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34章(三更)

第534章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2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08

  

  赵泽宇听着她的话,嘴角似笑非笑,就那样轻轻的勾着,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让人看不清,他到底是高兴,还是不高兴?

  舒同峰细细的打量着赵泽宇的神情,心里暗暗替宋暖捏了一把冷汗。

  宋暖说的没错,越是相处越是发现,这个宇王爷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简单。

  眼下就他这个样子,舒同峰就觉得自己看不清。

  宋暖就那样站着,直直的回视着他。

  “王爷,难道民妇说错了吗?就眼下而言,咱们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。”

  “温夫人,看来我刚才说你妇人之仁,还是说轻了。真正上了战场,你觉得就他们现在这样下个水,就能直接晕倒,这是累赘,还是力量?”

  宋暖被他这么一说,忍不住的回话。

  “王爷,这是累赘,还是力量?怕是一时也说不清楚。人的潜力是无限的,有时候,心存感激的时候,力量也是无穷的。”

  “再说了,现在还不是交战的时候,王爷现在训练他们,不就是为了让他们有自保的能力吗?如果眼下不顾他们的生死,这会让他们寒心了,还是让他们心怯?”

  “人心不雄,如何应战?王爷,想必也是饱读兵书的人,不可能不知道将士之心有多重要。虽然他们不是将士,但是要跟随王爷去打一场硬仗,那这跟将士也没区别。”

  赵泽宇直直的看着她,嘴角的幅度更大了。

  “温夫人这么说,我如果不让温夫人过去瞧瞧的话,这反倒是本王太过苛刻了。这要传出去,下面的人该传出本王罔顾人命的传言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直接拔老虎的胡子。

  “王爷说的是,如果王爷任由他们这样子的话,的确会传出不好的传言。这些传言下去,虽然能够要王爷的威名大震,但他们对王爷怕是也只有怕了,并不会有敬。”

  “你倒是好大的胆子。”

  “王爷过奖了!阿峰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,就是直来直往,有话直说。时常,我说出来的话,很得罪人,但是,我要觉得这话没错的话,那得罪人的事情,也会照做不误。”

  说着,她话锋一转,“更何况我相信王爷是明事理,体恤下属的人,所以,我说这些为他人着想的话,王爷一定不会怪罪于我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

  赵泽宇仰头哈哈大笑。

  他真的是忍不住就想笑。

  这个宋暖有意思的很。

  舒同峰和那个训练总管,不禁面面相觑,满目愕然。

  齐齐看着赵泽宇。

  宇王爷是怎么了?刚才还一副被气到的样子,突然又哈哈大笑。

  这是被气坏了,还是真的笑?

  在场几人,只有宋暖一脸平静。

  赵泽宇停下笑,看着宋暖,“既然,温夫人这么为本王的名誉着想,那么本王就勉强同意吧。”

  说着,他看向训练总管,“你带温夫人过去,有什么需要协助的,尽管听温夫人的就是了。”

  “是,王爷。”

  训练总管一脸惊讶的瞥了宋暖一眼。

  这真是惊奇啊。

  宇王爷虽然在外的传言,人很和气,但是这一次,他却没有看到和气。

  可是,刚才明明看着他生气,突然又大笑。他还以为宇王爷是一个阴晴不定的人。

  谁知道,后面又说出这么客气的话。

  一时之间,训练总管有些摸不准,赵泽宇到底是什么性子?

  不仅是训练总管,就是舒同峰也一样的,有些闹不清了。

  宋暖朝赵泽宇点点头,跟着训练总管一起下去了。

  把那几个晕倒的人,抬进了海边的木屋里。宋暖取出药丸给他们喂了进去,又让人去煮了驱寒的药。

  光是吃药还不行,那几人寒气过重,如果不将体内的寒气逼出来,怕是人就要废了。

  宋暖只好取出银针包。

  让人把他们的上衣扒下来,然后给他们施针排寒气。

  刚开始几个大男人都不禁红着脸,但是宋暖一脸落落大方,目不斜视。

  他们也不好意思再往别的方面去想。

  宋暖施完针后,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。

  那些人已经恢复了过来,几人齐齐下来,朝宋暖单膝下跪,拱手道:“多谢温夫人。”

