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2章 瞒不住了

第542章 瞒不住了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599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18

  

  “不!娘亲也不对的地方,娘亲不该不听你的道歉,不该打你的。曦儿,娘亲也跟你道歉,对不起!”

  宋暖也忍不住被孩子把眼泪给弄出来了,抱着曦儿不停的抹眼泪。

  曦儿哭唧唧的,伸着她的小胖手,帮宋暖擦眼泪。

  “娘亲不哭,娘亲乖,娘亲最乖了,哭了就不好看了。”

  听着曦儿的小奶音,看着她那天真可爱的样子。

  宋暖扑哧一声笑了

  “噗……你这个孩子呀。”

  “娘亲,你不要不喜欢我。以后,我再也不会那样子发脾气了,我不会再生娘亲的气了。”

  “好好好!我们曦儿一下子就长大了,真乖!”

  “娘亲,我要做你的小棉袄。”

  “好呀,曦儿一直都是娘亲的小棉袄,一直都没变。”

  曦儿听着,眨巴着眼睛,有些困惑的道:“可是,我这两天不是惹娘亲生气了吗?刚才还让娘亲哭了,这样子还是小棉袄吗?”

  宋暖将她抱紧了,抱着她坐了下来,伸手捏捏她的鼻子。

  “小鬼精怪,娘亲并不是只生你的气,娘亲也生自己的气啊。娘亲自己没做好,所以曦儿才会生气啊。”

  “不不不!不是这样的。娘亲,是我不该把东西打破了,我以后再也不拉哥哥去娘亲房间里,玩游戏了。”

  “没事!以后,只要曦儿认错,娘亲就不会再像上次那样生气了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曦儿高兴的笑了,搂着她的脖子,凑过去,猛的亲了几口。

  “谢谢娘亲!”

  “好端端的,怎么谢我呢?我该谢谢你和阳阳送我花啊。”

  “谢谢娘亲,当时,那么辛苦的生下我。外曾祖父跟我说了,娘亲生我的时候,可危险了,可是娘亲没有放弃我。”

  闻言,宋暖算是明白了。

  这孩子为什么突然间有这么大的变化。

  原来是外祖父昨天跟孩子说了一些什么。

  房门外。

  叶牵着阳阳,两人一起支着耳朵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  听到她们母女和好了,两个人相视一笑。

  叶指了指外面。

  阳阳点头。

  两人一起来到了外面,叶蹲在阳阳面前,“小公子,昨天,杨老爷子跟你们说什么了?”

  阳阳便把昨天晚上杨老爷子说的事情,全跟叶说了。

  叶听了之后,也不禁红了眼眶。

  “是呀,当时很危险,的确是那样子的。小公子,外面的人说的那些话,你别听!夫人疼你和疼小小姐,是没有区别的。”

  阳阳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叶姨,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件事?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我究竟是不是爹娘的亲生孩子?”

  “小公子,为什么想知道这个?夫人对小公子这么好,大家也都疼你,难道你觉得不是吗?”

  叶还以为阳阳刚才已经听懂了她的话,没想到她刚点头,紧接着又问这事儿。

  阳阳摇摇头,“叶姨,我知道爹娘,还有大家都疼我。我只是想知道,是还是不是?当然,是与不是,并不重要,但是,我不想糊糊涂涂的。”

  阳阳的话,让叶有些震撼。

  这真的是个七岁大的孩子吗?

  为什么他的条理这么清楚,人这么冷静?

  “小公子,你终究还是听信了外面那些人的话。”叶审视着他。

  “不是信与不信,我只是不想糊涂。起码我得知道,我也有权利知道,对吧?”

  “当然,叶姨可以放心,我不会做出离家出走去找自己亲生爹娘的事。在我眼里,我爹娘就只会是现在的爹娘,这里就是我的家。”

  阳阳一脸平静,如实的告诉叶,他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  “那为什么,你还想知道呢?”

  叶听着,有些闹不明白了。

 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,也不会改变现状,那他为什么固执的要知道呢?

  “叶姨,我想现在,我已经清楚了,你可以不用说了。”

  呃~

  叶抚额,真心服了。

  这孩子,哪家孩子有这样的心智?

  套她的话啊。

  还从她不是答案的话中,知道了答案。

  “既然小公子想知道,小公子也是明白人,那我就告诉小公子吧。走,咱们到药园上面去,走远一些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叶牵着阳阳,来到了药园山顶。

  两人坐在大石头上。

  叶给阳阳讲了,他们去秦县,在回来的路上,救下他的事情。

  “情况就是这样子了,夫人后来也有去打听你爹娘,或是亲人,但是打听不到。”

  “小公子,别人说什么不重要,是不是亲生的也不重要,你和夫人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,对不对?”

