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62章 痛不欲生(一更)

第362章 痛不欲生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7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10

  

  慕容靳接过纸,展开一看,然后摇了摇头,“没见过这种虫,你们是从哪里发现这种虫的?”

  “山上看到的,觉得样子很古怪,所以就问一下靳兄。”顾中清有些失望,这种虫子他调查了很久,一直没有结果。

  当初那二人为什么突然死去?

  他们一直没能弄明白了。

  慕容靳摇摇头,“我也没见过,我们凤栖族的深山林里有许多怪异的虫子,这一种,我还真的没见过。如果你们急需知道的话,这张画纸就让我带回去吧,我可以查一下古籍。如果有结果了,我立刻传消息给你们。”

  闻言,顾中清双眼骤亮,“如此就麻烦靳兄了。”

  “不必客气!”

  慕容靳把图纸收了起来,三人围坐在一起,喝茶聊天,好不惬意。这天,慕容靳终是没有勇气独自一人进那间放着牌位的杂物间。

  晚上,宋暖去找慕容靳。

  离别在际,父女二人坐在一起,想要说的千言万语,突然间就只剩下了沉默。屋里一度静悄悄的,两人都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最终还是慕容靳打破了沉默。

  “暖儿,你别担心爹,爹会照顾好自己的。倒是你,你现在怀了身孕,可一定要注意身子,千万别太拼了。有什么事,让阿正去办,你要多休息,知道吗?”

  “爹,我有分寸的。”

  宋暖起身,把凳子往他那边挪了挪,挽着他的胳膊,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,“爹,早点回来,我会想你的。”

  一句话让慕容靳红了眼眶,他点点头,“好!一定,一定早点回来。你身边有阿正,爹也放心!”

  “爹,谁再好,也代替不了爹的位置。”

  “小嘴真甜。”

  “爹,我是认真的,我不是在哄你。”宋暖松开手,坐直身子,严肃的看着他,“阿正是阿正,爹是爹。”

  慕容靳怔愣了一下,低笑一声,把她搂入怀里。

  “这都当娘了,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?”

  “因为有爹疼着啊。”宋暖又腻歪了起来,“有爹疼着,可不就像是个孩子吗?”

  慕容靳笑。

  父女二人享受着温馨的时光。

  ……

  老宋家。

  宋老大醒来之后,人就痛得乱嚎乱叫,他痛到受不了,一度想要了结了自己,可一想到吕氏无人照顾,他又咬牙忍着。

  “爹,我好痛!你拿块布把我嘴巴塞起来吧。”

  宋老头见他这样,痛在心里,用力摇头,“不行!不行!”

  宋老大痛得一身是汗,汗水流到伤口上,咸咸的更痛不欲生。“啊啊啊……”他抱着脑袋低吼着。

  如果不是痛到极点,他不会这般叫吼。

  “爹,求你了。”

  宋老头泪眼婆娑的问:“为……为什么要那样做啊?你要是痛的话,你就喊出来啊。爹在这里陪着你,你一定要熬下去,等熬过了这几天,也就慢慢能好起来了。”

  宋老大举着拳头捶床板,“爹,我不想让阿丽听到我这样的声音,我不想让她担心。爹,你把我嘴巴塞起来吧。”

  宋老头听后,生气的跺跺脚。

  “那女人怎么值得你这般?”

  “爹,她嫁给我,给我生儿育女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她已经病成那样了,我不想让她再担心……爹,求你了……”

  宋老头抹了抹眼角,“好!我来!”

  “不用!”谷不凡从外面进来,他放下药箱,从里面取出银针包,“我给他施针,让他镇定下来。”

  宋老头忙道:“谷神医,谢谢!谢谢你啊!”

  谷不凡摇了摇头,拈着银针,一针一针的往宋老大身上扎去。

  “你不用谢我,我只是在尽医者的本分。按说像你们这种人,我是不会伸手医治的,就算违背悬壶济世的誓言,我也在所不惜。”

  “只是看到你们尚有改过之心,所剩不多的良知也在苏醒,另外也是看在小家宝姐弟的份上。如果不是这些,就算你们死在我的脚下,我都不会看一眼。”

  “我们行医的,也是有原则的,并不是什么人都救。如果你医治好一个坏人,他会害更多的人,那医好做什么?那不叫医治,而是叫助纣为虐。”

  “我只希望你们经过这次能够好自为之,不要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。骨肉亲情是世上最该珍惜的感情,可你们以前做了什么?这些应该不用我再提醒你们了吧?”

