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1章 一定不能说

第541章 一定不能说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555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16

  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哥哥,你知不知道爹爹长什么样子吗?”晨曦突然爬坐了起来,低头紧紧的看着阳阳。

  温崇正离开时,阳阳才两岁多。

  但是他很聪明,记忆力超好。

  所以,他还记得温崇正长什么样子。

  阳阳点了点头,“记得。”

  曦儿立刻拽着他,“哥哥你起来,起来跟我说好不好?”

  阳阳坐了起来,捞起床前凳子上的衣服给曦儿披上。

  “披上吧,小心着凉了。”

  “哥哥,你快说嘛,快跟我说说,爹爹长什么样子?是不是跟哥哥长得很像?”

  曦儿一脸天真的,摇晃着阳阳的手背。

  歪着脑袋看着他。

  曦儿的话触动了阳阳的心,他努力的回想了一下,他长得跟温崇正长得一点都不像。

  “曦儿,如果我不是你的亲大哥,你会不会……”

  “不会!你一定是我亲大哥。”曦儿气鼓鼓的道:“哥哥,你别听大山的,他胡说。我们不信,晚上,他不是来给咱们道歉了吗?”

  阳阳心中暗叹了一口气。

  曦儿还小,她固执的认为。

  但阳阳看得清楚,大人们提起这个话题,神色就很不对劲。阳阳心想,十有八九了。

  “哥哥,你还没跟我说说爹爹的样子呢?”

  “哦,好!”阳阳回过神来,“哥哥跟你说。”

  阳阳用曦儿听得懂的话,细细的向她形容温崇正的模样。

  曦儿听着听着,两眼冒红心。

  “哥哥,以前爹爹总喜欢抱着我吗?”

  “对!”

  “哥哥,爹爹夸我是小棉袄吗?”

  “对!”

  “哥哥,听你说起来,爹爹真好啊。”

  “对!”

  “哥哥,我好想爹爹啊。”

  曦儿低头,小眼神很是幽怨。

  “妹妹,睡觉了,待会娘亲他们做完事,回来听到我们还没睡。娘亲又会来陪我们,这样,娘亲会很累的。”

  阳阳连忙扶着曦儿睡下,拉起被子替她盖好。

  两人被子不同。

  曦儿的粉色绣花的。

  阳阳是水蓝色,染了白云的。

  “哥哥,我生气,生娘亲的气。她不该打我,不该凶我,不该不听我的解释,不该不接受我们的道歉。”

  曦儿躺在被窝里,还不忘扳着手指头数她娘亲的错处。

  阳阳侧身躺着,手轻拍着她。

  “睡吧!曦儿是一个最愿意原谅别人的孩子了。以前,爹爹说过,曦儿是爹娘的小棉袄。长大以后,一定是个最贴心的。”

  曦儿虽小,但是很精明。

  她一听就知道阳阳是劝她原谅娘亲。

  她转过身,朝里睡。

  不搭腔了。

  “……”阳阳仍旧一下一下的拍着,无奈的摇摇头。

  曦儿有些犟,许多事情,不愿听别人怎么说,往往要她一个人想清楚才行。

  不过,她的气,来得快,也去得快。

  不一会儿,耳边传来曦儿平稳的呼吸声。

  阳阳低叹。

  脑海里不由的浮现白天在书院发生的一切。曦儿那护着他的彪悍模样,让阳阳的心,瞬间暖烘烘的。

  再想到家人对他的好。

  他也就没有杂念了。

  是不是亲生的,并不重要!

  他这辈子都会是爹娘的儿子。

  ……

  宋暖他们从后院工坊出来时,已经过了子夜,阳阳屋里的灯已经吹了。

  她站在房门口,轻推开门。

  找到打火石,点了油灯,检查两个孩子有没有盖好被子。

  阳阳很醒睡,稍有动静,他就醒了。

  “娘。”

  “阳阳,娘吵醒你了?”

  “不是的,我向来醒睡。娘,你是不是要抱曦儿回房?”阳阳坐了起来,睡眼惺松。

  宋暖按住他,“你别起来,娘来看看你们盖好被子没有?我不抱她回屋,就让她在你这吧。这丫头还在生我的气呢。”

  阳阳一听,急了。

  “娘,曦儿还小,她向来生气快,也去得快。睡一觉醒来,明天就没事了。娘,这么晚了,你先回屋休息吧。我会照顾好曦儿的。”

  阳阳总有不符合他年纪的懂事。

  不知为何,这让宋暖心里有些不好受。

  她时常在想,这会不会是她当娘的,没有做到位?