  “是的。叶姨,你放心,我懂。”

  从那一天开始,阳阳的心智更是早熟了,他就像个小大人一样。

  家里的大人在忙着,他也没歇着。

  曦儿完完全全的由他照顾妥当,就是学习上面,他迥然就是曦儿的小夫子。

  不过,从那以后。

  也再没有人敢在背后说他不是宋暖的亲儿子了。

  毕竟曦儿上次打大山,那是一战成名。

  而大山上门道歉,张自强又在事后,交代他们不准胡说八道。

  ……

  接下来,又忙了半个月,这才又把另外一批的食物和草药一起备好。

  宋暖从药房出来,站在房门口扭扭脖子,活动一下手脚,这才回屋。

  她又在药房里呆了一天。

  药材是多多益善,虽然已经备够了,但还有几样退烧的药,她想多制一些药丸。

  行军打仗,刀伤药少不了,退烧药和消炎药也少不了。

  嘎吱……

  阳阳推开房门,走了进来。

  “娘亲。”

  宋暖扭头看去,朝他招手,“阳阳过来,夫子交代的学业都完成了吗?”

  阳阳点头,“做好了,曦儿在我房里写字,练字贴。我等一下再回去检查。”

  宋暖揉揉阳阳的脑袋,“阳阳真乖,我儿子懂事了,长大了。”

  闻言,阳阳咧嘴笑了。

  “那肯定的,我是娘的儿子嘛。”

  宋暖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“娘亲,我来找你借几本医书,可以借给我看吗?”

  宋暖听得都有些惊讶,“阳阳,你怎么想要看医书呢?”

  “娘亲,我也想学医,以后娘亲可以教我吗?娘亲放心,我不会因为想要学医,就把自己的学业给放下了。我可以两个一起学好的。”

  宋暖不怀疑阳阳的能力。

  阳阳的确很聪明,过目不忘,所以他学东西,特别容易。

  但是宋暖,想要知道他为什么想要学医术?

  “为什么想要学医术呢?可以告诉娘亲吗?”

  阳阳点头,“我想学医术,是因为我喜欢。学好了医术之后,我就可以悬壶济世。让病患不受病痛的折磨,可以让病人的生命延续。”

  “娘亲,我喜欢学医术,并不是只想着帮娘亲分担一些。而是我真的喜欢,娘亲,可以教我吗?”

  宋暖算是看出来了。

  阳阳已经看出了她这么问的目的。

  宋暖笑着点头,“你都已经有准备了,也说的这么好,你想学,娘亲肯定会教你的。以后,你就跟着娘亲,跟着谷叔公一起学怎么样?”

  “好呀,谢谢娘亲!”

  阳阳很高兴。

  其实,他是真的喜欢医术,喜欢宋暖身上带着淡淡的药草味。尤其是在听杨老爷子说,宋暖从瘟疫中救活全村人。

  他就更加想要学了。

  宋暖起身,牵着阳阳的手。

  “走吧,我们去书房找医书,你先从一些简单的草药认识开始。看得懂之后,你也可以到咱们得药园里,去认识一下草药,或者跟着学习一下怎么栽种草药,可以吗?”

  阳阳重重地点头,“可以的。”

  “阳阳真棒!这么小就知道自己,以后想要做什么,想要学什么。你这样子,娘亲很高兴。”

  母子二人一起到了书房,宋暖取了几本关于草药的书给他。

  趁着时候还早,她便坐了下来教阳阳怎么看,怎么去读懂?

  两人读着读着,倒是忘记时间了。

  直到曦儿来敲门。

  “娘亲,哥哥。”

  “你们怎么在这里啊?我刚才去屋里找娘亲的,娘亲不在。”

  “曦儿,你的字帖写完了吗?”阳阳问。

  曦儿鼓着腮帮子,“写完了呀,我还等哥哥帮我看呢,可是哥哥人不见了。”

  阳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来找娘亲借医书看,娘亲在教我怎么看?怎么认?所以忘记时间了。曦儿,不好意思,让你在房间里等久了。”

  “不会!”

  曦儿咚咚咚的跑过来。

  “没事!哥哥是在跟娘亲学习,我不会生气的。”

  宋暖欣慰得看着两个孩子。

  他们都懂事了。

  “时候也不早了,咱们都回屋休息吧。看书也不急于一时。阳阳,你回头有时间就看看,不懂得再来问娘亲,或者问谷叔公行吧?”

  “好的,娘亲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走吧,回屋。”

  “娘亲,今天晚上,我和哥哥能不能跟娘亲一起睡?娘亲睡在中间,我睡里面,哥哥睡外面,行不行?”