  宋暖摆摆手,“起来吧,男儿膝下有黄金,不要跪我,我是医者,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  “不!还是要多谢温夫人。”

  宋暖听后,点点头。

  “那行,我收到谢意了。起来吧!训练虽然很辛苦,但是王爷说的没错,眼下的辛苦,待你们上了岛之后,真正与海盗交手,你们会感激这段时间受的苦。”

  “是,温夫人,我们懂得王爷的苦心。”

  “那你们就不怨王爷?”

  “我们……”

  几人面面相觑,怨与不怨,已经从他们的表情中,毕露无遗了。

  宋暖瞧着他们,低声笑了。

  “王爷,他不在这里,你们就是说怨了,他也听不见。不过,我还得多嘴一句。虽然王爷,有些太过硬气了,但是,他的做法没有错。眼下,他逼你们训练,绝对是为了让你们能够有命活着回来。”

  “是,温夫人。我们知道了,我们不怨王爷!”

  这次,他们回答的很干脆,中气十足。

  木屋后面,赵泽宇和舒同峰站在那里,将里面的话,听得清清楚楚,一字不漏。

  赵泽宇突然转身就走。

  舒同峰连忙跟了上去。

  “王爷,小宋,她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,没有什么不好的心思。她有时候虽然嘴硬,但是心地是善良的,所以他才不愿意看见那些人,在这强度的训练中丢了性命。再说,小宋说的也没错,咱们现在需要人……”

  “等一下!你住口!”

  赵泽宇打断了舒同峰的话,上下打量着他,一脸嫌弃。

  “舒同峰,你这婆婆妈妈的性子是从哪里来的?你们舒家的人都是很爽快的,直来直往的。为什么到了我这里,你就像个婆婆妈妈的老大娘一样?”

  “还有,那个宋暖,她是大人。据我所知,她成亲了,还有孩子,当娘的人了。她又不是你的闺女,可她的事情,为什么你总是要不停的解释,好像怕本王一生气就将她斩了一样。舒同峰,你说说,你今天把话说清楚了。本王是那种动不动就杀人的人吗?”

  舒同峰被赵泽宇一阵数落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张口结舌。

  “王爷,我……我……我真的……”

  “你真的很婆妈,我该叫你舒大娘。”

  赵泽宇对他一阵吐槽,翻了个白眼,转身走人。

  留下舒同峰站在原地,风中凌乱。

  刚才那个吐槽,又翻白眼的人真的是宇王爷吗?

  为什么他这么命苦啊?他就是为了自己的朋友,生怕他太生气了,怪了他的朋友。

  结果呢?

  结果竟然说他婆婆妈妈,像个大娘?

  去!

  居然叫他舒大娘。

  大爷的!

  赵泽宇,你才是赵大爷。

  你是大爷,什么话都由你说了。好人你做了,坏人你也做了,现在还数落我。

  “去你大爷的!”

  舒同峰直接骂出口。

  幸好他骂的不大声,赵泽宇没听见。

  从海边回来之后,宋暖就开了一个药方子,让叶去抓药回来。

  今天去海边一趟,的确激发了她的许多想法。她该备的药,还有许多没备。

  就像她在海边跟赵泽宇说的,御寒的药丸,治风寒的药丸,还有刀伤药的药丸。

  这些东西,她都要备多一点。

  上了岛,在那里支援急缺前,如果东西不备齐,他们就会很被动。

  接下来几天,叶和宋暖,还有小梦,三个人在科院里忙着。忙了五天才从那里出来,该备的药,也都备齐了。

  三个人都是一脸疲惫,眼眶乌青,一看就是没睡好的。

  唐乔处理好了外面的事情,回到院子里,看着她们几个的样子,连忙让她们洗洗睡。

  宋暖累了这么几天,的确是有些扛不住了,梳洗过后,躺在床上,一下子就睡着了。

  她做了一个梦

  梦里又象上次一样,一团迷雾,迷雾前面站着一个人。

  她从那个人的背影就可以认出那是温崇正。

  宋暖急声喊道,“阿正……”

  这次,温崇正没有跑,而是转身看着她。

  宋暖疾步跑过去,站在他面前,用力伸手抱起去,发现自己抱的是自己。

  这个发现,让她吓了一大跳,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她抬眼看去,只见,温崇正就好好的站在她面前,而她的手是从他的身上穿过去的。

  “阿正,为什么,怎么会这样?”

