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4章 被坏人卖了

第544章 被坏人卖了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604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21

  

  曦儿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阳阳也没办法再拒绝。

  而且,阳阳怕曦儿会自己一个人跑了。与其让她一个人跑了,他不如跟着一起。

  家里常常有马车要去临海城。

  曦儿刚才已经把条理,说得这么清楚。

  万一有一天,她自己偷偷跑了。

  那是万万不行的。

  阳阳想了想,再三权衡。

 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曦儿一起去一趟。就去找乔姨,找到乔姨,再稳住曦儿就行了。

  接下来,两个小孩子就计划着离家寻父。

  阳阳把一切都安排妥当。

  两人还把自己这些年的压岁钱,取了出来,数了数。

  第三天,他们都跟了运货去临海城的马车上。

  马车是连夜离开的,大家都以为孩子在屋里睡觉。第二天早上,叫孩子起床才发现,孩子留书离家了。

  “二嫂。”温月如脸色剧变,从屋里跑了出来。

  宋暖看着她这个表情,急问:“出什么事了?孩子们呢?是不是该吃早饭去书院了?”

  温月如将手中的信,递到了宋暖面前。

  “二嫂,这是阳阳留下的信。”

  宋暖一听,就知事情大了。

  她连忙接过信。

  迅速的看着信里的内容。

  “二嫂,出什么事儿了?为什么两个孩子都不在家里?我看着他们的衣柜,好像还少了几套衣服。”

  温月如真的急坏了。

  宋暖把信收在怀里,立刻就往外走,“他们要去临海城,估计是跟着家里人走了,我现在去找他们。”

  “二嫂,小心一些。”

  温月如急急的追了出去,宋暖已经上了马车。

  叶运着轻功,跳上马车。、

  一边调转马头,一边问:“夫人出什么事了?现在要去哪里?”

  宋暖指着前面。

  “叶,立刻前往临海城的方向,最好是能够赶上咱们运货的马车。阳阳和曦儿,他们留信说要去临海城找爹爹。”

  “啊?”

  叶听了,吓了一跳。

  长鞭一飞,马儿吃痛,立刻往前跑去。

  宋暖出去追人了,顾中清他们运送粮草去边城。温老太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险些就站不稳了。

  “娘,你别担心,一定会没事的。两个孩子这么聪明,而且是在自己的马车上。等咱们的人发现了,一定会把他们送回来。”

  白氏连忙安抚温老太。

  温老太忧心忡忡。

  到底是两个孩子,她怎么可能不担心?

  要是马队的人,没有发现呢?

  那两个孩子那么鬼精,他们肯定也猜到了,如果让人发现了,一定会送他们回来。

  他们既然决定要去临海城,肯定会想方设法,不让大伙发现的。

  外面可不比在家里,两个孩子在家里是精的,聪明的。

  在外面那就不同了。

  人心叵测。

  这要是遇上坏人,该怎么办?

  宋暖和叶全力追赶,运货的马队。

  家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但是大家也没有办法,只能在等消息。

  而两个躲在马车里的小家伙。

  此刻,正躲在暗箱里,睡的天昏地暗的。

  他们昨天晚上不敢睡觉。躲在暗处观察着上货的人,趁人不备,迅速的上了马车,躲进了暗格里。

  他们的马车都会有一个很大的暗格,用来装一些被子什么的。主要是用来应付,找不到投诉的地方,在外露宿时用的。

  有那些棉被垫着,两个孩子也少了颠簸之苦。

  昨晚一夜没睡,这会儿,马车摇摇晃晃得像摇篮一样,他们倒是睡得很香。

  根本不知道,家里面,因为他们两个的出走,乱成什么样子?

  等到他们醒来的时候,马车还在行驶,但外面已经快要天黑了。

  阳阳比曦儿早醒来。

  他用自己的小手垫在曦儿的脑袋旁,不让她磕到箱子。

  突然一个颠簸,曦儿猛地睁开双眼。

  阳阳怕她害怕,立刻低声道:“曦儿,别害怕!哥哥在这里,小声一些,不能让人知道了。”

  曦儿点了点头。

  第一次离家出走,又是出去找爹爹。他们既害怕又兴奋,还很期待。

  曦儿紧张的道:“哥哥,你放心,我不害怕!只要有哥哥在,曦儿就不害怕。”

  阳阳握紧了她的手。

  “曦儿,你肚子饿不饿?我这里还有几块芙蓉糕,只是喝水不方便。”

  “你要不再忍忍,外面天黑了,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找地方,停下来。然后,咱们再找机会出来,活动一下筋骨,吃点东西,喝点水。”

  曦儿点点头,“好的,我听哥哥的。”

  她悄悄地摸了摸肚子。

  实在是有些饿了,但是现在不方便,她听哥哥的话。

  说到,一定会做的!

