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61章 这个虫有没有见过(二更)

第361章 这个虫有没有见过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706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09

  

  吕容扶着树干站了起来,双腿哆嗦着,下面痛得迈不开腿。她呜呜直哭,哭了好久才一把抹去眼泪。

  她不哭!她要活下去。

  “是谁?是谁在那里?”

  旁边的树丛剧烈的晃动几下,吕容想要躲起来,这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张老太握着拢松叶的铁耙子过来,看见吕容后,不由的大吃一惊,随即上下打量着她。

  “文成家的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吕容摇头,“没事!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,脚崴了,有些疼。”

  张老太半信半疑,连忙丢下铁耙子,跑过去扶她,“走吧!我先扶你回家,这大过年的,你怎么到这山上来?”

  “我就是想来看看松叶有多少?家里没多少起火的软柴了,没想到崴到了脚。叔婆,你也是来拢松叶?”

  张老太点头,“对啊!我家里人多,全是半大的孩子。这俗话说半大的孩子吃穷老子。老大家的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,可又一个比一个懒,没法子啊,我只能自己来拢松叶。”

  吕容点点,强打起精神来应付她。

  “叔婆真是辛苦了。”

  “唉!有什么办法呢?那几个孩子没了娘,老大又只顾着卖猪肉,顾不上家里,只能我辛苦一点了。”

  说着,她才惊觉自己光顾着说,没扶吕容。

  “走吧!我送你下去。”

  张老太扶着吕容。

  吕容实在是太疼了,有人扶自己,也不客气了。

  “叔婆,谢谢啊。”

  张老太摇摇头,“没事,没事!”她扶着吕容的手臂,两人挨得近,走着走着她隐隐在吕容身上闻到了一股味道。

  张老太不吱声,深吸了几口气。

  突然瞪大双眼,一眼不敢置信。

  这味道……

  她虽然久久没有过了,但可不会认错。把吕容送回家里后,张老太转身之际往吕容的后面看去,只见一处明显的水渍印。

  啧啧啧……

  什么上山拢松叶,原来是偷汉子。

  此时,宋文成在宋家老宅,根本不知吕容发生了什么。回到家后,吕容说自己那个来了,肚子疼,宋文成只得屁颤屁颤的照顾她。

  ……

  “暖暖,你这是怎么了?”温崇正刚出去安排人犁田,回屋后发现宋暖手里拿着书,可却面带愁色,坐着发呆。

  他心下一惊,连忙上前去询问。

  他伸手拿下她手中的书,挨着她坐下。可一眨眼,宋暖就被他抱在怀里,安稳在坐在他的腿上。

  温崇正探首凑到她面前,看着她问:“暖暖,怎么了?可有什么心事?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?”

  宋暖轻叹了一声。

  “阿正,为什么重逢和开心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?”

  温崇正听着这话,便明白她为什么一下子情绪这么低了。他伸手将她搂得更紧一些,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。

  “原来你是舍不得爹离开,爹不是说了吗?他此次只是回去处理一下族中的事务,等他交代好了,他就会过来与我们团聚。”

  “我知道!只是,我还是有些舍不得。你不知道,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父爱。”

  宋暖的声音低低的,情绪还是调整不过来。

  “我知道,你跟我说过的。放心吧。爹他很快就会回来。你也不希望爹做事情没始没终吧?再说了,爹是一族之长,许多事情还等着他裁决,他不回去也不行。你要是实在太想爹的话,等以后,带你去好不好?”

  温崇正听着她的话,很是心疼。

  但也只能尽力开导她。

  凡叔说,怀孕的女子容易多愁善感,现在他觉得还真是有一点。

  宋暖听后立刻摇头,“我们去就不实际了。开春了,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忙,还要准备扩种很多东西呢。乔姐姐那边已经打通了许多渠道,我们要是供不上的话,那就白费她的努力了。”

  宋暖不是没有轻重的人,第一他们去凤栖族不现实?那地方危险,进进出出的容易引人注意。

  再来,唐乔那边谈好了许多合作,她这边要供应的东西很多。

  她正在筹划着按照季节备东西。

  如今已经有了销售的渠道,她便不能错过这个机会,不能再像去年那样有什么卖什么。她要提早就一看的耕种计划,全都规划好,最好就是一年四季都能有东西。

  “阿正,正好有一件事,我突然又想了起来。”

  温崇正点点头,“你说。”

  “你的那些香精,还有香胰子,工坊不是马上要用起来了吗?我有一个想法。”

