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01章 遇袭(二更)

第501章 遇袭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975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2:34

  

  叶点了点头,看向其他人,“既然他们要用火,等一下咱们就走吧。”

  他们拿下来的东西不多,很简单就收拾好了。

  叶过去一套马车,宋暖正在一旁等着她。

  蓝袍男子回到袍男子面前,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,不时的朝她这边看来。

  不一会儿,他们二人就牵着马走了过来。

  宋暖这才看清袍男子戴着银色面具,只露出嘴唇以下的部位。

  二人牵着马,走向火堆,光照在他身上,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。

  宋暖皱了皱眉头。

  暗想,幸好是要离开了,这种人怕是惹不得。

  叶套好马车。

  “夫人,马车套好了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准备跳上马车。

  这时,本来还好好的马儿,突然间长嘶一声,直接往前跑,一下子就冲进了林子里。

  宋暖的手还抓着马车,身子一个踉跄,幸好叶及时的将她扶稳,这才没有被马车拖着走。

  叶看下宋暖,“夫人,没事吧?”

  宋暖摇摇头。

  叶立刻就道:“夫人,你先在这里等一下,我立刻去把马车给追回来。”

  这时,假的温崇正也走到了宋暖的身旁,看着像是跟他站着,挨得很近,可实际上,他们之间还有一拳头的距离。

  “没事儿吧?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没事!只是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受惊了?”

  “我们等一下叶。”

  林子里传来,马儿长嘶的声音。宋暖皱了皱眉,“我进去看看吧,你在这里等一下。”

  “还是让我去吧。”

  说完,他用着轻功冲进了林子里。

  这个假的温崇正是温崇正身边的人,武功高强。温崇正让他假扮成自己,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让他近身保护宋暖。

  这一路,没赶上半个月的路程,宋暖身边只有叶一人保护,温崇正也是不放心的。

  宋暖张了张嘴,还没喊住那人。

  雷天霸和南方他们已经跑过了,紧张的打量着宋暖。

  “温夫人,你没事吧?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没事!幸好还没有上马车。”

  二人松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。

  那边火堆旁,袍男子朝这边看了过来。

  宋暖也朝他那里望了过去。

  不知为何,总觉得那人的眼睛,闪烁着一种奇怪的光芒。

  没过一会儿,叶他们就回来了。他们点了灯笼,检查着马的身上,却发现没有什么问题?

  叶觉得奇怪,好端端的,马儿怎么突然间就发疯把林子里跑了?

  实在是古怪。

  “夫人。”

  “马没事儿吧?”

  “没事!”

  “那行,咱们走吧。”

  宋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,那个袍男子看过来的眼神,总觉得有种压抑的感觉。

  宋暖看下雷天霸和南方,“走吧,你们也上马车。”

  “好的,温夫人。”

  一行人上了马车,迅速的离开了河边。

  蓝袍男子坐了下来他看向袍男子,一脸恭敬的道,“爷,人已经走了。”

  袍男子点点头,收回视线。

  他看着火堆,火苗映在他的眸中,像是有两层火在燃烧一样。

  主仆二人,坐在火堆旁,等着许久,这才等到了一行黑衣人赶过来。

  “属下见过爷。”

  “事情都办妥了吗?可有查到什么?”

  “回爷的话,那人说的是假的,那个孩子并不是当年的那个孩子。”

  闻言,袍男子身上立刻迸射出一股寒气。

  几人小心翼翼的望着他。

  以为他会大发雷霆,一番责罚,却不料她淡淡的说了一声,“下去吧,继续查!”

  “是,爷。”

  黑衣人如稀重负,行礼后,迅速离开。

  蓝袍男子站在袍男子身旁,“爷,接下来我们?”

