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10章 不!死的不是他(三更)

第510章 不!死的不是他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2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2:44

  

  宋暖放下了手中的海胆,扭头看去,撒腿也跟着跑了过去。

  两人跑到那人面前,叶已经伸手将那个人的身子,翻了过来。看到那张脸,两人都吓了一大跳。

  面目全非!

  脸上全是伤痕,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。看样子已经在海水里泡了很久,全身肿得吓人。

  不用再探息,也知道这个人,已经死了很久了。

  宋暖的视线往下看,突然看到那人的衣襟外露出一条红绳。

  那红绳的打结法,很是眼熟。

  宋暖连忙伸手将那条红绳拽了出来。

  这是一块玉佩。

  “夫人。”

  叶也发现了这块玉佩。

  宋暖攥着这玉佩,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海滩上。一个浪打过来,将她全身又打湿了。

  宋暖紧紧的攥着那块玉佩,双眼瞪得大大的,死死的瞪着眼前,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。

  “叶,把他拉到上面去。”

  宋暖的声音,带着明显的抖音。

  宋暖不知道,她此刻已经满脸是泪,叶看了看宋暖,又看了看尸体。

  突然心都寒了。

  难道这是?

  她不敢接着往下想,用力的摇头。

  “夫人,你别自己吓自己。不可能!不会的!”

  叶不停的否定着。

  这话,其实是在安抚她自己,可是宋暖的样子,还有她紧紧攥着的那块玉佩。

  让叶就是一再否定,也忍不住害怕。

  “小宋,叶。”

  舒同峰他们从那边跑过来,但他们看到叶在那移动肿得看不出人形的尸体时。

  几人一怔,看了看那尸体,又看了看宋暖。

  叶也忍不住落泪,扭头看向顾中清,“中叔,你们过来帮忙一下,先抬到上面没有水的地方去。”

  顾中清和蒋胜利的脸,突然煞白,苍白如纸。

  他们的身子晃了晃,紧紧的拽着拳头,死死的盯着那具尸体。

  身高跟温崇正无异。

  那张脸,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  身形被海水泡得肿了一倍,根本就看不出来。

  再看看宋暖,看着她手中露出来的那条红绳。顾中清噗了一声,吐了一口血出来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蒋胜利跌坐在地上,嗷嗷的哭,“公子……”

  这一声公子,让舒同峰也跟着,不由得倒退几步,全身颤抖。

  “不,不可能!”

  他死死地盯着那具尸首。

  这不可能是温崇正。

  温崇正是那么厉害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最后落到这样的下场?

  “不可能!”

  舒同峰跑过去,拽起了泣不成声的蒋胜利,“胜叔,你别这样子。这不是阿正,不是!”

  舒同峰和叶一样,一再否定。

  其实,自我安慰罢了。

  看着温崇正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,都露出这样悲伤的神情。他自己都知道,或许是真的了。

  顾中清忍住,心中的悲痛。

  他擦去嘴角的血迹,上前和叶一起将尸体抬到了林子里,放在一块石头上面。

  宋暖和蒋胜利三人,还在沙滩上。

  顾中清和叶跪在石头边上,两人满面是泪。

  “公子……”

  “中叔,夫人从这人身上取出了一块玉佩,瞧着夫人这个样子,这真的是公子吗?中叔,你是熟悉公子的。你再认一下,这真的是公子吗?会不会是认错了?”

  顾中清低着头,豆大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滴下来,滴在他那紧握成拳头的手背上。

  手背上青筋暴露,可见他心中有多悲愤。

  叶见他这样,心中已经没有半丝侥幸。

  她低着头,抹着眼泪,悲伤的哭泣着。

  “不准哭!”

  宋暖突然冲了进来,她紧盯着石头上面的那具尸体,她手里还拽着那块玉佩。

  叶连忙爬起来,生怕宋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,“夫人,你冷静一些,节哀顺变。”

  “节什么哀顺什么便?阿正,一定不会这样丢下我的。他不是,他一定不是!”

