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7章 阳阳的身世

第547章 阳阳的身世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753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25

  

  “如果几位信得过我们的话,你们想吃什么菜?下个菜单,我让人来备,想办法的备。”

  掌柜的不想失去这桩生意。

  赵泽宇扭头看向宋暖。

  宋暖问:“宇公子的意思是?”

  出门在外,在外人面前,宋暖不会直接喊他宇王爷,省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“久闻,你的厨艺了得,不知今天是否,也有口福?”

  宋暖笑了笑,看向掌柜。

  “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掌柜的带我到你们厨房去看一下。看看有什么食材,这么晚了,到外面去买食材,怕是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好好好。客官请!”

  宋暖让叶带着两个孩子回房,赵泽宇主动揽下照顾孩子的事,让叶下去帮忙。

  客栈里的食材,还算新鲜,宋暖就着那些食材,做了一些家常菜。

  反正,赵泽宇也没说一定要吃山珍海味。

  半个时辰后,菜摆到了桌上。

  掌柜的站在桌前,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,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  同样的食材,宋暖做出来的,跟他们厨子做出来的,就是不同,看起来好吃多了。

  赵泽宇牵着阳阳和曦儿下来。

  “娘亲。”

  “乖,坐着吧!”

  阳阳却是摇摇头,抬头看向赵泽宇,伸手做了个请势。

  “宇叔叔,请!”

  赵泽宇扑哧一声笑了,摇了摇头。

  “你这两个孩子,还真的是……”

  “请吧!”宋暖也笑了笑,一脸骄傲的看着两个孩子。

  他们可鬼精了,什么人能够毫无保留的亲近,什么人要有距离,他们很清楚。

  宋暖母女三人与赵泽宇,四个人一起坐了下来。

  旁边的桌上摆了同样的菜,叶和赵泽宇的两个侍卫坐在那里。

  并不是宋暖不让叶一起坐,而是因为有赵泽宇在,叶不方便坐一起。

  掌柜从酒窖里取出了一坛好酒,笑眯眯的端了过来,“公子,夫人,好酒配好菜,夫人的厨艺可真是了得。”

  赵泽宇欣赏的看着掌柜。

  这掌柜眼力不错。

  “放下吧!”

  掌柜点了点头,把酒放下。

  他看着正在照顾曦儿吃饭的阳阳,又看向赵泽宇和宋暖。

  “公子,你的两个孩子可真是乖。这大的孩子,已经会照顾小的妹妹了,真是了不起。”

  “你们夫妇,可真是有福气。”

  赵泽宇伸手去拿酒的手顿住了,随即就看向宋暖,想要看看她的反应。

  宋暖一脸淡然。

  但是阳阳立刻反驳,“这位是我的宇叔叔。”

  曦儿也大声的附和,“对!这是我们的宇叔叔,不是爹爹。掌柜的,你可不许胡说,我爹可好了。”

  赵泽宇听着这话,心里苦笑。

  这话的意思是她爹好,他不好?

  掌柜尴尬极了。

  拍马屁没拍成,反而拍到了马腿上。

  “公子,夫人,你们先吃着,我先下去忙。”

  实在太尴尬了,他只好遁了。

  赵泽宇点点头。

  旁边一桌的侍卫紧捏着筷子,傻住了。他们爷,居然没有生气?

  这可真是怪事。

  叶冷冷的横了他们一眼。

  “不吃?”

  二人被她一横,立刻回过神来,“吃吃吃!”

  这么好的饭菜,摆在面前,不吃的是傻子。

  宋暖看向赵泽宇,“宇公子,外人不知情,还请你不要在意。”

  赵泽宇摆摆手,“不会!”

  他哪里会在意,刚才掌柜错以为阳阳和曦儿是他和宋暖的孩子时,他心里可高兴了,突然的心跳加速。

 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?

  赵泽宇提起酒壶,亲自倒了两杯酒。一杯递给了宋暖,然后举杯。

  “多谢温夫人,今日亲自下厨,让我一饱口福。”

  宋暖也举起杯子,“应该是我们母子三人,多谢宇公子,出手相助,让两个孩子幸免于难。”

  “多谢!”