  大概又走了一个时辰,马车终于停了。

  他们透过缝,看着外面。

  这里像是一个客栈的后院。

  他们耐心的等着,等了好一会儿,那些人才全部离开,吆喝着去大堂里吃东西。

  确定没人之后,阳阳才小心翼翼的推开暗格门,自己先爬出去,再把曦儿拉出来。

  两人小心翼翼的往后院门走去,准备到外面去弄点东西吃。

  他们没有提着包袱,但是贴身带着一些碎银子。

  阳阳喜欢听家里那些在外运货的人,说外面的事情。他们说过,外面经常会有小偷,带太多的银子会不方便。

  所以,阳阳把他们的银子,分成了很多份,身上只带一些碎银。

  “哥哥,我闻着外面有香味,我们到外面吃吧。晚一点再悄悄回来。”

  “好!我们立刻就出去吃点东西,快点回来。要是让他们把门关上,咱们就回不来了。”

  曦儿点头。

  小二出去备草料,提水来喂马儿。他们离开的时候,后院里没有人。

  两人迅速的出去。

  来到了外面的街道。

  阳阳用心的记住了方向。

  曦儿早已忘记了东南西北,兴奋的看着这陌生的街道。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?

  晚上,街道还挺热闹的。

  阳阳要照顾曦儿,又要记住方位和路线,所以没准备走多远。

  “曦儿,我们就在这里,吃一碗面吧。不能再走了,走远了,等一下回去门谅关上了。”

  曦儿本来还想往前走,但听阳阳这么说,她也强压下了自己的好奇心。

  “好的,哥哥。”

  阳阳牵着她,走到桌前坐下,对着正在煮面条的老汉喊了一声。

  “麻烦给我们来两碗打卤面。”

  老汉扭头一看,发现是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,便过来问道:“孩子,你们要吃什么面呢?还有你们大人呢?怎么你们两个人来吃面?”

  “给我们来两碗打卤面,一碗加一个鸡蛋,小碗的就行。”

  阳阳老气横秋的念着菜单。

  看着好奇打量他们的老汉,道:“我爹娘在前面买东西,等一下就过来。我们吃完东西,就在这里等他们可以吗?”

  老汉瞧着他们的衣着打扮,也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。

  但是,他们是小本生意,要是孩子等一下没钱付账,那不太好。

  阳阳摸出了一锭小碎银。

  “这是我们的面钱,你找钱给我们吧。”

  老汉看着桌上的银锭子,这才笑眯眯的掂量了一下,找了零钱给阳阳。

  “两位小客官,你们先等一下,我马上就去给你们下面条。”

  阳阳点了点头,不说话。

  那样子有点高冷。

  他听人说了,在外面一板一眼就好,不用太好说话,省得被人欺负。

  另外一定不能说大人不在身边,否则会让旁边机心叵测的人,打上他们的主意。

  阳阳将这些,牢牢记住,一刻都不敢忘。

  两人吃完了面,迅速的回到了客栈后院。

  躲回暗格里。

  如此,走了几天。

  曦儿渐渐有些吃不消了。

  “哥哥,我饿。”

  “哥哥,我好累。”

  “哥哥,我好渴。”

  “哥哥,我想要去方便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反正,曦儿越来越多的理由,越来越频繁的想要下马车。逮着机会,她就要离开,下去透透气。

  暗格很小,两个人躲在里面,又还有被子。身子舒展不开,时间久了,的确是很难受。

  阳阳也难受。

  但是,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,也知道要保护曦儿。

  所以,他一路就不停的劝着曦儿,哄着曦儿。

  第五天。

  曦儿又闹着要下马车,说是肚子疼,立刻要去方便,闹肚子了。

  阳阳见她不像说谎话。

  便再次趁着马队的人投宿客栈时,他们故伎重施,悄悄离开。

  来到了大街上。

  曦儿立刻眉欢眼笑,走路都带风,根本就没有半点不适的样子。

  阳阳也没问她为什么不去方便了?

  因为阳阳很清楚,曦儿只是在找理由,想要下马车。

 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稳住曦儿,看住曦儿,保护曦儿。

  阳阳按照以往的习惯,找了一个近一点的地方吃东西。

  前面有个吹糖人的摊子。

  曦儿一看到吹糖人,立刻就走不开了。

  像是伤腿被钉在地上一样。

  “哥哥,你给我买一个糖人吧?”

