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5章 赵泽宇

第545章 赵泽宇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5236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22

  

  几人听后,哈哈大笑。

  为首的男子伸手往阳阳脑袋拍了下,语气凶狠的道:“臭小子,你想忽悠我们送上门去让你家人收拾?你的算盘倒是打得好。小鬼,人很聪明啊!可是老子也不笨,老子信了你的邪了。”

  那人手劲大,阳阳被打得险得没站稳。

  曦儿冲出来,抬头虎着脸,道:“你们不能打我哥哥,我哥哥没骗人,哼!”

  “不能打是吧?那就乖乖的听话。来人啊!把他们给我绑了。”

  “你们别过来。”阳阳突然抽出了一把匕首,“你们要是敢过来的话,我就……”

  “你就怎样?两个小孩子,我们这么多大人,还怕了不成?”

  为首的男子,被阳阳的举动给气乐了。

  两个小屁孩,他还真不放在眼里。

  拎他们就像拎小鸡一样。

  阳阳却是突然把刀放在了,自己的脖子前。

  几人一看,闹不清阳阳想要做什么?

  阳阳看着他们几人,恶狠狠的道:“想把我们绑去卖钱,我先把自己解决了。”

  “让你们拿着尸首去卖钱,给你们一条庄康大道不走,偏要去做这种傻事,你们是不是成心跟银子过不去?”

  曦儿被阳阳的举动,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哥哥,别不要这样子!太危险了。就算他们把我们卖了,娘亲他们也一定可以找到我们的。哥哥,快把刀子放下!”

  为首的男子,看着阳阳这么有种,倒是对他另眼相看。

  不过,他也想看看阳阳,是不是真的那么硬气?还是在吓他们?

  “小子,我量你也没那个胆自己伤害自己。你死了,我们就把你妹妹卖了。”

  “呵呵!”

  阳阳给他呵呵两声。

  “你以为,我会把自己的妹妹留给你们?我会先把我妹妹杀了,再自杀,不行吗?”

  阳阳看着他们,恶狠狠的道:“我告诉你们,如果我们死了,我爹娘,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  “别以为,你们能够藏得住,你们藏不住的。你们就是藏在地里面,我爹娘也能挖地三尺,把你们给挖出来。”

  “小子,你说话倒是底气十足。你到说说,你爹娘究竟是谁?”

 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孩子。

  不禁有些好奇,他们的爹娘是什么人?

  为首的男子,甚至有些动摇了。

  如果,他们爹娘真是大人物的话,或许,他可以信这小子一次,送他们回去。

  赚一些赏金,也比得罪大人物要强。

  “我们家在秦县,我娘是宋暖。”曦儿抢在前头大声的说,“你们要是敢把我们卖了,或者是把我们逼死了,你们肯定讨不到好果子吃。哼!”

  不远处,一辆马车戛然停下。

  赵泽宇撂开车帘,远远的望着那两个被大人围着的孩子。

  “你们过去,暗中保护着,没有危险的时候,先听听他们怎么说?”

  “是,爷。”

  赵泽宇听到宋暖两个字,就让人把马车停了下来。

  原来,那两个孩子是宋暖的孩子。

  这么多年了。

  自从从临海城,分开之后,他与宋暖就没有再见过面。

  这些年,他也刻意的忘记这个人,但此刻,听到那孩子奶凶奶凶的说,她娘是宋暖。

  那张鲜活的脸,立刻就浮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  宋暖。

  原来刻意的忘记,只会有一个结果,那就是深刻的藏在心里,一直那么鲜活着。

  从仙女岛剿灭海盗,回来之后,宋暖已经离开了。

  赵泽宇当时有种想要赶到秦县,想要去看望宋暖的冲动。

  但是,他压下了这股冲动。

  他是王爷。

  而宋暖是一个刚刚丧夫的寡妇。

  他兴冲冲的赶去安抚人家,这是什么意思?他细细一想,倒被自己的念头给吓到了。

  不可以!

  赵泽宇是一个非常清楚,自己想要什么的人。也事事都有分寸,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他比谁都清楚。

  以他的身份地位,就是去对一个寡妇生出好感,那都是不对的。

  就这样,过去了五年。

  他从不去打听宋暖的事。

  但他不管到哪里,总是能听到正阳居,能听到关于宋暖的事。

  她真的很厉害!

