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402章(三更)

第402章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6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50

  

  温月初的话触动了其她几人的心。

  她们也跟着往外走,“对!我必须要出去跟他们理论。凭什么我们要受到他们这样的指责?这玩意又不是我们散出来的。”

  “这里面有他们多少亲人,他们不念着我们的好,还怪上我们了。”

  “凭什么?二嫂和凡叔在这里没日没夜的照顾他们的亲人。他们却这样子对待,这样子值得吗?他们凭的是什么?”

  温月初,温月如,还有宋玲,三人愤愤不平。

  不管温崇正在后面怎么喊?她们直接就跑出去拉开院门。

  王氏和莫梅子,相视一眼,二人急忙跟了出去。

  温崇正看向宋暖,宋暖朝他点点头的,“我们也出去。”

  谷不凡叹了一口气,心疼的看着温崇正和宋暖。

  夫妇二人有多好心,有多不容易,别人不清楚,他是最清楚的。

  他也不怪温月初她们那么生气,听着外面那些人的怒骂,还有这些像雨一样砸进来的东西,他也生气。

  凭什么?

  他暗暗在心里问,“那些人凭的是什么?做出这种事情,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

  谷不凡也走了出去。

  “丫头,你不要出来,省得被他们砸到了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看着他们出去,听着他们在外面跟村民吵了起来。

  一时,宋暖也有些迷茫,她也不知道,他们那样没日没夜的救这些人,外面那些村民不念他们的好,还把错全部都按在了他们身上。

  他们做的这些是值得?还是不值得?

  院门口。

  当村民看到温崇正出来之后,立刻就将箭头指向温崇正。

  “阿正,你给我们说清楚,为什么你们早就知道了里面有瘟疫,而你们却不说。”

  “对呀,你可得把话说清楚。你们瞒着我们做什么?难道是想要我们跟着你们一起死吗?”

  “我知道第一个发高烧的是你们的阳阳和小山。你们的孩子染了瘟疫,你们不管,还不告诉我们。现在让这瘟疫在村里传出来,你这是要拉我们去死吗?”

  “温崇正,你们真的是太过分了。亏我们一直把你们当成大好人,大恩人,哪知道你们背地里心是这么黑。”

  温月初他们听着村民这般翻脸无情,指责温崇正,她哪里忍得了?

  她上前指责那些人,“你们一个个都没良心是不是?我二哥和二嫂,帮你们多少,你们就不念。这玩意又不是我们家弄出来的,你们凭什么在这里责骂他们?”

  “你们知不知道,我二嫂都快生产了,可是为了照顾你们家的这些病人,我二嫂几天都没休息一下。你们真的是太没良心了。”

  温月如站到了温月初身旁,看着那些村民,道:“你们一个个自己贪生怕死,就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。亏得我们在这里帮你们照顾人,可出了问题就把责任怪在别人身上。”

  “你们为什么不想想?我们不告诉你,这是瘟疫。为的只是让大家都能够好好的过日子,不要乱了。你们说瘟疫会死人,说我们会拉着你们一起死,可你为什么不想想,我们这么辛苦在救人是为什么?”

  “你们谁能保证自己身上没染上,放你们出去?让你们出去,那才是让你们去死。”

  村民听着,既生气,又有些尴尬,但是在生死面前,他们更多的是生气。

  “不要在这里说的这么好听。如果你们第一时间就告诉我们,这是瘟疫的话,我们早就走了。我们又怎么会染上?我们现在在这里住了这么久,还真的可能就染上了。”

  “大伙可别心软,别听他们胡说。他们全部都是黑心的,她们自己死,还要拉着我们一起垫背。”

  突然,人群中不知是谁往里面砸了东西进去。把【正阳居】的瓦砸得砰砰的响。

  石头砸碎了瓦片,砸了下去,里面有人大叫了一声,似乎是被砸中了。

  宋暖跑进屋里,看着宋三水的婶子正捂着脑袋,脑袋上鲜血直流。

  宋暖连忙拿着纱布和药粉,去帮她包扎,“叔婆,你别紧张,没事没事,我帮你包扎一下。”

  正说着,又有一个石头从屋顶落下来,就落在她们两个人的面前,砰的一声。

  宋暖一下子没忍住,尖叫一声。

  温崇正他们在外面听到宋暖的声音,急忙往里跑。

  “暖暖怎么样了?出什么事儿了?”