  可宋暖的做法,根本就安抚不了顾中清和蒋胜利。

  他们都只觉得宋暖是受不住这个打击,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。

  玉佩是从这人身上掉下来的,而这人的身高,的确跟他们的公子一模一样。

  他们唯一不能确认的就是那张脸,还有被水泡肿的身子。

  但是他们都清楚,这玉佩他们公子是从不离身的。

  “夫人……”

  叶见宋暖这样哭,她就更伤心了。她紧紧的抱住宋暖,“夫人,别这样!”

  “叶,你放开我!”

  “夫人,你别这样!”

  宋暖用力的将叶推开,“放开我!我说了,他不是!”

  “小宋……”

  舒同峰也跑了进来,紧张的看着宋暖。

  宋暖的神情狂乱,明显是已经受了打击。这时候,她说不是,谁都不会相信。

  如果不是,她这神情又是什么意思?

  “小宋,你别这样子,你和叶在外面等一等好不好?我和中叔他们给他收拾一下。”

  宋暖紧紧的盯着舒同峰。

  “阿峰,相信我,你们先出去,让我检查一下。我是阿正最亲近的人,我检查一下他身上的伤疤,自然就可以知道,他是,还是不是?”

  几人面面相觑。

  他们觉得宋暖说的话是有道理的,不能仅凭身高和玉佩就认定这人是温崇正。

  但是,他们又怕宋暖是为了支开他们,然后做出什么,过激的事情出来。

  如果确定了,这人就是温崇正。

  宋暖会做什么?

  他们想想都害怕。

  一直没有人敢往外走,也没有人愿意答应她,让她跟这尸体独处在一起。

  宋暖闭上双眼,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的将自己,那害怕的情绪给压了下去。

  她默念着,一遍一遍的念着,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。

  这不是温崇正!

  不是!

  这不是他的阿正!

  真的不是!

  宋暖再睁开眼时。

  顾中清他们朝他看了过来,叶已经不在了。

  “夫人,我们陪你一起,让叶回避就好。”

  宋暖知道,他们不会让她一个人面对接下来的事情,便点了点头,“好!”

  顾中清和蒋胜利的手剧烈的颤抖着,他们伸出手,将那人身上的衣服解开。

  那人全身不仅被海水泡肿了,身上还布满了伤痕,全是鞭伤。

  “夫人,你知道的伤口,在哪个位置?”

  “大腿边上,那里有一条疤。”

  那条疤是以前温崇正和宋暖上山采药时,被树枝穿透而过划伤的。

  那个伤疤,除了宋暖,没有其他人知道。

  宋暖是背着身的。

  因为,顾中清他们,担心这人不是温崇正。

  宋暖看旁的男子的身子,这不太好,所以先让她背过身去,告诉他们伤疤在哪里。

  后面一阵细响,接下来就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宋暖的心咯噔一下。

  她连忙转身看过去,那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穿好了。

  可顾中清和蒋胜利,还有舒同峰三人,却一脸悲伤的坐着,眼泪叭叭的往下掉。

  宋暖看着他们这样子,便于知道,他们已经证实了。

  她不由自主的往后,退了几步,拼命的摇头。

  “不可能!不是!”

  舒同峰起身朝宋暖走去,“小宋,你别这样子。我们也很难过,我们也……”

  说着,他的眼泪又掉了下来,已经说不下去了。

  宋暖用力的推开他,“不会,不是!”

  “小宋,我知道这个事实很难让人接受,但是……”

  “我说不是,你们在骗我。让开,我来看,我来检查,你们一定是看错了。”

  宋暖冲过去。

  顾中清和蒋胜利连忙一左一右的架住她,拉住她的胳膊。

  “夫人,我们和你一样的心情,我们也不希望是,但是……”

  他们每个人说到但是,就停了下来。

  但是,这是真的。

  这六个字,谁也说不出口。

  那六个字重如泰山,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,又像是一把把的匕首,铺天盖地的刺向他们,痛得他们都已经感觉不到痛。

  宋暖的身子软软的滑了下来,嗷嗷的哭。

  叶在外面听到宋暖的哭声,迅速的跑了进来。她扶着宋暖,跟着一起哭。

  大家都哭成这样的,说明已经证实过了。

  宋暖哭着要爬过去,突然,脖颈上一痛,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
  叶不敢置信的看着舒同峰。

  舒同峰很是抱歉的道:“没有办法,我们只能用这个方法。我不想看着小宋撕心裂肺的样子。”

