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51章(三更)

第451章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3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1:44

  

  呃~。~

  杨安不禁满脑黑线,看着他,又尴尬,又想生气。他干脆继续烤他的东西,直接不说话。

  舒同峰就是不放过他,这小子,他还真以为他刚才那眼神,自己看不懂了?

  呵呵,难不成这是吃醋了?

  舒同峰想着自己就乐了。

  吃醋是吧?行啊!他会给他机会的,正好试试这小子,到底信不信得过阿乔和自己?

  舒同峰扭头又看了他一眼,然后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,那样子轻佻纨绔,还含着挑衅。

  “阿安,你这样低头害羞的样子,难道是被我说中了心事?”

  说完,他轻轻抖动了一下身子,一脸害怕,像是被雷到了的样子。

  “我可告诉你,你可不能打我的主意。你要打我的主意,这秦县没出的姑娘,可得伤心了。”

  杨安被他说的受不了,扭头瞪了过去,“别胡说八道,我正常的很,倒是你别打我的主意。”

  舒同峰一脸挑衅的看着他,“你的主意,我可不会打。”说着,他朝桌前那边看了一眼。

  然后,就继续烤他的东西。

  杨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然后,低声道:“舒大人,风度。不要忘记了你曾经承诺过的事情,如今我和阿乔不仅有有婚约,而且还两情相悦,舒大人是个君子,君子有所为而有所不为。”

  “呵呵!”

  舒同峰这些日子跟着宋暖走的近,倒是学会了宋暖那个性的语言。

  这个时候,送他呵呵二字。

  让他自己去回味。

  又是威胁,又是戴高帽子的。他杨安还真是没自信啊。

  这是没自信?

  还是对阿乔和自己没信心?

  舒同峰想着想着,心里就有了一个疙瘩。

  唐乔那样对她,他还不没有信心?

  这是不是太过分了?

  对的,这就是太过分了!

  舒同峰把烤好的几串韭菜放在碟子里,对着桌前的唐乔喊道:“阿乔,快过来,我烤了你最喜欢吃的韭菜。拿过去吧,你和小宋先吃。”

  唐乔正和宋暖说说话,根本没有发现烧烤架这边的波涛暗涌。

  听到舒同峰喊她,她连忙跑了过来,笑眯眯的接过舒同峰递来的盘子。

  “阿峰,你的动作可真快。”

  说着,她低头嗅了嗅香味,一脸满足的点头,“真香!”

  这盘子上,有辣的三串,微辣的三串,舒同峰倒是很清楚她和宋暖的口味。

  舒同峰点了点头,笑着道:“去吧,快点去吃。这冷的不好吃。”

  “好勒,那我们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唐乔端着盘子到桌前,宋暖已经选了一瓶酒精度没那么高的酒。

  一旁起了火堆,温崇正站在那里,烤着乳猪和全羊。

  烧烤架那边就交给了杨安和舒同峰。

  所以,温崇正也没有察觉杨安和舒同峰二人之间的,那点小九九和较量。

  三个男人靠着自己手上的东西,宋暖和唐乔则一边吃一边喝酒,好不惬意。

  乳猪和烤全羊的香味溢了出来,外皮烤的焦黄焦黄的,香味阵阵,随风飘,传到了隔壁客院里。

  木青用力的嗅了嗅,闻着那香味,看向一旁的侍从,问:“这是哪来的香味?这味道真奇特,好香啊。”

  侍从暗暗咽了咽口水,这香味他早就闻到了,口水都不知流了多少,而且他刚才还到旁边那院子门口,偷偷的往里看了。

  “公子,隔壁院子里,杨大公子他们正在弄东西吃呢。把东西放在火上面烤,烤的可香了。他们烤了一只猪,还有一只羊。”

  “另外的架子上面,也烤着一些蔬菜,倒是挺奇怪的,那些蔬菜烤出来,味道能好吃吗?”