  温崇正冲进去,看到宋暖好端端的站着,正在帮宋三水的婶子包扎伤口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暖暖,你先让一下,我把叔婆抱到那一边,你再包扎。这上面已经被砸了一个洞,东西会又掉下来,可不能再砸伤了你们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。

  宋老太就问:“外面的人在吵什么呢?我听的不太清楚,他们怎么还砸东西呢。”

  宋老太耳背,听的模模糊糊的,只听见有人在吵,但具体吵什么,她不知道。

  温崇正摇摇头道,“没事,没事。”

  宋暖继续帮她包扎,看了一眼温崇正,道:“阿正,你赶紧出去安抚一下他们吧,这里有我,没事的。”

  温崇正点了点头,急忙又出去。

  外面,张自强,宋三水,张大吉。他信三人已经站在了人群前。

  张陆生和张大寒也跑过来。

  他们紧张的看着温月初她们,见她们没事,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,然后转身看向人群。

  “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呢?出了这个事情,难道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吗?温二哥温二嫂,还有谷神医,为大家做了多少,大家就看不见吗?”

  “可他也不能瞒我们啊,瞒着我们,不就是让我们死在这里吗?”

  张自强听着这些话,“你们怎么就只知道死?出这种事情,谁都紧张,这个事情是我要瞒着大家的。”

  “你们揪心自问,你们的家人送到里面来了之后,有让你们来照顾吗?不让你们来照顾,不就是不想让你们传染上吗?你们再看看,照顾这些病人的人都是些谁?这是我张家和温家的人。”

  “你们都怕死,我们两家人就不怕死吗?这世上还有人不怕死吗?可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照顾呢?”

  村民鸦雀无声。

  张自强恨铁不成钢,一脸怒气指着他们继续骂道:“出了这种事情,你们就只知道闹闹,现在你们闹就能闹出什么出来了?”

  “我告诉你们,你们谁闹,谁砸东西,我都记着,等你们都染上了,你们就先放一旁,等死吧,看我救不救?”

  “遇到事情,你们倒是好好的想想。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们,你们会怎么做?而且我们也不是刚开始就确定了的。”

  “我张自强,今天就把话撂到这里,你们这些人,谁敢再闹事,就把你们的亲人抬回去,是生是死你们自己负责。”

  村民已经没有一个人再说话了。

  张老太走了出来,看着张自强,道:“村长,你跟他们就是一个鼻孔出气了。事情到了这个份上,你就只知道怪我们,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们啊?我们第一时间知道了信息,那还有一条活路。”

  张自强看着,张老太,直接就笑了。

  “张婶,在这个村子里面,最没有立场说这些话的人就是你了。你难道不记得,你们家着大火的时候,是谁救了你们家的人?是谁着急上火的救人?也没收你们的诊金,全心全意得救你们那些人?”

  “你还真的是白眼狼啊。这就是山上那些饿狼,被人这样子善待以后,估计都不会像你这样子了。你已经一大把年纪了,也经历了这么多。我还亏你说得出这种话出来。”

  张老太就是张屠户的娘。

  张家发生了什么,全村没有人不知道,帮助他们最多的人是谁?那自然就是温崇正夫妇。

  如今她站出来说这些话。

  的的确确的让人反感,恶心。

  张自强看着她,又道:“你们一家人的命,已经是捡回来的了,能多活这七八个月,你们得感谢的是阿正夫妇。看来多活七八个月,你也是白活了。还能说出这种话出来,我真的是……”