  曦儿抬头看着宋暖,眼神中充满了期待。

  她好像和哥哥一起陪娘亲睡觉。

  宋暖点点头,“行啊!那今晚咱们就三个人一起睡,我们听曦儿的安排。”

  说着,她看向阳阳。

  阳阳也高兴的点头。

  虽然他看着挺沉稳的,但是他眼中的那抹亮光,宋暖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再懂事的孩子,也还是孩子。

  他们还是需要大人的关爱和陪伴。

  宋暖暗暗决定,以后不管有多忙,都要多抽时间来陪两个孩子。

  他们已经没有爹的陪伴了。

  自己不能让他们还少了娘亲的陪伴。

  宋暖在想,以后,她要双倍的赔着孩子,把爹娘的那份爱都给他们。

  母子三人高高兴兴的去梳洗,躺在床上。被子下面,三人手牵着手。

  曦儿和阳阳在跟宋暖讲着书院里的趣事。

  最后,曦儿又让宋暖给他们讲一个睡前故事。

  宋暖便给他们讲了一个对小孩子比较益智的故事。

  故事还没有讲完,耳边就传来了两个小孩子,平稳呼吸声。

  宋暖停下来,看看曦儿,再看看阳阳。

  咧开嘴角,幸福的笑了。

  “阿正,如果你也在多好呀。咱们一家四口,这么幸福的围在一起。”

  ……

  “大姐,咱们快回家吧。”

  宋玲兴冲冲的跑过来,跑到田地里拉着宋暖,就往回走。

  宋暖一头雾水的看着她。

  “阿玲,这是怎么了?家里谁回来了吗?这么高兴?”

  “大姐,家宝他回来了。他跟着中叔他们一起回来运粮草的。刚刚到家,快点吧。刚刚有人来跟我说,我都好些年没看到家宝了。这小子,去了边城后,就一直没回来过,可真是没良心。”

  宋玲一边走,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。

  语气中满是喜悦。

  五六年没有见了,自然是想念的。

  如果不是那边又起了战乱,宋玲是准备跟张陆生一起去一趟边城的。

  他们不仅要去看宋家宝,还想去问问宋家宝,他们的大姐夫到底在不在边城那边?

  五年不归家。

  这不像是他们大姐夫的作风,毕竟,他们都知道,温崇正有多疼爱宋暖。

  把这么大的一个家丢给宋暖,这不像是温崇正会做的事。

 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宋玲也想去问问她大姐夫。一走就五年,准备什么时候回来?

  现在宋暖,越来越忙了。

  家业也越来越大。

  看着宋暖忙得像陀螺一样。

  身边的人,没有一个是不心疼的。

  姐妹二人高高兴兴的回到家里,此刻,宋家宝已经让人围在了院子里。

  一个个都兴奋的打量着他,问东问西。

  尤其是两个孩子。

  他们刚从书院回来,听到他们的小舅舅回来了。他们立刻就扑上去,追着问他爹的情况。

  因为他们听大人说过,他们的小舅舅和爹爹都在边城,在一起做事。

  曦儿最是着急。

  “小舅舅,你看到我爹了吗?我娘说我爹也在那里,跟你在一起呢。你回来了,为什么我爹没回来呢?”

  小家伙真的想爹了。

  想看看爹长什么样子?

  宋家宝被她问得一头雾水,怪怪的问:“大姐夫不在边城啊,你爹他没在啊,你是不是听错了?”

  啪的一声。

  温老太手中的托盘,掉在了地上,一碗热腾腾的面,直接洒在地上。

  她脸色煞白,紧张的看着宋家宝。

  “家宝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然后,她又看向白氏,“阿露,你回厨房再给家宝煮一碗面,待会家宝就出来吃。”

  曦儿和阳阳也要跟上来,因为他们很好奇,也很想知道他们爹的情况。

  温老太停下来,扭头看着他们。

  “你们两个先在院子里玩一下,等一下你小舅舅出来了。有什么事,等一下再问,曾祖母有急事要问问你们的小舅舅。”

  两个孩子点点头,一脸的落寞。

  实在是他们太着急了。

  宋家宝一头雾水的跟着温老太回到屋里。

  “叔婆,这么多年,家宝不在身边。叔婆的身体还好吗?”

  温老太点点头,“好!好着呢,我这身老骨头比什么都好。家宝,叔婆是看着你长大的,你是一个不会撒谎的孩子。”

  宋家宝听着她这么说,也严肃了起来。

  “叔婆,你有什么问题,就问吧,家宝不敢有所隐瞒。”

  温老太轻轻颌首,抿了抿唇,许久才问道:“那你告诉叔婆,你大姐夫在不在边城那边?你有没有见过他?”

