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6章 找人

第546章 找人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552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24

  

  第546章

  “掌柜的,王远是不是在这里住宿?”叶刚停下马车,宋暖已经冲进了客栈。

  掌柜停下手中的活,打量着宋暖,道:“王远昨晚就走了,不过,他有两个孩子被撂在这里了。我给他们安排了房间,应该还在房里。”

  宋暖一听,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  “两个孩子?掌柜的,孩子在哪里,快带我们上去看看。”

  “这位夫人是?”

  “应该是我的孩子,是不是六七岁大的孩子,大的是男孩,小的是女孩?”

  宋暖激动极了。

  追了这么多天,总算是追到了。

  这会儿,她都不去想两个孩子为什么会被撂下了?

  找到了,就好。

  她的心,也就定了。

  “对对对!就是两个六七岁大的孩子,一男一女。夫人,你随我来,我带你去。”

  “夫人。”叶把马车栓好,跑了进来。

  宋暖两眼泪汪汪的道:“叶,找到了,终于找到他们了。”

  “夫人,我们先去看看。”

  掌柜的在前面领路,也没怀疑宋暖,应该宋暖那样子不像是假的。听到孩子在这里,那激动的样子,那眼睛里的真实情感,假不了。

  叶在一旁,一直向掌柜道谢:“掌柜的,真是太感谢你了。我家小公子和小小姐有些贪玩,趁家人不备,跟着运货的马车出来了。”

  掌柜听着叶的话,扭头看向宋暖,惊讶的道:“难道这位夫人就是【正阳居】的温夫人?”

  宋暖点头,“正是。还没多谢掌柜的好心收留两个孩子。”

  掌柜的立刻目露钦佩,“温夫人,久仰大名。”

  宋暖拱手回礼。

  掌柜领着她们来到二楼,最里面的那个房间,他先是敲了敲门,里面没有回应。

  “温夫人,稍等一下。”

  掌柜的推开房门,发现房门并没有从里面拴住。

  “温夫人,请进吧。他们就在里面,可能是睡着了。”

  掌柜侧开身子,宋暖和叶急忙进去。“阳阳,曦儿,你们在哪里?”

  屋里面空空的。

  叶连屏风后面都看了,没有两个孩子。

  宋暖急忙找了找衣柜,发现里面也没有衣物。

  掌柜的一拍大腿,“哎哟喂,这两个孩子不会是趁着我们忙起来的时候,没注意到,他们就出去了吧?”

  宋暖和叶,相视一眼。

  “掌柜的,我们先出去找找孩子。如果找到了孩子,我们再回来,让孩子给你道谢。”

  “温夫人,别客气,先去找孩子吧。孩子昨天晚上就在这里,早上,我还让人端了早饭上来,按说应该没走多久。”

  “行行行!多谢掌柜的。”

  宋暖和叶,急忙出了客栈。

  两人到外面街上找了一圈,四处问了下,可就是没有问到两个孩子的行踪。

  “夫人怎么办?到处都找了,这个小镇上根本就没有小公子和小小姐。他们会不会已经走了?他们的包袱,已经不在那里了。”

  她们不知道,两个孩子根本没有包袱。

  包袱都撂在马车暗格里了。

  “他们说要去临海城,会不会往那个方向去了?”

  此刻,宋暖已经六神无主,好不容易有了两个孩子的消息,可突然又发现孩子不见了。

  孩子跟着马队的话,她们还容易找一些现在。孩子落单了,这可就真的危险了。

  宋暖直接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蹲了下来,脸埋在膝盖上,痛哭出声。

  叶何曾看过这样的宋暖。

  就是当年温崇正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宋暖也是表现出最坚强的一面,从不让他们看到她的眼泪。

  可是现在,就在大街上,宋暖就已经崩溃了,直接蹲在地上哭。

  来来往往的人停了下来,将她们围在人群中。

  “姑娘,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你们可是遇到什么难事了?可别哭了,有事情说出来,大家能帮的就办。”

  热心的大娘停了下来,挎着菜篮,空出一个手,拍了拍宋暖的肩膀。

  “别哭啊,孩子,这人的一生啊,总会有那么多不如意的事。遇上的事,咱们面对处理就是了,哭也没用啊。”

  “夫人。”