  宋老头听着,一脸惭愧,连忙应道:“是是是!谷神医说的对。我们以前做过的错事,我们现在已经知道错了。谢谢谷神医给我们机会,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做人的。”

  谷不凡点了点头,“说到底医救你们的人不是我,而是宋暖和你们自己。宋暖暂时放下了以前的是是非非,而你们也有了改过自新的行为,如果不是这两点。想让我救他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他一针一针的扎下去,说话并不会分神,他所下的针,一针一针都非常精准。大概扎了十几针之后,刚刚还很暴躁不安的宋老大就安静了下来。

  宋老头抹抹一头的冷汗,再抹了一把脸,也不知道面上的是泪水,还是汗水。

  他看着床上躺着的宋老大,心有余悸的道:“谷神医能不能请你开个方子,能让他减少些痛的,他实在是太痛了。”

  “所谓镇痛的药服下去是有副作用的,虽然他身上的伤势太过严重,但我忍不建议喝那种药。以后,他要是还痛得厉害的话,你就过来找我,我给他施针,让他安睡一会。”

  “是是是!谢谢谷神医。”

  宋老头连忙走到桌前,提壶倒了一碗水,发现水是温的,而且也没有茶叶,他有些尴尬的道:“谷神医,真是不好意思,我家里就只有水。”

  谷不凡摆摆手,“不用了,我不渴。一刻钟后,我帮他拔了针,我就回去。药我已经拿过来了,你拿去煎了之后给他服下去吧。”

  “谢谢!谷神医。”

  宋老头觉得此刻除了谢谢,他还是只会说谢谢。因为千言万语,还有那些悔过之心,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样说出来?

  他本来就是一个不怎么会说话的人,以前只会在家里窝里横,责骂打罚自己人,在外面,他也是一个怂包。

  欺软怕硬。

  谷不凡在屋里做了一会,算算时间差不多了,便把银针收了,然后扛着药箱回去了。

  他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除了这段时间,根本就不愿意在老宋家多呆一会儿。

  宋老头出去送他,关上院门后,返回屋里去看宋老大。

  路过送老大的房门前时,听到里面砰的一声巨响。

  他连忙冲进去,只见吕氏从床上滚下来,倒在地上,正努力的一点一点的往门口挪。

  宋老头瞧见之后,惊讶极了,连忙上前去扶她。

  “你怎么下来了?来!我扶你上去,你休息着,别乱动,我现在可没有时间照顾你。”

  吕氏全身瘫痪,本来是不能动弹,只能躺在床上的。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力气,突然间就从床上滚了下来。

  她这往外挪的架势,似乎是想要去看宋老大。

  宋老头白天去找了宋文成夫妇,想要吕容过来照顾一下吕氏,毕竟他是男的,照顾儿媳妇,这本就说不过去。

  可吕容一口回绝,根本就不愿意过来。

  宋老头没办法,只好去求了他的堂弟妹。让她过来,帮忙照顾一下吕氏的一日三餐,喂饭,擦擦身子。

  别的时间,宋老头也就不管了。

  任吕氏在床上躺着。

  这么说来,其实他对吕氏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

  宋老头把吕氏扶回床上,替她盖好被子,跺跺脚道:“你就安安分分的躺着,别再给我找事情了。你要知道,我现在一个人照顾老大,已经忙不过来了。”

  吕氏的眼泪不停的流。

  宋老头悄悄叹了一口气,道:“我知道你是担心他,放心吧,没事,命是保住了。要是真想让他放心的话。你就好好的,别添乱。”

  吕氏嗯嗯两声,似乎是在回应。宋老头也顾不上什么惊喜,转身就往外走。

  关上房门,回去取了药去煎。

  第二天一早。

  天还没亮,宋暖就醒了过来。她刚刚动一下,准备起床,温崇正就将她楼到了自己怀里,下巴往她的颈窝里拱了拱。

  也许是睡了一晚,声音有些微哑。

  “暖暖,天都没亮了,你要干什么去?再睡一会吧,外面天冷。”

  他坚持天天帮宋暖泡脚,晚上又捂着她的脚睡,这才感觉她的脚暖烘烘的。

  宋暖低声道:“爹今天就要回去了,我想起来亲自给他做早饭。你放开我吧,我真的要起床了。”

  温崇正听着,这才松开她,“你等一下,我去把灯点开,这天没亮了,小心别被什么东西绊倒了。”

  宋暖听着,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“你现在倒是事事小心谨慎,哪有那么夸张?我自己的屋子里,我就是闭着眼睛走,也没事儿。”

  “你先等一下。”

  温崇正不由分说的下床,走去点了灯,又把她的衣服找了出来。

  “暖暖,你先别出来。”他把衣服放进被子里捂暖了,这才让宋暖把衣服穿上。

  宋暖看他照顾得这般无微不至,忍不住就乐了。

  “我倒觉得自己像是太皇太后了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