  宋家宝摇摇头。

  “没有!从我去了边城之后,就没见过大姐夫。大姐夫不是在家里吗?我大姐写信给我的时候,说我大姐夫在家里,说家里一切都好。为什么你们又说我大姐夫在边城呢?”

  闻言,温老太的身子摇晃几下。

  宋家宝连忙扶住她,“叔婆,你这是怎么了?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到底是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叔婆,我听你说起来,是不是我大姐夫出什么事了?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  宋家宝扶着温老太坐了下来。

  温老太不禁泪流满面,一脸哀伤的道:“倒是瞒的真严啊,把我老太婆瞒了五年?为什么要瞒我呢?明明我就说了,不管是什么样的事实,我都能接受。”

  宋家宝看着温老太这样,也不禁着急起来。

  “叔婆,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,到底怎么了?什么东西瞒了你五年?”

  温老太已经不想再解释了,她心里乱着痛着。

  “家宝,你先出去吃点东西吧,等一下我就出来。”

  “可是,叔婆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,要不要我去找大姐回来给你看看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  温老太摇摇头,“不用了!家宝,你不要告诉你大姐,我刚才问了你的那些问题,明白了吗?”

  “可是叔婆……”

  “家宝,叔婆的话,你不听了吗?”

  “不不不!我听,叔婆,你的话我听。我答应你,我不会告诉大姐。”

  “好,好孩子!那你出去休息,吃点东西。”

  “好,那我出去了。”

  宋家宝一脸疑惑,从屋里出来,眉头紧皱。

  他刚出来,温老太就把门栓给栓住了,宋家宝听着栓门的声音,心里更是疑惑。

  温老太的表情,还有问的那些问题,这明显就是出问题了啊。

  还有刚才孩子说什么?

  孩子问她,他们的爹爹在边城怎么样了?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?

  可是,他们为什么这么问呢?

  大姐夫从来就没在边城啊。

  顾中清和蒋胜利从后院出来,看到宋家宝耷拉着脑袋,便走过去问。

  “你这小子想什么呢?这么入神,皱着眉头像个小老头一样。”

  宋家宝看着他们二人,立刻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。

  “中叔,胜叔,你们得跟我说说。家里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?为什么孩子说我大姐夫一直在边城。我大姐夫不是一直在家里吗?他不在边城啊。”

  闻言,顾中清和蒋胜利,脸色都变了。

  他们这赶着路,倒是把这事给忘记了。

  在路上,忘记了交代宋家宝。

  忘记了跟他套个说辞。

  现在……

  他们二人齐齐看向温老太紧闭的房门。

  怕是已经瞒不住了。

  院门口那边,宋暖和宋玲站在那里,刚好将宋家宝的话听见了。

  宋玲也是聪明人,立刻就听出了问题。

  她扭头看着宋暖。

  “大姐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们说大姐夫在边城,可家宝说大姐夫不在,而是在家里。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?”

  这些年,宋玲也曾听人在背后嚼舌根,说是他大姐夫可能已经不在了。

  说是宋暖占了温家。

  说是宋暖瞒着大伙,其实就是为了霸占这一份家业,不想让其他人分了。

  村里的人就算再良善,对宋暖再次感激,他们有时候也会看着宋暖日子好过,而拈酸吃醋,说一些打落人的话。

  宋玲起初还跟人家理论,可此刻,她这么一想,那些人可能说对了一件事。

  她大姐夫可能真的已经……

  “大姐。”

  宋玲又喊了一声,那语气中多了悲痛。

  眼眶立刻就红了。

  宋暖看着她,轻叹了一口气。

  宋暖也清楚,因为宋家宝的回来,怕是瞒不下去了。

  “进屋吧,别站在院子里。有什么事情,等大家都回来齐了,一起坐下来说。”

  顾中清凑到蒋胜利耳边,低言几句。

  蒋胜利立刻点头,急急的出门去了。

  顾中清让蒋胜利去秦县,找舒同峰和杨安过来。当时,大家是一起去临海城的,有些事情,他们在场会更好。

  顾中清走到了宋暖面前。

  “夫人,怪我,在路上没有跟家宝说清楚,这事情怕是瞒不住了。”

  宋家宝和宋玲急声问,“什么事情瞒不住了?”

  然后二人又齐齐看就宋暖,紧紧的瞅着,怕错过了宋暖的任何一个表情。

  “大姐。”

  声音中都带着颤抖。

  宋暖却是比任何时候都平静。

  “我说了,等人齐了再说。急什么?五年都过了,还急在这一时半刻吗?”

  说完,她就回屋去了。

  宋玲终于忍不住捂着嘴,嗷了一声就哭了。

  她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。她好不容易盼回了宋家宝,姐弟几人终于可以团聚了。

  可是,却得到了另外一个真相。

  那真相,怕是要让一家人都要难受很久很久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