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08章 孩子要出来了(三更)

第408章 孩子要出来了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28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56

  

  温崇正也把自己的手覆上去,一脸温柔,他学着宋暖的语气,隔着肚皮,对着里面的孩子说话。

  “孩子,你要乖乖听你娘的话,知道吗?咱们现在面临着一场非常重要的事情,你要乖乖的跟着爹娘,一起把这一仗打赢,好不好?”

  绷紧的腹部,突然有了动静。

  孩子仿佛听到了他们的话一样,往他们的手心踢了一下。

  “他听到了我们的话,他听到了。”温崇正高兴的看着宋暖。

  宋暖也笑着点头,脸上那母爱的光辉,闪闪发光。

  “对!他听到了,他是我们的乖孩子。”

  “的确是乖孩子。”

  说着孩子又动了一下。

  宋暖温柔的笑了,手轻轻地抚着腹部。“宝贝乖,我们知道你很乖,爹和娘很爱你哦。”

  “对!爹娘很爱你,爹也很爱你娘。”温崇正附合着宋暖的话。

  宋暖娇嗔了他一眼。

  温崇正低低一笑,“暖暖,你不用不好意思,就该让孩子知道我有多爱你们。这样的话,孩子一定也可以充满爱心,也能感受到家庭的温暖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“我还真的说不过你。”

  温崇正咧嘴一笑,“主要是我说的全是道理。”

  说完,两人相视一笑。

  宋暖又休息了一下,感觉肚子不那么绷紧了,便站了起来,“走吧,我们去找草药。”

  温崇正起身扶着她。

  两人又往前走了几十米,然后往下走,来到了山沟里。

  那是一片沼泽地,的确是阴凉又潮湿。

  宋暖第一次知道村里面,还有这么一个地方。

  沼泽地上虽然长满了草,并不像一般的沼泽地那般,随便一站上去,就能人陷了进去。

  但是温崇正还是不放心,扶着她在外面,转了一圈,问:“暖暖,可有看到那个草药?”

  宋暖眯着眼,四处打量一番。

  突然,她松开温崇正的手,着急的往前面走去。

  温崇正连忙喊道,“暖暖,别过去。你告诉我是哪一种草药,我过去采。这是沼泽地,你要是陷下去的话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宋暖停下来。

  这个时候,她才想起这地方是沼泽地。

  可就在这时,她感觉到自己的腿,不停的往下陷去。软软的泥涌了上来,将她的双腿包得紧紧的。

  温崇正看向这边,不由的吓了一大跳,他疾步想要走过去。

  宋暖立刻冷喝一声,“别!阿正,你别过来,你要过来的话,咱们两个都得一起陷下去。”

  “难道你让我这样看着你吗?不行。我得过去找你,你等我一下。”

  温崇正连忙从竹篓里取出柴刀,走去砍了不少竹子,然后全部丢在沼泽地上。

  淤泥已经陷到了宋暖的膝盖上,还在慢慢的往下陷。

  温崇正一边砍竹子,一边回头看,更是着急了。

  他把竹子,简单的扎成竹筏,然后从上面走过去,伸出手,“暖暖,来,我拉你上来。”

  竹筏下面有不少树枝和竹枝,竹筏在放在上面,这样不会晃来晃去,也不会陷得太快。

  温崇正拉住宋暖的手,慢慢的拉她上来。这个动作很慢,两人都小心翼翼。慢慢的温崇正发现竹筏散了,也要往下陷了。

  时间太短,他只是随便扎的。

  这竹筏受力不住,很快就断开。

  宋暖一着急,连忙松开他的手,“不行不行!你先回去,别过来。”

  温崇正又急忙伸手过去,紧紧的拽住她的手,“暖暖,这个时候,你别任性。来!我拉你上来。你放心!我们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温崇正使劲将宋暖拉了上来,然后抱着她,脚用力往竹子上一蹬,运着轻功就跳到安全地带。

  总算是安全落地。

  温崇正满头是汗,心有余悸的看着宋暖,“你就在这里,你告诉我是哪一样,我去就行。”

  这个时候,宋暖也不跟他争了。

  她知道,以她现在这样子,没法去那边。

  温崇正有轻功,他倒可以去。

  “那个,看到没有?叶子有两种颜色,上面是绿色的,底下是红色的,它的茎上带着白白的毛。你记得,要把它连根带叶全部拔过来。”

