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8章 阿正,造化

第548章 阿正,造化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601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26

  

  嗬!好大的口气,摆明了瞧不起人。

  唐乔打量着温馨,“温小姐是吧?在京城姓温的,也就是安定侯府的小姐了,还真是望门厚族。不过,这气量,这眼界,倒是不怎么的匹配啊。我家暖暖怎么着你了?吃你的了,还是穿你的了,还是欠你银子?你一打照面就瞧不起人,还真让人大开眼界。”

  “你?”温馨指着唐乔,“你个小泼妇,你……”

  “温小姐,这里面的可全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,你这般泼妇骂街,不怕有损自己的闺誉?”

  宋暖凉凉的提醒她。

  温馨扭头四下看去,果然发现有不少人朝她看来,有些人还捂着嘴偷笑。

  她刚才只顾着生气,都还真忘记了,这里面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。

  不少人都是相识的。

  感觉自己的脸丢得更大了,温馨的气也更大了。

  “娘,你看这些人。”

  “好啦好啦!大家小姐就要有大家小姐的风范,别跟她们一般计较,她们不值得你这般生气。”

 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。

  这温夫人说话,骂人都不带脏字的。

  宋暖根本不与她们一般见识。

  拉着唐乔继续逛,不一会儿,就选了几套首饰,又去挑了几套衣服。

  然后就离开了。

  温馨看着她们提着东西离开,气得不停的跺脚。

  “娘,这几个人分明就是故意气我的。”

  温夫人倒是有些哭笑不得,“你这孩子,人家跟你素不相识的,你干嘛突然对人家发难?这也不像是你的性子呀。”

  温馨恨恨的咬牙,“那个女的,跟我抢首饰的那个女的,就她跟舒大哥一起进京的。我瞧着她跟舒大哥关系很好,有说有笑的,所以我心里生气。”

  温夫人算是听懂了。

  不由的摇摇头。

  “你这孩子可真是的,生什么闷气?你没看人家梳的是妇人的发髻吗?一个妇道人家,跟那舒同峰能有什么关系,你倒是能想。”

  “我听你爹说,皇上要从秦县那边召见两位女子,据说都是行商的,这次要封她们为皇商。想必就是那两个人了,好像一个姓宋,一个姓唐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,娘什么时候骗过你?你这丫头,以后可得改改,不能动不动就生气。你这样子,丢脸的还不是你自己?这么多人看着呢。”

  温夫人想到刚才温馨的表现,不禁摇了摇头,暗叹了一口气。

  她这闺女是被宠坏了。

  “娘,人家就是生气吗?一下子没想太多。”

  温馨挽着温夫人的手臂,撒娇着。

  温夫人摇摇头,“别撒娇,你多大的孩子了?这次,舒同峰回来了,我和你爹会想办法,促成你们两个人的亲事。”

  “你别着急,这种事情,姑娘家的着什么急?再怎么说你也是侯府小姐,他一个小小知县,你总是这样巴着,姿态放这么低,这怎么行?”

  温夫人又是一顿说教。

  此刻他们坐在包间里,说这些话,也不怕被人听了去。

  这个百宝,专为京城的大户人家服务,设了不少雅间。用来给他们坐着喝茶,吃点心,换衣服,或者是试戴首饰。

  总之这里的服务,非常周到。

  温馨听着,不由得心花怒放。

  “娘,这次你可真得想想办法。”

  “知道了,你这姑娘家怎么猴急成这个样子?”温夫人忍不住的打趣自家闺女。

  自家闺女自小就一颗心都放在了舒同峰身上,可那小子,就像根木头一样,从来都不为所动。

  外面街上。

  唐乔想到刚才在百宝里面发生的事情,心里就还有一股气,忍不住的愤愤不平。

  “暖暖,你说这个人,你又与她素不相识,更不曾得罪过她,她凭什么,一来就挤兑你?”

  “分明就是跟你对着来的,我总觉得她在冲着你撒气,你说说,你以前跟她认识吗?”

  宋暖摇头,“不认识!我还是第一回来京城了,哪能认识她?”

  “这就奇怪了,她发哪门子的疯?”

  “或者,我就是与他们那一家子,天生犯冲。你想想,我和阿正是什么关系?他们和阿正是什么关系?”

  唐乔点了点头。

  “以后见到这种人,闪开点,这种疯狗,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冲上来咬你一口?”

  “是是是!离她远一点。”

  宋暖乐呵呵的道。

  几人穿过人群,往街道那边继续逛。

  突然宋暖停了下来。

  远远的望着街道对面,那个熟悉的背影。

  “暖暖怎么了?”

