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37章 五年后(三更)

第537章 五年后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2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11

  

  他们按照计划,故意放走了那个人,让他去通报海豹。

  “大当家的,大当家的,出事了,出事了……”

  那人嗷了一嗓子,一边跑一边喊。

  把正在御敌的人都给吓到不由得扭头朝他看去,心也跟着悬了起来。

  海豹皱了皱眉头,“什么事?”

  “咱们的人,准备要离开的人,全部被朝廷的人给控制住了。突然,从海里面冒出来十几个黑衣人,我们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对手,现在……我们……”

  这人哭丧着脸,话都说不清楚了。

  而旁边的小虎和老赖他们听到,那些老弱病残已经被朝廷的人控制住了,一下子也心中大乱。

  “大当家。”

  他们齐齐看向海豹。

  海豹收了手中的剑,“他们怕是早就已经计划好了,也知道我们最怕的是什么,不用再打了。”

  海豹看着他们,面露惭愧。

  “我对不起你们,没有带着你们护好这个岛,从今往后,我海豹没脸再做你们的大当家。”

  “不!大当家,你不能这样说,你很好,这是我们谁都知道的。朝廷那边的人太狡猾,这不怪大当家。”

  “还有,我们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间细,一定是他们把岛上的地域图,告诉了朝廷那边。不然,他们怎么会,这么及时的把咱们的人给扣了起来?”

  “对!大当家,一定是那几个奸细干的,我们要把他们给宰了。都是他们,都是他们害了我们大家。”

  一时,所有的人都对二当家他们恨之入骨。

  他们都觉得一定是二当家与朝廷的人里应外合。

  这才让他们失去了先机,就连他们想要护的那一船人,也已经没了自由,全落到了朝廷那边的手中。

  这一战,已经不用再打。

  胜负就在眼前。

  海豹虽然心存了不赢就死的想法,但是这会儿,他不敢这么决裂,因为接下来,还有许多事情。

  当然,那一船的人,他们不能不管,所以,现在已经不能再打下去了。

  “传我令下去,罢战,迎朝廷的人上岛。”

  “大当家的……”

  海豹闭上双眼,继续说,“去吧!”

  小虎咬着牙,虽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,但是,如今他们的人都在对方手中,所以只能被动。

  再打下去,只会有更多的伤亡。

  海边,赵泽宇的船,刚刚靠岸,他的人就带着小虎过来。

  赵泽宇扭头看了宋暖一眼。

  “温夫人果然料事如神,我们这刚到,他们就已经罢了战,派人过来迎我们上去商量事情。”

  闻言,小虎立刻恨恨的瞪向宋暖。

  宋暖没说话,抬目扫看着这仙女岛的真容。

  外面的瘴气像是天然的屏障一样,将他们这里与外界隔离了出来。而靠了岸之后,这岛上的空气跟外面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这岛上没有瘴气。

  大自然,可真是奇妙呀。

  浓雾围着这几岛屿,像是在仙境一般,所以才会有了仙女岛这个岛名。

  小虎带着他们上了岛,来到了海豹的院子。

  仙女岛这边彻底的被朝廷给控制了。

  宋暖在厅里面根本就坐不下来。

  她带着叶出去,寻找温崇正可能留下的痕迹。

  说来也是奇怪,这个岛上,并没有温崇正留下的标志。

  这让宋暖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凯文明明说过,当时救他的那个人是一个非常高大的人。按他的描述,那个人应该就是温崇正。

  如果温崇正曾经来过这里,他不可能不留下标记。

  而顾中清他们则带着人,挖地三尺的在寻找。尽管机会很渺茫,或者说根本没有机会,但他们依然心存侥幸。

  希望在这岛上能够找到温崇正,希望以前他们找到的那具尸体,不是真的。

  但是,没有!

  赵泽宇找到宋暖的时候,宋暖一脸的失魂落魄。

  这是赵泽宇看到宋暖的另外一面,他从未看过这样的宋暖。

  心里除了震惊,大概也猜到了结果。

  怕是温崇正已经凶多吉少。

  或是人已经去了。

  刚才他问了海豹。

  海豹也说了当时的情况,那个人一身是伤的落海。

  “温夫人。”

  “王爷。”宋暖立刻收回心神,扭头看向赵泽宇,“王爷那边可有什么好消息,那海豹说了什么?”

