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40章 他欠揍(三更)

第540章 他欠揍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59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14

  

  曦儿指着他,“你再敢胡说,我就跟你绝交。再也不许你到我家来玩,我也再不去你家玩,以后我们就不说话,哼!”

  大山摔在地上,双手撑着地,沙石把他的手掌擦破了,火辣辣的痛着。

  但这还不是最让他生气的。

  让他生气的是曦儿的态度。

  “我才没有胡说,他就不是你亲大哥。他是你娘亲从外面捡的,他是个野小子。他没爹没娘,你没听到吗?背后有人说他是一个小杂种啊……”

  曦儿听着这话嗷了一声,直接扑上去,跨坐在大山身上,举着拳头就一下一下的砸下去。

  “我让你胡说,让你胡说,我打死你……”

  一股脑的将前面和现在的气,全部都发作在大山身上。

  他们来书院,每天都有体能训练,所以,馨儿的力气并不小。

  大山被打的啊啊叫。

  曦儿太生气,也没省力气。

  一旁的阳阳早已呆住了。

  他不是爹娘亲生的孩子,他不是曦儿的亲大哥。

  这让他一时接受不了。

  他以前就听人说过,但别人总在背后悄悄地议论。那是他也小,没往心里去,觉得肯定不是真的。

  因为家里人都那么疼他。

  可是大山说,他娘亲说了。

  那这话肯定就是真的。

  张家那边跟她娘亲的关系很好,基本上没什么事瞒着他们的。

  这一点,阳阳也很清楚。

  “姑奶奶别打了,我认错了还不行吗?”

  大山被曦儿打得受不了,连忙投降。可曦儿这个时候在气上,哪里听得见他说的一些服软认输的话?

  最后,有人看到这边的动静,找了夫子出来,这才制止了两个孩子。

  大山被夫子扶起来,鼻青脸肿的,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  曦儿却是气呼呼的,脸蛋红扑扑的。

  夫子把他们叫到了屋里,问:“你们三个是怎么一回事?平时不是好朋友吗?今天怎么就打起架来了?”

  曦儿指着大山气呼呼的,“他说谎,他胡说八道,他欠揍!”

  夫子听着曦儿的话,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  “温如曦,夫子平时是这样教你的吗?对待自己的朋友,邻居,同窗,怎么可以这样子?”

  眼看着夫子生气了,但曦儿却依旧得理不饶人。

  “我跟他从今天开始就不是朋友了,刚才我跟他说了,绝交!至于同窗,我是女院那边的,跟他不是同窗。”

  虽然在气头上,可曦儿的条理性很好。

  让人无法反驳。

  夫子见曦儿这么硬气,只好看向阳阳。

  “温扬阳,你说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你妹妹跟大山打架,为什么你不劝架,而是在一旁站着?”

  阳阳朝夫子行礼,脸色冷清,“回夫子的话,这事的确是大山欠揍。”

  “阳阳,你……”

  夫子被气到了,他没想到阳阳也这个样子。

  这孩子向来是最得他心的,不管是在学习上,还是礼貌上,还是武功上,这孩子都是最好的。

  做夫子的哪个不是偏心最好的那个学生?

  所以阳阳在这书院里,就是一个最好的孩子,每天夫子都会把他夸几遍,让大家向他学习。

  可他的确也没有让夫子操心过。

  可眼下?

  夫子看着他们,只好问大山:“大山,你说说,你到底做了什么?说了什么?他们为什么说你胡说八道?”

  “不准说!”

  曦儿和阳阳,同时喝止。

  兄妹二人气呼呼的,一脸怒意。

  小小年纪,脸上现出不符合他们年纪的怒气,这让夫子都觉得有些愕然。

  这两个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

  大山见他们这样,哇的一声哭了。

  他指着阳阳,“我也没说什么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我听到大人说了,他不是曦儿爹娘的亲生孩子,他是个野孩子,他……”

  “你欠揍!”

  曦儿又扑上去,举着小拳头往他身上招呼过去。

  夫子见状,连忙将他们拉开,可曦儿还是伸出脚往大山身上踢去。

  一副谁也别拦着我,我要跟他拼命的样子。

  几个夫子相视一眼,交换了个眼神。

  这时该到上课时间了。

  接下来,男院女院上的都是文课。

  所以,两个武夫子就看着他们,并且让人去找他们的爹娘过来。

  没过多久,宋暖和张自强就匆匆赶来了。

  他们在一个地里干活,所以,一下子就将他们两人,一起找过来了。

  莫梅子听到大山在书院里被打了,也急急的赶过来。

  三个大人一起过来。

  当他们看到大山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时候,都不禁吓了一跳。

  宋暖连忙过去,查看这大山的伤势,“大山,你这是怎么了?谁把你打成这样子了?”

  大山怯怯的指着曦儿。

  曦儿哼了一声,别过脸抬起下巴,一脸傲气。

  宋暖看着曦儿这个样子,一下子就来火了。

  “曦儿,娘亲是怎么教你的?娘亲是教你这样子跟朋友相处吗?是教你跟人打架吗?快,快跟大山道歉。”

  曦儿听着她娘亲不问青红皂白,就让她道歉,早前的怨气就更重了。

  “坏娘亲,我才不要听你的。我没错,他就是该打,他欠揍,我打他,这样还是轻了。”

  宋暖一听这混账话,火气更大了。

  她松开大山,上前一下子就拽住曦儿的小胳膊,手朝她屁股上拍下去。

  “我今天是不是把你打轻了?打到你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,我怎么教你的,你不记得是吧?行!我今天打到你记得为止。”

