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66章 能接受吗

第466章 能接受吗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53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1:58

  

  “不怕!有承大哥在,东西坏不了。”宋暖说完,指了指门口,“我们再去看看制香料的工坊吧。”

  赵承志颔首。

  舒同峰还在低头思索,为什么有恒王在,东西坏不了?他来,就不愿让他动手?

  走到通向前院的拱门下时,舒同峰突然叫了一声。

  “小宋,你太不厚道了,你居然拐着弯看扁我啊。你说说,咱们还是朋友吗?有这样做朋友的吗?”

  “我做什么了吗?”宋暖扭头看着他,一脸无辜,“我只是说,承大哥在,东西不会坏,这话有错吗?难道你觉得不是?”

  舒同峰三步并两步走,一下子就窜到了宋暖身旁,“别又给我下套,你这问题我能回答吗?回答得好吗?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回答?明明是一个很正面的问题。你说我的话没错,这不就对了吗?”

  舒同峰看着她,呵呵!

  呵呵两声,直接走人。

  这个家,大大小小都是腹黑的,说话总喜欢给别人下套。

 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,低笑一声。

  顾信朝宋暖竖起了大拇指,“温夫人,我佩服你!”

  舒同峰总是呛他气他,现在终于看到舒同峰,在别人的手下吃瘪了。

  顾信现在更加崇拜宋暖了。

  宋暖朝他拱拱手,“过奖了!”

  顾信怔了一下,随即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这个温夫人,其实也很风趣。

  真是一个谜一样的人,越相处越觉得有意思。

  舒松则道:“这小子,其实,我也是看他在这里才会这么轻松,情绪这般外露。”说着,他扭头看向宋暖和温崇正,“我很为他高兴,有你们两位朋友。”

  舒同峰作为舒家唯一的孙子辈,舒家的所有希望,全都压在他身上。

  说是没压力,也是假的。

  舒松他自己一个人习惯了。

  习惯了跟在赵承志身边,他连成家的想法都没有,所以,舒老爷子也根本就没把希望放在他这一方。

  他大哥早早去世,舒同峰可以说是由舒老爷子亲自带大。

  舒老爷子对他肯定抱着全部希望的。

  在舒家,舒同峰就像个小老头一样,成熟稳重,处理事情谨慎。在京城,舒同峰与人相处,也很是圆滑,整个人就像戴了一副面具一样。

  舒松还是在高山村才能看到不一样的舒同峰。

  舒松觉得这个才是真正的舒同峰。

  “松叔,我们也很幸运有阿峰这个朋友。”

  舒松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有些事情,不用说!他相信,宋暖他们也会做,舒同峰也会为宋暖他们做。

  他们都是真性情的人,一旦认准了一个朋友,那就会死心塌地,肝胆涂地。

  嘎吱……

  唐乔拉开房门,正好舒同峰从那里经过。舒同峰扭头看去,立刻就问:“阿乔,原来你在房里呀,我还以为你出去了。”

  “我是去镇上了,刚刚回来。你们这是?”唐乔朝他身后的那群人看去。

  舒同峰停下来,走到她身旁。

  “我们刚刚跟着小宋他们四处转转,看看药园,菜棚和花田。刚刚去看了后院的工坊,现在准备去看一下制香料的工坊,你要不要一起?”

  唐乔摇摇头,“你们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  说话间,宋暖他们已经走近了。唐乔朝他们拱手道,“各位,你们先忙着,我回屋看书。”

  赵承志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上下扫看一圈,随即微笑颌首,“唐姑娘。”

  “承公子。”

  赵承志来到高山村,大家都以为他姓陈,因为他有意隐瞒身份。

  唐乔是聪明人,宋暖叫他承大哥,她便叫他承公子。

  “唐姑娘,如果有空的话,不如跟我们一起转转,待会一起喝茶。海外的有些事情,我想问一问唐姑娘,也打听一些事情。不知唐姑娘方不方便?”

  唐乔点了点头,“我的荣幸,请!”

  赵承志都开口了,她怎么会不方便?哪会没时间?

  刚才说回屋看书,其实也没什么书可看。不过就是觉得他们在一起,自己在场不太方便。

  现在,赵承志开口要她一起,自然就没有什么不方便的。

  唐乔跟在舒同峰身旁,两人并肩而行。

  宋暖领着赵承志他们走在前面。

  舒同峰压低了声音,道:“公子是一个很和气的人,跟他相处,你不必有什么压力。在来的路上,我们有时,也说到了你,公子对你是赞不绝口的,说你和小宋都是女中豪杰。”

  唐乔点了点头,扭头看着他,笑了笑道:“不会是你在承公子面前,把我和暖暖夸上天了吧?不然好端端的,承公子怎么会说到我们?”

