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86章 她到底是谁(一更)

第386章 她到底是谁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6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34

  

  杨远抬头看向冬儿,满目疑惑的问:“冬儿姑娘,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吃这些菜?以前冬儿姑娘一直避着我,躲着我,今天怎么想到来看我?”

  他是杨家二公子的时候,冬儿都不给他好脸色看,如今他沦为阶下囚,冬儿立刻提着饭菜来看他。

  杨远实在不相信,冬儿这个时候会对他有什么情意?

  不是有情意。

  两人也没什么交情。

  那么她来这里是?

  恨他?来看他的笑话?

  杨远是个聪明人。他觉得第三个可能性更大。他把嘴里的菜咽了下去,抬眸看向冬儿。

  “冬儿姑娘,我们以前认识?”

  冬儿点了点头,“当然认识!”

  杨远紧紧的盯着她,然后脑海里在一一过滤以前认识的人。过了好久,他还是没有半点印象。

  “冬儿姑娘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我想不起我们什么时候认识?”

  杨远实在是想不起来,他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冬儿的?

  在他的脑海里,完全没有这一号人物。

  冬儿看着他,淡淡的笑了一下,随即眸中就染上浓浓的讽刺。

  杨远觉得她的眼睛似曾相识,尤其是她此刻的眸光。

  “我好像认识你。”

  “我刚才已经说了,我们本来就认识。”

  “既然是这样,那冬儿姑娘为什么一直避着我,躲着我?”

  冬儿低低一笑,道:“你说一个人为什么要避着一个人躲着一个人?总不能是因为她对这个人有好感吧?或者是心存感激吧?”

  杨远眯起眸子,紧盯着冬儿的眼睛。

  冬儿也直直的回视他,嘴角溢出冷冷的笑,还有那眼神满满都是讽刺。

  “你恨我?”杨远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  冬儿点了点头,落落大方的承认,“没错,我恨你!我不仅恨你,而且恨不得你死在我面前。所以,以前你对我那样热情,我又怎么可能不避着你躲着你呢?毕竟在我看来,你比那些蛇蝎,还要恶心。”

  冬儿帮他倒了一杯酒,笑眯眯的看着他,“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提着你最喜欢的菜过来吗?”

  杨远看着她不说话。

  冬儿又低笑了起来,好一会儿才道:“你现在都看懂了,那我也不藏着掖着。没错!我就是过来看你笑话的,我就是过来看你多么的落魄,看你沦落到了哪种地步?如今,你已经是阶下囚,三天后就要问斩了。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吗?”

  杨远依旧看着她不说话,似乎把她往他认识的那些人身上套,想要辨认出她到底是谁?

  冬儿捂着嘴,低笑几声。

  她一脸得意,心情很好,终于出了一口恶气,很是轻松。

  “杨远,你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?我说过你会不得好死的。”

  杨远看着她,突然放下碗筷,紧紧的抓住她的手,“说!你到底是谁?”

  冬儿凑到他耳边,轻轻吐出两个字。

  杨远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满目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
  “居然是你?可是为什么,你和她不一样,而且她怎么会医术?”

  冬儿像是听到了大笑话一样。

  她一脸傲娇的笑道:“人是会变的!我要报复你,那我只能变成一个你不认识的人,不然我还能报复你吗?”

  冬儿低头看着那些菜。

  “杨远,你知道吗?这就是你的报应!当时你算计我,毁了我的幸福,拿我当垫脚石。如今我已全部还给你,你觉得这感觉如何?被人算计的感觉好不好?作茧自缚的感觉好不好?”

  杨远看着她,“你做了什么?”

  “也没做什么,就是帮了一点小忙,让你的真面目更快的暴露在他们面前而已。”

  闻言,杨远低笑几声。

  “想不到我竟会败在你的手中。”

  “你想不到的事情,还有很多,不过,你都看不到了。杨远,你不觉得还有一件事最讽刺吗?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你似乎喜欢上我了。”

  冬儿得意的笑着,一脸讽刺。

  “杨远,你放心!有些事情,你没办成,我可以办完。”

  杨远瞬间就明白她话里的意思,他咬牙,“我不会让你如意的。还有,你弄错了,我没有喜欢上你,我只是想再拿你当一回垫脚石。”

  冬儿一脸无所谓的道:“没关系!因为我不稀罕。至于我要做的事,怕是你阻拦不了。”

  冬儿的话刚落下,杨远就软软的倒下去。

  冬儿从袖中取出一块白布血书。然后,她拿起杨远的手,在他的手指上刺了几个血孔,血流了出来。

  杨远看着她做了这些,但却说不出一个字,也动弹不得。

  他的胸口在绞痛着。突然噗的一声,吐出一口血。

  冬儿看着他这个样子,嘴角的笑意更浓了。

  “好好的走吧!你瞧,我对你还是挺好的,这不,舍不得你身首异处,起码还留你一个全尸。”

