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11章 两眼一闭(三更)

第411章 两眼一闭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33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59

  

  舒同峰做了一个顺水人情。

  既然现在已经有方子可以解瘟疫,他让慕容靳进村里,也不是不行。

  他看得很清楚,就算他现在拦住了慕容靳,慕容靳也会想别的办法进村里,说到底,他根本就拦不了慕容靳。

  慕容靳接过竹篓,点了点头,“行!我立刻就进去。我也略懂医术,兴许我还能帮上忙。”

  舒同峰朝他拱拱手,道:“如此就谢谢沐伯父了。如果阿正有时间的话,你让他出来找一下我,我就在这里等他。”

  慕容靳点了点头,“好,我先进去。”

  说完,他提着竹篓,运着轻功,嗖的一下就消失在舒同峰的眼中。

  官差们只觉耳边有一阵风刮过,然后欸了一声,就看到一个小黑影远远的不见了。

  官差跑过来,一脸焦急的看着舒同峰,生怕舒同峰会怪罪于他们,“大人,那个人他……”

  舒同峰抬手摆了摆,“没事!是我让他进去的,顺便让他帮忙把草药带进去。你们做得不错,一定要这样坚守着,不能放人进去,除非得到我的许可。”

  官差得到了表扬。

  立刻拱手应道:“是,大人。”

  那边,慕容靳运着轻功直接赶往【正阳居】,还没到【正阳居】,他就听到了宋暖凄厉的叫喊声。

  他的心颤了一下,吓得他直接轻功都不会了,从半空中掉了下来,险险才站稳。

  他连忙提着两个竹篓往【正阳居】跑去。

  他提了一口气,直接跳进了院子里。

  “什么人?”谷不凡冷喝一声,冲过来,举掌就要拍过去。

  慕容靳应道:“是我,沐靳。”

  谷不凡连忙收回手,抬头看去。

  “沐兄,你怎么来了?”

  慕容靳把竹篓放下,“不凡兄,这是舒大人给的草药,你拿去用吧。暖儿,她现在怎么样了?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你来得正好,丫头,要生了。现在正在屋里面,你别着急。”

  谷不凡提起两个竹篓,看着里面的草药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  慕容靳听到他说宋暖要生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可随即他就想起了当年杨喻心生孩子的时候,想到那时候杨喻心难产。

  他的心立刻又提了起来,“不凡兄,这孩子没什么事吧?她的胎位正不正?”

  谷不凡有些哭笑不得,“你怎么一来就问胎位正不正?”

  慕容靳的脸色都白了,冒着冷汗道:“以前,暖儿她娘生她的时候是难产,胎位不正,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大圈才把她们妹姐二人生下来。”

  谷不凡听着点了点头。

  原来这是曾经经历过相同的场景,怪不得一来就先问胎位正不正?

  “胎位不正,我刚刚给她施了针,已经调正了,你就放心吧。你坐在这里等着,很快就可以抱到你的大胖外甥了。”

  慕容靳听后,郑重的朝他拱拱手,道谢:“不凡兄,谢谢,谢谢你。”

  “那可是我的徒儿,她生的可是我的徒孙,你说谢我干什么?你也知道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你是亲爹,我也可以说是她父亲。所以你疼闺女,我就不疼了吗?这种事情别跟我道歉,听着我别扭。”

  慕容靳点了点头。

  “不凡兄说的是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。但是尽管如此,我的一声谢谢,也不能不说。”

  谷不凡点了点头,“行吧,行吧!既然你过来了,你就在这里守着。我拿着这些草药去调配一下,现在这里还有不少病患。”

  “不凡叔,不如把东西拿到这里来,咱们点几个灯笼。我帮你一起拾掇这些草药吧。”

  “好!好他们都在屋里,没人帮我。”

  谷不凡把竹篓放下,然后去搬了侧刀,簸箕,还有水桶什么的过来。两个人在外面,一边等一边拾掇着刚刚提来的草药。

  屋里面。

  气氛凝重极了,一屋子的血腥味。

  宋暖的胎位正了,但是生产起来,还是很困难。

  温崇正进来之后,宋暖好像克制着自己,没有叫喊的那么厉害了,可是这样子一来,力气小了,孩子一直生不下来。

  王氏吓坏了,连忙喊道:“阿正媳妇,你按我教你的,你一定要按照那个节奏来,现在你的力气不够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抓着温崇正的手使劲一喊。