  这些年,她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事业上,真的没多少时间陪两个孩子。在家忙,还常常要去四处巡视,查铺子,谈合作。

  对外,已经占了她的全部精力。

  对家里,她失职许多。

  大多事都由温老太和白氏帮她主理。

  “阳阳,对不起!这些年,娘亲忙着,倒是忽略你们了。很少陪着你们,让你缺失了不少母爱。”

  阳阳连忙拉着宋暖的手,用力的摇头。

  “不!娘,你很辛苦,我们得到很多,并没有缺少母爱。娘陪我不少,也教我们不少。白天是我和曦儿错了,我们不该在屋里玩,不该打破了娘亲的东西。”

  “阳阳……”

  宋暖被孩子的懂事,弄得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她抱紧了阳阳,不让他看见自己的眼泪。

  阳阳小小的手,回抱着她。

  “娘,我会看好妹妹,我会劝妹妹的。”

  “嗯。阳阳乖!”

  “夫人。”叶进来,见母子二人抱在一起,她不禁感触,“夫人,时候不早了,你洗梳休息吧。”

  “对对对!娘,先梳洗休息。”

  阳阳连忙推开宋暖。

  宋暖点头,帮他掖好被子,弯腰在他和曦儿的额头上,各落下一吻。

  “娘亲。”阳阳唤了一声,宋暖会意,将脸送到他嘴边,阳阳往她脸上啵了一下,咧嘴笑了。

  “睡吧。”宋暖揉揉他的脑袋。

  “嗯。”

  从阳阳屋里出来,叶一直跟着宋暖回了屋。

  “夫人,中叔来信。边城的战事,怕是一时半会停不下来,让我们多备些粮食和草药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宋暖接过信,看了一眼。

  放在桌上。

  “运往临海城的货物,明日一早由陆生带队押送过去。我待会就写信一封,暂时不接受对外的订单,咱们全力支援边城那边的军需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“叶,这些天,你也没轻松过。你也回屋休息吧。”

  “夫人,你也一样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

  嘎吱……

  宋暖送叶出去后,关上房门,拉开衣柜门,蹲下身子,手抚着那个冰凉的瓷罐。

  “阿正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对不对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可以的,对不对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宋暖一个人自言自语,她身子一歪,坐在地上,将瓷罐抱在怀里。她依稀听到了温崇正的声音,他浅笑吟吟的道:“我家暖暖,最棒了!一定可以的。”

  宋暖缓缓咧嘴笑了。

  同时,眼泪滑落下来。

  “阿正,我都出现幻觉了,我总感觉自己能听到你的声音。阿正,你知不知道。从临海城回来后,爹也留信出游了,一直没有回来过。你们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你们都不在我身边呢?”

  温崇正和慕容靳二人,在宋暖的生活中已经消失了五年。

  宋暖有的时候,甚至在想,会不会是他爹听到了什么消息?悄悄赶去救阿正了?

  会不会是他们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?

  所以,到现在两个人都没有出现?

  会不会那时候他们就认错了人,那面目已经认不清的尸体,不是温崇正的?

  这一切,只是他们用来以假乱真的,掩人耳目的。

  可是,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。

  他们音信全无。

  宋暖就算起先有那种侥幸心理,现在也已经不敢再抱那份侥幸了。

  如果他们在的话,不会五年都不出现。

  第二天。

  刚吃过早饭,舒同峰就匆匆赶来了。

  他基本上两天来一趟,有时候,县里没什么事情,他直接就在这里住下。

  一来就住几天,跟着大伙忙前忙后。

  边城那边起了战乱,这里是边城最坚强的后盾。

  不管是粮食,还是草药,都由这边供过去。

  所以舒同峰,恨不得直接在这里扎营下来。

  他一个文官,不能去边城上战场杀敌,但是他可以在这里,备药草,备粮草。

  让那边打仗的人,没有后顾之忧。

  “今天你迟到了,阿峰。”

  宋暖笑着打趣。

  舒同峰看着她那乌青的眼眶,眉宇间浓浓的疲惫,早已经盖不住了。

  他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  “你们这也才刚放下碗筷,我没迟早啊。小宋,这些日子你是不是太操劳了?你要注意劳逸结合,不能把身子累垮了。”

  “这个家里里外外都得由你把持着,你要倒下了,他们该怎么办?还有边城,临海城,哪里都缺不了你?”

