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35章 蹊跷

第435章 蹊跷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7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1:27

  

  徐棠听他问起唐乔,立刻朝他看过去,见是一个年纪与他想象中差不多的男子,便朝他拱拱手,道:“想必这位是杨大公子吧?”

  杨安点了点头。

  徐棠又道:“我家姑娘,还要过几天才能到秦县,路上正好遇到一些事情,还在处理,具体哪一天到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  杨安轻轻颌首,眉宇间的笑意,藏都藏不住。

  上一次离开到现在,他与唐乔一直没见过面。两人的事情都多,所以早早就约定等宋暖生孩子后,她再回来。

  结果曦儿都已经满月了,唐乔还没回来。

  徐棠看着众人,又道:“本来我家姑娘,前几天就能到秦县的,不过,在路上听闻杨府这边在找草药。姑娘便忙着这个事去了。杨大公子,要不你先找人把这草药卸了?我也好向我家姑娘复命。”

  杨安点点头行,“有劳你了!你辛苦了。”

  说完,他看向自己的侍从,低头吩咐一声。侍从立刻上前,领着徐棠进去了。

  人家一路舟车劳累,他们作为主人家,也该招待招待,安排一下人家的吃住。

  杨老爷子看着三大车的草药,不时的点头,“这真是太好了,阿乔可真是有心。知道我们遇到了麻烦事,这路上都不忘记帮咱们这么一个大忙。”

  杨元爷也高兴到直点头。

  “对呀,这丫头可真是有情有义。”说着,他扭头看向杨安,“阿安,以后你可得好好的对人家,如果惹人家不高兴了,我们都得收拾你。”

  杨安挠着脑袋,嘿嘿的干笑着。

  “我不会欺负她的,更不会惹她不高兴,我会好好待好。嘿嘿!”

  接连来了两大批的草药,这一下把杨家那凝重的气氛都冲淡了不少。

  温崇正见时候差不多了,便打道回府。

  现在距离木府的人来这里,还有几天。这种事情交给了舒同峰,他也放心,毕竟这事有官府出面是最好的。

  他先回村里等消息,等那边的人过来了,再按照计划行事。

  杨家的草药整合出来了,还差二成。

  杨老爷子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心想着只要他的那批草药过来,便可以,将这难关渡了过去。

  只是等了两天,他的人才回来,却是两手空空回来的。

  杨老爷子看着面前的钱掌柜,不禁皱眉,面色沉重。

  “阿钱,你跟着我也不是短时间了,那些人也都是相熟的,此趟前去,为什么一点草药都没有?”

  老爷子意外极了,完全没有想到,他派人出去的结果是一两草药都没有。

  钱掌柜立刻朝他行礼,应道:“老爷,此事说来也蹊跷,我赶过去的时候,他们竟然都说,早前已经有咱们杨府的人过去,把草药收集走了。”

  “我有些疑惑,觉得不可能,便找他们要了收据,看了一眼。那收据上面,确实盖着咱们杨家的大红章印,那银票也是咱们杨府的。”

  钱掌柜说着这句话时,小心的打量着杨老爷子的表情,“老爷,这事情是不是?”

  闻言,杨老爷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钱掌柜这话是什么意思?他想说什么?杨老爷子都清楚。

  有杨家的印章,又是杨家出去的银票。

  这么说来,前面抢购那草药的人,极有可能是他们杨家的人。可是,杨远已经去世这么久了,不可能是他。

  那又会是谁呢?

  谁会对自己家里有这么浓的恨意?

  杨老爷子觉得此事,一定不是他们杨家内部人做的事,绝对是有人冒充了杨家的人。

  “行了,你先下去吧,这事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是,老爷,可是这不够的草药?”