  厉害的不像一个女人。

  厉害到只用几年的时间,她和唐乔就创造出了一个商业王国。

  海内海外,四周邻国。

  随处可见她们的东西,在京城,一直最受大户人家关注的东西,吃的用的穿的,也都与她们二人有关系。

  更离谱的是有一次,海外的国家的人来见他父皇,送上的见面礼,既然就是宋暖那里产出来的东西。

  这件事,让他父皇觉得面子十足。

  他们大楚的东西,在海外这么有名。

  让他父皇的虚荣心,瞬间爆棚。当时就让人,开始准备召见宋暖和唐乔的事。

  算算时间,估计也快了。

  赵泽宇收回神,关注着那边的情况。

  为首的人听到曦儿说,她娘是宋暖,立刻就笑了,一点都不相信。

  “小孩子,说话也要打打草稿,你们莫不是在茶馆里面,听说书的,提到了正阳居的宋暖吧?”

  他们可不相信。

  宋暖的孩子会这样落单,会两个人自己出来。

  那宋暖是个多有名的女人啊。

  她怎么可能让两个孩子单独出门?

  而且这里跟秦县的距离,这么远。

  “我娘就是宋暖,我们没有说谎,我们也不是听说书的人说的。”

  曦儿不停的大喊,气呼呼的。

  可她这样子,那些人更是不相信。

  阳阳拉过曦儿。

  “曦儿,别跟他们说了,他们是不会相信的。”

  “可是,哥哥,你也不能伤害自己呀。要不,咱们就让他们卖了吧,反正娘亲一定会找到我们的。”

  “哥哥不会让他们卖了你,死也不会!”阳阳坚定的摇头,手中的匕首,握得更紧。

  他一脸坚定的看着那个为首的男子。

  “我妹妹说的是实话,信与不信,这取决于你们。你们是要送我们回去,得一笔赏金,还是从此与正阳居那边,正式成为敌人?由你们自己选择。”

  看着阳阳那个样子。

  为首的男子又动摇了。

  旁边的人连忙道:“大哥,别信两个小屁孩说的话。他们说的话,怎么能够信呢?这来来往往的,要是被人撞见了不好。咱们赶快行事吧,把他们卖了,咱们兄弟几人,可以去喝酒,寻些乐子。”

  “对呀,大哥,咱们别听他们的。”

  “没错!这两个孩子信口开河,鬼都不会相信他们的话。”

  为首男子被他们不停的劝着,心想着,的确不能信这两个孩子的话。

  “小子,你要是想死的话,我们也拦不了你。但是,你就是死了,我们也把你们的尸体,丢到山上,让狼给啃了。你无所谓,可是你妹妹呢?”

  阳阳知道他在吓唬自己。

  他看向曦儿。

  “曦儿,哥哥对不起你,但是你别怕,不管是生是死,哥哥都不会撇下你。”

  “哥哥,只要有你在,我不怕!”

  “好!那你忍一忍,很快的,哥哥下手很快。”

  “好!”曦儿闭上双眼,抿着唇。

  那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让阳阳都有些于心不忍。

  但是情况逼着他,不得不破釜沉舟。

  阳阳握紧匕首,刚刚举起手臂,手背就被石头给打了一下。

  匕首落在地上。

  曦儿睁开眼,惊讶的道:“哥哥?”

  阳阳连忙拉着她,退出人群。

  那几个小混混,已经被两个人给解决了。阳阳早就发现了有人躲在暗处。

  他就是想要看看,暗中的人会不会出手相助?

  “曦儿,转过身去,别看。”

  阳阳不想让曦儿看到那几人死不瞑目的样子,怕吓到了曦儿。

  “你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很快就来。”

  “哦,哥哥你别走远了,快点!”

  “好的!”

  阳阳跑过去,从地上捡起了他的匕首,然后看向那二人,朝他们拱手。

  “多谢二位相助,还请二位报上姓名,他日好让我爹娘,送上我们的谢礼!”