  “暖暖。”

  温崇正伸出手,想要失去她脸上的泪,可他也发现自己的手指是虚幻的,根本就触摸不到她的脸颊。

  宋暖紧紧的看着他,“阿正,不要这样子,求你……我说过,如果你到梦中来见我,那就说明你还在,既然你还在,现在为什么会这样?”

  “暖暖,对不起!”

  “不!我不要你说对不起,我只要你好好的,我只要你活着。不管你在哪里,只要你活着就好,只要你活着,我们就还有机会再相见……”

  “暖暖,对不起!”

  “不要,你不要再说对不起,我不要听,我要你活着……”

  “暖暖,对不起!”

  温崇正只是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,不管宋暖说什么,他都只有这五个字。

  渐渐的,宋暖的情绪崩溃了。

  她直接哭醒过来。

  醒过来之后,宋暖全身颤抖的厉害。

  她从床上滑下来,扑到柜子上,将那青花瓷瓶抱在怀里,然后人就软软的滑坐在地上。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,你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……”

  “阿正,你骗我,你骗我!你说过不会让我哭的,你说过会陪我到老的,可是你骗了我,又没有做到,你毁约了……”

  宋暖一边说,一边哭。

  此刻,坐在冰凉的地上,身上只穿着中衣,她都没有一点的冷。心已经够冷了,所以,身子再冷,她都没有感觉了。

  此刻,她真的有种支持不下去的感觉。

  她撑不下去了!

  “阿正,我撑不下去了。你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?我该怎么样支撑下去,我真的不行了……”

  ……

  诱敌计划彻底失败,十趟之后,船只安然无恙,从那里走过,海豹对船上的东西,一点都没有心动。

  这个局面,大家也猜到了,毕竟海盗不是一般人。

  第二个计划是逼敌。

  按照计划,他们将海豹岛的那口泉守住了。

  第一天,将运水的人给扣押了下来。

  “大当家的,出事了。”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海豹皱起了眉头,看着那人一脸焦急的样子,又问,“有话好好说,别慌!”

  “大当家的,今天咱们派去运水的人,一个都没有回来,这会不会是出事了?”

  早上派人出去了,可现在天都已经黑了,人还没有回来。

  海豹第一个感觉,也是出事了。

  “先不要慌,趁着夜色,派几个机灵的人到那边去看看,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是,大当家的。”

  那人匆匆下去安排。

  海豹起身在屋里面来回渡步,焦急的等候着结果。

  可这几个人,也是一去不回。

  第二天一早,海豹立刻又派人去运水。

  一样,人就像消失了一样,有去没回。

  “大当家的,这可怎么办?肯定是出事了,不然咱们派了三批人过去,怎么一个都没有回来?”

  “今天晚上,我亲自带人过去看看。”海豹想了很久,觉得应该他自己亲自过去看。

  “不行!大当家的,你不能去冒险,还是让我去吧,我带人去……”

  “我去!”

  “不行!大当家的,你是我们的主心骨,真要去那边有什么埋伏的话,大当家过去可怎么办?不行的,大当家,让我去吧。”

  这时,外面进来几人。

  二当家的带着其他,三至十当家一起进来。

  众人齐齐行礼,“大哥。”

  海豹看着他们,沉声问,“什么事?”

  “大哥,我们听说这两天派去取水的人,全都没有回来,所以特意到大哥这里看看是什么情况?”

  说着,二当家瞥了一眼旁边的人。

  “老赖,那些人都是你安排的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人是上岸去玩了,还是那边出了什么事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