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99章 瘟疫(三更)

第399章 瘟疫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37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48

  

  不过,他也怕自己问出来,让大家都担心,所以也忍着没问。

  “行行行!我们知道了。我现在就回去把小山的衣服取过来,小山就麻烦你们了。”

  “强叔,你不要客气。孩子出了这个问题,你们也不要太担心,一定要相信暖暖和凡叔。”

  众人点了点头。

  张老爷子就道:“对!我们不担心,把孩子放在这里,我们很放心。阿凡和阿正媳妇的医术,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。”

  老爷子也察觉到了异样,但是这个时候,就算心里有什么猜测,也不能说出来,省得这么多人跟着担心。

  当天,温老太他们收拾一下,就直接回温家老宅那边去住了。

  温崇正的话,大伙还是相信的。

  又有宋暖和谷不凡的医术摆在那里。

  张家那边的人也没有强行要留在【正阳居】,听劝的回家去了。

  温崇正让他们把小山穿过的衣服,用过的东西,全部放在锅里,用高温蒸一下。再用开水烫着泡着,等明天用放在太阳下暴晒。

  阳阳这边的也是一样,温崇正亲自在处理。

  温崇正刚把衣服用品弄好,张自强就在院门外叫了一声,“阿正,你出来一下。”

  温崇正把东西收拾一下便出去了。

  他关上院门。

  “强叔,我正想晚一点再去找你。”

  张自强一脸沉重的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你会找我,所以我就过来了。阿正,你就直接说吧,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温崇正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强叔,我知道这事瞒不了你,而我也没打算瞒你。这可能是瘟疫。所以接下来,我们不仅要瞒着两家的人,要劝他们不要外出,还要去排查村里有没有这种瘟疫的来源。周围的村里,我也让叶和苏叶去查了。”

  “现在这个情况来的太突然,而我们又与这两个孩子亲密的接触过。不仅孩子要隔离,其实我们也要尽量的与村民分开一些,别靠太近。我们大家的身体强壮一些,比孩子的身子要好,可能一下子没什么不良反应。”

  “但是,谁也不敢肯定,下一个倒下去的人会不会是我们?强叔,你是一村之长,这事我们瞒谁,也不能瞒你。现在我们一起去村里转转,看看情况。”

  张自强点了点头,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他不敢相信,瘟疫?怎么会是这样?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东西?

  “强叔,这也只是怀疑,虽然可能性挺大的。现在我们得先找到问题来自哪里?这样才能预防,现在整个村的人都指着我们。”

  “知道,走吧。”

  “强叔,你等我一下,我先进去跟暖暖他们说一声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温崇正进去之后,张自强又用力的抹着眼泪。

  听到瘟疫,他就想到死亡,还有他的乖孙儿。

  其实,现在心情最沉重的温崇正。这个时候,宋暖还怀着孩子,而且快要临盆了。生病的又是他的儿子,而且还是这种原因,很有可能全村的人都会染上。

  温崇正的心好受不起来。

  他进去找了宋暖和谷不凡,交代一声便匆匆出去了。

  他和张自强打着火把,在基里四处查看。

  转了一圈,却没有发现异样。

  然后,两人的情绪都很是沉重,各回各家,把家里人安抚好。

  村口宋家。

  宋文成煮好饭菜,端到了屋里。他看着那个瘦骨嶙峋,窝在床角上的吕容,眸中闪过心疼,表情很是复杂。

  他把饭菜放在桌上,唤了一声,“阿容,过来吃饭吧。”

  吕容抬头看着他一眼,然后又急忙的把头埋在膝盖上。

  “你出去!我不想跟你在一个屋里,把饭菜放着。”

  宋文成轻叹了一口气,不敢刺激她,转身就出了屋子。

  他到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了下来,抬头看着空中的明月,又叹了一口气。

  三天前,他在后面山上碰到了吕容。

  准确的说是他把吕容捡了回来。

  当他看到那个瘦骨嶙峋,一身狼狈,披头散发的女人时,他真的不敢想象,这个是与他自小一起长大,同枕共眠的妻子。

  他猜想吕容一直躲在深山里,过了这么久,吕容才敢从山里出来。

  说实在的,吕容当时的样子,也的确跟野人没什么区别。

  只不过她全身发臭,好像还有许多伤口,但她不愿意让宋文成靠近她,也不愿意让他帮她上药。

  自从吕容醒来之后。

  吕容就不让宋文成靠近。

  吕容虽然做过那么多错事,甚至还背负着那么多的条人命。

  但宋文成却没有恨过她。

  宋文成一直记得,当时吕容把他昏迷了之后,才去做那些事情,这说明吕容根本就不想连累他。

  吕容出现在后山,他也一直在想,或许吕容一直舍不得他,而且还有可能经常回来后山,想要偷偷的看他。

  所以尽管吕容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,宋文成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疼她,照顾她。