  温崇正点头,连忙过去,四下扫看一圈,很快就看到了那味草药,实在是那草药太好认了。

  那一片有不少草药,温崇正一边采,一边迅速的跃到另一边。如此跳来跳去,也很耗体力。不一会儿,他就回到了宋暖身边。

  “暖暖,摘了这么多,我们就先回去吧。你现在这样子得回去洗一下,另外这些药也可以先给严重的人服下去。等一下送你回去之后,我立刻找村民过来采挖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。

  回到家里,她就去清洗身子,而温崇正早就拿着草药出去找村民,带着人一起上山去采挖。

  谷不凡不知道他们去沼泽地那边采药,但他知道这些东西喜欢长在沼泽地里。

  “丫头,采药这种事情,你告诉我就行,为什么非要自己走一趟?这个东西喜欢长在阴凉潮湿的地方,一般这种地方都比较危险。你现在这个样子,前去那种地方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”

  “师父,家里有这么多病人需要你看着,我能做的,便自己去做了。我只是找一些回来应急。想着让阿正拿着草药,带人对照着去采。现在我不是好端端的回来了吗?”

  谷不凡无奈的看着她。

  “你这丫头,做事情总是那么固执,我也没办法劝你。行啦,回来就好,下回可不能再去了。”

  “好好好!我知道了。师父,你休息一下,我现在就去煎药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我已经让阿玲在煎药了,你回屋休息。”

  谷不凡立刻喊住了她。

  宋暖点点头,“好吧,那我回屋休息,我去看看阳阳和小山。”

  谷不凡看着她逃跑似的回屋去了,无奈的摇摇头。

  他怎么会不知道,宋暖是怕他又念叨她了。

  温崇正带着人继续去那片沼泽地挖草药,只是那里的草药有量,并不多。

  他们挖了一个下午,也只挖了半竹篓回来。

  舒同峰在村口传来信号,温崇正急急的把草药交给谷不凡,然后就去村口与舒同峰见面。

  “草药呢?”

  一见面,温崇正就问草药的情况。

  舒同峰面露难色,摇了摇头,“也不知道是何原因,市面上就没有这两种草药。”

  温崇正听后,不由的皱起了眉头,警惕的问:“为什么单单就没有这两样药?难道是?”

  舒同峰也很是困惑。

  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这两样草药,按宋暖的说法,这两样草药是很平常的东西。

  可为什么高山村这边发生了瘟疫,然后那两种草药就没有了呢?断市也断得蹊跷。

  这事的确是有古怪。

  “这么说来的话,我们只能靠自己去采了。你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去去就回。”

  温崇正急忙回到家里,取了几株草药,然后又回去找舒同峰。

  “阿峰,这个你带着,你让人去阴凉潮湿的地方找,还有这一种。这两种草药越多越好。”

  “另外,我觉得你要去查一下,市面上为什么突然就没了这两种草药?如果查到这两种草药都被谁买走了,或许我们就能找到突破口。我觉得突然没了这两种草药,肯定不是偶然。”

  舒同峰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!我立刻去办。你放心,这草药我立刻让人去采,有多少就送多少过来。我已经传信出去,让人从别的地方收集草药过来。虽然远水救不了近火,但我们总要尽力。”

  “那你去吧,我也赶紧回去跟他们说说这个情况。”

  当下,两人立刻分头行事。

  温崇正去找了张自强。

  “强叔,下午我们找到那两种草药。刚刚舒大人已经过来跟我说了,外面市面上突然就断了货。现在我们买不到这草药,就只能靠自己去采了。”

  “这草药是救命的草药,不管怎么样,我们一定要尽量多采一些。”

  张自强听了之后,心不断的往下沉。

  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合?他们这里发生了瘟疫,急需要草药,可最重要的两味草药突然就断市了。

  这个时候,他也顾不上去想这些事情,连忙道:“行!这事交给我,我立刻去找大伙商量一下。”

