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3章 哥哥,我们去找爹爹吧

第543章 哥哥,我们去找爹爹吧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6051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19

  

  宋家宝呆呆的站着,曦儿上前,抓着宋家宝的手指,轻轻摇晃。

  “小舅舅,面条好了,你先吃点吧。我们不着急,你晚点说也没事。”

  曦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?

  但是大家的心情似乎都很不好。

  她感觉到了。

  宋家宝低头看着曦儿,不禁双眼通红,“曦儿,小舅舅,听你的,咱们先去吃面。”

  曦儿拉着他,走去厅里。

  宋玲牵着阳阳一起跟过去。

  阳阳的双眼通红。

  他隐隐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但是,他却什么都不说,也不问。甚至还想带着曦儿离开这里,不要让她知道,那么残酷的事实。

  你这么想,也就是这么干的。

  “曦儿,咱们回屋里看书吧。你今天的字帖,还没练呢,等一下咱们再过来。”

  “可是小舅舅回来了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舅舅呢。我能不能晚一点在练字贴呢?”

  曦儿不太愿意回去。

  她想知道,关于爹爹的事情,而这事情好像只有小舅舅知道。

  所以她一刻也不想离开。

  阳阳连忙又道:“曦儿,小舅舅一路舟车劳累,他要吃点东西,还要休息一下。我们晚一点再过来,这样才是好孩子。”

  “小舅舅知道的事情,一定会告诉曦儿的。曦儿不是说,想要做一个有耐心的孩子吗?那现在就是考验,曦儿耐心的时候了。”

  总之,阳阳想方设法的劝曦儿回屋。

  他更想去屋里安慰一下宋暖,可是他放心不下曦儿。

  他管不了大人,但是他想保护曦儿。

  宋玲看出了阳阳的用意,她蹲下身子看着曦儿。

  “曦儿,听你大哥的,先回屋练练字体。等一下,等你小舅舅吃完了面,休息好了,二姨过去叫你好不好?”

  曦儿眼巴巴的望着宋家宝。

  宋玲朝宋家宝示了个眼色。

  宋家宝也道:“对呀,曦儿先回屋,等一下小舅舅去你屋里找你好不好?”

  “哦,好吧。”

  曦儿虽不太情愿,但还是点了头。

  她觉得自己也不能太任性。

  兄妹二人从厅里出来,直接回屋。

  阳阳先要曦儿练字帖,他自己则拿着书坐在一旁看。

  这是阳阳第一次,看书不翻页的。

  因为他没看,而是在发呆,在分析着今天可能的事情。

  曦儿呼哧呼哧的练着字,很是努力,想着早点把字练完,然后,就去找小舅舅。

  小丫头,起先心里有些不安,但这会儿满心都是想着,问小舅舅关于爹爹的事情。

  墨水沾在了手指上,脸上有些痒,曦儿直接抓了几下。

  眨眼间,她就变成了小花猫。

  那边,厅里。

  白氏把面端了进来,顾中清和宋家宝面对面坐下,两人面前都放着一碗热腾腾的面。

  “你们怎么不吃?”白氏看着他们,坐着不动,有些尴尬的道:“是不是不合胃口,要不我去包点饺子?”

  “不不不!不用了,这面很好。”

  顾中清连忙拦住她。

  他朝宋家宝示了个眼色,两人便拿起筷子,开吃。

  “蒋大哥呢?”

  白氏又问。

  “我让顺利出去办点事,你不用管他了,晚点他会回来。”

  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  白氏拿着托盘出去了,心里总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安。

  今天,顾中清他们回来后,似乎家里的气氛都不对劲了。

  白氏去找温老太,发现门栓着。

  平时,大白天里,温老太是不会栓门的。

  “娘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要不我去找暖暖过来给你看看?”

  “不用了,我没事!就是有些乏了,我休息一下就好了。你忙自己的去吧。”

  温老太的声音有些暗哑。

  白氏听着,总觉得不太对劲。

  “哦,好。”

  白氏放心不下,就去找宋暖。

  轻轻敲了门,“暖暖,你在屋里吗?”

  “在的呢,露姨,我等一下再出来。”

  “不是啊,暖暖,你祖母在房间里没出来。我听着她的声音,有些不对劲,你是不是过去瞧瞧,看看她是不是身子不适?”