  宋暖瞪了他一眼,佯怒道:“你怎么刚见面就啰啰嗦嗦的,还真该叫你舒大娘了,是吧?”

  “嘿!你这人怎么这么没良心,人家关心你。”

  “得了,我没事!我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吗?走吧,我这边吃过早饭了,咱们一起去地里,一边走一边聊。”

  舒同峰点了点头。

  这时,阳阳牵着曦儿,背着书包从屋里出来。

  舒同峰连忙停了下来,蹲下身子,朝他们招手,“阳阳,曦儿,过来!让阿峰叔抱抱你们。”

  两人走了过去,却是一起摇头。

  “阿峰叔,不用了,我们赶着去书院。”

  说着,他们两个从舒同峰身旁越了过去。

  舒同峰一脸失落,“你们两个怎么不让阿峰说抱一下呢?真是小没良心的。”

  两人走到宋暖面前时,阳阳停了下来。

  “娘亲,我们上学去了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“上课好好听。”

  “知道了,娘亲。”

  曦儿已经独自一人往前走了。

  阳阳一脸尴尬和着急,“娘亲,曦儿她……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没事,你们赶紧去上学吧。”

  阳阳点头。急急的追上曦儿。

  宋暖看着曦儿的背影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她也没有想到曦儿的气这么大,这个时候,还没有消气。

  舒同峰起身,站在宋暖身旁。

  “小宋,这两个孩子是怎么了?尤其是曦儿,我看着她不太对劲啊,今天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了。”

  宋暖轻叹了一口气,指了指前面,“走吧,边走边聊。”

  听完宋暖简单的说了昨天的事。

  舒同峰这才知道,母女俩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。

  “小宋,曦儿虽小,但是人很聪明。有些事情,或许你跟她说,她能明白。这么多年了,我们是不是应该跟家里人坦白了?”

  “不行!”

  宋暖立刻否决,一脸严肃的看着舒同峰,“阿峰,这事你必须听我的,不能说。按照早前的约定,就是不能说明白吗?”

  舒同峰轻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好的!”

  他知道,宋暖不说这事,一是,怕家里人受不了,二是怕影响了家里的事业,三是她自己心里始终没有放下希望,心中还存有一份侥幸。

  许多时候,舒同峰很是心疼宋暖。

  心疼她一个人揽下了一切,所有的苦,所有的痛,她都一个人独吞。

  他们这些人,虽然会难过,但是时间久了,也不会像宋暖这样有切肤之痛。

  宋暖心里的痛,这是旁人没有办法感同身受的。

  这世上就没有感同身受。

  这一天,舒同峰在中午和傍晚都找了机会,寻着理由,逗曦儿说话。

  曦儿与他倒是没有什么异样,玩着玩着,就像以前一样。

  可是,只要他一提到宋暖,那小家伙的脸蛋就垮了下来。

  那生气的样子,还真的跟她娘亲一个样。

  一样的倔强。

  衙门那边没什么事,宋暖这里又人手严重不够,舒同峰便留了下来。

  第二天,杨老爷子也过来了。

  老爷子和老管家,跟着大伙一起下田地干活。

  宋暖怎么劝都劝不住他,便也由着他了。

  晚上,他还跟着大伙一起烤制东西,打包装,反正能打打下手,他都不会一个人先回去休息。

  叶找了老爷子,瞒着宋暖,说了宋暖母女二人发生的事情。

  老爷子听了之后,晚上便提前让老管家带着阳阳和曦儿去他那屋里。

  当年,曦儿百日酒的时候,他起了念头,要在正阳居旁边建四合院。

  当年也就建成了,但是,老爷子却一直没住过,来了高山村就住在正阳居。

  老管家提了一个食盒出来。

  曦儿看见时,眼睛都亮了。

  “外曾祖父,你又给我们带了什么吃的?”