  说着,他看向顾中清和蒋胜利。

  “中叔,胜叔,我们现在收拾一下,立刻回临海城。”

  蒋胜利双目赤红,像是一头困兽,恶狠狠的道:“不行!我要去为公子报仇,我要去灭了那些海盗。”

  “胜叔,你要冷静一点。现在最重要的是送小宋回去,让阿正入土为安。这仇我们是一定要报的,但是,我们得从长计议。”

  “顾信他们应该也到了,我们要商量一下。报仇也不能这样,莽莽撞撞就冲过去,那样我们根本就报不了仇。”

  “再说了,那些浓雾是什么,是雾,还是毒?后面又有什么,我们谁都不知道。怎么可以轻举妄动?你们不要忘了,你们身上还有别的使命,阿正还有孩子。”

  一席话,让蒋胜利停止了发疯。

  他跌坐在地上,像个孩子般嗷嗷的哭。

  “公子……”

  叶将宋暖抱到了一旁的树下,草地上。

  她紧紧的抱着宋暖,让她靠在自己怀里,目光却往这边看来,不停的流着泪。

  叶不愿意相信。

  他们的公子,那个无所不能的公子,就这样没了。

  舒同峰和顾中清他们忍着悲伤,把后面的事情处理好,趁着夜色驶船回临海城。

  因为尸首在海水中泡得太久,尽管是大冬天的,也不能再放了。

  回到临海城后,宋暖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。

  顾中清和蒋胜利,跪在地上,满目哀求的看着宋暖,“夫人,万万不可!”

  宋暖却是一脸坚定。

  “我是他的末亡人,他的身后事由我决定。按我说的办,找个合适的地方,我们一起送他。烧了吧,我带着他的骨灰回高山村。”

  “夫人不行,这挫骨扬飞那可是……”

  在他们这里,挫骨扬灰,那是犯了很大的罪的人才会有这样的下场。他们公子这么好的人,怎么能够这么做?

  宋暖跟他们的想法,却是不同的。

  她是从现代来的人,不在乎这一点。而且,她以前和温崇正就做过一个决定。

  将来他们百年后都烧成灰,然后,把两人的骨灰混在一起,这样就生生世世的在一起。

  顾中清和蒋胜利,还在苦苦哀求。

  宋暖仍旧是一脸坚定。

  舒同峰和杨安,顾信,唐乔,四人相视一眼,交换了个眼神。

  由舒同峰和顾信上前,将顾中清和蒋胜利扶了起来。

  “三叔,咱们听小宋的。”

  闻言,顾中清不敢置信的看着顾信,“阿信,你怎么可以?你得跟我一起求夫人,不要这这样的决定。”

  “三叔,咱们听小宋的。她这么做,一定有她的理由。眼下要早点入土为安,或许,小宋是觉得只有这样子,她才能带她回高山镇……”

  他们总不能拉散着尸臭的棺材,千里迢迢的回高山村吧?

  那样回去,一路上,不仅引人注目,回到高山村,也谁都瞒不过。

  他们理解宋暖的心情。

  宋暖不想把温崇葬在临海城,也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这个事实。

  啪的一声。

  顾中清甩手给了顾信一巴掌,怒目圆瞪。

  “你不劝,那就闭嘴!你说的是什么胡话?我们公子这么好的人,他怎么可以挫骨扬灰?不行!”

  宋暖起身离开。

  “夫人……”

  顾中清和蒋胜利,红着眼,望着她的身影。

  最后,顾中清和蒋胜利,还是沉默的按着宋暖的决定去做。

  他们找到一个安静的山谷里,那里有一片草地。他们在那里送了最后一程。

  宋暖从海豹岛回来之后,就没有再哭过。

  现在,眼前火烧起来了,她也没有一滴眼泪,而是死死的望着那火堆。

  唐乔和叶,寸步不离的陪着她。

  她不睡,她们就不睡,她睡,她们也不敢睡。生怕他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。

  从山谷回来之后,宋暖将那个精美的坛子,抱到了她的房里。一脸郑重的放在床边的柜子上,旁边还摆着一个花瓶,插着鲜花。

  叶和唐乔进去,两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又齐齐看向宋暖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