  张自强没有说完,而是一脸失望的摇摇头,他又抬头看向其他村民。

  “现在,你们,谁家有病人的进去抬走,没有的继续站在这里,要闹事就闹。我坚决不拦着,等一下外面官府的人听到了,他们自然会处理。”

  话落,现场寂静。

  没有人敢吱声,也没有人敢往里走。

  张自强,怒目扫过他们,侧身站着,手指着院门口,“进去呀,现在立刻进去。我也是知道的,现在那里面的病人,几乎每家都有,去啊,去抬走啊。”

  大伙低着头,没有人再敢说话。

  这时,宋老头挑着两捆柴球,站在人群外。

  “让一下,让一下,你们让一下。”

  大伙纷纷让开,宋老头挑着柴进来。

  他直接把柴放在院门口。

  张自强拉住了宋老头。

  宋老头一脸疑惑的看过去,“村长怎么了?”

  张自强看着他,然后又看向人群。

  “你们看看宋叔,宋叔,他是怎么做的?他每天都抬多少柴过来这里,这些柴用来做什么的,还不就是给你们里面的家人煎药用,做饭用,烧水用,而你们呢?”

  “你们明明知道你们的家人在里面,你们谁有送过一碗米,一担水,或者是,一根柴过来。宋叔以前是怎么样的人?现在又是什么样子的人,你们大家都知道。现在你们,再看看你们自己,你们还配当个人吗?”

  张自强骂完之后,松开了宋老头的手。

  宋老头的脸胀红胀红的。

  他看向村民,难得的开口说话。

  “大伙可千万不要学我,我这一辈子。也就是这一两年才算是活得明白。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,也不相信报应。”

  “可是你们看看我家发生的事情,哪一件哪一桩?不都是报应?我做了很多错的事,我也得到了许多的报应。我现在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我想,应该还不迟,起码,我还能赎一些罪。”

  说着,他扭头朝院子里看了一眼。

  “其实我前些天就偷偷听到了,他们说这是瘟疫。但是我还是装作不知道,每天送东西过来。”

  “你们是知道的,我比谁都更怕死。但是我看着这些孩子在里面照顾那些病人,一点都不怕被传染了。我觉得,我如果这个时候怕死的话,那真的是死了都没脸见列祖列宗。”

  宋老头说完,便拿着扁担往外走。

  他一天会送五六担的柴过来,一天都没落下,这些日子,【正阳居】用的柴火,还真的全靠他送。

  村民扭头目送,宋老头离开。

  有些人惭愧,有些人不以为然。

  张自强又指着院门口,问他们,“谁要进去抬人的,赶紧的,不然的话,要关门了。我把话撂在这里了,你们今天不进去把人抬走,以后再敢闹事的话,你们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村民依旧没有一个人动。

  温崇正看向村民,想要说点什么?可又已经不想说了,他转身往里走。

  谷不凡看向温月初他们。

  “走吧,进去里面还有那么多人要照顾。”

  他们几人点了点头,跟着一起进去。

  嘎叽一声,院门紧紧的关住。

  张自强没再理会那些人,径自一人离开了。

  不一会儿,村民就散了。

  现在全村的人心惶惶的。可瘟疫还在扩散,不时的有人发烧送进了正阳居。

  宋暖抓了一些药。

  让叶和苏叶送出去交给张自强。

  让张自强找村民支大锅,煎好后,然后村民每天都去喝上一碗。

  出了这种事情,没有染上的人要预防,染上的人要医治,只能是这样子了。

  夜里。

  宋暖刚刚闲下来。回到房间门口,准备进屋休息一下,突然就听到温月初大喊一声。

  “凡叔,凡叔,你可以过来看看张叔婆。”

  宋暖的心咯噔一下,连忙往张老太那边走去。

  谷不凡也从别的房间出来,急急赶过去。

  张老太已经没有了生息。

  这是自从发现瘟疫之后,第一个去世的人。

  宋暖瞧着张老太的尸体。一脸严肃的看向温崇正。“阿正,现在去找一下村长和三水叔。”

  但凡是在瘟疫中死去的人,全都只能用火烧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