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54章 烂桃花(三更)

第454章 烂桃花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75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1:46

  

  “你还敢问我,怎么啦?”说完,舀了冷水又朝木青泼过去。

  木青直接傻眼。

 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为什么他爹会这么生气,还要这样对他?

  木青这时候不敢动,坐在那床上,任由他爹往他身上泼冷水。

  侍从瞧着都觉得自己身上很冷。

  木西元把两桶水都泼完之后,看着木青,一动不动的,任由自己泼水,怒气也少了一些。

  木青这时才从床上爬下来,扑通一声跪在了木西元面前。

  “爹,孩儿不知道怎么惹爹生气了?但是请爹不要生气,请爹告示孩儿哪里错了?孩儿以后改,一定不会再惹爹生气了。”

  木西元摇摇头,满目失望的看着他。

  “青儿,我是怎么教你的?我让你不要在别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真实情绪,不要把什么底都给抖出来,更不能随便喝醉酒。”

  “我让你去看看隔壁是什么情况?你在那里又吃又喝,还喝醉了。最后当着为父的面,在那里胡说八道,你说,你把为父的脸都丢尽了,木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。你让为父如何在……”

  木西元自己都说不下去了。

  “爹,对不起!孩儿记错了,孩儿一定谨记爹的教诲,一定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。”

  木青不知道自己醉酒之后,到底说了什么?但是让他爹这么生气,那肯定是说了不得体的话。

  木西元点了点头,看着他,沉默了一会,道:“以后喝酒,一定要知道自己的酒量有多少,衡量一下再喝。不管再好的酒,再好吃的东西,你都得克制,一个人如果连自律能力都没有的话,能做什么事?”

  “是,爹。”

  木青又被骂得狗血淋头,还被泼了一身的冷水,但他只能硬是只能点头,不敢有半点忤逆。

  “就你这个样子,我真的不知道,还要再怎么磨练你?这些年,让你在外历练,可你不管是医术,还是为人处事,各方面都没有历练出来。从现在开始,你就在我身边,由我亲自再教导你。”

  “是,爹。”

  木西元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,摇了摇头,心里有些失望。

  他这个儿子,并没有娇生惯养。自小就被他丢在外面,让他去拜师学武,然后回来学医,学了医后,又让他到外面去历练。

  可是这一番番的历练结果,却离他所期盼的,还差好远。

  “算了,收拾一下吧。”

  说完,他转身离开了。

  木青身子一歪,坐在地上。

  侍从急急的跑过来,伸手去扶他,“公子。”

  木青抬头看着他,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为什么我爹会这么生气?就算我没有及时过来,向他报告那边的情况,他也不该生这么大的气啊?”

  侍从不知道隔壁夜里发生了什么事?

  他一时也回答不过来。

  “属下也不知,属下只是看到,温崇正过来请老爷过去,没过多久,温崇正就扛着昏迷不醒的公子回来。”

  “老爷一脸铁青的,接着便让我去提了水过来。公子,属下不是有意的,这是老爷的交代,属下也不得不听,还请公子见谅。”

  “我不会怪你,我也知道我爹的性子,这事怪不得你。”

  木青皱紧了眉头,努力的回想,可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昏迷之前到底做了什么事?

  他就记得他们在吃烤全羊,那羊肉的味道,真的是好极了。

  “公子,地上凉,你身上也全湿了,先起来吧。属下立刻去提热水进来,让公子泡个热水澡。”

  木青点了点头。

  他坐在旧前,埋头苦思,一直在回想。可脑子里面却想不起来,只记得自己吃了烤全羊。

  想不起来,就只能这么算了。

  因为他也拉不下脸过去问那边的人,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  这么糗的事。

  没脸问。

  问了更尴尬。

  就当自己昏迷了,喝断片了,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这事他爹也生气了,也骂过他了,他也被泼过冷水了,也就只能当是揭过去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木青蔫头耷脑的。

  鼻子塞住了,还鼻水直流。

  昨天晚上被那么泼了两大桶冷水,他直接就染上风寒,早上起来便喉咙发痛,鼻子塞住。

  这会儿,已经是头重脚轻。

  尽管木西元要求将叶林海父女的骨灰,直接装起来,然后,轻装带回去,到了永平县在放入棺木中,风风光光的给他们办后事。

  但秦县的百姓,不知怎么就知道了冬儿遇害的消息,早早就堵在了杨府门口。

  杨元爷匆匆来找木西元,不一会儿,舒同峰也来了。

  “舒大人,外面那些百姓,能不能让人疏松一下?”