  “你立刻下去,再到附近再找找,不管是多是少,只要有这种草药的,咱们都可以以市价高一成的价格收购。”

  “是,老爷。”

  钱掌柜匆匆出去。

  老管家为老爷子添了热的新茶。

  “老爷,这事听起来,似乎另有内情。咱们杨家这边,按说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。老爷你说,会不会是那冬儿冒充咱们杨家,以我们的名义抢先收购了那些草药。”

  杨老爷子轻叹了一口气,摇头。

  “这事在没有查到证据之前,咱们胡乱猜测,也没什么用。这样吧,你去把老大叫过来。”

  “是,老爷。”

  老管家又去把杨元爷叫了回来,老爷子和杨元爷父子二人在书房里,商量了许久。

  他们还是决定先从内部调查,看看这问题出在哪里?对方抢先收购了那些草药的用意,又是什么?

  杨家有自己的人力和渠道,调查事情也方便。钱掌柜说的这个事情,他们去调查了,也与那几家人当面核对过,发现冒充杨家人,去取草药的那个人都不是杨家的人。

  那几家人都是以杨家的章印和银票为准,这才相信了他们是杨家派来的人。

  这草药出去了,银票也到手了,又有大红印章,他们也没怀疑。

  直到钱掌柜到来,他们才发现,事情并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。

  他们与杨家这边常年合作,也怕一时坏了两家的情谊,所以,杨元爷派人去询问,他们也都有一五一十的相告,十分的配合。

  只是,这些人再配合,也没有用。线索就那样断了,就连那一批的草药,也在运输过程中,突然就不见了。

  线索断了,那些草药和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  杨元爷派出去的人都回来了,这事查到一半就断了线索,那些草药最后都在永平县消失了。

  杨元爷收到消息之后,匆匆来到了老爷子的书房。一脸凝重的向他回禀,此事的调查结果。

  “永平县?”

  杨老爷子反问,“你确定是在永平县,断了联系的吗?那些人,那些东西,怎么可能凭空就消失了?你再让人去着重调查一下永平县。东西在那里消失的,一定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。要么就是被人悄悄认出了永平县,要么就是还在永平县。”

  “是,爹。我立刻让人继续去查。”

  杨元爷出去之后,一旁的老管家就歪着脑袋,一副苦恼沉思的样子。

  杨老爷子扭头看了他一眼,问:“阿福,你这是怎么了?难道头又疼了?如果身子有哪里不舒服的话,那就赶紧找大夫看看,年纪大了可不能硬扛着。”

  说着,他自己都情不自禁的揉揉额角,只觉头痛不已。

  在这一年,他们杨府就像是犯了太岁一样,事件层出不穷。

  他都觉得自己头发又白了不少。

  老管家走到杨老爷子身后,伸手帮他按摩额角,“老爷,我没事,我也没有头痛。我就是听到永平县,感觉这个地名有些熟悉。”

  杨老爷子低笑一声,“这地名怎么会不熟悉?你难道忘记了木府就在这永平县吗?”

  说完这话,他也惊呆了,嚯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  老管家的手从他肩膀上落下来,主仆二人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然后齐声道,“难道是木府?”

  “阿福,你赶紧的叫老大回来。”

  “是,老爷。”

  老管家刚走出几步,杨老爷子又喊住了他,“阿福,等一下。”

  老管家顿足,扭头看去,“老爷,怎么啦?”

  “阿福,不用去找老大了,咱们立刻去找舒大人一趟。”杨老爷子说着,抬步往外走。

  老管家陪着他,一起来到了衙门。

  舒同峰刚从外面回来,一脸风尘朴朴,听到门房说,杨老爷子来了,又立刻起身去大厅。

  几人在大厅门口碰上。

  “舒大人。”

  “杨老爷子。”

  舒同峰点点头,伸手做了个请示,“老爷子请!”然后扭头吩咐下人,“来人啊,沏茶送上来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三人一起进了大厅。

  “老爷子请坐!”

  “多谢大人。”

  舒同峰走到座位前,撂袍坐下,看向杨老爷子,问:“不知今日老爷子来找我是?”