  叶急死了。

  也心疼宋暖。

  这几天他们,四处找人,连休息都没休息。

  眼下却得到了一个比两个孩子,在马队那里,更不好的消息。

  居然落单了,不见了。

  宋暖吸了吸鼻子,抹去眼泪。

  她起身,低着头,疾步往外走。

  叶连忙跟上去。

  宋暖一路走,低头疾步走,走到人不多的地方,这才停下来。

  她的眼眶红红的,眼泪不停的往下掉。

  叶追过去,“夫人,咱们要不再找找吧?再问问来往的人。小公子和小小姐是在这里离开的,肯定有人看到过他们,或许,咱们能够问到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

  一句话,让六神无主的宋暖,仿佛又看到了方向。

  “好!我们立刻分头去问,然后来到这里汇合。”

  “好,夫人。”

  两人分头行事,打起精神,一路询问。

  最后,他们终于问到了。

  有个挑柴到镇上来卖的人,说是看到两个孩子往永平县方向去了。

  叶听到消息之后,连忙赶回他们汇合的地方。

  这时,宋暖也赶了过来。

  “叶,你打听到消息了吗?我听人家说看到两个孩子,往永平县方向去了。”

  “夫人,我也听到一个进镇上来卖柴的大哥说了,也是说往那边方向去了。听他的形容,应该就是小公子和小小姐。”

  “行!走,咱们赶紧去追。”

  两个人连忙上了马车,驾马往永平县方向去。

  出了小镇,路过一个林子的时候,突然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。

  叶停了下来,“夫人,那边好像出什么问题了?”

  她们本不想多事,但是因为阳阳和曦儿是往这个方向来的,闻到这种味道,他们心里又担心,所以还是下了马车去那边查看。

  那边林子里,有五六具惨不忍睹的尸体。

  两人在那里检查了一遍,突然宋暖紧紧的盯着地面。

  叶觉得怪异,也从那地面看去,看着地面上的脚印。

  叶只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。

  “夫人。”

  宋暖蹲了下来,“叶,你回马车去,把他们两个的鞋子取过来。”

  他们马车后面的暗格里,有两个孩子的衣物和鞋子。这地上的鞋印,只要拿他们的鞋子,一对比便就知道了,是不是那两个孩子的?

  叶运着轻功冲过去,取了鞋子,返回来。

  她蹲下身子,手微微颤抖的将鞋子放上去,然后脸色煞白。

  地上的脚印跟她手中鞋子的大小吻合,分毫不差。

  这说明,这脚印的确是阳阳和曦儿留下的。

  叶在看着地上五六具的尸首。

  心里乱的不行。

  她无法想象,两个孩子在这里经历了什么,现在又到哪里去了?

  宋暖突然两眼一闭,人往下倒去。

  叶急忙将她扶稳,抱起她往马车走去。

  这个地方不能久留。

  叶驾着马车,前行了几里路才停下来。

  她找了个有水的地方,去打了水,拧了帕子给宋暖擦脸。

  冰凉的帕子敷在脸上,宋暖立刻就醒了过来。

  “叶,咱们现在是在哪里?你可有到那附近去找找?”

  “夫人,我有看过。那脚印一直走到了官道这边,而且官道那里有马车的轱辘印。看样子,小公子和小小姐一定是遇上贵人,坐着马车离开了。”

  “只是,我没办法知道,那马车是什么人的马车,又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

  宋暖听着,面无血色。

  “叶,该怎么办?该怎么办?”

  宋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“夫人,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。咱们立刻启用公子,以前那边留下的人,下令让人一起找吧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“好!让人秘密的找,不能声张出去。不能让人知道,正阳居的小公子和小小姐不见了。”

  如果消息传了出去,怕被有心人趁机做出一些别的事情出来。

  “是,夫人,我知道了。既然是这样的话,咱们就直接从这里,穿过永平县回秦县吧。”

  “回家里等消息。我们如果在外,居无定所,就算有消息,咱们也没办法知道。”

  “好!咱们就打个赌,赌他们已经往家的方向走了,所以咱们就往永平县,这个地方走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两人很快有了决定。

