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65章(二更)

第465章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40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1:56

  

  舒同峰用力拍拍他的肩膀,“好小子,知道心疼人。我就喜欢吃,说说,今天都打了什么东西回来?”

  宋家宝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现在天还冷,动物都跑深山里去了,不出来。我转了一圈,也没打到别的,就几只野兔和山鸡。”

  说话间,他们一定到了桌前。

  舒同峰立刻为他介绍,“这位是你大姐夫的表哥,你叫承大哥。”

  宋家宝立刻,唤道:“承大哥,你好!我叫宋家宝,我大姐的三弟。”

  赵承志点点头,上下打量着他一圈,“宋三弟,早就听你大姐夫说,你的箭术不错,还跟着谷神医学武功,武功也不错。哪天练练给我看看?”

  宋家宝立刻应道:“好的!承大哥,到时候还请承大哥指点一番。”

  赵承志点点头,笑眯眯的看着他,“宋三弟有前途,既谦虚,又肯学,又诚恳,是一个好小伙子。”

  “谢谢承大哥夸奖。”

  一旁的舒同峰,道:“公子,你有所不知,家宝不仅好学,还吃苦,人也孝顺,懂得饮水思源,心胸宽厚。回头我再细细跟你说来,这小子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

  “好啊!回头你跟我说说,明天有空,我来看看宋三弟的箭术和武功如何?”

  舒同峰点头,然后继续为宋家宝介绍。

  “家宝,这位是顾信,你叫他顾大哥,或信大哥都行,这位……”

  “这位不用介绍。”宋家宝立刻打断了他的话,笑眯眯的看着舒松,“松叔,好久不见!”

  舒松点点头,含笑看着他,“家宝长大了不少,现在是一个小伙子了。”

  舒同峰就道:“叔叔,你有所不知,家宝可不喜欢,听人家说他是小伙子了,更喜欢听人家说,他是男子汉的。不过,家宝确实是男子汉,敢做敢当,也知道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。”

  赵承志听着舒同峰的话,一下子就很喜欢宋家宝。

  他便有了心思,准备回头观察观察,如果真是一个好苗头的话,看看,有没有其他的路,让他走一走?

  赵承志不知道,他此时的想法成就了,宋家宝的未来。

  “大伙先坐着,我去把那几只野兔和山鸡收拾一下。”说完,宋家宝匆匆走去,提过竹笼,往厨房那边走去。、

  他很高兴,走路都生风。

  下午,张自强,宋三水,还有张大吉几人便过来,跟温崇正的几位客人认识认识。

  大伙都感觉得出来,这几位的身份不凡。在他们面前,没办法完全放开,有些拘束。

  倒是张大寒和张陆生,年轻人跟他们坐在一起,很快就聊开了。

  张自强几人,出去忙事情去了。

  张陆生和张大寒不好意思呆在家里,便也出去,帮忙打理着明天,酒宴要用的东西。

  赵承志起身看向温崇正,“阿正,不如带我们四处走走,去看看你们的药园,还有花田,别的地方都走走。”

  他想知道,他的表弟是在怎样一个环境中长大的?

  “好的!”

  温崇正去找宋暖,又交代宋玲他们看着曦儿。他们夫妇二人领着赵承志几人,一起去巡视,他们在村里的这些家当。

  田里建了不少花棚,里面生机勃勃,跟外面的萧条,完全不同。

  温崇正领的他们进去,张大寒和温月初为大伙介绍,那些花的种类和该怎么样培植?结出来的又是什么样的花?