  唐乔立刻问。

  宋暖紧紧的盯着那个背影,突然的撒腿就往那边跑去。

  “暖暖。”

  “夫人。”

  “温夫人。”

  唐乔和叶她们立刻跟了上去,可是宋暖跑得很快。人来人往中,她像鱼一样穿梭在中间,不一会儿,就把她们给甩到了后面。

  街上人太多了。

  而宋暖的眼中只有那个熟悉的背影,她一直跑一直跑,紧跟着上去。

  把唐乔他们甩在了身后,四人就这样分散了。

  “等一下!”

  宋暖朝前面那个人喊了一声。

  前面的人像是没听到一样,继续往前走,宋暖急急的又追了上去,“前面的,请等我一下。”

  此刻,这样子追着一个背影跑的情景,宋暖觉得很熟悉。

  是了!

  她曾经在梦中追着温崇正的背影,也是这样跑。

  “阿正,你等一下。”

  宋暖大吼一声。

  前面那人停了下来,宋暖跑过去,气喘兮兮的看着那人。

  当她看到那张脸时,发光的眸子,瞬间就黯然下来。

  不是!

  “不好意思,我认错人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叫阿正?”

  那人惊讶的看着她,他只觉得眼前的女子,身上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。

  刚才突然看见她那发亮的眼睛时,他怦然心动,再看到她脸色黯然时,他的心又有些莫名的疼。

  闻言,宋暖惊讶的看着他,“你也叫阿正?”

  那人点头,“是的,不知你是?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没什么,我刚才认错人了,不好意思,打扰你了,公子。”

  宋暖绕过他,往回走。

  “等一下!这位夫人,你为什么突然这么伤心难过?”

  他疾步追上宋暖,将她拦了下来,“你是不是把我认成,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了?”

  宋暖点点头。

  她抬头看着他,对上他的双眼,突然震动了一下,人有些恍惚。

  这双眼睛,她莫名觉得有些熟悉。

  可是,后来又觉得自己太疯狂了,一定是产生了幻觉。

  这个人分明就不是自己的阿正。

  可是宋暖却莫名的有些执着,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附体了一般。

  “公子,你可以弯下腰吗?”

  阿正弯腰,凑到她面前。

 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之,眼前这人叫他做什么,他都愿意听。

  宋暖伸出手,挡住他的额头和眼睛以下的部位,只盯着他的双眼。

  这双眼睛,太像太像了。

  宋暖的眼泪,瞬间就滑落下来。

  阿正吓了一大跳,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。

  “你别这样,你别哭呀。你这是怎么了呀?你这样子哭,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。”

  他有些语无伦次,反正看着这人的眼泪,他就是很着急。

  “丫头怎么会是你?”

  宋暖松开手,扭头看去,却看见了五年未见的老爷子。

  当年在临海城的时候,这位老爷子曾经说她命中有三大劫,而且都是生死大劫,还说她身边有贵人。

  “老爷子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老爷子的目光落在阿正身上。

  阿正看向老爷子,唤道:“祖父,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?”

  老爷子嗔了他一眼,微微有些不悦的道:“让你不要四处乱跑,你身子还没有完全康复,想不到你跑到这里来了?还跟这丫头碰上了。”

  老爷子暗暗心想,这还真是缘分呢。这小子突然跑了出来,没想到一下子就与这丫头碰上面了。

  宋暖抹去了眼泪,看着老爷子,问道:“老爷子,这位公子是?”

  “他是我孙儿阿正。”

  宋暖轻轻点头,暗想,阿正这名字可真大众,老爷子的孙儿也叫阿正。

  “祖父,你们认识?”

  “认识!五年前,我与她在临海城见过面。这丫头的厨艺不错,至今我都会忆起她的厨意。她做出来的饭菜,实在是太美味了。”

  “丫头,你这次进京是?”

  老爷子扭头看着宋暖问。

  “这里说话,不太方便。”宋暖四下看了看,这才发现不知何时,她已经把唐乔和叶他们,不知撂到哪里去了?

  “糟糕!”

  老爷子立刻问:“怎么了?”

  那个阿正也紧张的看着她。

  宋暖拍拍脑门,道:“我看着他的背影,有些熟悉,追了上来,倒是把我乔姐姐和叶,不知撂到哪里去了?”