  “嘿嘿!”舒同峰干笑两声,笑眯眯的道:“我有这么好的朋友,路上没什么话题的时候,就忍不住跟他们说起了。再说了,我也没有把你们夸上天,我只是据实而说。”

  “如此就多谢了。”

  “谢什么?”

  “谢谢你,夸奖啊。”

  舒同峰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“噗……我还以为你要谢我什么呢?有些莫名其妙。既然是谢我夸奖你,而我也没夸奖,那就不用谢。”

  说完,两人相视一下。

  这话真绕口。

  不过,大家都听得懂。

  舒松扭头看向他们,目光定在了舒同峰的脸上,这小子眉宇间的那股神情,是他没见过的。

  他又将目光落在唐乔身上。

  难不成?

  这事回头得问问小宋。

  大伙一起去参观了制香工坊,然后又回到院子里坐了下来。

  赵承志是一个好学的人,他今天所看过的地方,心中有疑问的地方,他都记得。

  这会儿大家坐在一起,便就只听到他提问,宋暖几人回答,解决了他的疑惑。

  接着,他又问了唐乔不少海外的,民俗风情,海外特色。

  唐乔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跟大家说海外那边的事情,一时,大伙听得津津有味。

  “临海城那边,年前还有上折子说,附近海域经常有海盗出没。唐姑娘,经常出海是走什么航线?可有遇到过海盗?”

  舒同峰听到海盗,立刻紧张得看着唐乔。

  舒松看着他紧张的样子,心里隐隐笃定了一些事情。

  这小子,难道真像自己猜测的那样?

  他喜欢唐乔?

  可是,唐乔以杨安的事情,他是知道的。这小子和他们两个都是朋友。

  这怎么可能?

  如果他真喜欢唐乔,那三人的关系岂不是……?

  舒松皱了皱眉头,心想着回头再向宋暖确认一下。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他得跟舒同峰交代几句。

  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  朋友妻不可戏,更不可惦记。

  “我去海外乘坐的都是专门的大船,那些船都是常年走那条航线的,倒是没有遇到过海盗。”

  赵承志点了点头,“如此便好,唐姑娘,出发前要打听清楚,事事要小心。海上不比陆地上,真要遇上了什么突发事件,那是无处可逃。”

  “多谢承公子关心,唐乔,知道了。”

  舒同峰立刻就道:“阿乔,你干脆今年就别去那边了。这边,小宋这里也忙不过来,而且这些东西,你都是有份的。”

  “现在,家里这些事,你们就在这里一起忙,也忙不过来。或者说,你们计划一下,往临国销去。西林国啊,东璃国啊,这些国家销去都行,海外那边就别去了。”

  舒同峰听到海盗出没频繁,他都有些后悔,当年把唐乔往临海城那边送了。

  唐乔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,“哪有那么严重?我出发前,打听清楚就行。再说了,我就一两年总往海外跑,也没遇到什么海盗。放心吧!我唐乔命硬,就算遇到什么事,也一定能够逢凶化吉。”

  舒同峰知道自己劝不了唐乔,便把目光看向宋暖。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示意她回头一定要好好的劝劝唐乔。

  她们姐妹二人说话方便,而唐乔又听宋暖的话。或许她们商量着,把商业版图放其他方向发展,唐乔就会打消了去海外的念头。

  舒同峰是了解赵承志的,如果不是真的海盗猖狂,他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提醒唐乔。

  所以舒同峰觉得,唐乔不能再去海外了。起码在海盗还没有被剿灭的时候,不能往那去。

  他们都知道,海上远比在陆地上要危险。

  宋暖微微颌首,示意他别着急。

  晚上,温崇正跟他们在书房里,煮茶聊天。

  宋暖则抱着曦儿去找唐乔。

  她打算今天晚上就跟唐乔睡了。

  曦儿躺在他们二人中间,两人侧着身子,面向曦儿。

  唐乔的手轻轻的拍抚着曦儿。

  看着曦儿安稳的甜甜的睡了,唐乔的眉宇间也染上了丝丝笑意,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。

  “暖暖,咱们的曦儿,长的真好看。”

  “噗……还这么小,哪里看得出来长什么样了?”宋暖忍不住的笑了下,目光从曦儿身上移开,落在唐乔的脸上。

  “乔姐姐,听起来,那边的海盗比较猖狂,既然承大哥都这样说了,不如你今年,就先别出海了吧。我们的东西,也基本上轨道了,或许可以像阿峰说的那样,往其他地方销去,不一定非要往海外去。”

  “暖暖,你还真的是听话,阿峰叫你劝我,你今晚就过来见我了。还抱着曦儿一起过来跟我睡,这陪我睡觉,只是附带,真正的目的是劝我吧?”