  赵承志听着,很是感兴趣,听得很入神。

  没想到,这些花花草草的作用这么大的。那些大户人家用的香喷喷的香胰子,这些都是从花草中提炼出来的。

  他们又去转了药园,药园这边当然就是交给宋暖,宋暖一一为他们介绍。

  谷不凡说是有事出去几天,应该是晚上就会回来,毕竟明天是曦儿的百日宴,他是早就知道的。

  “表弟媳真是好本事,不仅有一身医术,对这些草药也是十分的在行。这些年,我们大楚这边,虽然有杨家供应草药,但有些草药还是十分的缺乏,常常供应不足。军营中,要是碰上战乱,需要用的草药又多,要是少了草药,伤亡只会加重。”

  “听闻,表弟媳的医术高超。不知表弟媳有没有办法,研制一些可以随身携带的药丸?这些药丸可以是止血的,镇痛的,消炎的,消肿的都行,甚至是治风寒的,但凡是能够方便行军打仗携带,不让生火就能用的药,不知道,表弟媳有没有办法?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“有些是可以,有些我也还要尝试着去配置,但是需要时间,也需要不停的去增加,或减少分量,调出最适合的东西出来。”

  “这些药就算是研制出来了,那也得按照症状来服用,所以什么症状?该服多少药?这都是有讲究的,就算这些药,可以随身带着,随行的也不能没有大夫。”

  “说起行军打仗,不知道承大哥有没有想过?让军营里面的每一个兄弟都有自救能力?这里不需要他们有很出色的医术,但必须掌握一些基础的。这样子,在他们出去打仗的时候,受伤了,或者是遇到了别的事情,就算大夫不在身边,他们起码也可以减轻自己的症状,可以有体力等到军医过来。”

  此话一出,赵承志,顾信,顾中清他们全都震惊了。

  如果每一个战士,不仅能御敌,还能有点医术傍身,那自然是最好的,这支军队的战斗力,绝对是最佳的。

  他们从不曾敢这么想,毕竟,医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学会的。

  在大楚哪个大夫没有学过十年八年,不是谁都能随便就可以拥有一身的医术的。

  他们这些上阵打仗的糙汉子,让他们去学医术,去钻研医术,不仅没有这个精力,也没有那个能力。

  宋暖说的没错,也是他们目前军队里面,最欠缺的。只要有人受伤了,除了伤口包扎,其他的,他们都没办法自救。

  赵承志叹了一口气,“表弟媳,你这个想法极好,可是,一个人要想学会医术,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不仅需要时间,精力,还需要这方面的资质,不是谁都能学会的。”

  “不不不!”宋暖摇摇头,“承大哥,你没有了解我所说的是什么意思。我的意思是急救能力,这个能力要涉及的医术并不多。比如,手脱臼了,该怎么自己按回去,比如,有的同伴,突然晕倒了,该怎么把他弄醒?”

  “比如,同伴的手断了,该怎样把握住最佳的时候,把手给他接回去。这样,虽然有可能那手臂,还是不能像正常一样,但是,假以时日,多加复健,那只手也是能恢复的。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

  几人惊讶的看着宋暖。

  断掉的手还能接回去?假以时日还能恢复过来?

  他们可不敢相信!

  宋暖看着他们,“这不是没有可能。这是,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。回头咱们再慢慢聊,我再慢慢的解释,或许你们就能听懂了。承大哥,我们继续转转吧。”

  “好!”赵承志颔首,此刻,他也很心动,对于宋暖刚刚说的那些提议,想想他就心情澎湃。

  如果真能这样的话,那可不仅仅是造福他那些军营里的人,那是造福天下百姓。

  他忍不住扭头打量着宋暖。

  这个娇小的女子,满目睿智,一脸自信,举止落落大方,谈吐得体。

  他再将目光落在了温崇正身上,看着他们二人,心里由衷的高兴。

  他的表弟承受了这么多的苦,上天没有待薄他,因为给他送了一个这么好的妻子。

  大伙在药园里转了一圈,最后到了山顶的时候,赵承志的目光落在了,那个墓碑上。

  梅不俗。

  梅不俗的名字,在江湖上,那是曾经鼎鼎大名的,江湖中无人不知毒圣梅不俗。

  赵承志走到坟前,朝墓碑三鞠躬,一脸敬重。

  原来梅不俗被葬在这里。

  其他几人也过来,朝墓碑的主人鞠躬。

  宋暖在一旁解释,“我梅师叔,并不是葬在这里,这只是她的衣冠冢。我师父已经把她带回谷里去了,这里再给她建一个衣冠冢,就是为了方便进祭拜她。”

  几人点点头,大伙站在山头上,朝高山村望去。

  村头那边有几座矮山坡,也已经开出来了,一垄一垄的地。、

  赵承志指向那边,问:“那几个山坡是不是也准备种草药,草药苗,这些都备好了吗?”