  这一次,总算是跟两个孩子一个方向了。

  赵泽宇那边,进了永平县后,立刻找了家客栈住下来。

  两个孩子的包袱,放在那个暗格里,也许是几天没有梳洗了,身上有股淡淡的味道。

  赵泽宇虽不嫌弃,但也不会喜欢。

  在客栈住下后,赵泽宇立刻吩咐他的侍卫,去给孩子买几套衣物,然后让小二烧水,提到房间里。

  曦儿梳洗之后,换了一套嫩黄色的衣服,头发湿湿的,身上带着一股热气。

  赵泽宇放下手中的书,朝她招招手。

  “曦儿,过来。头发湿湿的,让叔叔先帮你把头发擦干,待会等你哥哥梳洗好,叔叔再带你们出去吃好吃的。”

  “是,叔叔。”

  曦儿咚咚咚的跑过去。

  赵泽宇拿过她手中的干帕子,将她抱了起来,坐在自己腿上,细心的帮她擦头发。

  “曦儿,你跟叔叔说说,为什么,你和你哥哥会从家里出来?是不是没有告诉你娘,偷偷跑出来的?”

  曦儿红着眼眶,眼泪叭的一下掉下来。

  “叔叔,我们不是故意的。我们就是太想爹爹了,想到临海城那里去找爹爹。我们想把爹爹找回来,这样娘亲就可以更高兴了。我们也没想到,家里的马车会突然走了,把我留在了那里……”

  赵泽宇听着,叹气,满目不悦。

  “你这孩子……唉!你们两个可真是不省心,你们说说,你们突然这么走了,你娘能不担心?怕是现在家里都不知乱成什么样子了?”

  赵泽宇的话刚说完,曦儿就哇的一声哭了。

  一边哭一边道:“我也不是故意的。娘,对不起!我们又惹你担心,惹你生气了,对不起!”

  曦儿越哭越大声,怎么都停不下来。

  赵泽宇只好放下帕子,蹲在她面前,细声的哄着。

  可这个小祖宗哭起来,就是停不下,反而越劝越哭得大声。

  叶驾着马车,从楼下经过。

  “叶,停一下!”

  宋暖刚说完,马车就停了下来。

  叶也听到了,熟悉的哭声。

  两人确定了哭声的位置之后,立刻将马车停在客栈前,直接往上冲。

  小二和掌柜的看着二人喊都喊不住,直接往上冲,便急忙跟了上去。

  他们可记得刚才有几位贵人住了进来,出手阔绰,如果得罪了他们,那可不好。

  “哎,两位……你们是怎么一回事?快停一下,停一下!别闯进去呀,可不要打扰了我的客人。”

  宋暖已经确定,刚才听到的是曦儿的哭声。这会儿,哪里管得了掌柜在喊什么。

  她一心只想着快点找到曦儿和阳阳。

  砰的一声。

  叶直接踢开房门。

  暗处的侍卫抽剑,刺过去,叶立刻拉着宋暖避开。

  赵泽宇扭头朝房门,这边看过来,立刻就看到了宋暖,他大喝一声。

  “快住手!”

  侍卫停下来,收起剑,目光不悦的瞪着叶和宋暖。

  赵泽宇站了起来,眼神中闪过惊喜,但他很快就压制了下去。

  他看向两个侍卫,“你们去看一下,温小公子梳洗好了没有?把他叫到这里来,告诉他,他娘亲在这里。”

  “是,爷。”

  宋暖和叶看到赵泽宇,也很是惊讶。

  她们刚才在下面经过,听到曦儿的哭声。还以为曦儿是遇到什么危险了?

  不曾想跟曦儿在一起的人,竟是赵泽宇。

  两人走了过去。

  掌柜跑进来,连忙向赵泽宇道歉,“这位爷,这两个人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?她们……”

  “她们是我朋友,没事!你们先下去吧。”

  赵泽宇打断了掌柜的话。

  掌柜听着,满目惊讶。

  可客人说是朋友,他也不好怀疑。

  他看向躺在地上的门,叶立刻取出银子,塞给他,“这是修门的钱。”

  掌柜收了银子,这才笑眯眯的道:“几位先坐,我立刻让人送茶上来。”

  他暗暗掂了下手中的银子。

  心想乐开了花。

  哎哟喂!

  今天遇上的,全是有钱的主。

  一个个都大方。

  赵泽宇侧开身,“过去坐吧。”

  曦儿从凳子上爬下来,急急的朝宋暖跑过去,“娘!”

