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96章 我喜欢闺女(三更)

第396章 我喜欢闺女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4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44

  

  “暖暖,今天情况怎么样了?”温崇正走过来,坐在她身旁。

  一股热气就隔着衣料传到了宋暖身上,宋暖往一旁挪了挪身子,眉头轻皱。

  温崇正发现了她的小动作。立刻明白了,自己身上热气熏到她了。

  “还是这么怕热?”

  “这也是一时半会能改得了的吗?”宋暖有些情绪不对。

  温崇正看着几子上面的信,伸手拿了过去,低头看了起来。看完之后,他又把信搁在小几子上,伸手握住了宋暖的手。

  “暖暖,爹不是说他很快就来了吗?你怎么还是不高兴?”

  “爹,每个月的信都说快来了,事情快处理完了,可是你看他什么时候来了?”

  宋暖隐隐有些不安,她扭头看着温泉镇问:“阿正,你说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?为什么这一走就快八个月了,还是没有回来?”

  “暖暖,你别多想,爹一定没事的。肯定是族里事多,一时走不开。你想啊,以前爹就从来没出过凤栖族。肯定也是因为话里面的事务多。他信中说了,想出来多住些日子,所以安排事情,也需要些日子。”

  宋暖就皱眉头问:“真的?”

  “肯定是这样的。你想想啊,爹他多疼你呀,多舍不得你。如果有时间的话,他早就出来了。”

  “可是我现在都快生了,爹还没回来。”

  温崇正伸手将她搂过来,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
  “你别着急!爹肯定都算好了日子,一定会赶在你生孩子之前回来的,你现在啊,只需要好好养胎,好好的养精蓄锐。”

  “哎哟……”

  宋暖突然吸了一口冷气,眉头皱着,抚着肚子,脸色有点痛苦。

  温崇正立刻紧张的蹲下身子,抬头打量着她,“暖暖,没什么事吧?不会是要生了吧?”

  宋暖摇摇头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“没事没事!刚刚就是被他踢了一下,踢得肚皮有点疼。”

  “他踢你了?”温崇正满脸惊奇。

  这些日子,经常听到宋暖说,孩子在她肚子里面闹腾。

  可是,他每次把大手放在宋暖的肚皮上,等了等,等了又等,还是没等到孩子有什么动作。

  有时候,他看着宋暖的衣服动了一下,知道孩子在里面又踢了一脚。可待他的大手放上去后,孩子就立刻变乖了。

  一次两次三次之后,宋暖都忍不住打趣他。

  说是这孩子在肚子里就开始怕爹了。

  温崇正隐隐有些失望,不过也乐呵呵的附合。他说,这肯定是个皮儿子。这么调皮,又怕爹。等他出来,要是还敢这般闹腾你的话,我真得收拾他。

  也就他说了这话,感觉后来孩子更不配合他。反正他的手放在宋暖的腹部上,孩子就乖巧。

  温崇正紧紧的盯着宋暖的腹部。

  一般孩子动作大的时候,连宋暖的衣服,也会动一下。

  宋暖低头看着他,问:“要不,你把手放在上面,看看他这回还怕不怕你?”

  温崇正摇摇头,没抱什么希望。

  “如果我把手放上去的话,他肯定又不动了。暖暖,你说,我们会生个儿子,还是闺女呢?”

  “你不是说这是个儿子吗?”

  “可是我更喜欢闺女。”

  “啊……为什么?”宋暖奇怪的看着他。

  这里的人都讲究香火传承,谁都更喜欢儿子。她听着温崇正说更喜欢女儿,倒是有些意外了。

  她怀孕这么久,偶尔也会问他喜欢儿子,还是女儿?

  而温崇正总是说,只要是她生的,儿子女儿都好,都一样。

  还是现在明确的听到他说更喜欢闺女。

  “闺女好啊。如果像你这么聪明,这么好的话。那会比儿子更讨喜。如果我们有一个长得像你的闺女,我一定好好的宠她,她要什么,我都给。”

  宋暖拉过他的手,轻轻的覆在她的腹部上,心里暖暖的。

  她知道温崇正这么想,其实是想要有一个闺女,然后把宋暖没有的童年都补偿给孩子。

  温崇正感受着手掌下面的平静,淡淡的道:“这孩子又被我吓坏了,瞧!他又不动了。”

  宋暖安抚着他,“耐心一点,让他感受到你的诚意和疼爱。这样的话,他就一定会有所回应的。”

  诚意和疼爱?