  二人看着这个老气横秋的孩子,愣了一下,然后指着不远处的马车。

  “小公子,如果要谢的话,就去谢我们的爷吧。”

  阳阳点了点头。

  他回到曦儿身边,一手盖着她的双眼,一手牵着她。

  “曦儿,跟着哥哥走,闭着眼睛,别看!”

  “哦,好的!”

  那二人看着阳阳如此呵护自己的妹妹,如此细心,皆是有些意外。

  可是一想到刚才阳阳面对危险时的举止。

  那点意外,又消失不见了。

  一个可以这么狠,这么决裂的孩子。他能这么细心,也就不意外了。

  阳阳和曦儿跟着那两个人来到马车前。

  离开了那个地方,他才松开了盖在曦儿眼睛上的手。

  “曦儿,跟哥哥一起谢谢,这几位恩人相助。”

  “好的,哥哥。”

  兄妹二人相视一眼,正要行礼,马车的车帘被人撂开。赵泽宇从里面,探首出来,看着马车前的两个小人儿。

  “你娘是宋暖,那你爹是温崇正,对吧?”

  阳阳点头,“是的,叔叔,请问你认识我爹娘吗?”

  赵泽宇点点头,“认识!以前在临海城的时候,跟他们相处过,你娘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。”

  这时,曦儿就补充道:“我爹也是很了不起的人。”

  赵泽宇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,不禁笑了。

  “对对对,你爹也是了不起的人。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你娘也在这里吗?为什么你们两个会落单,遇上的这么多的坏人?”

  “叔叔,我们是因为……”

  “曦儿……”

  阳阳打断了曦儿的话。

  刚见面,虽说是这人能说出他爹娘的姓名,但是阳阳还是谨慎。

  谁知道他们是不是,刚才听到了自己跟那些人说话,所以才装作是认识他爹娘?

  刚刚才经历了那么一个劫难。

  阳阳不会轻易的相信陌生人。

  赵泽宇看出了阳阳的顾虑,对这个孩子倒是刮目相看。

  不愧是宋暖的儿子。

  赵泽宇非常有耐心的问:“那你们要怎样才相信,我与你们的爹娘是旧识?要不要,我再说说你爹娘身边的朋友,比如说舒同峰,你们秦县的知县大人,或者是你们的唐乔姨,还有杨安表伯。”

  曦儿听着赵泽宇能够细数出,她爹娘身边的朋友,便凑到阳阳耳边。

  “哥哥,他能说出这么多人,他应该是真的认识爹娘吧?”

  “曦儿,你别再说话,哥哥来跟他说。相信哥哥好不好?”

  曦儿点了点头。

  阳阳看向赵泽宇。

  “这几人都是我爹娘身边的朋友,茶馆说书的,经常会说到他们,你们不是从茶馆听到的吧?”

  哈哈哈哈!

  赵泽宇哈哈大笑。

  旁边的二人大喝一声,“你放肆!敢这样跟我们爷说话。”

  赵泽宇抬手,冷眼横了过去,“休得无礼!不得对温家的小公子和小小姐无礼。”

  “是,爷。”

  二人相视一眼,有些惊讶。

  他们的爷,怎么会对这两个孩子这般和气?

  赵泽宇目露欣赏得看着阳阳,“小子,你不愧是宋暖的儿子。小心谨慎,有理有据。刚才就算我的人没有出手相助,想必你也能够安全脱险吧?”

  阳阳抬了抬下巴,傲气的道:“哼!那几个人,放着光明大道不走。”

  后面一句‘偏要寻死路’,阳阳没说。

  他算是间接的认可了,赵泽宇的话。

  刚才他的确是有办法,让自己和曦儿脱险。

  他那把匕首是有开关的,他拿匕首对着自己,并不是真的要自行了断。

  他才不会那么笨。

  不管有多难,他都不会让曦儿有危险,更不可能亲自送曦儿去死。

  这是不可能的事!

  赵泽宇看着阳阳那副神情,更是愉悦了。

  这孩子,很不错!

