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18章 调查(二更)

第418章 调查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580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1:08

  

  “二舅舅,今天就这样吧,我没有别的所求,只求二舅舅能够劝住她,让她别再做无谓的事情,造成大家的困扰。暖暖正在做月子,我不想让她操心太多的事情。”

  杨二爷听着,点了点头。

  他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  “阿正,你回家照顾好暖丫头。这事她不用再操心了,二舅舅心中有数,以后,阿菊再也不会去打扰他们的生活。”

  “好!谢谢二舅舅了。那么,阿正就先告辞了,二舅舅保重。”

  “好,阿正,你照顾好暖丫头。”

  “二舅舅放心,暖暖是阿正的媳妇,阿正自然会照顾好她。”

  杨二爷望着温崇正大步离开。

  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了,杨二爷才低头看向何菊。他的神情复杂,眉头轻皱,伸手把何菊扶了起来。

  “阿菊,你回自己院里去休息吧。”

  说完,他越过何菊,往自己院门口走去。

  何菊急声喊道:“二爷,你已经很久没去我院里了。”

  杨二爷顿足,淡淡的道:“我最近事情比较多,身子也不太好,而且我还要照顾小香。以后你就照顾好自己吧,没什么事,也不用总往我这里跑了。”

  杨二爷说完,大步进了院门。

  何菊听着这话,忍不住的身子轻晃几下。

  这意思是……

  这意思是二爷不要她了吗?

  终于嫌弃她了吗?

  何菊一个箭步冲了过去。

  “二爷,你如果生我的气,可以打我可以骂我。我求你,你不要这个样子,求你别不要阿菊。我现在只有二爷了,二爷别对我这么残忍。”

  何菊泪如雨下。

  她双腿发软,紧紧的抓着杨二爷的手臂,这才稳住了她的身子。

  杨二爷看着她,神色复杂。

  “阿菊,你别这样。咱们在一起也这么多年了,我是什么性子,你也很清楚。我做的决定,从来都不会轻易改变。我承诺过给你的一个安身之地,承诺这杨府就是你的家,这一切都不会改变。”

  闻言,何菊哭着道:“二爷,你重情重义,阿菊是知道的,可是,阿菊爱你呀,阿菊不能……”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身后传来几声咳嗽。

  杨二爷立刻撇开何菊,直接冲到了杨二夫人面前,关切的看着她。

  “小香,你怎么出门的?这外头凉,回屋去吧。走,我陪你回屋。”说完,再也不顾何菊,扶着杨二夫人进屋去了。

  何菊望着他们夫妻情深的样子。泪水不停的流,她捂着嘴,往外跑。

  那边,温崇正回到了杨老爷子的院子里。

  杨安已经回来了,正准备差人去叫他。

  杨安看着他,眉宇间还隐隐有着怒意,便问:“这是怎么了?听说你去看望二叔了,怎么回来的时候似乎不是很高兴?我听说二叔的身体,已经好了不少,你这是?”

  温崇正立刻敛起不悦的神情,淡淡的摇摇头,“没事。走吧,你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?如果安排好了,咱们现在就回高三村。”

  “好!东西都备好了,咱们现在就可以走。”

  “那走吧。”

  二人进去叫了杨老爷子和老管家,四人一起前往高山村。

  相对于【正阳居】的热闹,一片温馨。

  何菊的院子里显得冷冷清清,凄凄凉凉。何菊一个人躲在屋里,直接坐在地上哭。

  她关着房门,不要下人进去,任凭外面丫鬟怎么劝,她都不说话。

  ……

  【正阳居】

  晚上,饭后喝茶,一直聊到大伙各自回屋后,温崇正叫住了杨安。

  两人一起来到书房。

  “阿正,可是有什么事情,需要我去办的?瞧着你这一脸严肃的样子,在家里的时候,我就发现你不怎么对劲了。”

  温崇正摇摇头,“坐吧,坐下来说话。”

  杨安的表情,也跟着严肃起来。

  “你说吧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我就想问问你,义诊一事是冬儿提起的,还是外祖父有这个意思?还有,那两种草药是被谁人偷走的?你们可有调查清楚了?”

  杨安听着,皱了皱眉头,问:“阿正你是不是怀疑什么?难道你怀疑高三村的瘟疫与我杨家有关?”

  “我也只是怀疑,当然,怀疑的并不是杨家的人。但这个人可能与杨家有关系。”

  杨安一听,已经没有耐心自己去猜测了。

  “你就直接跟我说,你怀疑谁?把事情说清楚一些,我也懒得去猜这些弯弯绕绕的事情了。你知道的,我性子急。”

  “你也就在我面前性子急。”

  “既然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性子急,那你有话就直说,快点。”

  “你有没有试着想过?”

  杨安听着他还要这么说话,立刻就打断他的话,“不要让我去想了,你直接说结果。”

  杨安是真的着急了。

  他听到这瘟疫一事跟杨家可能有关系,他哪能不着急?这些日子杨家也是多事之秋,要是还跟瘟疫染上的关系,那可不得了。

  温崇正忍不住伸手拍了他一下,“就你这样子,还在商场上混?”

  “自己人面前,何必端着?你知道我的,倒是你,你赶快说话呀,藏着掖着做什么?想急死我吗?”