  “县城最有名的点心,咱们曦儿和阳阳最爱吃的芙蓉糕。”

  “外曾祖父,你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曦儿扑上去搂着老爷子的脖子,往他脸上狠狠的亲了几口。

  老爷子被她哄得笑的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,高兴的搂着她。

  看着她和阳阳吃点心。

  “哎哟,吃慢点,吃慢点!东西有很多呢,来!喝点水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

  “曦儿,你都吃得像只小花猫一样,脸上全是芙蓉糕的粉末。来!外曾祖父帮你擦干净了。”

  曦儿吃下最后一个点心。

  像这种点心,宋暖一直给他们定量的,绝对不能超过五个。

  虽然她在跟宋暖闹脾气,可是吃东西,还是有习惯,不用叮嘱,她也会到量了就停下来。

  老爷子抱着她,不由得感慨。

  “当年,看着你们两个小小的,就这么一点。现在就长这么大了,时间过得可真快呀。”

  曦儿看着老爷子打着手势,不禁瞪大的双眼。

  “外曾祖父,你是不是记错了?我们生下来的时候,只有这么一点点吗?”

  她很吃惊。

  怎么会这么小一个?

  老爷子点了点头,“傻孩子,外曾祖父怎么会骗你呢?肯定是真的呀。当年啊,你娘生你的时候,可是吃了不少苦头。”

  “在怀着你的时候,村里面染了瘟疫,你爹娘就把正阳居腾了出来,把村里的病人,全都移到了你们家里来养病。”

  “你娘是大夫,医术很好,但是她那时候已经快要生你了,那肚子那么大,照顾病人的时候,又那么累,而且还有可能会自己也染上瘟疫。”

  “哦,对了。”老爷子说着看向阳阳。

  “那时候,阳阳和大山都染了瘟疫,可把大人们都给急坏了。你爹娘急得团团转,那时候你娘快要生曦儿了,可还是上山去采药。那山可不近啊,那里还有瘴毒,还有狼群,可是你娘一点都不怕,亲自去那里采药回来。”

  “后来,你娘又想到了一个方子,那个药喜欢长在潮湿的地方。你爹娘边去沼泽地里采药,结果没想到啊,你娘就陷在泥里面去了,这下可麻烦了。”

  两个孩子一听,急得不行。

  “怎么样了,怎么样了?”

  老爷子看着他们,又道:“你爹把你娘救回来之后,你娘动到胎气,提前生曦儿。结果生了一天一夜,九死一生才把曦儿生下来,最后人又大出血,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。”

  “哎,你娘是真不容易啊。那个时候,大家都以为她熬不下去了,可是你爹把曦儿抱到床上,让她躺在你娘身边。”

  “曦儿可能是感觉到了她娘亲不舒服,小奶娃儿心里不安,所以就一直哭哇哇的哭啊,大家都哄不住她。”

  “最后你们猜怎么样?”

  两个孩子已经听到入迷了,心里面的感觉很复杂,两个人都眼眶红红的。

  这个时候,曦儿心里已经完全都不生宋暖的气了,反而,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小题大做了,太小心眼了?

  但是,她并没有说出来。

  两人齐齐看向老爷子,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

  “后来呀,曦儿的哭声,把你们娘亲给叫醒了。那时候,我们大家就说,曦儿真是一个贴心小棉袄,真是一个乖宝宝,跟你娘是母女连心啊。”

  老爷子没有继续再说下去,更没有劝曦儿要原谅宋暖,不要生宋暖的气。

  他直接就不提这事。

  他知道像曦儿和阳阳这么乖的孩子,这么聪明,他们听着这些,便能感受到宋暖对他们的爱。接下来该怎么做?两个孩子一定不会让他失望。

  果然,老爷子没有猜错。

  第二天早上,曦儿还是拉不下脸,别别扭扭都上学去了。

  中午的时候,她和阳阳不知道从哪里采了两束花回来。

  等到宋暖回来的时候。

  曦儿就兴冲冲的跑过去,拉着宋暖的手,“娘亲,我给你备了礼物,就在屋里面。走!咱们进去看看。”

  宋暖没有回过神来,愣愣的被她拉到了房间里。

  桌上摆着两个小花瓶,花瓶里插着两束花。

  曦儿咚咚咚的跑到桌前,爬到凳子上,指着一束色的花。

  “娘亲,这色的花是哥哥送给娘亲的。哥哥说,这花是他代替爹爹送娘亲的。”

  “娘亲,你喜不喜欢?”

  宋暖走过去,看着那色的勿忘我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

  曦儿又指着旁边的一束康乃馨,“娘亲,这是我送给你的。”

  宋暖的眼泪,终是忍不住的掉下来。

  曦儿吓了一大跳,伸出手笨拙的擦着她的眼泪。

  “娘亲,对不起!你别哭了,是我不对,都是我的错,我惹娘亲生气了,我把娘亲惹哭了,娘亲,对不起!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