  “好的,等一下我就去。”

  宋暖在屋里应道,抬手抹去了眼泪。

  听白氏的话,她就知道,温老太应该也知道了,最起码她是猜到了。

  肯定是家宝回来之后,说漏了嘴,她老人家已经知道,阿正这五年并不在边城。

  宋暖去洗了手脸,努力的平稳住情绪。

  这才去找温老太。

  同时,她让宋玲去把家里人都找回来,还有村长。

  宋玲的心里沉甸甸的,只是看宋暖的表情和语气,她就知道,她大姐夫可能是真的没了。

  宋暖站在温老太房前。

  “祖母,你开开门吧,暖暖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  温老太抹去眼泪,起身过来拉开门。

  宋暖走了进去,随即又将房门重新栓上,她扑通一声跪在了温老太面前。

  “祖母,对不起,我不该瞒着你,而且一瞒就瞒了五年。”

  “祖母,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。只是,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希望,存着一份侥幸。我总在想,或许当年我们都弄错了。”

  “我自己这一关都过不了,我也怕弄错了,所以我不想让大家跟着伤心。”

  宋暖的眼泪滑了下来。

  她苦笑了一下,“或许哪一天,阿正就回来了呢。如果我闹出了那种乌龙事,到时候他一定会笑我的。”

  温老太低头看着她满面是泪的样子,心如刀割。

  丧夫之痛。

  她怎么会不清楚?

  她也是从那样的日子里,走过来的。

  温老太将宋暖扶起,“暖暖,起来!你不用跟祖母说对不起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没有人会比你更难过。”

  “祖母不是生你的气,祖母就是心里难过,我真的没有生你的气,起来吧!”

  宋暖起身,用力的抱紧了温老太。

  两人都是咬着唇,不停的哭着,可都默契的没哭出声来。

  因为这种哭法,两人的身子都剧烈的颤抖着。

  两人哭了很久,温老太才拍拍宋暖的背,松开了她。

  “暖暖,这些年,苦了你了。你一个人在背后默默的痛着,还要安抚着我们。你怎么就这么傻呢?以后有什么事情,不要一个人担着。”

  温老太是真的心疼宋暖。

  她也是真的伤心温崇正的事。

  宋暖点点头。

  她低头抹去了眼泪。

  “好的,祖母。我们都不哭,不哭了好不好?”

  “好!”

  刚说完好字,温老太又偏过头去抹眼泪。

  院子里,宋家宝他们吃完面,全都站在那里看着温老太的房门。

  其实他们也就扒了几口,强行的塞了几口,但后来实在是吃不下。

  就让宋玲给收进厨房去了。

  嘎吱……

  宋暖和温老太一起从屋里出来,两人看着院子里站着的人。

  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
  温老太看着他们,“都到厅里说话吧。”

  正好,院门口那边,张自强和张大寒他们也回来了。

  人都齐了。

  温老太张了张嘴,可是说不出话。

  宋暖见她难受,正想说话,顾中清就把话抢在前头。

  “今天,大家都到齐了,有件事情瞒了大家好些年,一直没跟大家说。我们并不是有心要瞒大家,而是,我们心里都存有一份侥幸和希望。我们都希望五年前,在临海城时,公子没有出事,我们都希望,总有一天他又会回来。”

  “现在,到了这个时候,瞒是瞒不住大家了。不过,老实说,我心里还是有那份侥幸,我依旧不愿意承认,我们公子已经不在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大伙惊叫一声。

  面面相觑,迅速的红了眼眶。

  顾中清看着他们,“事情就是这样,当年我们公子出去办事的时候,遇了土匪。后来,我和夫人急忙赶去那边,却已经没有了公子的消息。”

  “后来,我们找到了一具有公子玉佩的尸体,但是我们依旧不相信,那就是公子。这些年,我们也没有放弃过,一直在寻找。虽然依旧杳无音信,但我们不想放弃。”

  大伙听着顾中清的话,总算是弄明白了。

  “我不相信!”张大寒猛得站了起来。“二哥一定没事,一定吉人自有天相。或许,那只是一个误会,巧合。二哥这么好的人,他一定不会出事的。”

  温月初和温月如,低头抹着眼泪。

  白氏紧紧的握着她们的手,全身颤抖。

  他们总算是知道了,为什么这五年来温崇正从未露过面,从未回过家?

  原来五年前,在临海城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  虽然他们不知道具体的内情,但也知道一定是经历了凶险。

  他们都清楚的知道,温崇正的玉佩是不离身的。

  既然他们能找到一具有玉佩的尸体。

  或许,人是真的没了。

  没有人愿意相信。

  但不相信归不相信,这五年都没有音信,已经不是他们不相信,或者侥幸,就能够真有奇迹的。

  温月如挣开白氏的手。

  她紧紧的抱住了宋暖,“二嫂,这些年,你一个人忍受着这些苦,这些痛,你怎么就这么傻呢?为什么就不告诉我们呢?”