  温崇正的手都被她抓红了,手腕上勒了一条一条的红痕,可他却不吱声,任由她又勒又捏又掐。

  宋暖每喊一声,他的心就痛一下。

  温月初她们看看宋暖,又看看温崇正,只觉他们二人的脸色都是一样的。

  苍白无血,吓人。

  “二哥,你赶紧把二嫂的手心搓暖,不要再握着了。”

  温月如带着哭腔提醒。

  她搓着送两个脚,感觉宋暖身上越来越冷了,就让她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哦,好的,好的。”温崇正连忙开始帮宋暖搓手心。

  宋暖听到王氏的提醒后,便按着早前的节奏,吸气,吐气,大喊,用力。

  渐渐地,她开始体力不支,喊声越来越小,声音也越来越沙哑。

  “阿玲,赶紧去倒水过来,喂你大姐喝下。”

  温崇正提醒一声,然后看向床尾的王氏,“婶子,到底怎么样了?现在情况如何?”

  王氏检查一遍之后,便道:“好了一些,阿正媳妇,你要继续,坚持住啊。”

  温崇正立刻就道:“暖暖,你听到了吗?坚持住,加油!我在这里陪着你,知道吗?你一定要坚持住。”

  他已经开始害怕了。

  宋暖点了点头,看着他这个样子,于心不忍,便使尽力气虚弱的朝他咧嘴一笑。

  “不要这个样子,你这个样子,让我看的都担心了。阿正,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子。”

  温崇正的手盖着她的脸,挡住了她的笑容,他哽咽着道:“暖暖,为了孩子,为了我,也为了你自己,不要放弃,坚持住!我不担心,只要你好好的,我就不担心。”

  宋暖眨眨眼,眼睫毛刷着他的手心。紧接着她就大叫一声,用力的捏着拳头往床上捶了几下。

  而是在床尾那边叫了一声,“快了快了,加油,再使些劲。”

  啊啊啊……宋暖使劲的尖叫着。

  慕容靳一刀切下去,直接把指甲给切没了。刚刚那一声尖叫,把他的心都叫得颤抖了几下。

  他连忙丢下东西,跑到房间门口,伸手就拍着房门,“阿正阿正,你出来跟我讲讲,暖儿到底怎么样了?”

  大伙听着慕容靳的声音,皆是怔了一下。

  温崇正冲着房门口喊道:“爹,暖暖会坚持住的。没事,你在外面别担心。”

  慕容靳又喊道:“暖儿,爹爹在外面等你,等你和孩子。”

  宋暖用力喊了一声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然后又紧接着啊啊大叫。

  痛,她感觉,全身都痛,连手指头都痛。

  力气越来越小,她的眼皮也越来越重,她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。

  宋暖自己就是大夫,她知道这个时候,一定要保持清醒和体力,不能这样子。如果自己放松下来的话,那就会像皮球泄气一样。

  这个关键的时候,她不能泄气。

  宋暖用力的咬一下自己的唇,血涌了出来,她把血水吞了进去。

  嘴唇上的痛,跟她身上的痛,根本就不成正比,起不到什么作用,但是那腥甜的味道,让她清醒了一些。

  温崇正在她耳边一直的说话,一直都搓着她的手心。

  大伙都在备受煎熬之中,王氏站在床尾那边,一直观察着。

  早就已经紧张到不行。

  又过了半个时辰。

  宋暖的声音又低了下来,她反反复复的坚持着,提醒着自己,不能泄气,但这个时候体力,已经消耗完了。

  温崇正自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一点,连忙在她耳边喊道:“暖暖,坚持住!不行!千万不要这样。”

  “阿正,对不起,我感觉好累,我想休息一下。”

  温崇正拼命的摇头,“不行!不行!不行!你不能休息。暖暖,不行……”

  外面的谷不凡和慕容靳也察觉到了不对劲,两个人连忙冲到了房门口,耳朵贴着房门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  谷不凡伸手拍了拍房门,“阿正,你出来一下。”

  温崇正松开宋暖,连忙跑过来拉开房门,“凡叔,你赶紧看一下暖暖,她已经没有体力了。”

  谷不凡连忙取出一个瓷瓶递给他,“快!快给她服下一粒,我再去给她煎一碗人参汤。”