  温崇正琢磨着这四个字的含义。

  突然,他拉开宋暖的衣服,露出圆滚滚的肚皮。

  不待宋暖说什么,他直接就将唇落在她的肚皮上,等一下就听他说了一声,“孩子,我是你爹,回应一下吧。难道你真的那么不喜欢爹吗?如果你喜欢爹的话,你就动一下。”

  说完,他又一脸虔诚的亲了几下。

  然后,他把脸贴在宋暖的肚皮上,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声音,诚心的等着孩子的回应。

  满屋寂静,静得落针可闻。

  宋暖低头看着他,满目柔情。

  宋暖在心里暗暗的道:“孩子,就给你爹一个回应吧,让他高兴高兴,你爹是真的疼爱你。”

  正说着,突然,她感觉到肚子里面一阵翻腾,紧接着就听到温崇正兴高采烈,喜出望外的声音。

  “暖暖,他动了,他终于动了。你说的没错。他就是怪我以前不够诚意,不够疼他,你发现没有?他动了。”

  温冲正不愿意移开,脸紧紧的贴在宋暖的腹部上。

  他清晰的感觉到孩子在里面,不知是踢了一脚,还是捶了一拳。

  他说话的时候,又动了几下,他的脸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孩子的力量。

  温崇正忍不住的眼眶发热,眼角湿润。

  这种感觉很奇妙。

  他的整颗心都胀胀的,暖暖的。那种感觉直接涌到了他的眼睛里,化成了一颗泪。

  “暖暖,谢谢,谢谢你。”

  宋时的手轻轻抚着他的脑袋。

  “为什么要谢我?这孩子,我也是有份的。”

  温崇正听着她的话,扑哧一声笑了,“暖暖,这个时候,你能不能煽情一点?”

  “不能煽情一点,你不是说了吗?咱们之间不必煽情,真实以待就可以了。你说过的,以后都不会再对我言谢,因为我们之间不分彼此。”

  温崇正点点头。

  他的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样,一时哽咽着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他就那样蹲在宋暖面前,脸贴着她的腹部。

  而宋暖也不再嫌弃他身上热,轻轻的虚搂着他的脑袋。

  房间里,一片温馨。

  甜蜜的泡泡,溢满室。

  窗外,吹来一阵风,一股香味扑鼻而来。

  这是烤秋葵的香味。

  宋暖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“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?要不咱们到后面工坊去看看吧?”

  “后面的工坊里有温月如和叶,她们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得很好,你安心的养着胎。那里不用你操心,明天开始,我们打算要挖山药了。今年又多种了几亩地,如果全部挖出来的话,这量可不少。”

  宋暖捧着他的脸,推开他一些。

  她的衣服落了下去,盖住了腹部。

  “起来吧,跟我走一走。我是大夫,我更知道,快到生产的时候,不能一直待在屋里。出去走走,适当的运动,对生孩子也是有益的。”

  温崇正知道自己劝不住她,便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吧,咱们走走。”

  谷不凡也交代过他,的确不能让宋暖一直呆在屋里。养胎是必然,但适当的运动,走走,散散步,也是有好处的。

  二人手牵着手,从屋里出来。

  到后面院子的工坊里。

  温月如现在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,她和苏叶把工坊管理的妥妥当当的,叶则负责库房和运输货物这方面。

  一支马车队,全部交到了叶手里。

  那些负责送货品出门的人,全部都由叶和苏叶亲自教授武功。

  从种植,到生产,再到运输,这一系列的事情,宋暖他们都紧握在自己的手中,没有假以人手。

  自己培养出来的人,的确可以更放心一些。

  二人到后院转了一圈,然后就被温月如送出了门。

  “二嫂这里热,你又怕热,还是出去吧。你也转了一圈了,瞧着可还满意?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“满意!满意!月如做事,哪有不满意的?咱们月如现在长大了,做事都不用二嫂再说了。”