  他起身回屋去取了几瓶药粉,然后推开门,放在门口的位置。

  “阿容,我把药粉放在这里了,你等一下自己给自己上一下药吧。我现在去厨房给你烧水,等一下提进来给你洗澡。你把身上洗干净了,再上药,现在先吃东西。”

  吕容没有吱声,宋文成也猜到了。

  他放下东西,关上门,转身又去厨房烧水。

  屋子里静悄悄的,吕容抬起头看着桌上的饭菜,又看向门旁的那几瓶药。

  她的眼泪,突然就哗哗直流。

  她实在是饿坏了,从床上下来,坐在桌上,连碗筷都不用了,直接用手抓,抓到什么就吃什么。

  不一会儿,桌上就一片狼藉,她脸上除了油,饭菜,还有不少化了脓的伤口,那样子很是吓人。

  这也就是她为什么披着头散着头发,而且还不让宋文成靠近的原因。

  因为她现在的样子,实在是太可怕了,就跟地府里的恶鬼也没什么差别。

  不一会儿,门口传来了动静。

  吕容立刻又跑回床上,用被子将自己遮了起来。

  宋文成提着水进来,看了一眼桌上,见桌上的饭菜都吃完了,只是一片狼藉,但他也高兴的笑了一下。

  起码,吕容有在吃东西,不会把自己饿坏。

  这一点宋文成就满足了。

  宋文成进进出出,提了不少水进来,又兑了冷水,水温差不多的时候他才出去。

  桌上放着一套干净的衣服,而大桶里的热水,热气袅袅。

  吕容抬头看着宋文成帮她做的这一切。

  她慢慢的从床上下来,然后走到大桶边,脱下身上的衣服,踏了进去。

  热水泡在身上,她双手紧抓着桶沿,痛得咬着牙齿,全身颤抖。

  痛!很痛!非常痛!

  她身上全是化脓的伤口,现在这样泡着热水,伤口更是痛,脓包就像是要炸开一样。

  吕容咬着牙忍着,抓起一旁的帕子,打湿之后就往身上擦去。

  血水、脓水流了下来,混着水,不一会儿,桶面上的水就变得很吓人,上面漂浮着一层白白的黑黑的东西。

  吕容看着这些东西,她低低的笑了。

  洗干净之后,李阳对着镜子帮自己上药,看着镜子里那满脸是伤口脓包的人,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。

  砰!

  她直接把药丢在地上,然后拉着头发把脸盖了起来。

  宋文成在外面听到动静,连忙问:“阿容,你怎么样了?出什么事了?需不需要我进来帮你?”

  吕容对着外面吼了一声,“滚!滚远一点,不准再靠近这里,再也不可以进这个房。”

  宋文成听着,一脸受伤,抹抹鼻子,叹了一口气。

  他又坐在了门口。

  “阿容,我就在外面守着你,你要是哪里不舒服了,你就跟我说,你要是不痛快了,心里有什么话要说的,你也跟我说。我不进去,我就在这里。”

  吕容听着他温柔的话,眼泪哗哗直流。

  她轻轻的拨开头发,看了一眼镜里面的人,立刻又把头发放下去,吓到嘴唇都白了。

  这哪里还是人,这分明就是鬼。

  吕容一直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  她悄悄的躲在门后看着宋文成靠着墙睡着了。她这才提着桶,从里面提了两小半桶的洗澡水,然后,从窗户那边爬了出去。

  【正阳居】那边。灯火通明。

  两个孩子醒了又睡,为了让孩子不那么痛苦。谷不凡直接给孩子,服了一些安神的药。

  两个孩子沉沉的睡着,床前的三个大人却是一脸的沉重。

  “暖暖,孩子不会有事吧?”

  “我们只能尽力。阿正,你去查的事情,查的怎么样了?”

  “我和强叔打着火把,悄悄的把整个村都转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异样。在田里也没看到什么死老鼠之类的。”

  “暖暖,凡叔,两个孩子应该不是那个问题吧?”