  赵泽宇摆手,淡淡一笑。

  “如此,那我们便一起喝了。”

  “喝!”

  两人一起喝了杯中的酒。

  赵泽宇继续替她满上,但是却再没有劝酒,而是起筷吃菜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吃宋暖做的饭菜。

  虽不是山珍海味,但是却是他吃过,最好吃的。

  阳阳把汤吹到温度差不多的时候,这才交给曦儿。曦儿接过碗,却不知怎么的,手一滑,碗掉了下去,一碗汤直接洒在了阳阳腿上。

  幸好汤已经不烫了。

  “哥哥,对不起!”

  “没事!没事!”汤不烫的,我等一下回房换套衣服就行了。

  阳阳摆摆手。

  赵泽宇起身,“阳阳,我和你一起回房吧。”

  宋暖也起身,“还是我去吧。”

  赵泽宇看向阳阳,“阳阳,你可是男的哟。”

  阳阳会意,立刻对着宋暖,道,“娘,我和宇叔叔去就行了。”

  赵泽宇满目欣赏的看着阳阳,牵着他一起回二楼屋里。

  “需要我帮你吗?”

  “不用!我自己就行。”阳阳像个小大人一样,先去取了衣服,再走到屏风后面。

  赵泽宇不太放心,“还是我跟你一起吧,让我看看有没有烫伤?”

  说完,不顾阳阳愿意,还是不愿意,他也来到了屏风后面。

  他蹲在阳阳面前,伸手就开始帮他脱下衣服。

  然后,帮他查看有没有烫伤?

  小腿上有些红,没有起水泡,阳阳倒是没说假话,的确是汤的温度不算烫。

  阳阳褪下身上的衣服,转过身,背对着赵泽宇。

  赵泽宇拿着帕子,用温水打湿,准备帮他擦,却是突然的愣在了原地,紧紧的盯着他的背部。

  阳阳的背上有一个胎记。

  这个胎记,赵泽宇在纸上看过,同样的位置,同样的胎记,年纪也相仿。

  阳阳自己拿了干帕子,把腿上的汤汁擦干,然后穿好衣服,他扭头看向愣着的赵泽宇。

  “王爷,你这是?”

  “小子,你需不需要分得这么开啊?在外面还叫一声宇叔说,回到房间里就叫王爷了吗?”

  赵泽宇压下心中的情绪,面色淡淡的揉了揉他的脑袋,只是眼中多了一些温柔。

  两人回到一楼大堂。

  赵泽宇并没有表现出异样。

  饭后。

  赵泽宇立刻吩咐下去,让人彻查阳阳。

  难道阳阳不是宋暖的亲生儿子?

  这一点,让赵泽宇很是疑惑。

  世上会有那么巧的事吗?会有两个人都有同样的胎记?

  赵泽宇很是困惑,心里又激动,找到这么多年。也许,找到了。

  第二天。

  他们就分道扬镳,赵泽宇去做他的事,宋暖带着两个孩子回高山村。

  半个月后。

  赵泽宇回到京城。

  宇王府,书房。

  “爷,这是那边传来的信。”

  “放下吧,我待会就看,先出去办你的事。”

  “是,爷。”

  侍卫出去之后。赵泽宇拿起了桌面上的那封信,厚厚的一叠。

  赵泽宇捏着信,却是久久没有拆开。

  一下子仿佛连拆信的力气,都没有了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他深吸了一口气,终于把信给拆开,取出里面的信纸。

