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74章 查案,义庄(一更)

第374章 查案,义庄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4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21

  

  官差惊讶的看向舒同峰,想让他阻止一下,可却见他摆了摆手,一副让别多管的意思。

  官差只好又看向唐乔,只见她打得越来越狠,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。那侍从已被打得倒在地上,但她仍不停止,直接脚踢。

  杨老爷子摸摸鼻子,看着唐乔打那侍从,心中暗爽。如果不是碍于身份,他都要动手打人了。

  他心里暗叫,唐乔打得好,继续!

  舒同峰突然朝他看了过来,狐狸般的眼睛闪着亮光,杨老爷子突然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。他有些尴尬,连忙端起茶,用宽大的袖子挡住了自己尴尬的脸。

  舒同峰勾唇笑了笑。

  官差抹了一把冷汗,又看向舒同峰,他担心唐乔把这个侍从给打死了。

  目前来说,这个人证很重要。

  打死了,便又断了线索。

  舒同峰摆摆手。

  官差腹诽不已,大人啊,你这是什么意思?这就是护犊子也不是这样的吧?

  过了一会儿,那侍从躺在地上,声音越来越小。

  唐乔终于停了下来,走过去坐了下来,端起已经温热的茶水,大口大口的喝。

  一点都不秀气。

  渴死她了,打着人家,自己出了一身汗。

  她狠狠的瞪向那个侍从。“姑且留你一命,你最好就是能说出是谁指使你的,不然的话,嗯哼。”

  嗯哼二字,满是傲气。

  官差心慌慌的看向舒同峰。

  舒同峰点了点头,“把人押入牢中,找大夫给他看看,不能让他死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官差出去叫了两个人进来,几人一起帮忙把那侍从开到牢里,直接关在杨安对面的牢房里。

  杨安看见官差把他的侍从抬了进来,而且他的侍从还伤得不轻,似乎只有进的气,没有出的气,他连忙问官差。

  “官爷,这是怎么回事?我的侍从他?”

  “杨公子,这人杀了那个作证的妇人,那个门房,如今也受伤,生死未卜。舒大人让我们把他看管起来。”

  杨安点了点头,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倒在地上的人。

  官差走了之后,他就站在栏栅前,看着对面倒在地上的人,问: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和外人连起手来一起害我?”

  那人抬头,眯着眼看了杨安一眼,直接不说话,头一歪,又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  外面厅里。

  唐乔和杨老爷子坐了一会,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舒同峰之后,两人便一前一后的离开了。

  温崇正和宋暖赶到衙门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他们哪也没去,直接先到衙门问情况。

  三人坐在一起,气氛有些凝重。

  舒同峰看向宋暖,“小宋,可能要麻烦你去帮那个中了箭的门房疗一下伤了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她知道这个证人很重要。

  宋暖带着叶一起去给那人疗伤。舒同峰让人把杨安带到外面的审讯牢房里。

  杨安走了进去,看见温崇正也站在那里。

  他嘴角溢出一抹苦笑,抬步走了进去。

  官差朝舒同峰拱拱手,退了出去。

  杨安朝二人点了点头,“舒大人,阿正。”

  “坐吧,这里没有旁人,坐下来说。”舒同峰率先坐下,其他二人也坐了下来。

  温崇正看向杨安,“你这么小心谨慎的一个人,怎么屋里有没有人都不知道?”

  “那人一定是后来才被人丢进去的。”杨安很肯定。

  温崇正:“你当时中了药,理智都没多少,你怎么能肯定?既然有人要害你,自然是周全计划好的。”

  杨安被他说得有些烦躁,“那怎么办?”

  “查!”温崇正看着他,“就算没有人证,但也还不是穷途末路。那女子无声无息的浮在你的池子里,那一定是死了之后才被人弄进去的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舒同峰和杨安齐声问。

  “尸体是不是溺水而亡,这是可以查出来的。”温崇正看向舒同峰,“舒大人,先让阿安回牢里等消息吧。我们一起去查探一下。”

  舒同峰点头。

  他出去叫人。

  温崇正看向杨安,安抚道:“你放心!我和暖暖、舒大人、阿乔都会想尽办法还你清白的。”

  杨安点头。

  这时,官差进来,“杨公子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杨安走在前面,因为舒大人私下交待过,在这牢里,没有人把杨安当成犯人。

  一直以礼相待。

  温崇正与舒同峰一起出去,先去看了下宋暖和受伤的门房。

  “暖暖,情况如何?”