  杨老爷子立刻朝他拱拱手,道:“舒大人,听阿正说,命大人在调查木府的事情。不知道木府的人什么时候能够过来?那冬儿终究是木府留下来帮我杨府做事的人,如今,她惨遭不易,我也好提前准备迎接,木府的人过来之后,我还得亲自跟木西元解释解释。”

  舒同峰点点头道,“三天后,木府的人应该就可以到秦县了,至于调查这事,我们的人,倒是有传过几次信息回来,只是都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。”

  闻言,杨老爷子眉头轻蹙,就问:“有没有调查到他们那里进出的草药,近期有没有运了一大批的草药回去?”

  舒同峰是何等的聪明,听着杨老爷子这么一问,立刻就联系到了杨府最近在收集草药一事。

  “据我所知,他们木府,因为是南派医门,隔段时间便会有草药进府,老爷子的意思是,你们被人抢前收购的那批药,极有可能是木府在背后操作?”

  杨老爷子点了点头,“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我已经调查过了,我那几家长久合作的药商,他们的草药都是被有心人,打着我们杨家的名号,收购过去的。最后都在永平县那里失踪的。”

  “这么多的草药,还有人,不可能突然间就消失了。我在想,要么就是被秘密运了出去,要么就是藏在永平县,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东西,就在木府那里。”

  舒同峰点了点头,“老爷子的意思,我已经明白了。放心!这事我会让人立刻去调查,让人查查木府这些日子草药的进出数量。”

  “如此就多谢舒大人了。”

  杨老爷子起身,郑重的朝舒同峰拱手。

  舒同峰也起身,回了一礼,“老爷子不必客气。如果这些草药真是木府抢钱收购的,而木府前面又有一个用宋巧取代冬儿先例,怕是他们这背后,还有更大的阴谋。此事就算老爷子不说,我也一定会调查个清楚。”

  “麻烦大人了。”

  “老爷子客气。”

  “如此,那我就不打扰大人了。我这就先回去,大人这边又有什么消息的话,还请麻烦通知我们一声。”

  “好的,我送送老爷子。”

  “大人,请留步!”

  舒同峰将老爷子送出了大厅,站在院门口,目送他出门。

  他随即回到书房,叫出了暗卫,让他立刻去调查木府,这段时间草药的进出量。

  调查这种机密的事情。

  他也只能用自己的人。

  官府的这些官差,能力还是有限的。让他们去木府调查,只会打草惊蛇,所以,这次负责调查木府的人,全是他自己的人。

  ……

  温崇正撤回了调查木府的人,派那些人出去,帮忙收集草药。

  舒同峰的那些人都是得力的,不需要他再浪费人力。

  另外,他写了一封信到边城给恒王。

  如果杨府这边真的没办法了收集足够的草药,这封信也可以缓缓他们的燃眉之急。

  宋暖推门进来。

  温崇正抬眼看去,“暖暖,曦儿睡着了?”

  “是的,她睡着了。我过来看看,事情都解决的怎么样了?杨家的草药都备好了吗?”

  “应该还差一些,不过,还有一些时间,倒不用着急。喜来又去外面筹草药去了。”

  温崇正站了起来,上前牵过她的手,两个人走到桌前坐了下来。

  “那徐棠说阿乔正在路上,我猜,这几天应该也要到了。到时候,把这草药的事情处理了,最好就是能把这背后的人,也揪出来。这样一来,咱们大家就可以一起轻松轻松,聚一聚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,正要将背后的人揪出来,怕也不容易。爹也出去几天了,可有传信回来?”

  慕容靳还是不放心,他已经悄悄的去了永平县,潜进了木府。

  他带去的那些人都回来了,就他没回来。

  不过,消息倒是有回来,他现在正潜伏在木西元身边,想要从木西元身上下手,不过似乎,目前还没什么进展。

  “木西元和木府的人应该明天就到县里了。这样吧,我与他也算是认识,明天我们就一起过去。毕竟,我现在与杨家也有关系,就那冬儿只是杨家的大夫,我出现在那里,也不算太突兀。”

  宋暖看着他,道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明天晚上10点半,爆更三万,等我哟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