  一页一页的看。

  看到最后,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,闭上双眼,伸手揉着额角。

  头突然有点疼,他手指轻轻捏着,脑子里面乱哄哄的。

  信上说,阳阳并不是宋暖的亲生儿子,而是她抱养的。

  按照那抱养的时间,还有阳阳现在的年纪。

  赵泽宇几乎可以肯定,阳阳就是他一直在找的那个孩子。

  想不到,他和宋暖之间,还有这种纠葛。

  ……

  召见宋暖和唐乔圣旨,已经传下去了。

  半个月后,他们就会到京城里来面圣,正式受封为皇商。

  赵泽宇也忍下了,立刻前往高山村的冲动。每天上早朝,完成皇帝交代的事情。

  一年前,他就正式回京。

  接受皇帝的旨意,结束了在外云游的日子。

  说是云游,其实,后面的几年,他一直在暗中找人罢了。

  他现在掌管着司卫和御林军,京城和皇宫的安危,全则他负责。

  另外,户部,礼部,也由他负责。

  虽然他只回京一年多,但是眼下他的势力,跟恒王的势力,已经差不多了。

  两王鼎盛之势,已经露出了眉目。

  “爷,那边又传来一封急信。”

  赵泽宇刚捋好了情绪,外面又有人敲门,侍卫又匆匆拿着一封信进来。

  赵泽宇微微皱起眉头。

  同样也是从那里传来的信,为什么还要分两份?他不禁觉得有些奇怪。

  难道是前面那封信的结果错了?

  赵泽宇抬手。

  侍卫退出书房。

  赵泽宇拆开信,看着里面的内容,看完之后,他脸色都变了。

  没想到温崇正竟有那样的身世,他竟然是温臻的儿子。

  安定侯府的四公子。

  从这封信中,不仅有温崇正的身世,还有他身边那两个人,居然也是温家军的老人。

  还有恒王。

  原来,他好些年前,就已经找到了温崇正,并且已经相认。这也是为什么温崇正会插手管海盗的事情。

  原来这事是恒王交代的。

  这么多年的疑惑,赵泽宇总算是弄清楚了。

  从手中这封信中的内容,可以完好的解释,他的疑惑。

  赵泽宇研墨写了一封信,让人送了出去。

  现在开始他要查查老四了。

  有些事情,终究是要开始了。

  半个月后。

  京城有一桩盛事。

  皇上不仅召见了唐乔和宋暖,要封她们为皇商,还有云国,晋国,南国,三个国家的使者来京城。

  另外,边城战乱平定,恒王奉旨回京。

  高山村。

  “暖暖。”

  温老太和白氏推门进来,宋暖连忙起身,“祖母,姑母。”

  “暖暖,明天就要去京城了。不知为何,我这心里总有些其上八下的?这是你姑母到庙里给你求得平安符,你且戴着吧。”

  温老太扭头看了白氏一眼。

  白氏立刻取出平安符,递给她。

  “暖暖,这个你戴着。”

  “好的,谢谢姑母。”宋暖接过平安符,立刻戴了起来。

  温老太坐下来,握紧了宋暖的手。

  “暖暖,从这里到京城舟车劳累的,你万事要小心,照顾好自己。京城不比在自己家里,那里住的权贵人家,咱们行事要妥当一些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祖母。”

  “阳阳和曦儿在家里,你放心,我们会照顾好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家里的其他事情,有你几个妹妹和你强叔他们,你也可以放心。此行,让叶和苏叶跟你一起去吧。你身边多一个人,我们也放心一些。”

  “不行!”宋暖立刻摇头,“苏叶留在家里,叶跟着我去就行了。”

  温老太想了想,还是不太放心,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祖母,你就放心吧。这次还有阿峰一起呢,他正好要上京述职。有他陪着,大可放心。另外,他身边还有人在保护着他,我跟他在一起,就相当于保护我。”

  宋暖怕温老太,坚持要苏叶跟着一起上京,连忙抬出了舒同峰。

  皇帝下旨,连舒同峰也一起召见。

  宋暖有些摸不准这皇帝的旨意,不过,有舒同峰一起,宋暖也安心一些。

  毕竟朝堂上的事情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有舒同峰在身边指点一二,她对应起来,也方便一些,得体一些,不至于得罪了什么,不该得罪的人。

  “那行吧,你这样说,我也放心了。”

  “娘亲。”

  阳阳和曦儿推门进来。

  他们看到温老太和白氏也在,连忙唤人,“曾祖母,姑婆,你们怎么也在我娘房里?”