  温月初捂着嘴,嗷嗷的哭着。

  因为温崇正。

  也因为心疼宋暖。

  一时之间,温家这边愁云密布,气氛哀伤。

  窗户下。

  阳阳捂着曦儿的嘴巴,两人蹲在那里,听着厅里的人在哭,在说话。

  听得差不多了,阳阳急忙一手捂着曦儿的嘴,一手牵着曦儿。

  两个人匆匆出了院门,一直上了药园山顶。

  曦儿挣开阳阳的手。

  “哥哥,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  阳阳看着曦儿的样子,不敢告诉她实情。

  “他们说,五年前,爹爹在临海城那边失踪了,一直没有找到人。娘亲怕家里人担心,一边派人在找,一边告诉家里人,爹爹在边城。”

  阳阳心想着,这样的话,也不算是骗曦儿。

  毕竟,他心里也有一份侥幸和希望。

  他也坚信,他爹爹一定还好好的活着,只是,一时忘记了回家的路。

  曦儿显然不太相信。

  “哥哥,真的吗?可为什么大家哭的那么伤心呢?他们不是说还找到一具尸体,还有玉佩吗?”

  听着曦儿的话,阳阳突然想起了那个青花白底瓷罐,想起了那块玉佩。

  想起了他娘亲那天生气的样子。

  那不是生气。

  是失控!

  一下子所有的事情连在一起。

  阳阳总算是明白了。

  想到了这些,阳阳的脸色煞白,身子都忍不住的轻颤了一下。

  曦儿敏感的感觉到了,他的不对劲。

  “哥哥,你怎么了?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  阳阳回过神来,摇头,“没事!我就是听他们说爹爹失踪了,心里有些难过。曦儿,你刚才听错了,你没听中叔公说吗?他们不相信,那个就是爹爹。”

  “他们是跟爹爹一起很久很久的人,他们不会认错人的,所以咱们的爹爹,一定还好好的。”

  曦儿向来相信阳阳的话。

  她眨巴着眼睛,有些困惑的问:“可是哥哥,为什么五年了,爹都不回来了?他不想我们吗?不想娘亲吗?”

  “想的!爹爹他肯定是想的。”

  阳阳很肯定的说,“爹爹发生了这么危险的事情,他一定是失去了记忆,忘记了回家的路。”

  “对的,医书上有说,人如果脑袋磕伤了,或者是受了打击,就有可能会忘记以前的事情。”

  阳阳这样安慰着曦儿。

  但他知道,这么说,他其实是在安慰自己。

  在他的记忆中,他爹爹很疼曦儿,但是也很疼他。总喜欢抱着他,虽然他那时很小,但他记得。

  阳阳努力的摁下心中的那点悲伤,压下眼中的泪水。

  他不能在曦儿面前,这样脆弱。

  不能让曦儿伤心。

  曦儿这些年,一直想要爹爹,一直很羡慕别人有爹爹。

  “哥哥,你说的一定是真的。爹爹一定是当时受伤了,然后忘记了回家的路。”

  曦儿也很肯定的说。

  她觉得哥哥说的,全是对的。

  而且哥哥还看了医书,医书上也这么写的话,那一定就是了。

  “一定是这样!”

  阳阳再次肯定。

  他看着曦儿,道:“曦儿,等一下回到家里,咱们要乖乖的,不能让大人担心。咱们也不要再缠着小舅舅,问爹爹的事情了。大人听了会伤心,反正咱们已经知道了,对不对?”

  曦儿点头,“好的,哥哥。”

  这天,其实大人们也忽略了他们。

  突然一个这么大的消息,五年前的伤心事,又摊开来了。

  没有一个人能接受。

  就算是宋暖和顾中清他们。

  也只是重新把伤疤揭开,露出了里面根本没有痊愈,而是长满了腐肉的伤口。

  痛,一直在他们心里。

  只是久了,他们都麻木到忘记了痛。

  那伤口依旧在。

  已经腐烂到无法再长出新肉,无法痊愈。

  那天晚上,舒同峰和杨安就一起赶到了正阳居。

  大伙一起,坐着吃晚饭,但是没有人有胃口,都是端着碗,胡乱的扒几口就搁下了。

  饭后,舒同峰和杨安,跟大家讲了那年的事情。

  当时,大家并没有真的放弃,那边一直有派人在寻找。

  因为大家都没有放弃希望,这件事情就这样过了。没有谁提议要补办一个丧礼。

  也没有人说要建墓立碑。

  就连牌位都没有。

  大家都默契的,执着着那份希望。

  几天后,宋家宝才觉得有些奇怪,那两个孩子似乎忘记了,要问他关于边城,关于他们爹的事情。

  他都已经想好了说辞,可一直不见他们来问。

  宋家宝觉得,或许是孩子太懂事,看他在忙着,所以没问。

  这天忙完了。

  晚上,宋家宝来到了阳阳的房里。

  曦儿还在房里,写字贴。

  他们见宋家宝进来,皆是甜甜的唤了一声‘小舅舅’。

  宋家宝把他们抱了起来,一人坐一个腿上。

  “来来来!把你们写的字帖,拿给小舅舅看看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两个人连忙把字帖递到了宋家宝面前,宋家宝分别看了,一脸的自豪。

  “我们家的两个孩子,真是厉害。这字写的比小舅舅的还要好,真棒!”

