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07章 上岛二(三更)

第507章 上岛二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1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2:40

  

  晚上,在海里行驶,他们不敢点灯,就怕岛上还有海盗,点灯,有了光线,反而会露出他们都行踪。

  “中叔,还有多远?”

  “还要半个时辰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她站在船甲上,扶着栏杆,举目望着前方。

  浪打在船身上,溅起浪花,随风如细雨般飘到宋暖脸上。

  咸咸的,腥腥的。

  舒同峰从船舱出来,站到了宋暖身旁,“小宋,还好吧?有没有感觉身子不舒服,你不会晕船吧?”

  宋暖摇摇头,双手紧紧的抓着栏杆,“没有,我很好,你呢?”

  “我也没事,等一下,咱们到了那边,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”

  说着,他抬头望着空中的一轮明月。

  宋暖紧紧的盯着前方,语气坚定的道:“到了那里,咱们先不要打火把,小心行事。如果真的还有人在那里的话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  海盗之所以能够在海上这么久。

  宋暖相信他们一定还有另处。

  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剿灭了。

  狡兔尚有三窟。

  狡猾的海盗,又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岛屿?而且就那样被宇王带着兵去剿灭了。

  这中间有许多疑问。

  主要是太容易了。

  顾中清已经来过这个岛屿几次了,据说这个岛就叫做海豹岛。

  这个海盗头子就叫海豹,这个以前的无名岛就以他的名字来取。

  顾中清他们已经仔细的打听过,这个叫海豹的海盗头子,水性极好。

  当天宇王剿灭海盗时,并没有发现他的尸首。

  但有许多尸体都是坠入海中的,所以也没有人能够确定他是不是还活在这世上?

  只是,宋暖有一种直觉,宇王到来之前就走的那船中,一定全是海盗头子。

  这个海豹没那么容易就死了。

  不过,这一切还得上岛去查查。

  半个时辰后,顾中清把小船停在了礁石后面。

  在来的路上,他们已经仔细的计划好了。他们从礁石林这边,悄悄潜到海盗以前的大本营里去。

  这条路线,顾中清和蒋胜利已经很熟了。

  上了岛后,他们把小船藏好,然后带着宋暖和舒同峰,叶一起攀上礁石,从小路抄向海盗的大本营。

  这晚的月色极好。

  他们不用打火把,也依稀可以看清路面。

  大本营里黑漆漆的,顾中清和蒋胜利进去查看,他们三人在外面等着。

  过了许久,顾中清二人回来。

  “夫人,里面没有人。我们检查过了,还跟我们上次来的一样,没有一点生活的痕迹。”

  宋暖皱紧了眉头。

 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?

  她摇了摇头,有种直觉告诉她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“咱们找个地方藏起来,等天亮。”

  “好,我带夫人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五个人来到了大主营旁边的一个偏僻小木屋里。那里有一张竹床,一张桌子,几张凳子,再没有别的。

  “叶,夫人,你们休息一下。我们在这里坐一会,等天亮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宋暖和叶合衣躺在床上,这会儿,睡意全无,宋暖努力的在想着各种可能性。

  叶适应了黑暗之后,伸手握住了宋暖的手,“夫人,就算睡不着,也闭上眼睛,养养精神吧。等天亮了,我们再细细的找,或许,能够找到公子留下的线索,也不一定。”

  “我没事,你休息吧。”

  宋暖说是这样说,但也还是闭上眼睛。

  她知道,如果她不睡的话,叶他们肯定也没办法休息。

  大家都会担心她。

  天朦朦亮,浪拍打在礁石上的声音越来越清晰。宋暖打了个盹,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。

  她起身,发现其他人都已经醒了。

  没人在屋里。

  宋暖整理了一下,出了小木屋。

  叶迎面而来。

  “夫人,我刚去岛上找了一个有泉水的地方。刚刚烧开水,夫人喝一点水吧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问:“阿峰和中叔他们呢?”

