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79章 撺掇(一更)

第379章 撺掇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6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27

  

  不待唐乔回答,温崇正已急急的道:“那地方又怎么会好玩呢?暖暖,时候不早了,不如你和阿乔先去休息,我和舒大人去一趟。”

  宋暖瞥了他一眼,“这么快就急着打发我做什么?我又没说要去【怡花楼】。”

  被她看穿,温崇正略略有些心虚,摩挲着自己的大拇指,“暖暖,我没有!”

  宋暖不说话,盯着他的大拇指。

  温崇正疑惑,低头看去,一时哑然。

  呃~他自己的小动作就出卖了自己。

  他看着她,晒晒一笑。

  宋暖太了解他了,他的一点小动作,她都拿捏得准准的。

  宋暖也不为难他,问:“听叶说,你去杨府了,那边可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那女子的家人带人砸了杨家的药馆,医馆,还有别的产业。我去的时候,听说各合作商都聚在一起,想要老爷子换了少当家,还拿不再合作来要挟。不过,老爷子这次硬气,直接拒绝,抛下一句,强扭的瓜不甜,便让他们回去考虑后再给答复是合作,还是不合作。”

  关于杨家大厅里发生的事,还是老管家告诉温崇正的。

  老管家出来时,掩饰不住的兴奋,说是宁愿杨家的产业受挫,老爷子也不会退让。

  这个退让,只会让人笃定了杨安的罪。

  老爷子是不允许的。

  宋暖闻言,低低一笑,“倒是像个样子了。”

  “小宋,你其实对老爷子不太了解,他其实是一个好人。”舒同峰多少知道一些宋暖、唐乔和杨老爷子的事。

  趁着这个机会,想一并让宋暖和唐乔一起减少对杨老爷子的成见。

  宋暖挑眉。

  舒同峰又道:“你别这样看着我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这二十年来,杨老爷子年年都送药材给军营,救济石城的百姓。这里是当年温家军的地方,他用自己的方式还恩。这种念恩情的人,不会是坏人。”

  “或许,他对阿安和他的家产有一定的看重,但这无可厚非。在我看来,这是人之常情。你是因为阿安和阿乔的事,你对他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,所以才一时改不了。”

  宋暖嘴角蓄着笑,听他说时,目光与唐乔对视一眼。

  二人目光交汇,表情一致。

  舒同峰说完之后,看着她俩,问:“你们怎么了一点反常也没有?我可没有骗朋友的先例,不信的话,你们可以识问阿正啊。”

  温崇正没有应声。

  舒同峰蹙眉,“阿正,你倒是吱个声啊,你这个时候,装什么哑啊?”

  温崇正慵懒的看着他,“舒大人,这些事,我也不知该怎么说起?她们对这些都了如指掌,我再说,是不是显得有点?”

  “有点什么?”舒同峰问。

  宋暖狡黠一笑,应道:“有点古道热肠。舒大人,谢谢!”

  话罢,她朝他拱拱手。

  舒同峰笑了。

  “我瞎操什么心啊。阿乔自小不在杨家跑进跑出,而你小宋有阿正,这些事情,你们不清楚,谁清楚?”

  “不啊!多谢舒大人。”唐乔也朝他拱拱手,“不为别的,就为你对朋友的这份热心。”

  舒同峰嘴角的笑容更浓了。

  “既是朋友,那是不是私下改改称呼,表现得像朋友一些?你们也别一口一个舒大人,不如叫我阿峰吧。”

  三人相视一眼,齐声唤道:“朋友,阿峰。”

  舒同峰忍不住的咧嘴笑了。

  随即,四人相视一笑。

  这一刻,舒同峰觉得朋友这个身份也不错,因为是朋友,他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唐乔身边。

  他们之间,相识太晚。

  朋友这个关系,比重和温度都刚刚好。

  “阿正,你们去【怡花院】时,是不是可以撺掇一下那里的老鸨?”

  “怎么撺掇?”

  “那女子早已被亲人卖身到了【怡花院】,既是如此,那她家人有什么资格去砸杨家的东西,凭什么索要银子?要砸,要索,那也是老鸨啊。我猜那家人明天还会闹事,所以,你们想想办法撺掇老鸨与他们对起来。他们有了冲突,我们或许就能从中找到突破口。”

  宋暖从杨家被闹,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  如果【怡花楼】和那家人之间的背后之主是同一人的话,他们对立,那就是内杠。一般来说,这幕后之主,不可能会告诉这两边的人,他们是为一人办事。

  那家人就是一个被人利用的枪杆子,不是什么重要的棋子。

  三人听后,立刻赞同。

  “小宋的这个办法,可行。”