  杨远咧开嘴,微微一笑。

  随即就没了气息。

  冬儿站在他面前,极高临下的看着他,仿佛杨远此刻的惨烈死状,就像是优美的风景一样。

  她觉得无比的赏心悦目。

  她欣赏了好久,然后,她才缓缓转身,离开了牢房。

  第二天。

  杨府收到了衙门传来的消息。

  杨元爷兄弟二人和杨安匆匆来到衙门。

  舒同峰把一封血书交到杨二爷的手中。

  杨二爷接过血书,看着那白布红字,他根本就没有勇气打开来看。胸口的血气翻滚,他紧紧的攥着拳头,努力的把这股血气咽了下去。

  舒同峰看着他们。

  “昨天晚上,杨远在牢中服毒自尽了,只留下一封血书。晚一点你们就把他的尸首领回去吧。人已逝,过去的罪也就散了。衙门这边会出公告,告知秦县百姓。”

  舒同峰的目光落在杨二爷身上。

  “二爷,请节哀。他犯下那种错,本来也难逃一死,他现在自寻短见,想必是想要给自己留个全尸。”

  杨二爷点了点头。

  他张了张嘴,刚想说些什么,却噗出了一口血,然后,两眼一黑人就倒了下去。

  “二叔。”

  “二弟。”

  “杨二爷。”

  杨二爷醒过来的时候,人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了。他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封血书。

  何菊看到他醒来,连忙擦去眼角的泪水。

  “二爷,你终于醒啦。你可把我给吓坏了。二爷你要保重,二公子他……”何菊说着,又用手绢拭了拭眼角。

  “阿菊,你先出去,让我静静。”

  杨二爷平静的说着,他双目无神,怔怔的望着帐顶。一副悲伤过度,心死如灰的样子。

  何菊哭着道:“二爷,你别这样子。你就让我在这里陪着你吧?你这样子,我会担心你,我会伤心。二爷,我看着你这样,我比你更难过啊,二爷……”

  杨二爷扭头看着她,目光中终于有了焦距。

  “阿菊,我想静静,你先出去好不好?算我求你了。我不会有事的,你放心!我就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  何菊哪曾听过杨二爷说求人的话?此刻听着他的话,何菊的泪水更是簌簌而落。

  她是真的为杨二爷感到心疼。

  她认识杨二爷这么多年,跟着他这么多年,哪里看到他这么脆弱的样子?

  何菊抹去眼泪,起身哽咽着道:“二爷,我听你的,我就在外面。如果你想找人说说话,那你就叫我。有什么事情,你千万别憋在心里,不要把自己憋坏了。二爷,你还有我,还有夫人,还有小姐,还有老爷子,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。”

  杨二爷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,你放心。”

  何菊哭着出去了。

  嘎吱……

  房门关上的声音落下,杨二爷就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

  他对不起杨远。

  虽然杨远有错,但是他作为一个父亲,他也有责任。他没有管教好他,所以才让他误入歧途,走到了这一步。

  杨二爷打开血书,眼泪朦胧的看着里面的字。

  一字一句,让他泪流满面。

  这些书里没有说什么,只是杨远在忏悔。

  杨二爷以为他这辈子都听不到杨远的忏悔之声,没想到杨远竟是用这种方式来忏悔的。

  他更不知道,这封血书是假的。

  只是冬儿模仿了杨远的字迹。

  “阿远,对不起!爹,对不起你!一切都是爹的错,爹没有关心你太多,爹教你的太少。如果爹多关心你,多照顾你,多去了解你,或许你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。”

  杨二爷把手塞进嘴里,用力咬着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  ……

  高山村。

  宋暖他们前一天才回到家里,第二天傍晚,杨家的下人就匆匆赶来报丧。

  当他们听到杨远在牢中服毒自杀的消息后,皆是意外。

  杨远出殡的日子,选在三天后。

  宋暖和温崇正担心杨老爷子,便准备第二天就前往秦县。

  晚上,大伙坐在桌前,情绪都不是很高。端着手中的茶,似乎这茶只起到了暖手的作用。

  温老太长叹一声,道:“没想到会是这样子。人啊,争那些多身外之物到底是为了什么?到了最后,不一样是一场空吗?”

  众人不说话。

  气氛很是凝重。

  杨远是罪有应得,大家不会可怜他,但可怜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  这最伤心的人,应该是杨老爷子和杨二爷,还有杨二夫人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