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86章 海里救人(二更)

第486章 海里救人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3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2:19

  

  雷天霸想要上前去拦她,却被李夫人给拉住了。

  待到宋暖出了大厅之后,雷天霸才焦急的看着李夫人,“二姐,为什么不让我拦她?或许我态度再好一些,她就能够接受我们的歉意。”

  老实说,这几天他真的是被折磨怕了。

  李夫人摇摇头,“走吧!今天就先这样,我们回去,明天再来。”

  “二姐?”雷天霸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,“二姐,你就忍心让我这样痛着?我们现在这样回去,我得痛成什么样子?”

  那药已经服完了。

  雷天霸想到身上接下来会有多痛,他心里就有多害怕。

  雷老爷子为了逼他来这里道歉,让人把那颗毒瘤,还有那天挖出来的烂肉,全都给他留着。还让人端着给他看,看得他吐了大半天。

  他可不敢想,那种臭东西,那一坨烂肉是从他背上挖出来的。

  想想就一股恶寒。

  李夫人看着他,眸底有着浓浓的不忍,但还是强硬的道:“不行!来这里之前,爹就已经交代过了。如果温夫人不谅解,那我们就先回去。一定要给足诚意,但不能缠到让人家对咱们反感。走吧,明天二姐再陪你来。”

  闻言,雷天霸点了点头。

  蔫巴巴的跟在她身后。

  事情已经这样了,他还能怎样?

  怪就怪自己那天嘴太臭,怪自己太狂傲。以为自己只是小问题,以为是别人害了自己。

  哪知道真的是自己的问题?

  不过,他现在后悔,也没有用。

  第二天,第三天,李夫人和雷天霸姐弟二人连续来了三天。

  每一天都是过来表达歉意,但只要宋暖表现得有一些不耐烦,或是不待见他们,他们就没有再继续纠缠。

  雷天霸被折磨的天天在院子里哀嚎,可每天还是乖乖地跟着李夫人一起来唐府。

  慢慢的,他在宋暖面前,越来越低声下气,诚意也渐渐的呈现出来。

  可宋暖觉得还不够。

  这种人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,这点折磨怎么够?

  这天,从唐府出去,雷天霸就快要崩溃了,他紧紧的抓着李夫人的手,眼中都含着泪水。

  “二姐,我到底该怎么办?我要怎么做她才肯出手相救?”

  李夫人看着他,也是满面愁容。

  “三弟,你是知道的,温夫人的性格,也是挺硬的,她也是挺犟的一个人。这事情本来就是我们错了,现在才几天,咱们按爹说的办,她不会见死不救的。”

  “可是,二姐,你就让我这样痛着吗?已经三天了,我已经足足痛了三天,再这样下去,我会疯的。”

  雷天霸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。

  他现在身上就很痛很痛。

  这种疼是一种折磨。

  李夫人叫了他的侍从过来,“快点扶公子上马车,马上回雷府。

  “是,二小姐。”

  侍从连忙扶着雷天霸上马车。

  回到雷府,李夫人便到书房去找雷老爷子。、

  雷老爷子见她那般神色,便知道今天,又没有成功。

  “爹。”

  雷老爷子抬手,“不用说了!我知道,按我早前说的去办,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  “可是,爹,三弟他痛的厉害,这样子下去该怎么办?”

  “痛没事,最终人没事就行。现在不让他痛一点,他怎么能够取得教训?我觉得这样也挺好,正好,让他知道点厉害,省得无法无天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  这几天,雷老爷子虽然也担心雷天霸的身体,但是转念一想,这样子也是一件好事。

  正好,借这事磨磨他的性子。

  李夫人知道劝不动雷老爷子,暗暗的叹了一口气,“那爹先忙着。”

  “坐吧,我正好有事找你。”

  三个子女之中,李老爷子最喜欢的是二女儿。行事风格,与他年轻的时候,很是相同。如果二女儿是儿子的话,雷老爷子觉得他现在应该就不用这么操心了。

  李夫人坐了下来。

  “爹,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。”

  “奶娘的事情,你一定要瞒着你娘。另外,我让你去查一下李腾飞。他是你夫君,我让你去查他,这本来不太好,但是,除了你没有更合适的人了。”

  李夫人听着,不由得紧张起来,“可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咱们几家的事?”

