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81章 穷山沟(三更)

第481章 穷山沟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2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2:14

  

  书房里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  李夫人扭头看向下人,那些家丁也吓坏了。

  刚才他们还言之凿凿的说,三公子就在书房里,一点事都没有,可现在里面没了动静。

  人在里面,这一点,他们是肯定的。

  可现在没了声音,这……

  雷府的下人都知道,雷天霸是雷家的一根独苗。他要出点什么事?他们这些人全都得陪葬。

  李夫人站到一旁,指着房门,“快!快给我把门撞开。”

  “是,二小姐。”

  三个家丁站成一排,三人交换了个眼神,然后喊起了口号,“一,二,三。”然后三人,一起撞过去。

  砰的一声响,房门倒在地上。

  李夫人匆匆朝里走去。

  只见雷天霸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  他的书桌上还放着几只蝈蝈,看样子,他在这书房里并不是在用功学习,我是在斗蝈蝈。

  “快!快扶公子回房里。”

  李夫人也顾不上这些,连忙让人将雷天霸扶到房间去,然后马不停蹄的亲自赶往唐府。

  门房看到李夫人来了,连忙派一人进去通报,一人去开门。

  李夫人见了门房,立刻就问:“温夫人在不在府上?”

  那门房摇头,“不在的,温夫人和温公子一早就出门了。”

  李夫人一听,脸色顿时煞白,险些就站不住了。

  “那……那温夫人可有说他们要去哪里?唐姑娘呢?”

  “我们姑娘也跟着一起出去了,他们说是到外面去走走,想要找人看看田地。”

  “看田地?”李夫人反问一声,“有说到哪里吗?”

  门房摇摇头,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要不然李夫人先进去坐坐,喝口茶水。我去找找我们的总管昌叔,或许他知道我们姑娘和温公子他们上哪里去了?”

  李夫人听后连忙道:“行!你立刻去找一下你们的总管,我就不进去了,我就在这里等。”

  这个时候,她哪还有什么心思去喝茶?

  她都快要急死了。

  雷天霸现在不省人事,一切就像宋暖早前说的那样,三日之内下不了床。

  如今不仅下不了床,还是晕迷不醒。

  门房匆匆跑去找昌叔,没过多久,昌叔就匆匆的赶了过来,“李夫人。”

  “你就是唐姑娘的总管吧,别多礼了,请问一下,你知不知道唐姑娘和温公子他们到哪里去看田地了?”

  昌叔摇摇头,“这个我们小姐没有说,他们说去看田地,这事早就说说好的。应该就在这附近吧,要不我让人出去找找?夫人这边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李夫人一时也没了主意,听他说要出去找,便道:“如果找到了他们,你让他们来一趟了雷府。特别是温夫人,我三弟病倒了,想找温夫人过去给他诊诊。”

  昌叔点了点头,朝她拱拱手道:“李夫人,请先回去吧。我这就让人去找。”

  “如此就多谢了。”

  “李夫人,客气了。”

  昌叔急忙安排人,出去找人。

  李夫人也没有闲着,在唐府门口安排人,让他们在那里候着,然后,她自己上得马车,又急急的赶回雷府。

  雷府那边,已经找来了十几个城中的大夫。临海城所有医术还行的大夫,全都被请过来了。

  房间里挤满了人。

  李夫人赶过去的时候,雷老爷子正扶着雷老夫人,夫妇二人,一脸焦色。

  雷老夫人正拿着手绢抹着眼泪,双眼通红。

  “老爷,咱们三儿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办?这人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病倒了?怎么都醒不过来?”

  雷老夫人一边哭一边埋怨,“老爷,不是我说你,好端端的,你让他去学什么?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几天不出门,这能不出事吗?”

  “要我说,这儿孙自有儿孙福,他没事便好,非要让他去学怎么做生意?这不是把他往死里逼吗?这孩子,你让他吃喝玩乐还行,让他学东西就不是。”

  “好啦好啦。”

  雷老爷子听着这话,就怒了。

  慈母多败儿。

  他家就是这样子。

  儿子已经这么不成器了,让他学习好像还是害了他一样。难不成就是因为他在学东西,所以才病倒的吗?