  侍从说着,又咽了咽口水。

  木青听他说烤了一只猪和一只羊,也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,实在是太香了。

  并不是他馋。

  屋里,传来了木西元的声音,他轻咳了几句,喊道:“青儿。”

  木青连忙推门进去,身后的侍从端着托盘,托盘上面依旧是一盅人参鸡汤,还有一碟青菜,一碗白粥。

  他也是样子做得很齐全,想着,让人知道他爹伤心过度,便向厨房做了一些清淡的,就煮了一些白粥,炒了个青菜。

  另外那盅人参鸡汤,还是杨元爷派人特意备着的,他推脱不了,便也一起端了过来。

  “爹。”推开门,木青就接过托盘,朝侍从示了个眼色,让他出去。

  侍从点了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  屋子里就剩下木西元父子二人。

  木青把托盘放下。

  他也没有再把东西端出来,因为木西元说过,东西可以照常端来,但是他不会吃。

  木西元的屋里,满是烧烤香味。

  他想忽视都忽视不了,

  他低头看着托盘上的东西,白粥青菜,再闻了闻着空气中的香味,眉宇间不禁就染上了恼意。

  这就是他们杨府的待客之道?居然拿着白粥青菜来打发他,这是在打发叫花子吗?

  真是太过分了。

  香味,无孔不入的飘进来。

  突然,寂静的屋子里,传来了咕咕叫的声音。

  木青惊讶的看着木西元。

  木西元被他这么一瞧,不禁老脸都火辣辣的烧了起来。可肚子却像是成心跟他叫板一样,又咕噜噜的叫了几声。

  这会儿,停都停不下来。

  木青也有些尴尬。

  他撞见了他爹尴尬的一面,他这个做儿子的也尴尬。

  “爹,要不你吃点东西吧?这样饿着也不是一回事,我备了两份呢。你把这份吃了,待会我再端一份完整的回到厨房,不会让人发现的。”

  木西元听着,砰的一声,用力一拍桌面。

  “不吃!”

  说着,他又瞥了一眼托盘上的东西。

  青菜白粥,他越看越觉得恼火。为什么不备点别的东西?别的东西备两份,他吃一份倒,也吃得下去。

  这时,他气得都忘记了,这事情是他交代木青去办的。

  也忘记了自己,决定要饿上几天的打算。

  都怪这空气中的香味,太撩人。

  他实在是忍不住。

  连早前自己下的决定都忘记了。

  木青被他吓了一跳,直接从凳子上弹起来,笔直的站在桌前,怯怯的看着他爹。

  木西元看着他这个样子,心火更盛,忍不住的就斥道:“青元,为父是怎么教你的?我就这么一拍桌面,你怕成这样子做什么?为父不是教过你吗?遇事要冷静,不能将自己的情绪,全部展现出来,让人一眼就看穿了你。”

  “尤其是在商场上,江湖上也是一样,你这样一眼就让别人看穿了,你还想做些什么?你又能做些什么?”

  木青被他指责一番,心里暗暗,喊冤枉。

  这事怎么又怪到他头上来了?他爹突然这样怒火中烧,用力一拍桌面,谁都会被他吓到啊。

  再说了,这是在自己爹的面前,他还要怎么做?还要怎么端着?

  难道父子之间,相处都不能放下伪装的那一面?

  木青有些疑惑。

  他在想这样相处,对吗?

  可是,他不敢将这些疑惑问出来,就怕他爹等一下,火气更大,他又得在挨骂。

  木青吸了吸鼻子,香气扑过来。

  他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。

  砰的一声,木西元看着他的小动作,又用力一拍桌面,看着木青,那双如受惊兔子般的眼睛,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涨。

  “青儿,你真是……”

  木西元还是忍了下来,强行的压下自己的怒火。

  “你去看看,他们到底在做什么?”

  “你叶叔叔和你小师妹的尸骨未寒,他们就在开心的庆祝了吗?你立刻去看看,我倒要看看他们杨家人究竟想要干什么?难道是早就盼着,他们父女二人去了吗?”

  闻言,木青连忙点头,“爹,我这就去看看。”

  他转身往外走,出了房门之后,长长的吁了一口,刚才在屋里,可真是压抑的很。

  明明就不是他的错,可她却挨了两顿骂。

  他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,然后恶狠狠的看向隔壁院墙。

  就是这些香味惹的祸,他却平白无故的为这些消费背了锅,挨了骂。

  这是宋暖他们,这一个个现在是幸灾乐祸,还是普天同庆?