  “走吧,咱们出了这个巷子找找去。”

  “行的!”宋暖点点头。

  三人一起出了巷子,刚走不远,就遇到了唐乔她们。

  唐乔她们跑过来,上下打量着宋暖,着急的问:“暖暖,你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突然就跑了呢?我们还以为你,遇到什么事儿了,人也不见了。”

  宋暖有些尴尬的挠挠脑袋,她指了指一旁的阿正,“我刚才看到他的背影,觉得有些熟悉,就追了上来,没想到认错人了,不过倒是遇到了老爷子。”

  叶她们这才发现一旁头发花白的老爷子,惊呼出声,“老爷子,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

  “你们几个能不能换换词?刚才这丫头也是这么问的。”

  老爷子笑着摇头,指了指一旁的阿正,“我带我孙儿到京城来养身子,他身子有些不适,在京城这边,有样东西正好可以做他的药引。”

  几人点了点头。

  心想,还真不知道这老爷子,还有孙儿,当初见他那么落魄的样子。

  老爷子问他们,“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里?这么多年,没见了,能在这里相逢,也是缘分,不如一起到我那里坐坐。坐着喝喝茶,顺便,我也想念这丫头的手艺了,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口福?”

  见面就让人做饭的,也就老爷子能做出来。

  不过,他们见过老爷子更奇怪的地方,所以,这个时候也见怪不怪了。

  反正,接下来也没什么事,便一起来到了老爷子住的地方。

  当大家来到了,一座气派的房子面前时,不由的惊讶。

  齐齐的抬头看向那门匾。

  镇国公侯府。

  宋暖扭头看向老爷子,“老爷子,你是?”

  这时,门房匆匆跑了出来,“侯爷,你回来了,恒王爷和顾将军已经来了好一会了,正在厅里等着呢。”

  “恒王爷,顾将军?”

  四人齐声问。

  老爷子指了指大门,“走吧,进去再说。”

  大伙满腹疑问的跟着进去,当时,在临海才看到的那个神神叨叨的落魄老爷子,谁能想到他竟是镇国公了?

  大伙一起来到了大厅里。

  刚进厅门,就听到恒王爷亲切的唤了一声,“外祖父,你这是上哪……”

  他的话在见到宋暖的时候,就停了下来,惊讶的看着她们,“弟妹,你们怎么会?”

  “承大哥。”宋暖上前朝他拱拱手,又看向顾信,“顾将军。”

  老爷子走到主位上,坐了下来,朝他们挥挥手,“坐吧坐吧!在我这里,不用客气,也不用这么客套,都是自家人。”

  恒王爷目光复杂的看向宋暖,然后看向老爷子。

  “外祖父,你这是上哪去了?听说,你也是前几天刚回京的?这些年你杳无音信,怎么突然就回京了呢?”

  “嘿!你这小子,这里可是我的地盘,我回自己家,还要为什么?我老头在外面腻了,想回家享享清福,不行吗?”

  “行行行!谁敢说不行呢?”赵承志连忙点头,一脸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  宋暖几人看着,赵承志和老爷子相处的样子,终是相信了,老爷子就是响当当有名的镇国公。

  “丫头,待会喝完茶,我就领你去厨房,厨房里东西多,你看着做什么都行,反正,老头我今天就是想吃你做的菜。”

  赵承志无奈的摇头。

  宋暖则是笑着点头,“行!老爷子喜欢吃的话,我做便是。”

  “好好好!你这丫头是有孝心的,待会,我就去把我那陈年老窖取出来,咱们大家喝喝。这么多年了,相逢就是缘份。”

  赵承志暗暗无语。

  他的外祖父,还要装傻呢。

  可他偏不让他装。

  “是该喝喝酒了,正好一家人团聚了,也该认认亲,是不是呀?弟妹。”

  “啊?”

  赵承志拍拍额头,老的装傻,小的也装傻。

  “外祖父,你是当真不知道,还是假装不知道呢?小宋可是你的外孙媳妇。”

  “外孙媳妇?”

  宋暖是真的不知道。

  “外祖父,装傻可不好。当年我找到阿正了,我可是有写信告诉你的。我就不相信,以外祖父的性子,会不打听他们的消息?相信五年前,你就知道这丫头是你外孙媳妇了吧?”

 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就你能!”

  几人面面相觑。

  只知道赵承志和温崇正是表亲,但并不知道,他们二人的娘亲是亲姐妹。

  宋暖起身。

  老爷子直直的看着她,“丫头,这些年苦了你了。”

  一句话,让宋暖的眼泪,不由的落下来。宋暖哽咽着跪下,恭恭敬敬的朝他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“暖暖给外祖父请安。”

  磕完之后,他又再磕三个响头,“暖暖代阿正给外祖父请安!”