  雷老爷子可不会这么想。

  刚才他去书房看了,那桌上还摆着几个蝈蝈,还有斗蝈蝈的那些工具。

  什么在书房认真的学东西?

  这分明就是在里面关着门玩。

  现在人病倒了,还说是因为学东西病倒了?

  他可真想骂人。

  这小子等他好了,还得接着逼,接着骂。

  这真惹火了他,他还真的下得了手,先请家法伺候一顿再说旁的。

  李夫人匆匆过去,扶住了雷老夫人,“娘,这事怎么能怪我爹呢?他让我三弟学着做生意,这是对的。我们雷府这么大的家业,三弟不学着掌管这些事情,那谁来学?以后交给谁,难道还要交给外人吗?这不是等于把我们雷府诺大的家业送给外人?”

  雷老夫人听着李夫人这么说,也生气了。

  她用力甩开李夫人的手,不悦的道:“你怎么也跟你爹一样?你三弟现在就躺在床上昏迷不醒,你就不心疼吗?”

  李夫人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。

  “娘,我三弟躺在里面,我当然心急,我这不是出去找大夫了吗?”

  一句话提醒了,雷老爷子和雷老夫人。

  雷老爷子朝她身后看了看,并没有看到宋暖,他便问:“听下人说,你去唐府了,怎么没见温夫人跟你一起回来?”

  李夫人叹了一口气,道:“爹,温夫人她们出门了,说是出去买田地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“他们那边的下人,也不知道他们上哪去了?这不,我让他们的人出去找,也留了人在那里候着等消息。我心里着急三弟的事情,所以就先赶回来了。”

  雷老爷子点点头,“大夫正在看着呢,你也别着急,待会听听大夫怎么说?”

  “是,爹。”李夫人一手握着雷老爷子的手,一手摸着雷老夫人的手,“爹,娘,你们也别着急,别急坏了身子。我三弟不会有事的,放心吧,有这么多大夫在呢。”

  李夫人自己心里急得团团转,可面子上,她还得安抚住她的爹娘。

  这上了年纪,要真将他们急坏了,这一倒下,雷府可就得全乱套了。

  三人在外面焦急的等着。

  这时,孔有才夫妇也闻讯赶来,见了面就先问情况,知道还没有结果,也就跟着一起等。

  过了许久,屋里的大夫一起出来。

  雷家的人围了上去,急声问:“大夫,可诊出了结果?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十几个大夫一个个都低着头。

  李夫人看着他们这个样子,不禁皱了皱眉头,“大夫,你们是过来出诊的,诊出了什么就直说,不用这个样子。”

  那些大夫不仅顾忌着雷孔二府的势力,更顾忌着还有一个官府的势力。

  所以有些话,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?

  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相互推搡一番后,这才有人站了出来。

  “雷爷,雷三公子的病情,我们都诊不出来。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倒下了,还昏迷不醒?我们的医术不好,还请雷爷见谅,雷爷还是另请高明吧。”

  雷老爷子听了之后,心中咯噔一下,身子不由得轻晃几下。

  李夫人连忙扶住他,“爹,你要稳住。三弟,现在病着,你可是府中的主心骨啊。”

  雷老爷子点点头,稳住了情绪。

  他看向孔有才,“有才,你代我送送这些大夫。”

  “是,爹。”

  孔有才把十几个大夫送了出去,雷老夫人已经嗷嗷的哭了起来。

  “三儿呀,你怎么突然间就病倒了?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?你这样子,让爹娘可怎么办呢?三儿呀……”

  雷老爷子被雷夫人哭的心烦气躁。

  “别哭了!现在哭就能解决问题吗?”

  雷老夫人一哽,吸了吸鼻子,硬是憋着,把脸都憋红了,也没让自己再哭出声来。

  她捂着嘴往屋里走,一边走,一边哭诉,“我儿子都这样了,还不让我哭,你这老头子,你还有没有良心啊?”