  此刻,他看着这个孩子,竟有种像是看到了宋暖的感觉。

  那一脸傲娇的样子,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  哪一点都像是宋暖。

  “小子,你说,要怎样才相信我与你爹娘认识?我可没时间跟你耗。”

  “那你再说出一些关于我爹娘的事。最起码是外人不会随便知道的,这样才能让我相信,你们是旧识。”

  “这个?”赵泽宇顿了顿,好笑的看着阳阳,“这个太容易了。”

  “你娘亲的耳朵后面有一颗痣,像五角星一样的。”

  “这个不算!”

  “不算?那行,我再说。”赵泽宇几乎没有停顿,立刻又道:“你娘亲的小腿上面有一道疤。”

  闻言,阳阳立刻瞪了赵泽宇一眼。

  “你这个登徒子,你怎么会知道的?”

  “小孩,你别放肆!”旁边的二人,一颗心都提了上来。

  这小孩真是太大胆了,既然敢骂他们王爷是登徒子。

  赵泽宇抬手,一脸和气。

  那二人连忙揉揉双眼,不敢置信的看着赵泽宇。

  被人骂是登徒子,王爷居然没生气。

  “看来,你是相信了。上来吧,我再跟你说说,我跟你们娘是怎么认识的?”

  曦儿看着阳阳,“哥哥,我们能相信他吗?”

  阳阳点了点头,“走吧,我们上去。”

  兄妹二人上了马车,挨着坐在一起。

  阳阳板着脸,不时的瞪赵泽宇一眼,眼神中有些敌意。

  似乎他对刚才赵泽宇说出宋暖的小腿上有一道疤,还耿耿于怀。

  赵泽宇当然明白阳阳的意思。

  他低笑一声,道:“小子,你要不要这么小气?你娘都不是那般小家子气的人。”

  “你娘可以算是巾帼英雄,做事不拘小节。当年,我和他们一起出海去打海盗的时候,你娘的衣服被海水打湿了,我这才看到她腿上的伤。你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呢?”

  赵泽宇说着说着,不禁有些乐了。

  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,当年的事。

  “叔叔,你说当年在临海城跟我爹娘认识的?那是不是五年前?”

  曦儿抓住了,他话里的重点。

  “你说,我爹娘跟你一起去打海盗?”

  阳阳也严肃了起来,紧盯着赵泽宇。

  “打海盗不是朝廷的事吗?难道你也是朝廷里的人?你认识阿峰叔,那你是不是也是当官的?”

  赵泽宇点了点头,“我是朝堂里的人。看来你们也知道,五年前临海城发生的事。”

  “我们不知道,但是我们想知道。叔叔,你能不能跟我们说说?”

  曦儿一激动就把老底给揭穿了。

  阳阳坐在一旁,只能暗暗叹气。

  这丫头让她少说话,她就是没忍住。

  赵泽宇听后,有些抱歉的看着他们。

  “既然你们不知道,那肯定是你们娘,不想告诉你们。既是如此,那我也不方便说。”

  他猜想,宋暖没告诉孩子五年前,在临海城的事。

  一是因为孩子还小,二怕是宋暖并没有告诉家人,关于温崇正遇害的事。

  所以,这事不能由他来说。

  赵泽宇岔开了话题。

  “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人,叶呢?就算你娘不在你们身边,叶也应该在啊?”

  “我们要去临海城,偷偷跟着家里的马队出来的。叔叔,你这是要去哪里?如果不方便的话,能不能请你派个人送我们回秦县。”

  阳阳商量着问。

  事到如今,他只想先与曦儿安全回家。

  至于去临海城的事,经此一举,怕是他们娘亲都会带他们前往。

  毕竟,不去一趟。

  曦儿一定放不下。

  “我现在就送你们回去吧。你们居然是偷偷出来的,娘肯定担心死了。”

  赵泽宇一听到他们是偷偷跑出来的,眉头都皱了起来。

  立刻就先想到宋暖有多着急。

  “停一下!立刻调转马头,前往秦县,咱们去一趟高山村。”

  “是,爷。”

  侍卫立刻停下,调转马车。

  山那边的小路上,有一辆马车疾驰而过,正好与他们错开了。

  那是宋暖和叶。

  她们本来是按原本的路线,去追认货车队的,结果发现,因为道路的原因,车队临时换了路线。

  她们就又急忙,从另外一条路线追过来。

  算算时间,他们应该在前面的镇上休息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