  “他们出去外面走走,想要看看,有没有什么线索?应该等一下就会回来了。夫人,我们进屋喝水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两人回到屋里,在桌前坐了下来。

  叶给宋暖倒了一杯水。

  宋暖喝了一口竹杯里的水,有些惊讶的看向叶,“想不到在海岛上面的泉水,还很是清甜。”

  “对呀,那口泉眼很大,海盗也是会想办法,直接挖了一个大池子,蓄了不少水。”

  宋暖知道在海岛上面生活,淡水来之不易。

  海盗会选择在这个岛屿生活,肯定也是因为这里有取之不尽的泉水。

  泉水?

  电石火光间,宋南突然抓住了这一点。

  对呀,海岛上面钱是来之不易,并不是每一个海岛都会有泉水的,就像有,也不一定就有这么多。

  “叶,咱们走。你带我去看看,有泉水的地方。”

  叶点点头,连忙跟她一起往外走。

  从小木屋到泉眼那个地方,足足走了一刻钟。她们过去的时候,叶惊讶的看着池子。

  “这里的水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宋暖疑惑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  叶指着池子边沿,那明显的痕迹,“我早上来打水的时候,泉水有这么满,现在居然一下子少了这么多。”

  宋暖听着却是眼前一亮,她连忙蹲下来查看。

  没错!很明显在泉水少了不少,水位足足掉下了一个拳头这么高。

  池子这么多水,突然少了这么多,这代表着什么?

  宋暖起身,往池边查看。

  发现池边,还有未干的水迹。

  叶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隐隐知道,宋暖在找什么了。想到这个可能性,她的心也跟着雀跃起来。

  “叶,咱们走!”

  她们顺着水迹方向,沿着一条小路往下走,前面是沙子路,水迹不明显了。

  两人站在那里,看着面前的三岔路口。

  过了许久,叶扭头看向宋暖,“夫人,我们该往哪条路走?或者我们回去跟舒大人和中叔他们商量一下?告诉他们,我们的这个发现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两人连忙回到小木屋。

  小木屋前,舒同峰几人正在焦急的四处张望。他们从外面回来,发现屋里有热水,可是宋暖和叶二人却不见了。

  正着急着要出去找人,就看到她们二人回来了。

  舒同峰跑过去,站在宋暖面前,紧张的看着她。

  “小宋,你这是上哪去了?你们要出去怎么,不等我们回来?在这海岛上要是碰到了什么事,这可怎么办?咱们联系都联系不上。”

  宋暖看着舒同峰,咧开嘴笑了。

  “阿峰,我和叶有个发现,不知道这个发现有没有价值?怕你们等急了,所以我们就先赶回来和你们商量一下。”

  “什么发现?”

  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
  宋暖指了指小木屋,“走!咱们先进去,坐着聊。”

  五个人挨在桌前坐了下来,宋暖指了指竹杯里的水。

  舒同峰问:“这水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“这是叶一早从不远处的池子里打来的淡水,那里有一口泉。海盗在那里挖了一个池子,用来蓄泉水。”

  “我让叶带我过去,主要是想去看看,那口泉有多大,池子能蓄多少水。”

  “你们或许不知道,在海岛上面,这淡水是非常珍贵的,也是来之不易的。并不是每一个岛上都会有这种泉眼。”

  “当我们过去的时候,叶就发现,水位与她刚才去打水的时候比,降下去不少,而我们也在池子边上,发现了水迹。我问问你们,你们三人可有到那边去,可有去打泉水?”

  三人摇头,“没有!”

  舒同峰已经想明白了,他目露欣喜。

  “小宋,我明白了。泉水一下子掉下去这么多,那一定是有人去那里打水了。不是我们打水,那一定就是海盗,这个岛,除了他们,不会再有别人。”

  “大主营那边,的确没有人住了,但他们肯定换了一个地方,有可能就藏在这岛上。”

  “也有可能不在这个岛上,他们只是每天过来取泉水回去。”

  宋暖接下舒同峰的话。

  “走吧!咱们今天就先这样,绝对不能打草惊蛇,我们找地方藏起来。眼下,我们只要守着这口泉就行了,只要他们来打水,我们就跟上去顺藤摸瓜。”