  雷老爷子皱紧了眉头,一股气,无处泄。

  李夫人相对还冷静一些,“爹,你别着急。我现在立刻让人四处去找找他们,尽快将温夫人找回来。温夫人的医术高超,她的医术都是谷神医教的,她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  这个时候,她也不敢将宋暖前几天的提醒说出来。

  这让老爷子知道了,非得要将他们姐弟二人怪了个透彻。

  如今之计,只能尽快找到宋暖,让她来给雷天霸诊治了。

  “快快快!快让人出去找,找到了立刻请她过来这边。我们这次有求于人,不管姿态放得再低,他们有什么要求,我们都答应,只要能保你三弟一命。”

  雷老爷子到底心里,也是慌的。他就一个儿子,如今倒在床上,不省人事,他哪能不着急?

  “是是是,爹,你放心!我立刻安排人去找。”李夫人连忙应是,扭头看向孔夫人,“大姐,你照顾好爹娘,我立刻下去安排。”

  孔夫人点点头,“好,你去吧。爹娘这里有我,三弟这边,我也会照顾好。”

  李夫人匆匆出去,将孔府的下人分派了出去,又回到衙门,派那些官差出去,一起找人。

  一时之间,临海城到处都是找人的声音,一个个急色匆匆,全都在找唐乔和温崇正夫妇。

  而此刻,唐乔和温成震夫妇,正在城外的一个叫做南湾村的小村庄里。

  村长是一个叫南方的年轻男子。

  这个男子很有意思,听说早年也上过书塾。虽不是满腹诗书,但也识文断字。比一般只会种田的汉子,要讲道理许多,眼光也放得远一些。

  他听说,唐乔他们是到村里来看田地和山头的。立刻就热情地招待领着他们,绕着这个村,四处巡视一圈。

  这个南湾村,地势不错,四周都是高高矮矮的山围绕着,村里还有一条河,水源充足。

  如果真要在这里种植草药,或者是花草的话。

  这是一个好地方。

  南方一边走一边向他们介绍,他们这里,除了田地是分到各家各户之外,这里的山都是公山,并没有落实到哪家哪户,全村人都是有份的。

  这里只有几十户人家,但田地却有几百多亩,平均每一家多十几亩。

  旱地也有不少。

  看完之后,大家就坐在一起谈合作的事情。

  南方问:“不知几位,要买田地?还是租田地?这些田地,又准备是做什么用的?”

  温崇正朝他拱拱手道:“我们准备种草药和花草,如果南村长愿意跟我们合作的话,我们可以再商讨。是租,还是买?这都好说。另外,我们种的草药和花草之后,势必就要请人干活,还会建工坊,所以到时候全村的人,只要年纪适当,能干活的,我们都会考量,他们也就不需要再到外面去谋生。”

  “至于工钱方面,我们绝对不会苛待。目前我们村里那边就是这样子,基本上全村的人都在我们家里的田地做事,还有工坊。价钱上面,跟外面无异,甚至我们还可以优待一些。这样子,村民既不用在外讨生活,也可以就近照顾家里。南村长可以考虑考虑,或者派人到秦县的高山村去打听一下。”

  “我们并不着急,你们考虑好了我们再谈。怎么样一个合作的方式,这样都行。我们考虑南湾村,主要是因为这里山多,田地也多,真要做起来的话,我们能够好发展一些,好管理一些。”

  南方听着温崇正的话,便点了点头。

  “这事,我得跟村里的人再商量商量,考虑考虑。不过,你们可以先把价格跟我说说吗?如果是买,那是怎样的一个价格?如果是租,那又是怎样的一个租法?”

  “你们先说好了,我再做村民的工作,这样也好做一些。你们说是不是?另外,你们所说的,只要你们租了,或者是买了我们村的田地,就让我们村民在你们那里上工,工钱方面给多少?”

  南方也是一个直爽的人,而且,他对温崇正所提的合作,也挺感兴趣的。

  如今他们村里就是山多田多地多,但是一代一代的种下去,也种不出什么,依旧是穷得叮当响,只是能够解决温饱罢了。

  穷山沟出不了好苗头。

  他们这个村也就一直这样。

  这不是他这个村长愿意看到的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