  “我是这么想的。瘟疫的方子,既然那个人知道,而且恰巧就把你们药房的那两种药给偷了。这就说明这人是懂医术的。这个人既懂医术,又对你们的药馆了解,你说这个人可能会是谁?”

  “冬儿或是木青。”

  杨安几乎想都不用想,立刻说出他们二人的名字。

  他们医馆一直由他们两个照看着,懂医术的也就他们两个。

  杨安想着,又有些疑惑。

  “可是不对呀,就我们调查,不仅我们药馆的那两种草药没有了,其他的小药馆的也没有了。那小偷把整个秦县药馆的那两种药都偷了。”

  “这样子的话,你不能把目标只放在我们杨家的那两个大夫身上吧?再说了,他们二人的身份,可不简单。都是木府的人,这南派医门,百年世家,他们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啊。”

  “我也想过这些,但是,这些事情结合在一起,我不得不怀疑。他们都在为杨家医馆做事,更是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  “这事,还是要重点的调查一下。如果没有他们什么事,你们也可以放心,真要有什么事,咱们也可以及早发现,避免以后再发生别的事情。”

  温崇正也想过这一点。

  不过,这种事情,还是要调查之后再下结论。

  毕竟人心隔肚皮。

  杨安点了点头,“我听说,宋老大夫妇突然就离开了。他离开不久之后,村里就出现了瘟疫是吧?阿正,你有没有想过,这两个事情会不会有联系?”

  “舒大人已经在调查这事了,我也派了人在暗中调查,只要找到他们夫妇二人,或许就能够知道一些真相。”

  关于宋老大夫妇离开,还有吕容带着瘟疫回来。

  这两件事情,温崇正不是没有怀疑过。

  温崇正甚至还让张自强带人到山上去搜查。他怀疑宋老大夫妇根本就不是离开了村里。

  而是已经遭遇了不测。

  不过,查了很久,并没有结果。

  所以,他就把目标放在了外面,官府的人,还有他自己外面的人,全都在调查宋老大夫妇的去向。

  主要是他们夫妇离开的太过仓促,而后面村里发生的瘟疫,又与这个时间点卡得太吻合了。

  他不得不怀疑。

 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任何一点可疑的地方,他们都要调查得清清楚楚。

  “好!那草药这事,还有那两个人,我来调查。不管他们有没有问题,我都会先防备着,这事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半点大意都不能有。”

  杨安应道。

  温崇正点点头,“好!这事先不要让外祖父知道,那冬儿不是在义诊吗?你在她身边安排人下去。”
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杨安点了点头。

  温崇正起身,“那走吧,你回屋休息,时候不早了。”

  杨安见他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个沙漏,发现沙漏里的沙刚好漏完,有些疑惑的问:“阿正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,刚好定了时间?”

  温崇正听他这么一问,也扭头看的那个沙漏一眼。然后,落落大方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是啊,等一下就是曦儿醒来的时候了。我要回房去帮暖暖一起照顾曦儿。”

  杨安听着,忍不住笑了。

  “想不到你照顾起孩子起来,也很有一套,连时间都定好了,可真是仔细。”

  “等以后你当爹了,自然就清楚了。抱着自己的孩子的那种感觉是什么样子的?那时候真的有种很想哭的感觉,感觉自己的生命都圆满了。”

  杨安听着,一脸的羡慕,然后伸手拍拍他的后背。

  “去去去!赶紧回屋照顾你闺女去。你在我这个王老五面前说这些,这不是成心让我不好过吗?”

  温崇正随即就想到唐乔还要守孝。

  “算算日子,阿乔也只需要再守一年多的孝了吧?反正你们两个都忙,没事没事,不着急。”

  杨安瞪他。

  这是饱汉不知饥汉苦啊。

  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  “那我能不能有空就过来拿你们家曦儿,先练练手?”

  杨安打着商量道。

  其实他也喜欢小孩子。

  下午过来的时候,他和老爷子进去看宋暖,看着那软软糯糯的,白白胖胖的小孩子,他心里可喜欢了。

  “门都没有!”温崇正瞪了他一眼。

  杨安只是笑了笑,耸耸肩,并没有说话,然后,伸手揽着他的肩膀,两人哥俩好的一起出了书房。

  温崇正没有把今天他跟杨安的谈话内容告诉宋暖,主要是送她正在坐月子,他不想她操太多的心。

  接下来,温崇正一心照顾宋暖坐月子,每天都是围着她们母女转,外面的事情交给了张自强。

  不过,关于调查这次瘟疫是怎么来的?

  他却一直在暗中跟进。

  顾中清亲自出去调查。

  蒋胜利则带人去木府调查冬儿的来历。

  江湖上一直没有传说,无人听说木西元收了女徒弟。突然就出现一个冬儿,的确也让人觉得可疑。

  “公子,这是胜叔传来的消息。”

  叶拿着信,进了书房。

  温崇正接过信,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了,只要你先出去忙吧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

  温崇正展开信,看着里面的内容。不一会儿,又出去叫了叶进来。

  “叶,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处理一下。”

  “公子,请说。”

  “你拿着这封信去找杨安,剩下的事情,他会安排。他安排你接近冬儿之后。你要找机会从冬儿身上找一个胎记。”

  “什么胎记?”

  “她的肩膀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,大概像鸽子蛋那么大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叶朝他拱拱手,接过信,便出去找苏叶。她把工坊的事情跟苏叶交接一番,然后就匆匆去找杨安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