  “当年那孩子是在秦县消失的,辗转听到消息,在这附近发现了。现在既然确定那孩子不是,那咱们就在这回秦县,那边去看看吧。”

  “是,爷。”

  蓝袍男子去打了水,将火堆弄灭了,然后主仆二人上了马,驾马离开。

  前往秦县方向。

  ……

  “夫人,前面有个小镇,咱们到那里休息吧。”赶了两天一夜的路,马累了,人也累了。

  叶便问宋暖的意思。

  宋暖点点头,“好,就到前面找个客栈休息。”

  就算人不累,马也累了。

  何况跟着一起的还有南方。

  雷天霸,宋暖是不管的。他也是看着雷天霸越累,心里就越是高兴。

  可是南方不同,南方是她将来要合作的人,总不能让人家跟着受累。

  那不是宋暖的待客之道。

  进了小镇,叶就找了一家比较干净的客栈。

  她进去安排要小二,把马牵到后院去喂草喂水,自己则站在柜台前,让掌柜的给他们安排房间。

  一如前面的惯例,雷天霸她不管,就安排了南方两个人,还有他们这些人的房间。

  为了不让人怀疑,宋暖和假的温崇正共用一个房间。

  当然,假的温崇正会趁人不备的时候离开。

  他不会和宋暖共处一室。

  吃了饭,叶便让小二去烧了热水,提到客房。这一路上,能够泡个热水澡,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。

  “夫人,我就在房里等你吧。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不用了!没事,你回屋梳洗一下。你也早点休息吧,这两天一夜的也是累了。”

  宋暖摇摇头,她梳洗的时候,并不喜欢有人在屋里面,当然除了温崇正以外。

  眼下那个假都温崇正,已经避开。他在外面找个地方,隐在暗处,默默的保护宋暖。

  叶点了点头,“那夫人有事,就到隔壁叫我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宋暖送叶出去,顺便关上房门。她转身去打开包袱,取出衣服,然后来到屏风后。

  宋暖褪下衣服,只穿了一套里衣,正准备跨进大浴桶里,突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。

  她拉下衣服披在身上,警惕的四下打量着。

  窗户关的好好的,并没有人进来的迹象。这整个客房里,没有什么藏人的地方。

  宋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冒着热气的浴桶,她抽出匕首,轻轻走过去。

  人一定是躲在水里面,但因为热水混着那些血,所以才飘出了血味。

  如果不是对血腥味比较敏感的人,这点味道是闻不出来的。

  宋暖手握着匕首,一步一步的靠近大浴桶。

  “出来!我知道你在浴桶里面。”宋暖已经做好了,对方冒出水来,她就一刀刺过去的准备。

  噗的一声,有人从水中钻了出来。

  宋暖一刀刺过去,那人侧身避开,伸手拽着她的肩膀。宋暖的手腕一转,匕首又朝那人身上刺去。

  一刀划开了那人的手背,血喷了出来。

  那人似乎没料到,宋暖还有这一手。划他的这一刀,对那人似乎也没什么影响。

  他不痛不痒的继续攻击就宋暖,几招下来,宋暖被他扯进了浴桶里。

  他将宋暖逼在浴桶边沿上,让她动弹不得。

  氲氤的热气如雾,但因为他们靠的很近,依旧能够看清彼此的模样。

  “是你?”

  两人同时出声,一脸惊讶。

  宋暖看着那银色面具,水下的脚悄悄曲起,正准备往他致命的地方一击。

  那人却像是下面都长了眼睛一样,修长的双腿将她曲起的腿,紧紧的夹住,让她动弹不得。

  宋暖一身杀气。

  他也周身戾气。

  可是,此刻,两人的动作,身体上的接触,却显得无比的暧昧。

  宋暖咬牙,“放开我!”

  那人紧抿着唇,眼睛如猎豹般的紧盯着她。

  这个小妇人倒是有点意思。

  从刚才她的一招一式来看,虽然看不出章法,但是招招都是很有杀伤力的。

  尤其是她一来就给他一刀,那一刀分明就是杀气重重。

  还有,刚才她还想断他的子孙根。

  他还真没遇过,这么狠的女人。

  他的目光落在宋暖的脸上,身上早已经被打湿了,头发散落着,紧紧的贴在宋暖的脸颊上,更是衬托出她白皙的肌肤,还有那精致的眉眼。

  这么娇柔的一个女子,居然是那么狠厉,这么强势。

  他倒想要看看她求饶的样子。

  他的目光继续往下飘,落在了她那胸口的风光上。

  “你往哪里看?小心我挖了你的双眼。”

  宋暖感觉到了他的视线,顺着目光看去,落在了自己那里衣贴着的胸口上。

  此刻,那薄薄的白色里衣有跟没有一样,被水打湿之后,紧贴在肌肤上,此刻看去竟有一种半遮半掩的风情。

  两人又站在浴桶里,紧贴着彼此。

  这个时候,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。

  可宋暖感觉到的不是暧昧,而是恼得想要动手杀了他。

  这个登徒子!