  “在我手中,阎王也要不了他的命。”宋暖已经在叶的帮助下,把他胸口的箭拨了。

  二人闻言,皆松了一口气。

  舒同峰又问:“小宋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你辛苦了一下,我和阿正要出去一趟。客房我已经命人收拾好了,你忙这后,便先安心住下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你们去吧,不用担心我。我身边的叶,不会有什么事。”

  “暖暖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快去吧。”

  温崇正点点头,转身和舒同峰一起出门。

  二人先找了仵作,一起去义庄验尸。在去的路上,温崇正已经跟仵作讲了自己查什么。

  到了义庄,守义庄的老人看见是舒同峰来了,便领着他们来到了一处只留了一个棺木的小屋里。

  “大人,就是这个了。”

  “好!老人家,你先下去吧。”舒同峰点点头。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老人退出去后,仵作先点了香,朝那女子拜了拜,又烧了一把纸钱。这才和温崇正一起把女尸抬到一旁的台面上。

  女尸的腹部不像一般溺水而亡的人鼓着,解剖胃部,里面也没水。

  仵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  一项一项的。

  最后,用针线将那些刀口缝合好,把她搬回棺木里,又点了香朝她拜了拜。三人这才一起出了小屋子门。

  “情况如何?”舒同峰问。

  仵作应道:“的确如温公子所料,真正的死因不是溺水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“与人欢好而亡,我看了这女子的心脏,发现她的心脏有问题,应该是时常会心绞痛的人。这种人如果情绪太激动,或是太操劳,就有可能造成猝死。”

  呃~

  舒同峰有些意外,竟有人会在与人欢好之时,而死在榻上,这事他还真的没听过。

  “不是溺水而死,这就说明那妇人说谎,可只是这样,还不够。那妇人已经死了,想让她翻供,这已是不可能。”

  “走吧!我们去一下阿安的别院。”温崇正让马夫前往杨家别院,“暖暖说过,只要有人路过的地方,那就一定会有痕迹。那女子不是让人从院子里弄进去的,那一定是从池子后的窗户。”

  “阿安从屋里出来后,侍从就不见了。这个女子极有可能是他一早就藏在别院里,趁那个时候把人丢进池子里的。也有可能,他有内应,这个内应极有可能就是那妇人。”

  温崇正分析着。

  马车上,除了舒同峰,还有刚才那个仵作。眼下这情况,他们都不放心让仵作一人先回去了。

  敌在暗,我在明。

  防不胜防。

  从现在开始,万事都得小心。

  到了别院,舒同峰让守别院的官差在杨安屋里屋外点满火把,把附近照亮得如同白昼。

  温崇正查窗外一片,舒同峰查屋内。

  二人分头查。

  “阿正。”舒同峰站在窗户前,看向树下的温崇正,指了指窗户的栓子。

  温崇正走了过去,发现木栓子被人用刀割断了,那刀口工整,可以猜测那把刀一定很锋利。

  二人看着这个木栓子,忍不住的激动起来。

  窗户的木栓子被人割断的,这就说明,当时外面有人想要进去,谁要进去?进去做什么?

  这就显而易见了。

  “继续找。”

  舒同峰突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,士气高涨。

  总算是找到了两样于杨安有利的证据了,一是那女子的死因,二是这木栓子。

  突然,天空闪过闷雷,温崇正抬头,浓眉紧皱。瞧着,这是快要下雨了。如果下雨了,就会把这里冲刷一遍,有的痕迹都可以被雨水冲刷掉了。

  温崇正不禁有些着急起来。

  因为快要下雨了,空气也变得闷闷的。

  “这里,这里有发现。”突然仵作在那边树下叫了起来,温崇正连忙走过去,只见仵作手中拿着一截小指头。

  “这是?”

  “那女尸少了一截小指头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这应该是她的。”仵作翻看着那截手指头,指着截断口,道:“温公子,你瞧这个口。你再来看看这里。”

  说着,他又指了指一旁的树。

  两树枝交缠处,留了一些微干的肉碎。

  仵作又道:“这截手指头是在前面地上找到了,而那里长满了草,可却没有半点血迹,再看这里,这里断了手指,被一扯,手指甩了出来。一般人受伤了,一定会有血,何况她还是断了一个指头。”

  温崇正接下他的话,“可这树上,树下,草上都没有血迹,这就说明断指时,她是已经死去一段时间,体内的血已冷却,不会流血,所以就不会喷血出来。”

  仵作点了点头,“对!就是这样的。按我的经验来测,这女子来这里时,她已死去有两个时辰以上了。”

  闻言,温崇正双眼骤亮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