  “小舅舅,你是不是明天就要回去了?”

  “对呀,小舅舅明天就要回去了,要把粮食和草药都送过去,那边还在打仗呢。”

  曦儿就问:“那小舅舅什么时候再回来?”

  “等仗打完了,小舅就回来,以后都陪着你们,好不好?”

  宋家宝做了一个决定。

  宋暖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,太累了。等这场仗打完了,宋家宝想要回家。

  他要帮姐姐,分担一些。

  “可是,我娘亲说,男儿志在四方,有心要保家卫国的话,那为什么不坚持呢?”

  曦儿疑惑的问。

  宋家宝伸手揉揉她的脑袋

  “我们的曦儿,真聪明,还知道要坚持理想。人的理想有很多,有时候不会只有一个。有时候会在什么年纪,做什么样的事情。小舅舅觉得该回家了,曦儿是觉得小舅舅这样,不好吗?”

  曦儿摇头。

  “不会!小舅舅最棒了,娘亲总是说小舅舅,打仗很厉害,保家卫国的男人都很厉害。”

  宋家宝点点头,“对的!就像你们的爹爹一样,他现在在边城那边,也一样的保家卫国。虽然,他不能回来陪你们,但是他是爱你们的。”

  曦儿和阳阳默契的相视一眼,然后二人齐齐点头。

  并没有点破,宋家宝的谎言。

  这是他们这几天的决定。

  他们不想让大人担心,所以,不管大人用什么样的话来安抚他们,他们都当是真的。

  宋家宝见这么容易,就把两个孩子给安抚住了,也没往别处想。

  毕竟,他们二人还是孩子。

  第二天,宋家宝和顾中清他们,再次出发前往边城。

  家里的气氛,没有那么沉重了。大家都很快的收拾好了心情,起码明面上跟往常一样。

  私下,再各自悲伤着。

  ……

  这天,从书院回来的路上,曦儿突然站着不动了。她眼中带着羡慕的望着,张健来接大山回家。

  阳阳顺着她的目光看去。

  心里暗暗的痛着。

  他握紧了曦儿的手,“曦儿,咱们回家吧。娘亲还在家里,等着我们呢。”

  “哥哥。”

  “哎,怎么啦?”

  “哥哥,你说娘亲和爹爹的感情这么好,那爹爹没回家,娘亲一定很想爹爹了吧?一定比我们更想,对不对?还有曾祖母,她也一定想爹爹了吧?”

  阳阳点头,“想的,一定想!”

  曦儿叹了一声,幽怨的道:“哥哥,我也想爹爹了。很想很想!哥哥,你说爹爹可能受伤了,忘记了以前的事,不记得我们了,也忘记了回家的路,那我们去找他,好不好?”

  阳阳一听,有些吓到了。

  他连忙道:“曦儿,我们两个还小,不能出门的。而且从这里到临海城,就是坐马车也得二十天。”

  “哥哥,过几天就有人要送货,去临海城给乔姨。我们一起去好不好?我们偷偷的躲在马车里,跟着去好不好?”

  曦儿突然变得很是固执。

  她摇晃着阳阳的手臂。

  “哥哥,你答应我好不好?我们一起去好不好?我想爹爹,我长这么大了,我连爹爹长什么样子,我都不知道。爹爹不认识回家里的路了,我们给他带路,我们把他领回来。”

  “哥哥,我想爹爹,娘亲也想爹爹,我不想娘亲难过。昨天晚上,我睡醒,发现娘亲在偷偷的哭,娘亲一定是想爹爹了。”

  说着说着,曦儿的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  阳阳手忙脚乱的帮她擦着眼泪。

  “曦儿别哭,别哭!”

  “哥哥,你答应我,好吗?”

  阳阳为难极了。

  他很清楚,他们两个小孩子,根本没有能力找他们的爹爹。

  可是他又不愿意,让曦儿失望。

  可如果他们去找了,家里人会担心,结果可能还是失望。

  大人找了五年都找不到,他们两个小孩子怎么找?

  可如果不去一趟,怕是曦儿心里会一直难受。

  “曦儿,这件事情……”

  “哥哥。”曦儿唤了一声,然后就哇的一声哭了,蹲在地上,哭得伤心极了。

  阳阳看着她这个样子,心里更痛了。

  他咬咬牙,跺跺脚,便应了下来。

  “行!那我们得计划计划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曦儿站了起来,抹去眼泪,如小鹿般的眼睛,眨巴眨巴的看着阳阳。

  “哥哥,你这么厉害,我跟着你一定不会有事的。我保证,在外面我不会乱跑,我听哥哥的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