  “嗯,好的。”温崇正拿着小瓷瓶,赶紧回去给宋暖喂下一粒,而慕容靳已经被谷不凡拉着到厨房。

  谷不凡回屋找了一条百年老山参。

  两个人在厨房里,迅速的忙着,把人参煎汤。

  还剩下半条,谷不凡交给了慕容靳,“快,你快拿去给阿正,让他把这半截人参给丫头含在嘴里。”、

  慕容靳拿个半截人参,连忙跑去敲开门,交给温崇正时,他从门缝往里面看了一眼。

  就一眼,正好宋暖也扭头朝这边看来,父女二人相视一眼。

  砰的一声,房门关上。

  慕容靳的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刚才那样子的宋暖,就像是当年的杨喻心一样。

  他往后退了一步,然后直接在院子里对着东方跪下,双手合十。

  “菩萨保佑,求菩萨一定要保佑我家暖儿母子平安。”

  他跪在那里,跪了许久,谷不凡端着参汤给温崇正,他还在那里跪着。

  等到谷不凡,把参汤送进去之后,扭头一看,院子里空空的。

  慕容靳已经不在那里了。

  “人呢?”

  谷不凡朝院子里看一圈,并没有发现慕容靳的身影。他心想着,这么大的大人,也不用他再关心了,便又坐了下来,静静的等着。

  慕容靳跑到了后院。

  后院的菜棚,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工坊,不过,那个草棚亭子和杂物间还在。

  慕容靳跑过去,从原来的地方,找出了杂物间的钥匙。

  他推开房门。

  香烛的味道,扑鼻而来。他点了灯,看着长案上的那个牌位。

  温家先烈。

  他上前点了香,朝那牌位三鞠躬,然后,把香插回香炉上。静静的看着那个牌位,神色复杂。

  过了许久,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对着那牌位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“对不起!但是你我当年所立的位置不同,我不后悔,只是,我没有想到,咱们之间竟还有这样的缘分,还能成为儿女亲家。”

  “如果你在天有灵,求你保佑你的儿媳妇,能够母子平安。这些日子以来,我倍受煎熬。于公,我没有错,于私,我却没脸面对自己的闺女和女婿。所以,于私,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!”

  “对不起!请你保佑孩子们平平安安的,在我的有生之年,我会尽量的补偿他们。待来生,到了黄泉,我再亲自向你请罪。”

  慕容靳说完,又朝牌位,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这才起身离开。

  他锁好门,从后院出去,谷不凡还坐在那里,看着她回来,便问:“上哪去了?”

  “四下走了走,一直坐在这里,我很紧张。”

  谷不凡点了点头,深有同感。

  屋里面,宋暖喝下了人参汤,服了药丸,又含着那半截人参,体力终于恢复了一些。

  慕容靳和谷不凡听着她的喊声,有了力气一些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又过了半个时辰,终于听到婴儿哇的一声叫。

  王氏抱着孩子,他迅速的将孩子放在早已备好的衣服上,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洗了身上的胎渍。

  莫梅子在帮宋暖清理。

  温崇正并没有着急去看孩子,而是紧紧的握着宋暖的手,“暖暖,孩子生下来了,孩子生下来了。”

  说着,他的眼泪掉了下来,滴在他们紧紧交握的手上。

  宋暖虚弱的笑了一下。她抬起手,想要替他擦去眼泪,可手举在半空中,又无力的掉了下去。

  她两眼一闭,人就晕了过去。

  床尾那边,莫子大喊一声,“快快快,不好了,阿正媳妇大出血了。”

  王氏的手一僵,连忙放下孩子,就跑了过来。

  温月初当下立断,连忙跑出去,拉开房门放谷不凡和慕容进来。

  这个时候,他们需要大夫。

  屋里又乱了。

  气氛比早前更加凝重。

  几个姑娘家守着孩子,把孩子擦洗干净之后,包了起来,抱在怀里。站在一旁,看着谷不凡和慕容靳在帮宋暖诊治。

  孩子没事,精神气还挺好的,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,不像当时小山刚生下来那样皱巴巴的,而且眼睛都不睁一下。

  宋玲紧紧的看着床上的宋暖。

  温月初抱着孩子,时而看看孩子,时而又看看宋暖。

  温月如则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,哽咽着道:“姐,姐,姐,二嫂不会有事儿吧?二嫂一定不会有事的对吧?”

  温月初斩钉截铁的道:“一定的!二嫂一定不会有事的。瞧,我们的小侄女多可爱。二嫂舍不得,她一定舍不得的。没事!没事!你别自己吓自己,这里有凡叔在呢。”

  温月初一遍一遍的说着没事儿,她自己都不知道,她现在是在自我安慰,其实她自己也怕得要命。

  突然她怀里的孩子哇哇大哭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