  “不行!咱们先吃东西,吃完还要快点回去。这糖人黏呼呼的,吃了不好。而且现在也不能天天帮你洗漱,吃糖会把牙齿弄坏的。”

  这一点,阳阳很坚定。

  曦儿一听,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累了?心里面委屈。

  又或者是两个人,从来没有离开过家。一下子离开了这么多天,心里面都想家了。

  早已经没有了,刚开始那种兴奋的感觉。

  阳阳将曦儿的心态,分析的很准确。

  曦儿现在的确是过了兴奋期,她现在更想家里。

  曦儿哇哇的哭,过往的路人,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。

  阳阳没办法。

  想要妥协,可又觉得这个立场,他不能随便就没有了。

  牙齿很重要。

  那边,正在吹糖人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,手里还拿两个糖人,一个是龙,一个是胖娃娃。

  他把胖娃娃给了曦儿,那个龙递到了阳阳面前。

  “别哭了,小姑娘,我请你吃糖人好不好?”

  曦儿立刻停止了哭泣,双眼发亮的看着那个栩栩如生的糖人。

  胖乎乎的娃娃,很可爱。

  曦儿一看就喜欢上了。

  “真的吗?真的送给我?”

  阳阳立刻取出几个铜板,递给了那人,一手接过糖人。

  “多谢!”

  然后,他很是严肃的看着曦儿。

  “曦儿,刚才爹爹说了,咱们到街上买东西,不能随便白拿别人的东西。等一下,爹爹过来,如果知道你没拿钱买东西,爹爹会不高兴的。”

  曦儿听后,立刻点头,然后看向那人。

  “这些铜钱够吗?如果不够的话,我们再给。我哥哥说的没错,刚才我爹爹交代过我们了,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,要做一个有礼貌的孩子。”

  曦儿秒懂阳阳的话。

  一板一眼的说着。

  说得,好像他们的爹娘就在附近。

  汉子看着手里的六个铜板,点了点头。

  “够了,够了!你们两个孩子真是可爱,真有礼貌。你们的爹娘一定是了不起的人,教出了这么好的孩子。”

  曦儿两眼放光的点头,“没错!我爹娘最厉害了。”

  阳阳拽了拽曦儿的手,“曦儿,别让爹娘等久了,咱们快点过去。”

  “哦,好的,哥哥。”曦儿看向中年男子,笑眯眯的道:“再见了,以后有机会,我再来买你的糖人。”

  中年男子乐呵呵的点头。

  目送他们离开。

  走远了,阳阳才低声的叮嘱:“曦儿,记住哥哥说的话,不能白白要别人的东西。现在,你把糖人给我,哥哥再给你换别的东西。”

  曦儿立刻把糖人,藏在身后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阳阳很是谨慎的道:“这东西,不能吃。你不记得了吗?哥哥交代过你,没有无缘无故的好,你刚刚在哭,人家就送两个糖人过来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  “怎么奇怪了?后面我们给他钱了呀,他不是要了吗?”

  曦儿觉得阳阳太谨慎了。

  她那么小,只知道东西好看又好吃,没多想别的。

  可阳阳就不同。

  他要照顾曦儿,所以他必须小心谨慎。

  “曦儿,你把糖人交出来。等一下,你想吃别的东西,哥哥全部买给你,好不好?”

  “可是别的东西,哥哥就不怕有问题吗?”曦儿还是很纠结,舍不得那个可爱的糖人。

  “哥哥有办法。”

  阳阳吃东西,总是去一些刚才就有人吃的地方,或者是人比较多的。

  “哦,好吧。”

  最后,曦儿还是妥协了。

  把糖人交给阳阳。

  阳阳拿过糖人,两个一起拿着。

  走到人群中,他的手一滑,糖人顺势掉在了地上。

  他不能做得太刻意。

  曦儿走了好远,还不时的回头看。

  满目不舍。

  阳阳瞧着她的样子,暗暗叹气。

  他知道,曦儿的耐心快用完了。

  因为阳阳的承诺,昨天晚上,曦儿吃了不少东西,两人越走越远。

  等他们回到客栈后院的时候,发现门已经关上了。

  “哥哥怎么办?”

  曦儿带着哭腔问。

  阳阳皱着眉头,“走!咱们从前面进去。等一下,咱们就说大人就住在这客栈里,记住了吗?那几人的名字,你都是知道的。”

  “哦,好的。”

  运货的那些人,他们都认识。

  两人从大门进去,小二立刻拦住了他们。

  “小孩子,你们要找谁呢?我不记得,你们有在我们这里投宿。”

  “小二哥,我们是王远带的孩子,他们车队就在你们客栈里投宿,我们的马车,还放在后院。”

  “王远?”小二愣愣的看着他们,“你是说,有三辆马车运着货物的?”