  李老爷子摇摇头。

  “那倒不是,上次温崇正说的事情,虽然,按说我们应该相信他,但是,有的时候,虽然是身边人,咱们也要弄清楚才能安心。”

  关于温崇正箭指李腾飞与海盗私通一事,雷老爷子心里还是放不下。

  总是莫名的担忧。

  李夫人立刻就道:“爹,这事我已经让人在查了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。上次他们说,腾飞与海盗有私通。我查过了,他这个人没有问题。”

  “不过,在衙门里,倒是真的抓了几个海盗。他们蜇伏在衙门里,与海盗里应外合,所以,好几次腾飞带人去剿灭海盗,他们都是早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”

  雷老爷子听后,沉默了一会,又道:“既然你已经调查过了,那就不必再查了。不过,你还是得留个心眼。”

  “爹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行!那你就先回去吧,这些天你老往这里跑,来回奔波也是累。腾飞那边,你要多关心一些,省得他心里有疙瘩。”

  “爹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  ……

  唐乔的酒楼,很快就开始装潢,装修风格暗着宋暖的草图在进行。

  另外,菜单,宋暖也已经正式完工了。

  有了菜单,菜谱也就随手而来。毕竟在画菜单的时候,她心里就已经知道,那些菜该怎么做了。

  这天夜里,宋暖和唐乔刚刚商量完事情,正准备梳洗睡觉,就听到温崇正回来了。

  宋暖将衣服放下,出去开门。

  “阿正,今天怎么这么晚?可是遇上什么事情了?”

  温崇正一进来就道:“暖暖,你跟我去一个地方。”说着,他便进屋去,把宋暖的医药箱扛上。

  宋暖知道,一定是有人等着她去诊治,便急急的跟着温崇正一起出了门。

  马车直接驶向海边的一个小渔村。

  在一个简陋的木屋前停下。

  温崇正扶着宋暖下来,那门口已经有人在等,见温崇正过来,连忙迎过来。

  “温公子,可是请到大夫了?”

  说着,他看向宋暖。

  温崇正点点头,“走吧,先进去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那人连忙推开门,领着他们进去。刚进屋,宋暖就闻到了屋里,萦绕着浓浓的血腥味。

  屋里的床上,躺着一个年轻男子,床前坐着一位正在抹眼泪的中年妇人,那妇人担忧的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男子。

  温崇正放下药箱,“暖暖,他出海打鱼,受了重伤回来,你帮他看看伤势。”

  宋暖连忙过去给那人检查。

  这人身上布满了伤痕,看样子像是鞭打的伤,但最致命的是腹部那一道刀伤,伤口又深又长,里面的肠子都露出来了。

  拆开纱布之后,那妇人看着里面的情景,直接就晕倒了。

  这人的肠子都露出来了,一般人的理解,这人是没有活路了。

  温崇正连忙道:“阿力,把你娘扶回屋去。”

  “好的,温公子。”阿力连忙扶着妇人出去,房间里,只剩下他们夫妇二人和那个躺在床上的人。

  “阿正,我需要你帮我打下手。你先帮我把工具拿去用开水煮一刻钟,再擦干送进来。我先给他清洗别的伤口,最后再来弄这个。”

  “好!我立刻就去。”

  温崇正熟门熟路的拿着她的手术刀往外走,出去找了阿力。两人烧火,把工具放在铁盆里煮。煮开之后,等了许久,再取出来,擦干上面的水。

  温崇正和阿力在回到屋里时,宋暖已经把其他伤口都上过药了。

  “暖暖,已经好了。”

  “好!现在开始,我叫你拿什么,你就帮我拿什么,帮我递过来。”

  宋暖头也不回。

  “好的!”

  “屋里的灯光不够,想个办法。”宋暖又交代,阿力连忙去找油灯。

  他们家就两盏油灯,一个房间一盏,再没多的。他只好去找邻居借,没过多久他就借了三盏回来。

  他将油灯全部点亮,放在床前。

  阿力略略有些不安的问:“大夫,这样可以了吗?”