  温老太乐呵呵的看着他俩,“难道曾祖母就不能来你娘亲房里了吗?明天你娘亲要出远门,曾祖母过来和她说说话,祝她一路顺风,你们呢?你们过来是?”

  曦儿立刻就道:“我和哥哥过来陪娘亲睡觉,明天娘亲要出远门,我们想跟娘亲睡。”

  说着,她眼巴巴的望着宋暖,等着她点头。

  宋暖立刻就道:“行啊,你们都梳洗过了吧?那就到床上去,等一下。”

  两个人得到了首肯,立刻高高兴兴的,跑去床那边。

  温老太看着他俩,笑着摇摇头。

  “这两个孩子可真是粘你。”

  “他们是舍不得娘亲,所以特意过来陪暖暖的。”白氏在一旁笑道。

  “暖暖,你且放心,我会照顾好他们的。”

  “有姑母和祖母,我当然放心。此次上京,办完事情之后,我一定尽快回来。”

  “那行!你早点休息,接下来还舟车劳累的,我们就先回屋了。”

  温老太起身,朝床那边看去。

  “阳阳,曦儿,晚上可不能太累着你娘亲了。明天,你们娘亲还要赶路,得早点休息。”

  “知道了,曾祖母。”二人齐声应道。

  宋暖送温老太和白氏出去,栓上房门。

  她笑着宽衣上了床。

  两个孩子默契的把中间让给她,然后他们二人一人挽一个手臂,母子三人,亲昵极了。

  “娘亲,睡吧,今天晚上不用给我们讲故事的。”

  曦儿懂事的道。

  “我家曦儿,真乖!娘亲不在家的时候,你要听哥哥,听大人的话,不能再任性,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了,娘亲。娘亲放心,我一定会听话。”曦儿用力的点头。

  “乖!娘亲知道,曦儿一定可以做到的。”

  “娘亲,放心!我也会照顾好妹妹的。”

  阳阳在一旁道。

  宋暖点了点头,“睡觉吧。”

  “娘亲,好梦。”

  “娘亲,晚安。”

  “晚安,我的宝贝们。”

  第二天一早,舒同峰亲自过来。等宋暖跟他一起,坐同一辆马车上京。

  一行人站在大门口送他们。

  温老太拉着舒同峰,不停的叮嘱,“舒大人,到了京城那边,暖暖就由你多照顾了。暖暖对那里人生地不熟的,舒大人要多多指点。”

  舒同峰点头,“叔婆,你放心!小宋的事情,就是我的事。我会照顾好她的,一定会平平安安的送她回来。”

  “好,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宋暖上了马车,撩开窗帘,朝大家挥挥手。

  “大家都放心吧,我会平安回来的。家里就麻烦你们了。”

  “二嫂,你放心,家里有我们在。”

  “大姐,你放心,我们会把家里照顾好的,也会把阳阳和曦儿照顾好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。

  马车徐徐向前离开。

  从秦县到京城,需要半个月的时间。

  一路上,倒是风平浪静的。他们也不赶时间,白天赶路,晚上投宿休息。

  宋暖还经常坐在外面,看着沿途的风景。

  半个月后,他们来到了京城。

  唐乔比他们早来一天,早早的就在城门下面等他们。

  远远的,唐乔就看到宋暖和叶,坐在马车外面。

  辛夷指着徐徐而来的马车,“小姐,温夫人他们来了。”

  唐乔点头,“我看到了。”

  待到马车停下,唐乔立刻上了马车。辛夷在那边看着,不由得拍拍脑门。

  她家小姐啊,每次看到温夫人都是这么猴急猴急的,直接就把她这个丫鬟给甩一边了。

  “哎!”