  “暖暖,你的这个法子,用得好的话,还能逼那幕后的人现身出来。”唐乔也是一脸兴奋。

  宋暖应道:“能不能行,这个现在也说不准。先试试,明天一定要让他们闹起来,闹越大越好。”

  温崇正颔首。

  “这个交给我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四人又聊了一会,商量了一系列的办法,最后还拿手上的证据,一一来分析。

  一直聊到快子时,他们四人才散开了。

  宋暖和唐乔回屋休息。

  温崇正和舒同峰出去办法。

  【怡花楼】

  身穿夜行衣的温崇正和舒同峰一起潜进了后院,虽已到了子时,可前院还人声鼎沸。

  一片灯红酒绿。

  二人躲过了护院的视线,来到了老鸨的房间里。

  刚才护院的那种巡视强度,如果真有人从这里把那女子搬出去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看来过【怡花楼】有些古怪。

  或许,他们根本就是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事?

  起码老鸨不会不知道。

  二人站在屏风后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  脚步声越来越近,还听到一个女人的骂声,“那丫头要是不听话的话,就让她继续关在柴房里,饿死算了。”

  “是,庞大姐。”

  “下去吧。这几天要加强巡视,不要让人进来闹事。”

  “好的,庞大姐。”

  老鸨进了房间,把护院打发走了,她一边往里走,一边捶捶酸痛的肩膀。

  她走到桌前坐了下来。

  从袖中取出今晚的银票,一张一张的数出来,双眼都笑眯成了一条缝。这是她每天最高兴的时候,可以数数入账多少。

  只有手握银票时,她才更有真实感。

  “来啊,倒茶。口渴死我了,在外面说了一个晚上的话,口干舌躁的,喉咙里都能喷出火来了。”

  一只大手提起桌上的茶壶,替她倒了一杯茶。

  老鸨满意的点头,放下银票,接过茶。

  她的目光落在那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上,她错愕的抬头的看过去。这一看不打紧,立刻就把她吓了不轻。

  舒同峰在她要喊出来之前,及时点了她的穴道,不让她惊动外面的护院。

  那边,温崇正已经关上房门,信步走来。

  老鸨看着他们,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舒同峰,她不会不放识。

  温崇正,倒是眼生,并不识得。

  舒同峰看着老鸨,道:“知道本官今晚为什么这样来找你吗?知道就眨眼。”

  老鸨的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  “不知道?”舒同峰问。

  这时,老鸨眨眼。

  舒同峰低笑一声,声音冷咧入骨的道:“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看来本官也没必要再跟你客气了。”

  话罢,他看向温崇正。

  温崇正取出一个小瓷瓶,从里面倒出一粒药塞进了老鸨的嘴里,然后冷冷的道:“你要寻死,这也就怪不得我们了。反正,你们这里多一条人命,舒大人可以更有理由的封楼,让这里关门大吉。”

  舒同峰取出一个大响螺,往里面吹了几口气,然后凑到了老鸨的耳边,让她听听里面的声音。

  老鸨本来就吓得不轻,这会儿听着里面的话,脸色更是苍白。

  眨眼间,她已经满头冷汗。

  舒同峰收起大响螺,看着老鸨,问:“现在知道我来做什么了吗?”

  老鸨眨眼。

  温崇正又道:“我给你的喂的东西,如果明日太阳落山之前,你得不到解药,你就会毒发身亡。等一下,如果你敢大喊大叫,那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。不仅这【怡花楼】保不住,就连你这条命都护不了。”

  老鸨眨眼。

  温崇正往她身上点了一下,她立刻手抚着胸口,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,“舒大人,这位公子,你们想要知道一些什么?”

  舒同峰坐了下来,端起他刚倒的那杯茶,直接倒在地上。

  “我以为你心里清楚。”

  “大人。”

  “说吧。”

  老鸨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她还在挣扎犹豫着。

  舒同峰可没有耐心,嚯的一下站了起来,直接准备走人。老鸨见他们要走,立刻上前张开手臂拦住。

  “大人,是不是我说了,你就能不封我的【怡花楼】?”老鸨最后确认。

  舒同峰挑眉,眸中尽是不耐烦,“本官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?如果你信不过本官,那大可自己等着别人来收拾你。你应该也收到消息了,当时在堂上作证的人,一死一伤,伤者还晕迷着。这是什么意思,你还不懂吗?亏你是八面玲珑,接待八方客的老鸨。”

  老鸨一听,心下更惊。

  刚才那响螺里的声音,又仿佛在她耳中响起。

  “那【怡花楼】的人,如果确定没用了,那便除了吧。没有棋子就要弃,留着何用?”

  那声音沙哑粗嘎,是那天来找她的声音。

  老鸨越想越怕,越想越是动摇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