  “那边的情况,我最清楚。我这一两年都在那里,海上是什么样的情况,其实,我比恒王爷更清楚。你不用担心!”

  “再说了,我过几天才起程回到边,回去了也未必就立刻出海。毕竟在临海城这边,我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忙。出发前,我一定会打听清楚了,确定没问题才出发。这样子,你放不放心?”

  “乔姐姐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倒不是我听阿峰的话,而是我们大家都关心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暖暖,早点睡吧。明天一早,就要忙酒席的事情,还有那么多客人要来。”

  “好!”

  第二天一早,天还没亮,【正阳居】这边就开始忙活了起来。

  这一两年来【正阳居】这边,常有喜事,经常办酒席。

  村民只要知道这边要办酒席,大伙就都知道,早点过来帮忙,也会顺便把家里的桌椅,带过来摆好。

  曦儿的百日宴,跟满月酒差不多,但在温崇正他们看来,今天比满月酒那天更要热闹。

  因为有赵承志他们在。

  唯一不足的就是慕容靳不在,他上次回凤栖族之后,便连过年都没有回来跟他们一起过。

  只是送了信回来。

  曦儿的百日宴过后,赵承志他们又住了几天。

  这天,赵成志听着宋家宝出门练剑,便跟着出了门。

  “宋三弟,前几天就说要看一下你的箭术和武功,可一直忙着,不如,现在你练给我看看吧?”

  宋家宝听着,高兴极了,忙道:“那承大哥先等我一下,我立刻进去取箭出来。”

  “好,去吧。”

  宋家宝匆匆进屋去取了弓箭出来,外面靠院墙那个位置,一直都有放着箭耙。

  赵承志站在一旁,还没有开始,顾信他们也出来了,大伙立在一旁围观。

  宋家宝朝他们这边看了一眼,并没有因为有这么多人围观而紧张,他取了箭,拉弓,射箭。

  砰的一声,正中靶心。

  顾信吹了一声口哨,鼓掌,“好!宋三弟的箭术,果然不错。”

  宋家宝笑了下,并没有洋洋得意,他又取出三支箭。

  顾信看着他的架势,不禁瞪大的双眼,他扭头朝一边的舒同峰,问:“他是想要连一次射三箭出去?”

  舒同峰点点头,“这对他来说小意思,不然我怎么说,这小子有前途呢?你等着看吧。”

  话音刚落下,宋家宝手中的箭射了出去。三支箭,齐齐命中靶心,箭羽在凉风中抖动。

  顾信忍不住的跑向箭靶那边,看着那上面的四支箭,然后看向宋家宝,又看向赵承志。

  “公子,宋三弟的箭术,真是高超,了不起啊。真是少年可畏,厉害啊!”

  顾信对宋家宝赞不绝口。

  频频点头。

  赵承志点点头,一脸赞赏的看向宋家宝。

  “宋三弟,你的箭术,我们是见识过了。来!你打套拳或者是舞个剑,让我们看看,你拿手什么就练什么。”

  “是,承大哥。”

  宋家宝放下弓箭,赤手空拳的打了一套拳,然后,他朝赵承志拱拱手,“承大哥,我这是热热身,现在马上开始。”说完,他走到院墙下取出一把长枪。

  一招一式,枪枪有力。

  这招式很是熟悉,顾信看着看着,先是愣住了,再是吃惊,接着眼眶就红了。

  不待宋家宝耍完长枪,他便冲过去,吓得宋家宝连忙把长枪收回,紧张的看着他,“顾大哥,你这是怎么了?你突然冲出来,要是伤到你了可怎么办?”

  顾信双手颤抖着,紧握着宋家宝的肩膀,激动的问道:“宋三弟,这套枪法是谁教你的?你为什么会顾家枪法?你告诉我,这是谁教你的?”

  宋家宝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  有些被顾信的激动给吓着了。

  赵承志大步走过来,手拍拍顾信的肩膀,“阿信,你别这样。你这样子吓到宋三弟了。你冷静一下,等一下一定会有答案的。”

  顾信松开手,手背上青筋毕露。

  赵承志轻叹了一口气。

  他也没有想到,顾中清还把顾家枪法教给宋家宝了。这下子,怕是顾中清的身份,也藏不住了。

  他有些担忧的看着顾信。

  现实,他能接受吗?

  他接爱得了,他心目中的三叔,如今模样大变,连站在他面前,他都认不出来吗?这个打击,怕是顾信接受不了。

  他们谁都没有说出顾中清的身份,其实,有好几个原因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