  阳阳点了点头。

  小二一拍大腿,懊恼的道:“你们是不是趁大人不注意,跑出去了?这可麻烦了,他们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了。说是收到消息,急着要送过去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阳阳的脑子里嗡的一声,一片空白。

  他们被撂在了,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。而且,他们的银子都放在马车上,身上只有一点点碎银。

  重点是他们这么小。

  根本没办法靠自己去临海城,也没办法回秦县。

  坐着马车都已经离开五天了。

  阳阳就是再小。

  他也知道,已经离家很远很远了。

  曦儿听着马车走了,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  “哥哥,怎么办?他们已经走了。”

  阳阳也束手无策。

  这会儿,也害怕了。

  他毕竟是孩子。

  出远门是第一次,碰到这种事情,那更是第一次。

  曦儿越哭越大声。

  把掌柜引来了。

  掌柜问清楚了情况,也有些着急了。

  他想马队里面丢失了两个孩子,等他们发现之后,一定会回来这里找。

  想着那家马队的人,都是实在人,也经常在他这里投宿,便亲自带他们二人回房。

  安排他们先住下。

  等大人回来接。

  “你们两个就先在这里住着,等你们的大人掉回头来找你们。放心吧!他们肯定已经发现你们不在了,肯定会回来找你们的。”

  掌柜好心的安抚着他们。

  可阳阳却知道,王远他们不会再回来了。

 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,有人躲在暗格里。

  他们是偷偷藏在马车上的。

  但他不能让掌柜知道这个事实。

  阳阳朝掌柜点了点头,“多谢你!掌柜伯伯。”

  “不客气!”

  掌柜看着他们长得粉雕玉琢,又这么有礼貌,也很是喜欢,态度很好。

  掌柜出去后,阳阳栓上门,并过来安抚曦儿。

  “曦儿,你别哭了,哥哥会想办法的。别怕!有哥哥在呢。”

  其实他也没办法,但是不能要曦儿一直哭。

  “哥哥。”曦儿一脸内疚的看着阳阳,“哥哥,对不起,都怪我太嘴馋了。如果不是我一直拉着要吃这个吃那个,我们就会早一点回来。”

  “哥哥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?他们已经走了,不会再回来找我们了。”

  “别怕别怕!”

  阳阳紧紧的抱着曦儿。

  “哥哥,我想家了,我想娘亲了。”

  曦儿还是忍不住嘤嘤的哭。她很害怕,怕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家里,再也见不到娘亲和家人。

  阳阳也眼眶红红的。

  他也想家了。

  他也想哭。

  但是她不能哭,他现在是曦儿的主心骨。他要是哭了,那曦儿会更加害怕的。

  第二天。

  阳阳趁着客栈里的人不注意,便拉着曦儿离开了。

  早上的时候,他侧面问了回秦县的方向,准备想办法回家。

  临海城和秦县,他只能找一个更近的地方。

  眼下他们,回家才是最正确的。

  阳阳买了一些干粮,带着曦儿徒步离开。

  两人刚出小镇,就被坏人给盯上了。

  “快!抓住他们两个。这两个小孩子长得粉雕玉琢的,一定能够卖个好价钱。”

  “是,大哥!”

  五六个人冲过去,向他们二人围在中间。

  阳阳将曦儿护在身后,曦儿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袖,害怕的看着那些人。

  “哥哥。”

  “曦儿别怕!”

  为首的男子乐呵呵的打量着他们,“瞧这衣着打扮,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。可你们两个瞧着也像是外地人。”

  “真是天助我也,两个外地人,就是卖了,也没人知道,而且更为妥当。我劝你们,还是不要挣扎,乖乖的,省得一身的细皮嫩肉,被我们打得皮开肉绽。”

  曦儿听到他的话,立刻颤抖了一下。

  阳阳紧紧的皱着眉头,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  “小孩子,刚才我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我们要卖了你们。”

  “你们不要过来。”

  “嘿!这孩子还真有意思!你不想被我们卖也行,把身上值钱的东西,全都拿出来。只要东西够多,我们也可以考虑放了你们。”

  阳阳算是听出来了,这些人是要钱。

  要钱好办。

  阳阳立刻就道:“你们想要多少才能满足呢?”

  为首的男子听着,笑了。

  “听起来,这口气挺大的,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。那行,你身上有多少呢?可别是一个铜板都没有。”

  “我瞧着你们一副落魄的样子,就靠着欺负两个小孩子,想发大财,怕是不行了。如果我给你们指一条庄康大道,让你们发个财,你们可愿意?”

  那男子听着,有些兴趣的问。

  “什么办法?”

  “你们送我们回家,我爹娘肯定会把你们当成我们的大恩人。我爹娘能给你们的谢礼,一定不会比你们卖了我们的银子少。”

  阳阳很是认真的看着他们,“你们可得想好了,想不好,我可以再跟你们讲讲,这么做的好处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