  辛夷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叶,你们跟着我来,我走前面。”辛夷沦落到了带路的份上。

  舒同峰从车窗那里,探出脑袋。

  “辛夷,不用去你们那里了。直接去舒府,到我那里,我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。”

  辛夷立刻摇头,“舒大人,不必了。我家小姐和温夫人在你那里进进出出也不方便,京城不比别的地方,容易引人非议。我家小姐在京城有院子,住自己的地方,怎么也自在一些。”

  呵呵!

  舒同峰心想,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?身边就有什么样子的人。

  瞧瞧叶,再看看辛夷。

  这两个人,一个个都跟她们主子一样,相处久了,性子也随了她们主子。

  到了京城,宋暖也不方便再坐在外面。

  她和唐乔一起进来。

  “对呀,我们住在舒府不方便,我们有住的地方,舒大人放心。”

  “嘿,到了京城,你们连对我的称呼,也变了吗?”

  唐乔和宋暖相视一眼,笑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!到了京城,我们也跟着紧张了起来。不如咱们来个约定,在京城,我们就叫你舒大人吧。”

  舒同峰两手一摊,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们。

  “你们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?只能同意呀,谁让我是君子呢。”

  “嘿,你这话听起来像是我们两个像小人一样。”

  “我可没有这么说。”舒同峰连忙摆手。

  他的求生欲很强。

  一个宋暖,他就搞不定了。现在宋暖和唐乔在一起,他哪里敢随便招惹她们?

  舒同峰先送她们到唐府。

  “得了,都到了大门口了,我就进去喝口茶,吃个饭。下午再回家,反正回去我那家里,也是冷冷清清的。”

  舒同峰从马车上跳下来,扭扭脖子,伸伸腰,活动了一下筋骨。

  唐乔看着他那个样子摇摇头。

  “舒老爷子听到你这话得被气死,什么叫做回去也是冷冷清清的?你不回去,能不冷清吗?再说了,你都多大年纪了,还不赶快讨个媳妇,开枝散叶后,不就热闹了吗?”

  面对唐乔的打趣。

  舒同峰立刻就拉下了脸,甩袖,大步朝里走。

  门房不认识他,立刻将他拦了下来。

  “这位公子,你找谁呢?”

  舒同峰指了指身后的几个人。“我和你家小姐是朋友,不信,你问她。”

  门房朝唐乔看了过来。

  唐乔点点头。

  门房这才打开大门,迎了他们进去。

  在大厅里坐下的时候,舒同峰就忍不住酸唐乔。

  “阿乔,你这里的门房,可比临海城那里的有意思多了,一板一眼的。明明看着我跟你们一起下的马车,还要拦我,还要问我找谁?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找茬的吧?”

  宋暖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笑着。

  “估摸着,人家也是看着你那脸黑得像锅底一样,怕你是上门寻仇的,当然要拦着。”

  舒同峰摸摸自己的脸,“小宋,敢说我脸黑的人,怕也就是你们两个了。”

  “谁说的?我就不信,顾将军不敢说你。”

  宋暖立刻拆他的墙。

  说起了顾信,舒同峰就忍不住跳脚,他在顾信手中,还真都没讨过好处。

  每次都被他气得不轻。

  宋暖看着舒同峰,问:“咱们老调重弹,你说说,为什么不成家立业呢?多大年纪了?瞧瞧我家阳阳和曦儿,你就不羡慕?”

  “我倒是羡慕呀,我倒是想成家呀,可是人呢,人在哪里?你不能让我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吧?那可不是我舒同峰能干出来的事儿?”

  唐乔看着他问:“真不想成亲?”

  舒同峰生气了,怼她,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

  唐乔扑哧一声笑了,“你要真不想成亲,我倒有一个办法。”

  “什么办法?”

  “你不是跟顾将军不对盘吗?他老是气你吗?这次,你干脆就对外说,你和顾将军是一对。这样子正好还解了你们二人被家里催着成亲的燃眉之急。”

  “啊呸!”

  唐乔刚说完,舒同峰就气了,狠狠的呸了一口,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。

  “你就是让我走你的老路,那也得先将顾信变成女的吧?还是说你很怀念,你和阿安以前被人误会的日子?”

