋休息,到了打坐时间了。”

  “好的,靳叔。”

  阿正回屋打坐。

  慕容靳决定出去看看,看看那个让阿正心疼的女子是什么样子的?

  他悄悄来到外面,正准备躲在暗处看看厅里的人是谁,一行人就从厅里走出来。

  慕容靳连忙躲到树后。

  当他看到镇国公身后的宋暖时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  暖暖怎么会在这里?

  ……

  晚上,唐府,宋暖辗转难眠,脑子里一直浮现了今天那个阿正的双眼。

  不是眼睛像,而是眼神。

  阿正,镇国公的孙儿,可恒王却不认识。

  这是不是太古怪了?

  还有,老爷子既然在临海城就认出了他们,为什么还要故作神秘?为什么不相认?

  私下相认,也不会有什么影响,不是吗?

  “暖暖。”

  “来了,等一下。”宋暖披着衣服,出去开门,侧身迎唐乔进来,“乔姐姐,这么晚了,你睡不着?”

  “你不也睡不着吗?”

  唐乔直接把门栓上。

  “今晚,我们一起睡,好好的聊聊天。”

  “嗯,好。”

  二人吹了灯,躺在床上。

  “暖暖,今天为什么突然跑了?白天,我看你的眼睛都是红肿了,哭过了吧?能跟我说说,到底是怎么了吗?”

  唐乔在屋里,也是躺着睡不着。

  心里一直担心宋暖。

  白天的宋暖,太反常了。

  “镇国公府的那个阿正,你还记得吧?”宋暖苦笑了一下,“白天在街上,我就是追他去了,我认错人了。”

  闻言,唐乔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她心疼的将宋暖抱紧了。

  “暖暖。”

  “乔姐姐,我心里一直在想阿正,从未放下过。这几年,我夜夜睡不着,就算好不容易睡着了,我也是浅眠多梦。梦里的自己像是被浓雾包围了,除了自己,什么都看不清。”

  今晚,宋暖有了倾诉的谷欠望。

  “我知道,这样下去,身体会扛不住,所以,我每晚睡前都服一粒安神镇定的药。这几年,说是过得像是行尸走肉一般,也不为过。”

  “暖暖……”唐乔的眼泪落下。

  宋暖连忙帮她擦去,“乔姐姐,我跟你说这些,可不是为了把她给惹哭了。这些事,这些话,有我心里压太久太久了。再不找个人说出来,我也怕自己被压垮。”

  “我不能倒下,家里需要我,孩子需要我。万一哪天阿正回来了,而我却倒下了,那可怎么办?”

  宋暖攥了攥拳头,像是自己给自己打气,“我不能倒下的,对不对?”

  “对!”唐乔点头,“但是你也得让自己喘喘气,不能那样强行压制自己的情绪。这样时间久了,你会崩溃的。暖暖,来!跟我说说,全说出来。”

  唐乔知道,她帮不了宋暖。

  谁都帮不了宋暖。

  唯一能放过她自己的,要么是阿正归来,要么是她自己放过自己。

  宋暖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“好!我说!”

  这一晚,她说,唐乔听。

  暗处,还有两个人在听着。一个心痛如绞,一个泪流满面。

  第二天。

  两个聊到快天亮才睡着的人,一觉睡到了中午。二人同时醒来,相视一笑。

  梳洗后,叶和辛夷就一起提着食盒进来。

  “夫人。”

  “小姐。”

  “叶,辛夷,早啊。”宋暖放下梳子,从梳妆台前站起来,一边捋捋鬓角,一边走过去。

  叶和辛夷相视一眼,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“夫人,现在是中午的,连午饭时间都过了,可真的一点都不早了。昨晚,你和唐姑娘聊天,一夜没睡?”

  “睡了啊。”

  宋暖笑了笑,“好久没睡这么好了。”

  向唐乔倾诉之后,她真的睡了一个好觉。

  “那我今晚再来陪你。”唐乔回自己屋里洗漱,一身清爽的从外面进来。

  “行啊。”

  宋暖欣然点头,两人相视一笑。

  “夫人,唐姑娘,先吃点东西吧。”叶给她们盛了汤,“舒大人上午来过一趟,听说你们还没起床,他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他有说什么吗?”

  “舒大人说,下午再过来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因为舒同峰说要过来,宋暖和唐乔也就没出门,两人把昨晚购置的东西,找了绣娘,重新加工一下。

  她们的东西,以新颖而出名。

  那天面圣,自然也得悉心准备一番。

  百宝的衣服,不管是布料,还是款式,绣工,都是一流的。不过宋暖有想法,在她的要求下,几位绣娘忙活了起来。

  “这是在做什么呢?”