  此话一落,在场的几人都不禁红了眼眶。

  唐乔扭过头,悄悄抹去眼泪。

  老爷子起身,大步上前,伸手将她扶了起来,在她肩膀上拍了几下,“好好好,好丫头。”

  宋暖流着泪,笑了。

  她没有想到温崇正,还有这么亲的亲人。

  如今温崇正不在了,她一定会代他好好的,孝顺他的外祖父。

  一旁的阿正紧盯着宋暖,眸底满是他不知道的心疼。

  赵承志看向一旁的男子,张了张嘴,刚要问。

  老爷子就拉着宋暖往外走,“丫头,走!我先带你去厨房,你都不知道,这五年来,老头我可馋你的饭菜了,想想都会流口水。”

  宋暖看着他,一副老顽童的样子,不禁笑了。

  唐乔几人也跟了过去,帮宋暖打下手。

  厅里面,只剩下顾信,赵承志,还有阿正。

  不一会儿,老爷子就回来了,神色有些严肃。

  “阿正,你身子不适,先回院子里休息。我有事要和你表哥,商量商量。”

  表哥?

  赵承志心里有些疑惑。

  难道这位是他哪位未曾谋面的表亲?

  可是,家里这些表亲,他都是认识的。可老爷子说是自己是他表哥,那就一定是。

  只是刚才老爷子叫这个人什么?

  阿正?

  这个称呼让赵承志,忍不住的打量着眼前,这个并不认识他的男子。

  “外祖父,不介绍一下吗?”

  老爷子只好停了下来,为他们相互介绍。

  “阿正,过来,这位是你表哥恒王爷。”

  “见过王爷。”

  赵承志摆摆手,“自家人,没有外人的时候叫表哥就行。”

  “是,表哥。”

  老爷子呼出一口气,看向赵承志,神色有些复杂。

  “他叫阿正,他是你的表弟。”

  “外祖父。”赵承志惊呼一声。

  老爷子却是摆摆手,“待会再跟你说,阿正,你先回院里休息,你该是时候服药了。”

  “是,祖父,我这就先回去。”然后,他朝赵承志和顾信拱手,出了大厅。

  赵承志再也忍不住的问:“外祖父,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说实话了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我除了高山村那边,有一个叫阿正的表弟,我都不知道我哪里,还有一个叫阿正的表弟?”

  老爷子猛的抬头看着他,眸底有些哀伤。

  赵承志看着,立刻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勾起了老爷子的伤心事。

  “外祖父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没想勾起你的伤心事,我就是……”

  “你就是什么?”

  “我就是好奇。”

  “你哪是好奇?你分明就是怀疑。”老爷子白了他一眼,坐了下来,端起茶抿了一口。

  过了许久,他才搁下茶,抬头看向赵承志。

  “你猜的没错,他就是阿正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不仅是赵承志,就连顾信也是吓了一大跳,满目不可思议。

  完全不同的人,怎么可能是?

  “他的身体,还有很大的问题。现在这个情况,不宜让外人知道,就是丫头那边,暂时也先别告诉她。”

  “为什么?外祖父,你该知道,阿正的事情对弟妹来说是一个多大的打击?”

  “她好不容易支撑到现在,可我知道,她到现在都没有放弃,还在派人在寻找。为什么不能告诉她?就算阿正的身体有什么问题,那也该让他们夫妇,共同去面对。人还活着,总比不在了,要强吧?”

  “镇国公,我刚才发现他们夫妇,并不相识,这是不是?”

  老爷子点了点头,“没错!现在的阿正,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,他没有以前的记忆。”

 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赵承志和顾信。

  “你们可有听说过凤西族的唤魂术?”

  “听过!”

  二人点头,突然脑前一亮,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老爷子看着他们已经想明白了,便继续又道:“就是那样的,用这个东西,有一个过程。他能不能熬过去,能不能跟着身体完全契合?这还要再等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如果契合不了,以前所做的一切努力,或许都会付之东流。你说,我现在告诉那丫头,要是过段时间,又不行了,那不是让她再痛苦一次吗?还是再缓缓吧。”

  赵承志坐了下来,低着头,满面愧疚。

  “外祖父,这事怪我,当时如果我不让阿正去临海城的话,那他就……”

  “谁也不希望他出事,与其说怪你,不如说,这是他的命。当年,你姨母,你姨父接连出事,后来,阿正也失踪了。我受了很大的打击,我就四处云游,去找奇人异士学了一些玄派的卜卦之术。”

  “虽然我不是很精通,但是,我自认也不差。我早就算出了,他命中就有几个大劫难。他们夫妇之间的缘分,那是千年之约。能不能再在一起,就看他们之间的造化了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