  “说了,凯文说的没错,当时的确有一批人上来救他们。可海豹说了,那个带头的人身受重伤,一路被他们追到了海边的悬崖上。最后那人从悬崖上跳入海中,他们派人下去查了,但是并没有找到他。温夫人,温公子,他现在怕是……”

  “王爷,别说了。”

  宋暖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“现在,这里已经控制住了。接下来,也是朝廷的事情,民妇就先坐小船回去了。”

  说完,宋暖不理赵泽宇,直接领着叶与顾中清汇合之后,乘着小船离开。

  “夫人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我能有什么事?在我的人生中,最坏的事情,已经经历过了,不会有更坏的事了。”

  听着宋暖的话,叶的眼眶都红了。

  “夫人,以后的日子还长,小公子和小小姐在家里等着你,家里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夫人。”

  “叶,我知道,我会坚持下去的。我还有他们,还有你们,我不会想不开的,你放心!”

  听着,宋暖的一再保证,叶就更是心疼她了。

  顾中清过来。

  “夫人,你交代的事情,我已经办好了。海豹他们,还有那些海盗头子,我已经按照夫人的方法,让他们痛不欲生。”

  “他们会受到他们该受的折磨和惩罚。夫人,你也算是为一方百姓做了好事,算是完成了公子没有做完的事,也为公子报仇了。”

  “接下来,我们得往前走,向前看。家里还有小公子和小小姐,他们都是公子的香火,是公子生命的延续。”

  “好,我知道!”宋暖看向顾中清,语气诚恳的道:“中叔,阿正,他还有什么未完成的事情?你全都告诉我,以后,我们大家一起帮他完成,好吗?”

  顾中清红着眼眶点头,哽咽着道:“好!我们听夫人的。”

  回到临海城后。

  宋暖把南湾村那边的事情,暂时交给了唐乔和南方。

  开春后,等药苗和花苗到了之后,宋暖会再带人过来主持这边的种植一事。

  她现在心里挂记着两个孩子,还有家里的一切。

  唐乔也没有留她,也没有问为什么不等舒同峰一起?

  杨安陪着她,一起回秦县。

  在路上,他们都商量好了,关于温崇正的事情,他们谁都不能说漏嘴。一致对家里人说,温崇正为恒王办事去了,人在边城。

  除此之外,宋暖还给唐乔留了满满一箱子的信。让她定时每个月送一封到了高山村。

  这些信都是她仿着温崇正的笔迹写的。

  全部都是报平安的信。

  口说无凭。

  如果他们只说温崇正在边城,然后又一直看不到温崇正回家的话,家里人难免会有所怀疑。

  所以,宋暖把戏都做全了,连信都留了下来。

  宋暖回去之后,唐乔抱着那一箱的信,眼泪汪汪。

  她无法想象,宋暖在仿着文温崇正的笔迹,写这些信的心情是怎样的?

  一定是痛不欲生的吧?

  “暖暖……”

  后来,舒同峰从临海城回来,直奔【正阳居】,告诉宋暖她离开后,那这的情况。

  海盗供出了李腾飞,李腾飞已经被问斩。

  李府家业全部充公,李府和冯府也受了重创。

  李夫人带着儿女,自己开门立户,似乎并不受影响。不过,冯有才突然中风,瘫了。

  唯一让人意外的是雷天霸,他真的改了。

  撑起了没落趋势的雷家。

  宋暖听着,点头。

  冯有才的中风,不是偶然,这是她安排的。

  那个人渣,不该那么便宜了他。

  五年后。

  秦县,高山村。

  现在,在大楚【正阳居】的名声可大了。宋暖没有让那些人失望,也让那些心有叵测的人刮目相看。

  她硬是一个人带着一大家子的人,成功的成为了大楚第一家。

  为了买更多的地,种更多的草药,种更多的花,制更多的香精。

  宋暖把鹰嘴峰上的石膏开采出来,鹰嘴峰的石高很多,产量高。

  宋暖除了自己需要的那些银两之后,有不少银两都拿去赈灾。

  除了,大楚第一家,宋暖他们还有大楚第一善之名。

  这五年来,高山村里的人,再没有见到过温崇正。温崇正直接从他孩子成长的日子里缺席了。

  温老太一直有疑惑。

  但是却没有证据。

  每个月温崇正都有信寄过来,逢年过节的,还会有特意给她的信。

  温老太留了心眼,将那信跟以前温崇正的字做对比,但却并没有发现异样。

  可尽管如此,温老太心里还是很不安。

  再如何,也不可能五年都不回来一趟吧?

