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43章 诡计(八更)

第443章 诡计(八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59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1:36

  

  三人相视一眼,连忙扎起了蒙脸布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

  温崇正弯下腰,从地上捡到一粒石子,示意他们二人躲在暗处,然后自己将石头掷到了那屋子的窗户上。

  哐当一声。

  那房间的人影消失,烛火晃动了一下。

  三人连忙跑过去。

  发现棺木已经被打开,火苗窜起。棺木已经要烧起来了,三人连忙脱了衣服,跳过去将那火扑灭。

  杨安想要从窗户跳去追那个人。

  温崇正连忙喊住他,“不要追!小心中了别人的诡计。”

  杨安停了下来。

  温崇正扭头看向舒同峰,“你去看一下那个老汉,叫一个暗卫出来守在这里。我们也不宜在这里久留。”

  舒同峰点了点头,连忙出去。

  温崇正趁着他出去这段时间,赶紧将他准备好的东西,放到了棺木里。

  温崇正和杨安等到暗卫出来之后,便出了义庄。二人走去小屋子里叫舒同峰,却发现舒同峰,一脸呆滞的站在那里。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舒同峰看了眼,还趴在桌上的老汉。

  温崇正和杨安这才发现老汉的异样,他全身已经僵硬,脸上也是痛苦的表情。

  看样子人已经遇害了。

  刚才那个出现在义庄的人。

  老汉极有可能就是被那人杀的。

  三人相视一眼,轻轻颌首,彼此会意对方的意思,然后,又火速的离开了义庄。

  三人也没有直接回衙门,而是往外走,在县外官道旁的亭子里坐了下来。

  他们正想在冬儿尸体做文章,结果有人还走在他们前面。

  这事越来越扑朔迷离了。

  “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舒同峰看向温崇正。

  杨安也朝他看过去。

  这些日子下来,他们不知不觉都把温崇正当成主心骨了。

  “接下来,以不变应万变,明天的那一出戏,咱们得继续,现在我跟你们说说具体的。”

  温崇正一五一十细细的把自己的计划,还有刚才在义庄做的小动作,全部告诉他们。

  末了,他看向杨安和舒同峰。

  温崇正伸手出去,其他二人相视一眼,伸手出去,三人击掌为彼此打气。

  “接下来就是配合,这种事情也是见机行事,我们也不知道对方到底知道了我们的多少事情?他们着急去义庄对冬儿的尸首做手脚,这是为了什么,是掩饰,还是毁尸灭迹?”

  温崇正看着他俩。

  “我总觉得,或许咱们的方向就是对的。当时我们是把那几具尸体,立刻就烧掉了,现在冬儿的尸体,停摆了几天。有可能会发生一些,我们没有意想到的变化?有可能这个变化,恰好就是他们的破绽,所以今天晚上才会有人想要去对她的尸体动手脚。”

  温崇正越想越有这个可能。

  一旁,杨安和舒同峰一脸沉思,他们在推敲着温崇正这些说法的可能性。

  最后,舒同峰和杨安猛的抬头,二人相视一眼,齐声道:“有这个可能,不然,他们无缘无故的跑去义庄做什么?还想放火烧了?”

  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今天就会有结果。阿峰,你回去交代好你的人,今天,让他们护送冬儿的灵柩出县里。还得让他们时刻,打好精神,准备一场硬战。”

  说着,温崇正又看向杨安,“阿安,今天不管用什么办法,你得让外祖父称病留在家里,不能让他跟着一起出来,万一对方拿他要挟咱们的话,这事反而不好办了。”

  杨安点点头,“好。”

  舒同峰也应道:“没问题!我立刻回去安排下去。”

  温崇正看着他俩,道:“时候不早了,那咱们现在立刻就分头行事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温崇正匆匆赶去找慕容靳,发现他不在客栈里,便又找了顾中清。

  “中叔,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,还得麻烦你安排一下,明天一定要派几个人暗中保护唐乔和暖暖。另外再派一些人盯着叶林海和木西元父子,明天冬儿的灵柩出县的时候,我们的人一定要在附近。只要出现异常,立刻出来协助舒大人的人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

  “那中叔你先下去忙吧。”

  顾中清点点头,下去安排事情。

  天快亮了,温崇正从外面回来,正好遇到了赖喜来,驾着马车运着草药回来。

  这小子还真是有办法。

  这么几天,他又筹备了一车的草药回来。

  赖喜来见温崇正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赶回来,心中有千万的疑问,但也没有不顾场合的问出来。

  “公子。”

  温崇正朝马车上看了一眼,手放在赖喜来的肩膀上,轻拍了几下,“阿来,好样的。”

  赖喜来低低一笑,还是改不掉他的小动作,一高兴或者是一不好意思,他就不停的挠自己的脑袋,嘿嘿的干笑。

  “主要是公子教的好。”

  温崇正忍不住低笑,摇摇头,“阿来,在外面混久了,可也不能每次见着我,你就忍不住的拍马屁吧?你是知道的,我更喜欢实在的人。”

  说完他自己就先笑了。

  赖喜来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  他知道温崇正是在跟他开玩笑,其实是在提醒他,不必如此小心翼翼的跟他相处。

  赖喜来对温崇正是很感恩的。

  自从遇到温崇正之后,他才结束了以前那种生活,找到了自我,也更加明白了,自己该走什么路?