  “算了,当我没说!”

  唐乔摆摆手,一副我跟你说不清的样子。

  舒同峰也不再揪着,这个话题。

  这话题,他还真不愿意提。

  舒同峰吃了午饭,就老老实实的回家去了。他还要回去打听一下,皇帝突然召见唐乔和宋暖的用意是什么?

  这种事情,他们家的老爷子,还是知情的。

  三天后才要进京面圣。

  唐乔和宋暖准备下午出去外面转转,顺便备一些衣物。

  她们要去面圣,总不能太过寒酸,怎么也得隆重一些。

  据说,那天,还会有那几个国家的使者在。

  唐乔心里也是纳闷。

  好端端的召见她们做什么?就算要封她们做皇商,那也是一道圣旨就行了。

  何必千里迢迢的召她们进京面圣,而且还是在那种场合?

  唐乔有种不太好的感觉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?

  大街上,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,车水马龙,的确是繁华的京城。

  宋暖几人没有驾马车过来,直接步行。

  一家一家的首饰店,成衣店逛着。

  京城的东西很多,款式也很精致,但却是没有让她们一眼就相中的东西。

  “小姐,这家百宝,是京城最有名的首饰店了,咱们进去看看吧。”

  辛夷介绍着。

  唐乔和宋暖点点头,四人一起进去。

  “客倌,里面请!我们百宝是全京城最有名的首饰店。里面不仅有首饰,还有衣服,几位可以慢慢挑,慢慢选。”

  二人点头看向里面,的确有很多人在挑选。

  那些人的衣着打扮都很华丽,一看就知道是京城的权贵人家。

  专门有一个小二领着她们。

  “请问你们是要看首饰,还是衣服?首饰又是哪方面的首饰,头饰呢,还是镯子?”

  “如果有合适的都可以,咱们就先看首饰吧。”

  小二一听,立刻更加热情的起来,“几位,请跟我来,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。”

  站在首饰的柜台前,小二一一的解说。

  宋暖没有心思听小二解说,而是,迅速的从那柜台里的首饰上掠过。

  突然,她停了下来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两个手指,同时出现在柜台上,声音也同时落下。

  宋暖扭头看去,只见一个妙龄少女,也指着她指的那一套首饰。

  那女子旁边,还有一位中年妇人。

  看起来应该是母女二人,打扮很是贵气。

  小二有些为难了,看看宋暖,又看看那姑娘。

  “温夫人,温小姐,这件首饰我们店里只有一套,但是这位夫人也看中了,你们是不是商量一下?”

  宋暖在听到小二说温夫人的时候,先是愣了一下,心里有些吃惊。

  以为,这里人也认得她。

  可随即小二又说了一句温小姐。

  宋暖便知道,站在他旁边的是京城温家的人。

  京城只有一家姓温,那就是安定侯府。

  宋暖没有想到,她来到京城的第一天,就碰到了温家的人。

  这可是孽缘呢。

  宋暖率先道:“我再看看别的。”说着,绕过那位温夫人和温小姐往前走去。

  唐乔的目光也在那二人身上,停了一下,随即离开,跟着宋暖走去。

  “我们也不要。”温馨立刻就道,说话时,还往宋暖那边看了过来。

  那眼中满是不屑。

  宋暖倒有些奇怪了,自己也没招惹她,怎么好像很讨厌自己一样?

  还真是古怪。

  唐乔也看出了那姑娘的敌意,心里也是疑惑。

  难道温家的人查过高山村了?

  这不可能啊。

  宋暖收回视线,继续往前走,谁知道,温馨也调头跟了上来,便凡是宋暖看中的,她也都说想要。

  赤果果的敌意。

  她都不掩饰一下。

  “这位姑娘,我们以前认识,有过过结?”宋暖好脾气的问,如果不是不想生事,她早骂人了。

  温馨冷哼一声,“没有!我不过是不信你能买得起这里的东西。你一个寒酸的妇人家,怎么能跟我看中同一套首饰?本小姐生气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