  温崇正家有妻小,有长辈,还有这么大的家业。按着他的性子,不可能把这些东西全部由宋暖来担着。

  温老太了解温崇正。

  知道温崇正,不舍得宋暖受这份苦。

  如今,已经七岁的阳阳和五岁的曦儿,他们都到了学习的年纪。

  宋暖在村子里建了书院。

  供村里的子民学习。

  阳阳七岁,曦儿五岁,她一并都送到了书院里,书院分为男院和女院。

  女院那边有两个女夫子。

  男院和女院,宋暖都请了两个夫子。

  一个教文,一个教武。

  在宋暖看来,光文不行,小孩子还得从小开始学武。

  学武不是让他们逞强打架,也不是为了让他们一个个都去保家卫国。

  孩子们以后的去向,由他们自己决定。

  宋暖也管不了这么远。

  她的想法很纯粹,就是让孩子能文能武。武功这一方面就是让他们强身健体。

  宋暖的周到,让全村人都感恩戴德。如今村里面已经没有人的田地再私下种粮食了。

  就连菜都不种了,全部交给了宋暖这边。

  平时,他们要吃的菜,直接从菜棚那边发一些。

  现在全村人,只要有劳动能力的都在宋暖这里上工。

  大家领着工钱,每个月到宋暖的量铺去购买粮食。宋暖的粮食都是以进价给他们的,没挣他们的一文钱。

  这就很好的让她们打消了后顾之忧,全心全力的在宋暖这边做事。

  中午书院那边放了课。

  阳阳牵着曦儿,背着宋暖缝给他们的小书包,一起走着小路回【正阳居】。

  这天,家里正在忙着收地里的东西。

  中午这个时候了,除了白氏在厨房里忙着做午饭,温老太在帮忙,其他人都在各忙各的事。

  “曦儿,你累了吗?回房休息吧。”

  “哥哥我不累,我们去娘亲房里,玩捉迷藏好不好?”

  曦儿歪着脑袋,眨巴着她的大眼睛,懵懵的看着阳阳。

  阳阳对她,向来没有抵抗能力。

  曦儿说什么,他就做什么。

  眼下看着曦儿这个样子,他更是舍不得说出一个不字。

  “好吧,那我们就去娘亲房间里玩,不过,咱们不能把娘亲房间里的东西弄乱了,省的娘亲回头还要收拾。”

  “好哇,好哇,一言为定,拉钩!”

  曦儿很喜欢拉钩。

  阳阳知道她的习惯,便伸出小手指,跟她高高兴兴的拉钩。

  曦儿笑弯了双眼,一边拉钩一边摁手印,“拉钩,盖章,一百年不许变。”

  阳阳每次看着她这天真可爱的样子,都忍不住的笑容满面,满目宠溺。

  这些年,家里人越来越忙,阳阳很小就很懂事。

  他虽是只年长曦儿两岁,但是从他五岁开始,他就一直带着小她两岁的曦儿。

  两个人回到屋里。

  直接玩了起来。

  宋暖从地里回来的时候,听到屋里传来了一声脆响,像是什么瓷器被打破了。

  她急忙进屋。

  看着眼前的一幕,她直接定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  叶从后面跟着跑进来。

  当她看到地上那熟悉的青花白底瓷片,还有那满地的白灰。

  她也忍不住的吓了一跳。

  曦儿和阳阳齐齐朝这边看来。

  两人正手捧着那些白灰,旁边还放着一个完好的瓷器。

  他们准备把那些白灰,装到另外一个瓷器里去。

  两人看着宋暖,连忙道歉:“娘亲,我们不是故意的,我们只是……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