  温崇正点头,急忙回家去了。

  当天晚上,高山村附近的山头上,有不少火把在移动。村民自动自发的打着火把,披星戴月的上山采草药。

  这几天死的人越来越多,消息已经瞒不住了,村民也知晓了。

  眼下,大家都知道,采这两种草药就能自己救自己,所以,为了活下去,大家都不再怕晚上上山了。

  火把的微光照亮着他们寻草药的路。

  同时也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。

  高山村的村民,第一次这么团结,凝聚所有的力量,在为活下去而努力。

  宋暖他们把草药分给了重疾的人,这一天,终于没有人再因瘟疫而去世。

  【正阳居】里的氛围,总算是轻松了一些。

  砰砰砰,外面又有人敲门。

  几人突然就变了脸色。

  现在,他们只要听到敲门声,就会不由得吓一跳。总觉得这敲门不是什么好事,要么是有人又发高烧了,要么是有人又受伤了。

  温月初走去开门,脸拉得长长的,心悬着。

  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  “月月月初……”来敲门的人是陆氏,陆氏往里面看了一眼,连忙的问:“谷神医在不在?”

  温月初见陆氏不怎么敢看她,便问:“婶子,出什么事了?”

  陆氏摇头,“没……没事。我就是来找一下谷神医,找他要一些治外伤的药。”

  “谁受伤了?难道是大寒吗?”

  陆氏的反常,让温月初忍不住的往这一方向想。她的话刚落下,陆氏的脸色就变了几变。

  温月初知道自己没有猜错。

  “婶子,你就直说吧,他到底怎么了?可是昨天晚上上山去采药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“月初,你别着急。大寒去采草药,不小心划伤了脚。没事儿,真的没事儿,只是外伤。我来找谷神医,就是要点药粉回去。”

  陆氏尽量把事态说的简单一些。

  可温月初瞧瞧她的神情,却不太相信她的话。只是这个时候,她相当于是被隔离在这里的人,不能往村里跑。

  “婶子,等一下,我立刻进去拿。”

  温月初跑进去,碰到了温崇正,然后就跟他说了这事。温崇正连忙拿着药去张家。

  “姐,大寒哥一定会没事的,你别太担心。”温月如见温月初紧张到不行,几次都有些心不在焉,便轻声安抚她。

  “我知道,他一定会没事的,我相信。”

  温月初重重地点头,这话更像是她在自己安慰自己。她现在不能出去看张大寒。

  想到他受了伤,她哪有可能不着急,不担心。

  没过多久,温崇正就回来了。

  温月初立刻迎上去,问:“二哥,大寒他没事儿吧?伤的怎么样了?”

  温崇正摇摇头,“没事!他去沼泽地的时候,不知怎么的被蛇咬了一下。正好,我知道蛇药,所以给他上了药,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温崇正感到很庆幸,幸好以前宋暖抓蛇的时候,告诉他了一个蛇药方子。

  只是很简单的几味药,温崇正急忙就去采了,捶好药,给张大寒敷着,包扎好伤口,很快就消肿了。

  不过,刚看到张大寒的大腿时,温崇正却是吓了一大跳,那大腿一下子就又红又肿,小腿肿到像两条大腿那般大。

  难怪陆氏他们吓到不行。

  温月初听后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幸好有二哥,幸好二哥有蛇药的方子。乍一听说受伤了,可把我给吓坏了。”

  温崇正伸手在她肩膀上轻按了几下,“没事!放心吧。我刚才把药方子告诉强叔了。他们要上山采药,也怕碰到那些蛇蚁毒蜘蛛之类的。”

  几人忙点头,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。

  这要是以前碰到这种事情,真的就只能等死了。幸好现在他们有这些方子,就算被咬了,也没事。

  阳阳和小山也稳定下来了。

  王氏刚染上瘟疫,所以服了几次药之后,就好了。现在可以在房间里,帮忙照顾小山和阳阳了。

  宋暖在药房里抓药。

  那两味草药的量不多,宋暖只能一帖一帖的分出来,方便他们煎药。

  她坐了许久,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,便站了起来。

  咝……

  宋暖倒抽了一口冷气,突然感觉大腿根上有热流流下来。她低头一看,手放在腹部上,冷汗就流了下来。

  糟糕,孩子要出来了。

  她慢慢的朝外面走去,步伐蹒跚。可肚子却越来越痛,跟正常人的临产前迹象不太相同。

  宋暖暗暗着急。

  她站在门口,朝那边看去,正好看到温崇正几人站在院子里,隔得有些远,但她还是大喊了一声。

  “阿正,你过来一下。”

  温崇正浑身一震,听着宋暖的声音,她似乎不太舒服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