  这事不能这么就算了。

  他得过去看看。

  木青冲出了客院,来到了隔壁院门口,他先探站往里面看去,只见舒同峰也在。

  他看到舒同峰时,不由的怔了一下。

  这个舒大人是不是太闲了?跟着杨家的关系也太好了吧?这一天天的都在为杨家的事情,忙前忙后的,还真是少有这样的父母官。

  舒同峰,这是公私不分了吗?

  “咳咳……”木青轻咳了一下,然后,抬步朝里面走去。

  他客套的朝几人拱手道:“在隔壁院子里就闻到了这里香气扑鼻,我想着过来看看。”

  杨安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,朝他拱手回礼:“木公子,你来得正好,我们正想着待会过去请你和木当家的过来一下。”

  木青听着,有些疑惑,“你们要请我和我爹?”

  这难道是要请他们父子二人过来吃东西吗?

  木青的眼角余光看到了,宋暖和唐乔正在大快朵颐,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喝着酒,那样子爽快极了。

  木青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。

  闻着香味,再看着他们的样子,肚子里的馋虫全部都作乱了。

  口水不停的流。

  杨安点头应道:“对的,想要请木当家的和木公子过来,看看这烤乳猪和烤全羊,行不行?”

  木青听到提示,扭头朝温崇正那边看去,看着那个架在火堆上面,烤得金黄金黄的乳猪和烤全羊。

  眼睛都要看直了。

  这会儿,他真的觉得好饿。

  咕咕咕……

  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,杨安立刻过来,把他拉到了烧烤架前。从上面拿起了一些已经烤好的东西,放在盘子上面,然后递给了他。

  “木公子,你在桌前坐着吃,尝尝我们的手艺。那边有酒,可都是阿乔从海外带回来的。你先去跟他们吃着,待会我们烤完这些就过来,明天你们就要回去了,我们正好再聚一聚。”

  木青端着手里的东西,想要放回去,可又舍不得。那香味和热气不停的往上冒,他实在是抵抗不了。

  “那我……那我就过去坐着。”

  “去吧。木公子,我们现在忙着,不方便招待你。你就当是在自己家里,那边阿乔和小宋,大家都是熟人了,又是年轻人,不必拘礼。”

  木青点了点头,终是没有打败他肚子里的馋虫。

  他端着食物走到了桌前。

  宋暖立刻把桌面收拾了一下,然后,请他坐了下来。

  唐乔倒了一杯酒,推到他面前,“木公子,请!这些烤出来的东西,配上这酒,味道好极了。木公子,可以试试。”

  木青低头看着杯中的酒,再看着盘里那些烤的,色香味俱全的东西。一时都忘记了,他爹叫他过来是做什么的?

  “谢谢!”

  “木公子,不用客气,吃吧!”

  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木青举起酒杯,刚想要说些什么,唐乔就端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,“木公子,我跟你喝一杯。”

  “唐姑娘,海量。”

  “木公子,请!”唐乔一口喝干,杯中的酒将杯子,杯口倒着,然后做了个请势。

  木青也不矫情,昂首喝了杯中的酒。

  酒入喉咙微辣,他这两天真没怎么吃东西,一时有些难受,连忙拿起盘子里的东西来吃,冲一下酒气。

  他吃得斯斯文文的。一口接一口,后面慢慢的,就端不住了,越吃越欢快。

  杨安端着两盘,刚烤好的茄子过来。

  长长的茄子,中间划开,上面是炸香的蒜蓉,还有炒好的芝麻,还有微微红的新鲜辣椒末。

  那卖相就已经十足。

  他将一盘放到了木青面前,一盘放到了唐乔面前,然后对宋暖说:“小宋,你先等一下。你是家里的表小姐,自家人,先等等。我立刻去给你端。”

  宋暖就调侃他,“安大哥的意思是乔姐姐不是自家人?”

  杨安转身的动作一顿,皱眉,低头看向宋暖。

  “姑奶奶,你能不能饶我一回?这事情别调侃我,这事一个不好,你就得失去一个表嫂,你安大哥就得一辈子打光棍了”

  烧烤架前有舒同峰,这桌前又有宋暖?

  难道他今年真是流年不利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