  舒同峰进来,看着几位绣娘低头做事,他看向宋暖,问:“小宋,你这是准备做布坊?”

  “未必不可!”

  宋暖停下笔,把笔好的草图用东西压着。

  “到偏厅说话吧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二人来到隔壁偏厅,宋暖煮水彻茶,“今天入宫面圣了?”

  舒同峰点头。

  宋暖又问:“皇上有什么旨意?”

  “六天后,让你和阿乔入宫面圣,参加宫廷宴会。那天的宴会上,不仅有朝廷百官和各家女眷,还有外国使者。这可是朝廷盛况,你和阿乔有眼福了。”

  “这种眼福,我还真不想拥有。”宋暖抿了一口茶,搁下,“伴君如伴虎,何况,我们还是一介平民百姓。”

  “吃不了你,放心吧。”

  舒同峰不想让她太紧张,又问:“昨天上镇国公府了?听说,你们在百宝时,还与那温馨有过口角?”

  “温馨?”

  “就是那个温家小姐。”

  “浪费了一个好名字。”宋暖摇摇头,“她就该叫温跋扈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舒同峰扑哧一声笑了,“小宋,你有时真的很毒舌。这要是被那温馨知道了,怕是天都得被她捅一个窟窿出来。”

  “与我何关?”

  “我都怀疑她这里有问题。”宋暖指了指脑子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舒同峰哈哈大笑。

  “说正事吧。”

  “正事说完了啊,就是入宫面圣的时间。那天是晚宴,我会过来接你们的。”

  “晚宴?”

  “说是晚宴,其实从下午就开始了。不过,你们得一早就开始准备。”

  宋暖叹气,“真麻烦!不过,速战速决,我也能早日回高山村。”

  舒同峰点头。

  同感!

  “有什么需要无帮忙准备的吗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舒同峰:“还真是不给机会,要不你再想想,就真的没有一点需要我帮忙打点的?”

  “没有!”两道声音,同声响起来。

  二人齐齐朝门口看去。

  唐乔从外面进来。

  宋暖立刻给她倒了杯茶。

  “舒大人,述完职了?不用去找恒王和顾信将军吗?”唐乔坐下,端茶就喝。

  舒同峰:“再忙,也得来看看你们。想要当当英雄的,可你们不给机会啊。”

  “要当英雄,找温馨啊。”

  唐乔搁下茶杯,眯起眸子打量着舒同峰,“我可真没想到,昨天暖暖被人挤兑,竟是因为舒大人的小青梅。昨天,我就觉得这个温馨脑子不好使,今天就更确定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舒同峰和宋暖,齐声问。

  唐乔看着他俩,“吃醋,吃到了暖暖身上,她不仅脑子有问题,眼睛也有问题。”

  “我这么差?”舒同峰问。

  唐乔摇头,“不啊,我指的不是这点,而是她没有看到暖暖的发髻。”

  闻言,舒同峰心里,这才舒服了一些。

  ……

  这天,舒同峰吃了晚饭才回。

  没多久,他去唐府的事情,就传到了温馨的耳中。

  温馨又发了一顿火。

  “还说没问题,哼!分明就有问题,一个不守妇的,一个女人跟着男人千里迢迢进京,她还真是有脸。”

  “小姐,舒大人,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  丫鬟连忙劝道。

  温馨冷哼一声,“男人跟猫一样,哪有不偷腥的。如果女人贴上来,还会拒绝?”

  丫鬟面面相觑,无言以与。

  似乎,的确是这样。

  温馨实在忍不住,又去催她娘,关于和舒同峰的婚事。

  温夫人被缠得没办法,第二天就找了好姐妹,让人去舒府打听打听情况,探探舒老爷子的口风。

  舒同峰知道后,被气得想骂娘。

  “那个温跋扈,谁要得起?反正,我不要!”面对老爷子的问题,舒同峰一脸坚定。

  舒老爷子皱眉,“温跋扈?”

  “对!那丫头不是跋扈,是什么?”舒同峰真想跪给他祖父了,一脸哀求的道:“祖父,你能不能让我自己找?我不当大官,也就是不想被皇上突然的指婚。你现在这样催着,我压力大啊。”

  他突然想起了唐乔的荒唐提议,脑子一热,计上心头。

  舒老爷子瞪了他一眼,“哪有给人家姑娘取小名的?舒同峰啊舒同峰,你还是男人吗?”

  “不是我取的。”

  “那是谁?”

  “阿乔取的。”

  “阿乔?”舒老爷子一听这名字,眉头皱得更紧了,“你还没死心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