  宋暖蹲下身子,张开手臂,将她抱入怀里。

  “曦儿,没事了,娘亲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  曦儿哇的一声哭了,“娘亲,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想去临海城那边找爹爹。我和哥哥不是故意离开的,哥哥是被我缠得没办法,所以才陪着我一起离开的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手轻轻拍着她的背部。

  “好啦好啦!别哭了,快哭成小花猫了。”

  赵泽宇站在她们母女俩面前,目光紧紧的盯着宋暖。

  五年了。

  时光在宋暖的脸上,并没有留下痕迹。

  她还是当年的样子。

  叶朝赵泽宇拱拱手,“多谢王爷!”

  赵泽宇摆摆手。

  “你们是怎么追到这里来的?我正准备把他们送回高山村去。只是看着他们,应该好些天没有梳洗了,所以才找了家客栈,让他们梳洗,换换衣服。”

  宋暖听着赵泽宇的话。

  连忙松开了曦儿,她起身朝赵泽宇拱手。

  “多谢宇王爷相助,这两个孩子一路上。给你添麻烦了吧?”

  “不麻烦!坐下来说话吧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。

  叶将曦儿牵过去。

  “小小姐,我来帮你把头发擦干,梳头发吧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

  叶把曦儿牵到了梳妆台前,她的头发,已经被赵泽宇擦得差不多干了。

  叶又擦了一会,感觉头发全干了,这才简单的帮她扎了个双丸子头。

  嘎吱一声。

  房门推开。

  阳阳大步从外面进来。

  看到宋暖之后,他一脸惊喜,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娘,对不起!”

  “好了,不用多说了。娘亲已经知道了,你们不是故意的。这事,娘亲就不怪你们了,幸好你们运气好,遇上了宇王爷。不然的话,被那几个人不知要把你们卖到哪里去,娘亲可怎么找你们?”

  阳阳一脸愧疚。

  “娘,我也没想到会在那里,跟王远叔叔他们分开了。我本想着带曦儿回秦县,没想到碰上了几个坏人。”

  阳阳说着,郑重的朝赵泽宇拱手。

  “多谢宇王爷相救!”

  赵泽宇挑了挑眉,“难道不是叫宇叔叔吗?”

  阳阳解释,“不敢!早前不知是宇王爷,所以,我们兄妹二人失礼了。”

  闻言赵泽宇笑了,扭头看向宋暖。

  “温夫人,你这孩子人小鬼大,这老气横秋的,哪像个小孩子?”

  宋暖伸手,拉过阳阳的手。

  “阳阳,这些天,一定也吃了不少苦吧?以后,你们有什么决定,要去哪里。全都可以跟娘亲商量,但凡无伤大雅的事,娘亲都会答应你吗?以后切莫留书离家。”

  “知道了,娘,对不起!”

  “傻孩子。”

  宋暖揉揉他的头发,“坐吧。”

  阳阳摇了摇头,“我去看看妹妹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赵泽宇看着宋暖,问:“这些年,你可真是做了大事情,两个孩子也照顾得很好。两个孩子应该不知道,那年发生的事情吧?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知道了一些。”

  赵泽宇会意,没有再深问。

  “既然在这里遇上了,明天你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去。我还有别的事情,我就不走这一趟了。”

  “好的,待会我做东,找个地方请王爷吃饭,谢王爷救下小儿和小女。”

  “好呀,有饭吃自然是好的。”

  赵泽宇也落落大方的应下,笑眯眯的看向梳妆台那边。

  “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听说温夫人的人,还一直在寻找,没有放弃。”

  “心里有点念想,总是好的。”宋暖答非所问,但赵泽宇听得懂她的意思。

  “也对!”

  不知为何,赵泽宇觉得心里微微有些苦涩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宋暖虽然在商业上风生水起。看起来无所不能,但是赵泽宇却知道,这个女人在外面,不管有多强势,多厉害。她心里面的那个伤疤,怕是一直没好过。

  她心里,内里,也只是个女人。

  很快。

  叶就牵着两个孩子过来。

  “夫人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看向赵泽宇,“王爷,我们走吧。这里我也不太熟,我们下去问问掌柜的。”

  赵泽宇点头,起身。

  一行人来到一楼大堂。

  掌柜的立刻迎过来。

  “客倌。”

  “掌柜的,我想问问,你们这里哪家酒楼的东西好吃?”宋暖问。

  掌柜立刻就道:“客倌,你这就问倒我了。我们这里是小地方,没有特别好的酒楼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