  舒同峰摇摇头,有些歉意的道:“木当家的,这事真是抱歉。不知百姓怎么知道了冬儿去世的消息。因为早前冬儿姑娘在秦县义诊,百姓对她心存感恩,听到她遇害了,百姓伤心之余,自动自发的站在街道两边,准备为冬儿姑娘送行。”

  “木当家的,不如这样吧。我立刻让人备两副上好棺木,咱们先到义庄,将他们父女二人的骨灰放入棺木里,找人抬头在秦县绕一圈,然后到秦县外,再取出。最后,按着木当家的意思,运加永平县。不知木当家,觉得如何?”

  木西元听着沉默了下来。

  他是想着,快点离开这里。

  现在看来,这事又有了变数。

  不过想起昨晚的尴尬事,他想着,如果在百姓面前留下他这个师父的好形象,似乎也可以扳回一些。

  想通了这一点,他便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的!那就按大人的安排办,不过,我叶兄弟就不必如此了,毕竟百姓们的恩人是冬儿。”

  舒同峰点点头,“好的,我听木当家的。我立刻让人去安排,然后通知外面的百姓,咱们从义庄那边出发。”

  “是!多谢大人,麻烦大人了。”

  舒同峰匆匆而来,又匆匆离开。

  立刻到了义庄,着手让人准备事宜。

  按照他们商量的,这天在秦县,冬儿的灵柩从秦县大街经过,两旁都是百姓,百姓手里提着纸钱。

  漫天的白纸,满地的雪白。

  木西元由木青扶着,一脸哀伤,时而还流些泪下来。

  街道旁的茶馆上,临窗前,宋暖和唐乔目送灵柩离开,看着那漫天满地的地。

  宋暖轻轻的道:“这个宋巧,也算是值了。做过这么多的恶事,却还有这么多人为她送行。”

  他们深思熟虑过。

  不想传出实情,不想让百姓吓坏了。

  唐乔看着她,“暖暖,别想了,人已去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所以,冬儿就是宋巧,还有冬儿做过的那些事,他们都绝口不提。

  从秦县绕了一圈,又前行了几里路,这才停下来。按照木西元的要求,从棺木中取出骨灰,再火速前往永平县。

  温崇正这边,早已经安排好了,杨家这边的代表是温崇正和杨安。

  鉴于冬儿义诊,对秦县百姓有恩,又有两个灰衣人的招供,舒同峰也带着十几个官差,一同前往永平县。

  路上。

  四辆马车,后面跟着,不少骑着马的人。

  马车上。

  木西元看着木青,沉声道:“青儿,你做的那些事情,我不过问,并不代表我不知道。那些草药,我已经让那两个人供出来了,接下来,你要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配合他们。”

  木青闻言,大惊失色。

  “爹,你怎么会知道?那些草药可不是孩儿要去抢购的,而是,孩儿也听从……”

  木西元摇摇头,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“那些事情,具体的我不想知道,但是,你这举止,势必会连累到我木府。他们几班人马,早就紧盯着我木府,迟早会被他们查到,这事与你有关。以其这样,不如顺势为之,将那些东西给出来,断了他们的怀疑,也把我们木府摘得干净。”

  “青儿,做事情真的不能只看一面,有舍必有得,舍弃这批草药,你才能得到更多。为父的话,你可听懂了?”

  木青点头,“是,爹。”

  他没听懂,他越来越不清楚他爹了。

  可是他也越来越发现他爹都不简单。

  他爹为什么会知道他的草药?为什么会派两个灰衣人出来,假装是叶林海的人?为什么会用暗器取了叶林海的命?

  木青不懂!

  一路上,日夜兼程,两天后,他们来到了永平县。

  温崇正和杨安在木府,帮忙处理冬儿父女二人的后事。

  舒同峰则带着官差,押着那两个灰衣人,直接找到了他们所说的山洞,在那山洞里面,摆满了前些日子被抢购的草药。

  舒同峰立刻派人将草药和那两个灰衣人,押回秦县。

  他留了下来,准备在处理完冬儿他们的后事之后,再跟温崇正他们一起回去。

  冬儿的后事定在三天后。

  木西元的确是像他早前说的那样,风风光光的给他们父女二人办了后事。舒同峰这边代表官府,杨安代表杨府,送了一笔银子,也算是他们为这后事,出了一点力。

  在这三天里,他们暗中观察着木府,并没有发现木府有任何奇怪的地方。

  木西元还有两个闺女都是十六岁,一个是正妻所生,一个是妾室所生。家里一下子来了三位翩翩公子哥,她们二人芳心大动,对着三人虎视眈眈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