  几人相视一眼,齐齐点头。

  如今,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了。

  为了不打草惊蛇,他们连小木屋都不回去了。

  叶将小木屋恢复原样之后,提着早上去摘的野果子,一起躲在池子旁边的灌木丛中。

  五个人在那里守了一天。

  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但他们没有放弃,继续守。

  晚上他们不敢起火,也不敢有什么动静。

  宋暖给他们每人一瓶驱虫粉,洒在身子周围,直接就躺在地上,从草丛中露出一双眼睛,紧紧的盯着池子那边。

  夜里,岛上很冷。

  宋暖感觉自己都要被冻僵了。可她却是一动不动,依旧紧紧的盯着池子那边。

  “夫人。”

  叶过去,伸手将宋暖的手,包在掌心里。

  宋暖的手很冷,冰凉冰凉的像块铁一样。

  宋暖知道,她担心自己,摇摇头,“没事!我们再坚持坚持。”

  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,叶也没有多余的办法。只能挨紧宋暖一些,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她,再紧紧的握着她的手。

  几个人打起精神,好不容易熬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。

  突然小路那边传来了低低的交谈声。

  几人为之一震。

  这一天一夜的疲惫,立刻一扫而空。几人在草丛后,像狼一样的望着由远而近的猎物。

  果不其然,他们看到了六个人。

  那六人推着大木桶过来取水。

  提水的时候,还听到他们在聊天。

  “你们说老大是不是太小心了?那些官兵都走了快两个月了,怎么可能再杀回来?咱们直接在这里住上,搬回咱们的老地方,继续做我们的老本行,何必要躲的那么远?这天天要回来这里取水,也是一件麻烦的事,真是折腾。”

  “这你就不懂了,咱们老大那可不是一般人。老大叫我们小心一点,咱们就小心一些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你要知道我们与那朝廷,可是有不共戴天之仇。咱们想要修生养息,那就得小心谨慎。”

  “要再让人一锅端了,你觉得不冤吗?那些朝廷中的爪牙,可真是可恶。咱们那么多的人了,如今就只剩下百来号人了。”

  “谁说不是呢?能活下来的,都是能力强一些的,死的都是那些老弱病残。幸好,老大提前知道了,从岸上抓了不少人过来补数。不然,那些朝廷中的人,哪有那么容易糊弄?他们光是点点人数,也就知道人不对了。”

  “让我说,就该把何良那个小子给千刀万剐了。他居然把咱们全都给卖了。如果不是现在上岸不方便的话,我真想亲自提刀去把他给剐了。”

  “谈何容易,我都听说了。那小子已经跑了,哪里找得到他?”

  “他跑不跑,怕什么?大不了咱们把那整个渔村的人,全都给端了,还不能出这口恶气不成?”

  “别说了,水提满了,咱们走吧。”

  守了一天一夜,总算没有白守。

  几人听着他们的对话,内心激动到不行,不能一起跟上去,便由顾中清和蒋胜利悄悄的跟上。

  宋暖想了下,还是不放心。

  “叶,阿峰,你们在这里,我也跟上去看看。”

  二人一左一右的拉住她。

  “夫人,不行!”

  “小宋,你不能去,咱们就在这里等。”

  “你们要我去看看吧,我的水性好,或许,我还能跟着过去。”

  “你还想下海?这么冷的天,不行!”

  二人一左一右紧紧的拽住她。

  宋暖没办法,便道:“那行,我不去!你们松开我,好不好?”

  叶和舒同峰相视一眼,二人慢慢的松开宋暖。

  人都走了,他们也就没必要再趴在地上了。宋暖站了起来,伸手拍去身上的那些草屑。

  突然,她甩起衣袖,衣袖从舒同峰和叶的面前飘落。

  “小宋,你……”

  “夫人,你别冲动!”

  “只要一刻钟,你们就能恢复自由。你们在这里等我,我去看看,很快回来,你们要相信我。”

  宋暖说着,急忙顺着那条道往下走去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