  温崇正突然紧盯着赖喜来,上下打量着他,眸中闪过一道亮光。

  赖喜来被他这样打量着,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“公子,你这样看着阿来,这是?”

  温崇正搭上他的肩膀,将他带到一旁,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叮嘱几句。

  赖喜来一边听一边点头。

  “公子放心!这事交给我。这种事情是喜来最拿手的。我一定不会让公子失望。”

  温崇正点点头,“那行!你现在就去办这事,这些草药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

  赖喜来刚回到杨家大门口,还来不及休息一下,也来不及喝上一口热茶,又匆匆出去帮温崇正办事了。

  温崇正叫醒了门房。

  门房揉着惺忪的睡眼,疑惑得看着站在外面的温崇正。

  “表姑爷,你这是……”说着,他出来开门。

  温崇正指了指身后的马车。

  “刚刚筹了一些草药,来,你去通知一下大公子,让他找人过来把草药卸了,先搬去库房。”

  “是,表姑爷。”

  门房匆匆进去找杨安。

  温崇正坐在马车上,等着杨安出来。

  没过多久,杨安就带着几个家丁出来了,看到温崇正坐在马车上,不由得怔了一下。

  虽然心中有疑惑,但他也没多问,连忙安排人把草药卸了,搬到库房。

  温崇正跟他一起来到库房,看着大库房里堆得满满的草药。

  一旁,杨安正在登记账册。

  温崇正问:“还差多少?这些草药够了吗?”

  杨安正在计算总量,一时也顾不上回答他,待他计算完之后,再在右下角写下总量。

  杨安抬头,一脸喜色的看向温崇正。

  “阿正,真的太感谢你了。够了,够了!这草药终于筹够了,还多出来几十斤。这下草药这一关,终于是度过去了。”

  温崇正环视着满室的草药。

  “阿安,既然有人在暗处给你下绊子,你把这草药全部放在一个地方,会不会不安全?狡兔还有三窟呢?这草药放在一个地方,我有些不安啊。”

  闻言,杨安打了个冷颤。

  谁说不是呢?

  这话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哪啊。

  他突然就想到了昨天晚上,义庄的那一把火,心头猛得跳了几下。

  杨安看向温崇正。

  温崇正也看着他。

 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不用说话,也知道对方的意思了。

  “我立刻安排。”杨安说完,匆匆往外走。

  温崇正也跟着他出去,他叫了几个人出来,几人朝他单膝下跪,拱手道:“公子。”

  “你们几个,负责在暗中保护库房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

  交代完之后,温崇正才回院子里去找宋暖和唐乔。二人似乎一夜没睡,早早的就已经坐在院子里煮水沏茶。

  温崇正从外面进来,二人看了过去。

  “阿正,过来喝茶。”

  温崇正朝她们走过去,撂袍在石桌前坐下,他看向宋暖,发现她的眼眶乌青。

  不由的皱皱眉头,“暖暖,你这是一夜没休息?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“你这一夜没回来,我和乔姐姐就聊了一夜,顺便等你,外面的事情都安排的怎么样了?”

  “都安排好了,眼下我们有些被动,只能以不变应万变,先按着计划行事。我赶回来,也就是为了告诉你们这事,今天无论如何,你们二人都不能分开,一定要在一起。”

  二人听说他说话的语气,心都悬了起来。

  “听你这话,似乎事态很严重。”

  温崇正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  “事态究竟严不严重,现在还真的说不清楚。或许只是我们把它想得太严重了,但是你们要记住我的话,今天你们在外面的时候,一定要在一起,不要散开了,我已经派人在暗中保护你们。”

  二人齐齐点头,“好的,我们知道了。”

  宋暖牵起唐乔的手,两人十指交握,举起来,轻晃几下,“你瞧,就这样,我们今天就一直这样。”

  唐乔看了一眼,两人紧握的双手,笑着打趣。

  “阿正,你可不能吃醋。我早就跟你说了,只要我回来,暖暖就是我的,你得靠边站。”

  温崇正低低一笑,“这个醋我不吃,放心!”

  说完,三人相视一笑。

  宋暖松开唐乔的手,提壶给温崇正倒了一杯茶,推到了他面前。

  “喝杯热茶吧,暖暖身子。乔姐姐跟我说了,她这趟回来,年后再回去了,正好跟咱们一起过年。”

  温崇正抿了一口茶,然后笑眯眯的看向唐乔。

  “这个好呀,最高兴的肯定是阿安了,他早就盼星星盼月亮,盼着阿乔回来了。”

  温崇正一直改不了口,总是叫阿安和阿乔,相较之下,宋暖改口倒是挺麻利的。

  除了有时要调侃温崇正,平时,温崇正怎么喊,唐乔都不在意,反正,大家习惯了。

  自然一点便好,没必要特意纠正,一定要他叫自己姐姐。

  “我还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们。”

  二人齐声问:“快说,这个时候,还有好事情,我们可得好好的高兴高兴。”

  “草药筹够了。刚才在外面我碰到了喜来,东西已经卸到库房去了。阿安算过了,足足多出了几十斤,这下不用再操心草药的事情了。”

  “真是太好了,终于,有一件事情圆满的,处理好了。这事要是外祖父听到了,一定高兴。”

  “等过了今天再说也不迟。”温崇正说着,看向宋暖,“暖暖,你想个办法,让外祖父今天身子无力,让他在家里休息。木西元是懂医术的人,这事我想了想,还得交给你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