  “备好了,等过些日子,便可以下种了。”

  赵承志点点头,“大楚这边有你们,我真的觉得欣慰。以后,草药上,我们就再不用求别的国家了。”

  大楚这边什么都好,但是草药这一块,却是一直都挺紧缺的。杨家这边,虽然是大楚最有名的药商,但是他们有许多草药,也是从周围临国,购进来的。

  只要是有求于别人的东西,那都是很没有安全感的事情。

  万一哪天,别人要朝你这里开战火,然后,那些可救命的草药,不供过来,你这边就只有挨打等死的份了。

  这是赵承志一直都放在心上的事。

  这是一块心病。

  如今,他看着宋暖对种植草药,这么在行。种出来的草药这么好,有几样草药,他是清楚的,在他们大楚根本就没有,只能到西陵国去购买。

  种植草药这一块,他回头得跟宋暖商量一下。听听她的意见,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,在短时间内种植出更多的草药。

  从药园下来,他们又去看了看到菜棚,还有烧窑厂。

  舒松看着那菜棚里的菜,每一种菜苗的地边上都竖着牌子,上面写着是什么菜。

  有一些舒松觉得很是熟悉,他指着面前那一大垄的秋葵苗。

  “小宋,这就是秋葵。我记得,当年我给你种子的时候,你可兴奋了,结出来之后,你还给我送过来。那东西我觉得味道不怎么好,但是后来我有次,尝到了你们工坊里烤制出来的。那种脆脆香香的,跟那炒出来的,绝对不同,好吃极了。”

  “松叔,你的记性真好,就是那个秋葵。当年还真的是多亏了松叔的秋葵种子。那一大包种子帮了我不少忙,也让我打开了这一条路。”

  舒松笑了,“那个东西放在我那里,其实也没什么用。最后,还是把它丢了,或者拿去给别人喂家里的鸡了。”

  “那一次把东西给你,我才知道这东西。如果碰上了懂的人,它就会是很好的东西。如果碰上了不懂的人,就是拿它来喂鸡,那鸡也觉得不好吃。这结果就是天壤之别。”

  几人听着笑了。

  “所以说,这千里马还需要伯乐,这菜种子,它需要小宋。”舒同峰在一旁附和。

  “可不止是菜种子,这药苗也需要温夫人。”顾信也在一旁附和。

  这么一圈转下来,他对温崇正夫妇,更是敬重的。

  对温崇正的敬重,那是早年,在边城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。但他很少敬重一个女子,宋暖绝对是第一个。

  他们回到正阳居。

  “承大哥,要不先坐着喝喝茶,休息一下,待会再去看工坊。”

  赵承志摆摆手,“我们这就过去吧,老实说,我现在都有些迫不及待的,想要看看你们的两个工坊了。”

  宋暖笑了笑,点头,“那就走吧,咱们先到这后院去看看,那些食品的工坊。”

  “行!走!”

  说到吃的,又有哪个不感兴趣?如今京城那边也有不少慕糖牌的食物。

  那可是风靡一时,只要东西送过去了,很快就会被抢购一空。

  他们这些人就是想吃,也就是家里如果备上了,能尝上一两块。

  他们倒是好奇,那些香香脆脆的东西是怎么制出来的?

  熟的东西能放这么久,这事很神奇。

  一般他们煮熟的东西,碰上天气热的时候,第二天就坏了。可宋暖制出来的那些食物,放上一个月,两个月都没事。

  宋暖带着大伙来到了后院,一道工序,一道工序的讲解着。

  “如果哪天大伙有空的话,我们可以拿些东西过来,大家亲自烤制一些。亲自做过一回之后,你们就更加清楚,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了,为什么它能放那么久?”

  “好啊!好啊!”

  舒松立刻应道,满脸兴奋。

  舒同峰有些吃味的道,“小宋,我在这里这么久,你都不让我到你这工坊来烤过一次东西。这次这么大方,不怕大伙把你的东西弄坏了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