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06章 撒手人寰(一更)

第406章 撒手人寰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3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54

  

  温崇正一口气跑到了村口宋家。

  砰砰砰……他举起手用力的敲门。不!应该说是拍门。

  “宋文成,你在不在家里吗?有人在吗?能不能出来开个门?”

  屋里面静悄悄的,没有人说话。

  温崇正已经等不及了,运着轻功直接跳了进去。他朝着每个屋子里面喊,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宋文成。

  “宋文成,你到底在不在家里?人呢?”

  此时,宋文成在屋里,已经烧到不省人事了,而吕容早就没有了生息。

  吕容本就已经很严重了。

  前些日子还能熬着,那是因为那个人给她服了一些药,能让她的精神气变得好一些,但那些药是不能够根治的。

  只是暂时的把她所有的精神气都提起来,当她药不在服的时候,她就会像是一个皮球被针刺了一般,直接就泄了气,而且泄得非常快。

  就在她与宋文成说开的第二天。

  吕容就撒手人寰了。

  宋文成不吃不喝,陪着她的尸体在屋里。

  最后,他自己也因为高烧昏迷倒下了,就倒在那床上。

  他凭着最后的力气,跟那吕容抱在一起。

  砰的一声。

  温崇正一脚踢开房门,屋里面一股臭气扑鼻而来。他看向桌上那些发馊的饭菜,再看向床上躺着的那两个人。

  温崇正冲过去。

  伸手探了一下鼻息。

  他发现宋文成还有微弱的气息,他很了解,眼前这两个人也是染了瘟疫。

  里侧那一个人瘦骨嶙峋,一脸都是脓包,但依稀还能看出这人有些眼熟。

  温崇正把宋文成弄醒。

  宋文成睁开眼,一脸疑惑的看着他,迷迷糊糊之中,他很用力才认清了眼前的人是温崇正。

  他伸手往旁边摸去,触及吕容那又冰又硬的尸体。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。

  宋文成扭头看去,看着吕容,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温崇正看着他,怒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宋文成直觉口干舌燥,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温崇正瞧见,忙去倒了一碗水递给他,却见他又喝不进去,只好又帮他喂了进去,然后将他拎出了房间,放在院子里。

  温崇正怒气冲冲的瞪着宋文成,问:“说吧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宋文成哽咽着道:“对不起!”

  “这个时候,不是说对不起的时候。你说,那吕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她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?不要告诉我,你不知道。现在村里乱成了什么样子,你不会不清楚。”

  如果不是看着他,也没剩多少口气了。

  温崇正还真想一脚把他踢死。

  这种混账东西,他说对不起的时候,温崇正大概就猜到,他是知道实情的。

  他们一直没有察觉这个地方有问题,然而瘟疫就是从这里传出去的,而那唯一的传染体就是吕容。

  吕容有足够的理由,恨这个村里的人。

  毕竟当时吕容敢放火烧了张家,一下子死伤那么多人。

  吕容是个狠辣的人,她没有什么事做不出来。只是这吕容在失踪的七八个月里,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怎么会染上瘟疫?放眼大楚,还没听说哪个地方有瘟疫。

  可到处都没有瘟疫,那吕容是怎么染上的?

  温崇正想不明白。

  宋文成的声音低了下去,事实上,他现在也没力气大声说话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前些日子,我在后山遇到阿容,她当时已经昏迷不醒,身上有很多脓包。我以为她是在深山里面,住了这么几个月,染了什么病?”

  宋文成说着就剧烈的咳了起来,咳到脸色涨红。他的手掐着自己的脖子,似乎喘不过气来。

  他折腾了许久,又才看向温崇正。

  “前天晚上,她才告诉我,她染了瘟疫。我才知道村里面的人为什么发起了高烧?只是她大门不出小门不迈的,我也不知道这玩意怎么就传了出去?”

  听着这话,温崇正忍不住一脚就踢了过去,直接让宋文成吐出了一口血。

  这个人就算只剩下一口气,他也忍不住要踢他,直接踢死算了,反正也熬不了多久了。

  “你既然知道她染的是瘟疫,为什么你不跟大伙说?为什么还要把她藏在家里?你是要把整个村的人都害死吗?”

  “我我我……”宋文成说不出话来。

  温崇正显然也没有想到他来找宋文成拿信,却碰到了这个事情,发现了这个真相。

  “信呢?你爹娘留下的信呢?”

  宋文看着他问,“你要这信做什么?”