  宋暖笑眯眯的点头,朝她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温月如很是高兴。

  她最高兴的就是听到宋暖和温崇正的肯定。

  只要有他们的肯定,她就会觉得再苦再累都是短暂的,也是值得的。

  “二嫂,那你先跟我二哥到外面转转,不要走远了。虽然凡叔说你可以适当的散散步,但是你现在身子不便,还是别走远了。”

  “好好好!我们家的月如,现在都快成管家婆了。”宋暖笑着打趣。

  温月如忍不住的笑了,“二嫂,现在可是嫌我太啰嗦了?”

  “怎么会呢?月如这么关心我,我高兴都来不及,哪会嫌你啰嗦?”

  “好嫂不嫌我啰嗦就行,去吧去吧,我还要进去忙别的事情。”

  宋暖笑笑,由温晨正牵着她出了工坊,从院门那边出去了。出了院门,温崇正问:“暖暖,现在我们去哪里?你想到哪里走走?”

  “到药园里转转吧,我正好去看看,咱们那些药材的长势如何?这样转一圈下来,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  温崇正抬头看着药园一层层的阶梯。

  虽然这山不高,但是转一圈的话,也是挺累的。

  “这样转一圈没问题吗?”

  “没问题!当然不会有问题。你别忘了,我还是个大夫呢,可不能小瞧我啊。”

  “那行,我陪你转一圈。”

  二人沿着石阶路往上走,一层一层的传过去。

  每一层的地里种植的药材都是不同的,在每一块地垄外面,都竖着一个木牌子,上面写着什么药材,什么时候种的,谁种的。

  当时,宋暖用这种方法,其实就是为了保证每支小队的人,全都能够更加用心的做事。

  后来这个办法就一直沿用了下来。

  不仅是药材,就连花田,或者是菜地,都会竖个牌子,将这些写得清清楚楚。

  她这也是为了培养每支小队的责任心。也可以避免出了什么事之后,大家相互推脱。

  山下两旁,外面一层是刺梨,里面两层种着木薯。

  木薯挺高的,直接把外面的刺梨给遮住了。

  宋暖看着那长势非常不错的木薯。

  “过些日子,等闲下来之后,这些木薯也可以挖了,这个时间不着急,咱们可以先把别的事情忙完。”

  她现在快要生产了。

  她现在在想,等挖了之后,是放在地窖里,还是把它提炼成酒精?

  提炼酒精是一个技术活。

  她要坐月子,怕是不适合做这些东西。

  宋暖心想着,这些东西采挖之后,让温崇正把全部木薯都放在地窖里,明年闲下来了,她在提炼也行。

  “暖暖,这一茬的木薯长得不错。你刚说的,我记住了。我听你的,等闲下来之后,最后再采挖这些。”

  “好!到时候先存放在地窖里。”

  二人慢慢的巡视,细心观察着草药的长势,等他们从药园下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。

  宋时的肚子有些发紧。

  一般走路久了,或是站久了,都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  这是宫缩。

  每每这个时候,肚子就发紧紧的,像是勒得有些难受一般。

  宋暖的手轻轻放在腹部上抚着。

  温崇正发现了她的小动作,便问:“暖暖,可是不舒服,要不咱们先坐下来休息一下?”

  “没事!走吧,先回家。”

  “好!”温崇正搀扶着她,可走几步发现宋暖走路的速度都慢了下来。

  他有些不放心,直接将宋暖抱了起来。

  宋暖吓了一跳,可又不敢挣扎,“你放我下来,我现在这么重,你抱着多累呀。放我下来吧,我真的没事。”

  “就是两个这样的你,我也抱得起来。暖暖,你可不许小看我。你这样小看我,回头等你生完孩子,坐完月子,我就会身体力行的向你证明,我的力量。”

  这话里的暗示,宋暖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  脸色微红,嗔了他一眼,就乖乖的窝在他怀里不动了。

  “阿正,阿正媳妇。”

  身后传来王氏的声音。

  二人停了下来,转身看去,只见王氏气喘兮兮的跑过来,一脸焦急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