  宋暖点点头,“可以了。”

  夫妇二人,默契配合。

  一个上药缝合,一个递接工具。

  两刻钟后,终于将那人腹部的伤口,缝合好了。

  宋暖又取了两粒药,交给阿力,让他喂他大哥服下,然后去开了药方子。

  温崇正接过药方子,出去一会就空手回来。

  宋暖也没有问他,让谁去抓药了?一边收拾工具,一边叮嘱阿力,告诉他,这几天要注意什么。

  刚做完手术,这一天一夜是这个男子最重要的时候,也是最危险的。如果熬过去了,命算是捡回来了。

  温崇正看向阿力,“你先去看一下你娘吧,你大哥这边,我们夫妇帮你守着。暖暖是大夫,如果待会你大哥发烧起来,暖暖也知道该怎么办?”

  “原来这位是温夫人。”阿力一脸惊讶,然后,郑重得朝宋暖拱拱手,“多谢温夫人,温公子。”

  二人摆摆手,“你先去守着你娘吧,这里交给我们。”

  “是,多谢二位。”

  不一会儿,男子又进来了。他提了一壶水,手里还捏着一个纸包,里面是一点他从邻居家借来的茶叶。

  “温公子,温夫人,这里有开水,刚烧好的。这里有点茶叶,我就先放在这里了。”

  “好的,多谢。”

  “不用谢!该是我们谢谢你。”阿力放下东西就出去了。

  温崇正看向宋暖,“暖暖,要不要喝点水?”

  宋暖点点头,“要点白开水就行。”

  她看得出来,那茶叶应该是借的,而且泡茶的也只是两个吃饭用的碗。

  温崇正点头过去,倒了一碗水,待到温度差不多的时候才端过来给宋暖。

  宋暖有些渴了,一口气便将那一碗水喝完。

  温崇正似乎也知道她渴了,连忙又去把放凉的另外一碗,端了过来。、

  宋暖喝完两碗水后,用衣袖擦了擦嘴巴,笑道:“你倒是知道我口渴了。”

  “你刚才站着忙了这么久,口渴是一定的。”

  宋暖看着床上躺着的人,问:“阿正,这是怎么一回事?方便跟我说吗?”

  “我白天出海的时候,在海上遇到了他。他就漂在海上,救上来时,他身上已经是这样子了。后来上了岸,他们村里的人说,他半个月前出海去打鱼,后来,那艘船直接不见了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应该是遇到海盗了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叹了一口气。

  没想到海盗连过往的渔民,都不放过。

  这个人能够坚持到现在,也是了不起。

  这个人可能真正与海盗正面交锋过,极有可能是从海盗窝里逃出来的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救活他,便可以知道海盗的具体位置。

  “阿正,你放心,我一定尽力救活他。”

  温崇正点头,“我相信你!”

  没过多久,出去抓药的人就回来了。宋暖听到暗号声,温崇正就出去了。没一会儿,他就提着几包药进来。

  “我去煎药吧,你在这里看着他。”

  宋暖接过药包,提着去厨房。

  她把小炉子,提到了院子里,就在院子里生火煎药。

  床上的人昏迷不醒,冷汗涔涔,没过多久,温崇正就发现他发起了高烧。

  受了这么重的伤,又在海水里不知泡了多久,现在上了药,人会发烧,也是正常。

  “暖暖,你进来一下。”

  宋暖连忙进去,温崇正指了指床上。

  宋暖过去给那人复诊,发现他有些发烧,便从医药箱里取出一瓶酒精。

  “这个给你,这东西怎么用,你是知道的。我出去煎药,再有什么问题的话,你再叫我。”

  温崇正接个小瓶子,“好,这里交给我。”

  上次阳阳发高烧的时候,宋暖就用过这酒精。温崇正就在一旁帮忙,所以他很清楚,用酒精做物理降温,该怎么做?

  毕竟男女有别,这里交给温崇正是最好的。

  宋暖出去煎药,隔壁屋里的妇人醒过来了,阿力扶着她出来。

  “温夫人,多谢你救了我大儿子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