  “你不要问这么多,把信给我。”

  宋文成指了指自己的屋里,“就在柜子里。”

  温崇正立刻进去,从柜子里取出那封信,出来的时候,宋文成已经快要不行了。

  “阿正。”

  他低低的唤了一声,然后扭头看向他屋里。

  “我知道,我错了。可我现在也无法再弥补一些什么。我已经快不行了,能不能请你……请你……把我们这里烧了。让我们两个全烧在这里,我看到有老鼠来咬这里的东西,我就怕这屋里的老鼠,也染的那种东西。”

  宋文成说着,顿了顿,喘了很久的气,这才又继续往下说。

  “你把这里烧了吧。”宋文成看着这这个青石砖大院子,低低的笑了一声,“这不是一个好地方,这是一个不祥之地。自从,建了这个房子,我们家就再也回不到以前了,一切都变了。请你帮我把这里烧了吧,把我们夫妇二人一起烧了。让我们下十八层地狱去吧。”

  宋文成用力的爬起来,踉踉跄跄地往屋里走。

  走了几步,他就倒下去,挣扎着,再也没有力气起来。宋文成挣扎一番,然后慢慢的往前爬,一直爬到床前。

  他抬头看着床上的吕容。

  “不能同生,但求同死。此生我们能死在一处,我也就无悔了。”

  看着这一幕,温崇正百感交集。

  他上前将宋文成丢到了床上。

  宋文成看着他,一个手握紧吕容的手。

  “阿正,谢谢你。”

  说完这话,他双眼一闭,人就断了气。

  温崇正连忙往外走,他去找了张自强和宋三水他们,把在宋家发现的情况都跟他们说了。

  然后,又去找了宋老头。

  宋老头知道这个瘟疫是吕容带来的,他更是一脸的愧疚。

  “造孽呀,都怪我宋家,是我宋家人害了全村的人。”

  宋老头看着温崇正,“烧了吧,就按他说的烧了。”

  那个地方的确是不祥之地,真该烧了。

  他们当下就去砍了柴禾,把整个宋家给围了起来。

  村民看到这动静,连忙过来问:“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你们把柴围着这么大的院子做什么?”

  宋老头恨恨的道:“烧了,烧了,全烧了。这一个个没良心的东西,人走,屋子也空了,留着做什么,烧了。”

  大伙见宋老头这么生气,也不敢吱声。

  毕竟这里是宋家。

  “可是,你们家宋文成不是还住在这里吗?好几天没看他出门了,他人呢?你现在把这里烧了,要是他还在里面可怎么办?那是烧死人啊?”

  宋老头不理会,也不吱声。

  那人连忙去找张自强。

  这时,张自强也在帮忙,他跑过去,就问:“村长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把这里给烧了?宋文成还在家里呢?他能同意吗?”

  张自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事。

  宋老头就大声的道:“他让我们烧的,有什么不愿意。人都已经没了,还要这屋子做什么?”

  大伙一听宋文成没了,吓了一大跳。

  他们惊讶的看着这个青石砖大院子,仿佛这青石大院就像是一个猛兽的血盆大口。

  突然间,有人似乎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不停的往外退了几米远,然后大声的问:“村长,你可不能再瞒着我们,是不是宋文成死在家里了,而且他得的是瘟疫。”

  张自强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们都回去吧,不要靠在这里。我们要把这里烧了,省得让瘟疫传了出去。”

  村民听了之后,连忙往回跑,一直跑到很远的地方。然后,远远的看着这个地方烧了起来。

  太可怕了。

  大火噼里啪啦的烧着。

  宋老头跪在地上。

  “宋家的列祖列宗在上,我对不住列祖列宗,生养了这些不仁不义的人。我不敢求列祖列宗原谅我,只求列祖列宗多给我一些时日,让我有机会去赎这些过错。”

  没有人去扶他,任由他那样跪着。

  宋三水陪着他,在那里等着,一直等到大火灭了。把把宋文成夫妇的骨灰收拾了,交给宋老头,这才离开那里。

  温崇正回到【正阳居】。

  几人围坐在一起,说起宋文成和吕容。

  “想不到竟是那个吕容,她就这么恨咱们村里的人吗?自己染上瘟疫,还要回来,害大家陪着她一起死,真是太可恶了。她真的是百死也不能赎其过。”

  宋玲气得不轻。

  宋暖就看向温崇正,问:“信呢?信上写了什么?可是他的亲笔信?”

  也没有人看过宋老大的笔迹,不知他写的是什么样的字体。不过,温崇正看到的那信,字体歪歪扭扭的,问了好些人,也都不确定是不是宋老大写的?

  “烧了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