  曦儿努力的咬着唇,憋着眼泪,那副倔强的样子,让阳阳看着,直接就崩溃了。

  阳阳上前,将曦儿抱在怀里。

  “娘,你打我吧。”

  啪的一声,宋暖的手来不及收,直接就打在了阳阳身上。

  见自己打错了人,宋暖连忙收回手,看着阳阳。

  “阳阳,你让开!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她,这丫头,已经无法无天了。”

  眼看着场面失控,张自强连忙放开大山,上前拦住了宋暖。

  “阿正媳妇,你别这么生气,小孩子闹点别扭,打个架没什么。我瞧瞧大山也没什么事,就是一点皮外伤而已。这小子皮,一定是做了错事,就是该打。咱们还是先问问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她也不能随便打人啊。”

  “我没有随便打人。”曦儿冲着宋暖吼,那昂起的小脸蛋,红扑扑的,看样子应该是被气了。

  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,那样子让人看了,心下就很不忍。

  宋暖强行的压下心中的不忍。

  她向来对孩子很好,但也不会纵容孩子。

  曦儿手指着大山,恶狠狠的道:“我没有把他的那张烂嘴撕烂了,这就已经是很好的了。他胡说八道,他说我大哥是野孩子,小杂种,说我大哥不是爹娘的亲生的。”

  曦儿是吼着说完这话的。

  “他就是该打,呜呜呜……”

  曦儿说说,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  阳阳连忙抱住她,轻声安抚,“妹妹别哭,别慌!咱们不信大山的话,他一定是说假话,咱们不信好不好?”

  曦儿在阳阳的怀里嗷嗷的哭。

  “都是坏人,娘亲凶我,打我,大山还敢骂大哥,他们都是坏人。”

  曦儿一边指控,一边哭。

  宋暖都被她哭得眼眶红红的,险些就掉下眼泪。

  中午那般失去理智的打曦儿,事后她是后悔的。

  这会儿看到曦儿来到书院又闹事,所以刚才一下子,她又没忍住火气。

  宋暖知道,她最近情绪有些失控。

  这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。

  大伙总算是弄清楚了,曦儿为什么打人?知道这个原因之后,张自强和莫梅子一脸尴尬。

  张自强将大山拉了过去,巴掌往他屁股上拍下去。

  “浑小子,谁让你说话不过脑的?这话是谁跟你说的,谁让你胡说八道的?我们村里谁不知道阳阳是他爹娘亲生的,谁让你胡说,我打死你。怪不得曦儿要打你,哼!打你都轻了。”

  一下子,大山的哭声盖过了曦儿的哭声。

  莫梅子想要跟宋暖道歉,但是想想,还是没有。

  她尴尬啊。

  大山一边哭一边道:“我没有胡说,我听到我娘说的。我娘就是那样说的,我没听错。我娘说,他是曦儿娘从外面抱回来的,所以他就是个野孩子。”

  莫梅子一听,更是尴尬极了。

  张自强扭头瞪的莫梅子一眼,“孩子小,你个大人也怎么能够说胡话呢。这孩子也就随了你,带回去吧。等我放了工,我再跟你们算账。”

  莫梅子只好点头,连忙拉着大山,“走走走!咱们先回去。”

  她简直就没脸再看向宋暖了。

  莫梅子拿着大山离开之后,张自强尴尬的看着宋暖,“阿正媳妇,你别介意。”

  说着,他又看向阳阳,“阳阳,别听大山胡说,不能信他的话!”

  然后,他就给夫子道歉。

  宋暖问阳阳是跟她一起回家,还是继续上课?阳阳说要继续上课,没什么事。

  宋暖刚想要问曦儿。

  小家伙一转身,咚咚咚的就跑回女院去了。

  很显然,她心中对她娘亲,还是很生气的。

  张自强看着曦儿的背影,又看向宋暖。

  “阿正媳妇,我回头跟曦儿说说,这事怪我家大山。晚一点的时候,我让大山去你们家给他们道歉。这孩子实在是被他祖母和她娘宠坏了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。

  阳阳也已经回去上课了。

  下午回到家里的时候,曦儿就开始取出她的小包袱,收了几套衣服,然后就去了阳阳房间。

  宋暖回来的时候,听白氏说了一下,心里有些难过。

  “我知道了,孩子有气,这件事情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。”

  白氏连忙劝抚,“暖暖,你可能是最近太累了。孩子还小,她有些事不懂,等她以后长大了,也就知道了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。

  晚上吃饭的时候,宋暖给曦儿夹菜,想要去看一下她的态度,可曦儿立刻就把碗里的菜,夹到了阳阳的碗里。

  依旧是一副我不原谅你的样子。

  大伙张张嘴,想要劝曦儿,可都被宋暖的眼神制止了。

  晚上,大家还要到后院去忙着装货,所以,曦儿要去跟阳阳一起睡,大家也觉得没什么不好。

  只是他们不知道。

  他们今天晚上的忽视,那两个孩子做出了惊天动地的事情。

  “哥哥,我睡不着。”躺在床上,曦儿望着帐顶,苦哈哈的说着。

  阳阳侧过身子,“那哥哥给你讲个故事,好不好?”

  “好!”曦儿闻言,眼睛都亮了,可随即又暗了下去。

  她想到了宋暖,想到了今天的事。

  这会儿,连故事都激不起她的兴致了。

  阳阳是最懂她的。

  见她眼神暗了下去,立刻就道:“妹妹,咱们今天真的错了。咱们打破娘亲很宝贝的东西。叶说了,那东西是娘亲的一个朋友送的,很重要。你也知道的,娘亲重情重义,她……”

  “哥哥!”曦儿皱着眉头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