  温崇正紧紧的盯着他们。

  他现在也只能这样子安抚自己。既然没有发现异样,那应该就不是。

  如果不是的话,那两个孩子就不会有问题,整个村里的人都能够平平安安。

  宋暖的表情却没有那么轻松,也并没有因为没有发现异样,而松了一口气。

  这到底是不是瘟疫,她和谷不凡基本上是已经确定了。

  这就是瘟疫。

  而且,这根本就不是突然出现的,一定有什么地方,他们没有排查的。

  “河里呢,你们有没有去查一下河水?看那些河水有没有问题?”

  如果是有人蓄意为之,那么水是最好,也最容易下药的地方。

  每家每户都要用到水,如果那人想要把全村的人都灭了,那水受到污染的可能性就最大。

  温崇正点了点头,“我们去看过了,水也没有问题。河里面的鱼都好端端的。”

  温崇正看着宋暖和谷不凡的表情。

  他起身又往外走,“算了,我再出去看看,多转几圈。”

  宋暖没有出声。

  第二天。

  一大早就有人在外面用力的敲着院门。

  “阿正,快开门!快开开门啊。”

  温崇正匆匆去打开院门,只见外面站着好几个一脸焦急的人。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外面的村民着急声道:“阿正,谷神医在不在?”

  “在的,有什么事吗?”

  看着她们那么着急,而且还直接问谷不凡在不在?温崇正的心都提了起来。

  不会是又有人生病了吧?

  “阿正,能不能请谷神医到家里帮我看看,我家孩子发烧了,烫的厉害。”

  另外一个人又道:“我爹也是突然烧了起来,早上我做好了早饭,他都没起床。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便去看他,结果发现他烧了起来。”

  “我家的孩子,也是烧了。”

  温崇正听着,知道事情严重了。

  “你们在这里等一下,我进去找一下凡叔。”

  谷不凡从屋里出来,看着他们,问了一下情况,然后就让他们把家人送到这里来。

  大伙匆匆回去了。

  虽然不知道谷不烦为什么,要让病人接到这里,但是救人要紧,他们也没多问。

  “阿正,你赶紧去找一下你强叔,让他通知一下村民,只要有发烧的,头晕脑胀,不舒服的,全部送到这里来。正常一点的村民,不得靠近【正阳居】。”

  温崇正点头,“好,我立刻就去。”

  张自强也听到了,有许多成年人发烧的,他心里很是沉重,急着来找温崇正。走到半路上,他们二人就碰到面了。

  “强叔,赶紧的通知村民,有不舒服的人,全部送到我家这边来,另外你跟大伙说一声,尽量不要靠近这里。”

  张自强搓着手,着急的问,“小山和阳阳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目前没事。强叔,你可以跟他们说,可能是感染了天花,别的不要多说。”

  “好,我知道了,我现在立刻就去。”

  温崇正返回【正阳居】,把家里收拾了一下,他在想着,如果人越来越多的话,这里该怎么办?

  宋暖扶着腰出来,一脸疲惫。

  温崇正看到她之后,立刻强扯出一抹笑容。

  “暖暖,一定累坏了吧?”

  “月如她们提了早饭过来,我刚刚出去接进来了,你和凡叔洗洗手,过来吃早饭吧。”

  宋暖就问,“是不是很多村民都发烧了?”

  温崇正点点头,“刚刚有些人过来说,似乎真的有不少人发烧。”

  宋暖听了之后,脸色更是沉重的,心里沉甸甸的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推荐寒冬落雪文《裴少第一名媛妻》,30号pk,福利多多,欢迎收藏。

  不过就是顺应家里人的安排,应付性的相个亲。

  谁知道就被她截胡。

  “美女,你男朋友借我用一下。”

  刚刚坐着,就听到突然插入的声音,让他有些莫名。

  然后,他就被结婚了,在她前夫和她继姐的见证下。

  ?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居然发现,他继女的血型和自己的是一样的。

  要知道,他是属于熊猫血的Rh阴型血,这种血型,一般都是来自遗传的。

  偷偷采集血样做了DNA,他差点气疯。

  女人,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?

  裴逸曜将手里的亲子鉴定结果狠狠扔在了茶几上。

  啊,你就是当年那个吃霸王餐的家伙啊?

  那正好,你闺女,带走不谢。

  佑左左风轻云淡的转身。

  你,想走,没门!裴逸曜气急败坏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