  “如果我不放呢?现在,你该求我,而不是这么凶的说一些威胁我的话。你知道爷最讨厌什么吗?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。”

  宋暖怒瞪了他一眼,“你知道姑奶奶最恨什么吗?”

  那人突然有了兴趣,唇角勾了起来,“还真是不知道啊,你说说。”

  宋暖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间蹦了出来,“姑奶奶最恨登徒子。”

  “姑奶奶?”那人低笑一声,“待会爷让你哭着求饶,要看看你是不是姑奶奶?”

  说着,他身子压过来,抓住宋暖的双手,推到了她的头顶。

  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要用这种方式的话,是不是显得太难看了一些?这位爷要什么女人没有,非要在这里这样的一个情况下,对一个妇人下手,还真的是让人不齿。”

  “你说的没错!爷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?可爷就是没见过这种,牙尖嘴利,下手狠厉的妇人。这种女人想必应该味道不错,爷一直没尝过这种味道,今天正好试一试。”

  “至于,别人会怎么想,我不说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?而眼下,我只在意你怎么想,待会你会怎样的求我?”

  “……”试你妹!

  宋暖心里怒骂,她暗哼一声,已有了打算。

  宋暖突然凑近,咬住他的耳垂。那人浑身一震,显然没想到宋暖突然这样下手。

  哦不!是下口。

  就在他的怔愣之间,宋暖挣开他的手,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时,一支银针已经扎了过去。

  那人立刻一动不动。

  宋暖从浴桶中出来,拉下衣服,将自己紧紧的包住。

  宋暖再朝那人看去。

  这才看清那人手臂上被她划了一刀,他的肩膀下面,此刻正鲜血直流。

  看样子像是被人刺了一剑。

  “被人追杀,还敢这么嚣张,你就不怕我把你丢出去吗?”

  “你倒是敢!你把我丢出去,难道就不怕毁了自己的名声吗?”

  宋暖听着低笑几声。

  “呵呵!”

  那人疑惑的看着她,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你说我笑什么?我把你从这里丢出去,你觉得别人能猜到你是从我这里出去的吗?再说了,你觉得我是一个那么蠢的人,对着自己的窗户往外丢吗?”

  宋暖把衣服穿好,头发都顾不上绾,她出去从床上直接将被套拎了过来。
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现在担心了?现在知道,姑奶奶不是好惹的了?”

  宋暖邪气的笑了下。

  居然敢吃她的豆腐,敢那样对她,这男人全身是胆不成?

  今天一定要让他尝尝她的厉害。

  宋暖倒出了一粒药丸给他喂了进去,然后用被套将他套了进去,再拿个绳子捆起来。

  宋暖出去叫了叶过来。

  叶看着那个看不见脸,被捆得像是一条虫的人。

  “夫人,这是?”

  “不要问了,咱们得想办法,把这个人丢出去。”

  “这个交给我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她招招手,叶立刻附耳过去。

  宋暖在她耳边叮嘱几句,叶点了点头,扛着那个人,迅速的从窗户那边离开。

  浴桶里的水,已经成了血水。而宋暖这时候,也没有了再梳洗的兴致。

  她将窗门关好之后,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,简单的洗了手脸。

  然后就取了一本书,坐在桌前,等着叶回来。

  一刻钟后,叶就回来了。

  二人把那桶血水处理了。

  “夫人,今天晚上,我跟你一起睡吧?”

  宋暖也没有拒绝,一直折腾,这的确是累了。两人躺在床上没一会儿,宋暖就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