  宋暖说起正事,精神头立刻就起来了。

  “你说,我听。”

  “制出来的香精,我觉得也可以给乔姐姐往那海外销去。不过,我们需要把它重新包装一下,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子一个瓷瓶装好,就行了。”

  宋暖想到了现代的那个香水。很多时候买香水都不是因为想喜欢那个香水味,而是喜欢那个装香水的瓶子。

  上次唐乔提起陶瓷的事情,宋暖便有了想法。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  “在我们那里装香水的瓶子都是很漂亮的,而且很别致典雅,让人爱不释手。我在想,我们是不是也购置一些装香水的瓷瓶?乔姐姐也跟我讲了海外陶瓷的事情,我觉得这个很有市场。”

  温崇正立刻点头,“行,我觉得可以,我听你的。不过,我对这个不在行,那些瓷瓶的花样是不是由你来负责?毕竟,你那个地方这个东西很多,而且你也知道大概是什么样子的,更能让人油生一种猎奇心理。不过,销到海外这事,我觉得暂时还是别往那里去了,咱们先在大楚这边。”

  所有销往海外的东西都是有条条款款的,他记得瓷器这个东西,如今还不能往海外运去。

  想到实际情况,温崇正立刻又有了一个念头,他试探着问,“暖暖,我们要不要再村里建一个烧窑场?以后我们需要的东西都自己来烧制,这样的话,也不怕别人把我们的东西学了去。”

  “乔姐姐也有这个意思,她说她去海外的时候,可以把那边烧陶瓷的手艺学过来,然后在这边烧。”

  二人商量着,越说越有劲头,“这事可行。”

  “看来这些等舒大人回来之后,我们得好好的合计合计。”

  “好,我听娘子的。”

  岔开了话题,谈起了正事,宋暖的心情缓和了一些。

  兴头一起上来,便停不下来,她立刻着手去取了纸笔墨,准备执笔画草图。温崇正帮她研墨,宋暖坐在那里画草图。

  一个个别致的香水瓶画了出来,温崇正看着更觉得这事靠谱。

  二人坐在房里,一口气就画了十几张草图。直到温月如进来叫他们出去吃饭,他们才停了下来。

  “二嫂,这些都是什么呀?好漂亮。”

  “这些是你二嫂画出来的香水瓶草图,以后,我们制出来的香精,就用这个瓶子来装。”

  温崇正笑了笑,把桌上已经干了墨水的草图收了起来,用东西压着。

  “等一下!二哥,这些先让我看一下。”

  温崇正停下来,把那一叠纸交给她,温月如一张一张的看,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。

  “真的是太好看了,如果让我买东西的话,就是看到这个瓶子,我都愿意掏银子去买,太好看了。”

  她一直在重复好看,温崇正和宋暖相视一眼。

  “暖暖,看来你的办法很好,你瞧,月如都喜欢成这个样子,那一定会受很多人喜欢的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“这样的话,那你是不是可以跟强叔商量一下,咱们建烧窑厂的事?其实你说的没错,咱们自己的东西自己烧,这样也是一个好办法。”

  宋暖经过刚才温崇正的提醒,还想到了专利的问题。在这古代她不知道有没有这种专利登记,所以要等舒同峰回来之后,询问一下这个情况。

  如果没有专利登记的话,那她是不是可以登记一下?在官府那边按个印,代表着那些东西是属于他们家的。

  起码这样就不怕被人传了出去,泛滥的生产。

  温月如听到烧窑场,直接被吓住了,满目不敢置信,“二哥,二嫂,我们还要建造窑厂?这是不是太厉害了?”

  “对呀,我们准备以后自己的东西,自己烧。”

  “这个好,这个好!二嫂,以后有好看的瓶子,能不能多送我一个?”

  宋暖听着就笑了,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,“真是一个傻丫头,自家的东西,你要就取,说什么送呢?不过,以后你看久了不新鲜了,也不觉得特别好看了。”

  闻言,温月如立刻摇头,“不不不!好看!不管看多少遍,我都觉得好看。”

  瞧着温月如这么喜欢,他们夫妇二人更加笃定要见烧窖场的事。

  “走吧,先出去吃饭,你把草图先放着,以后,大把的东西让你看。”

  温崇正笑着提醒、

  温月如立刻应道:“欸,好嘞。”她把草图放在桌上,用东西压着。

  “二嫂,早走吧,我们出去吃饭。”

  吃午饭的时候,温月如没忍住就告诉大伙那好看的草图,还有准备建烧窖场的事。

  大伙听了,对未来更加充满了信心,一个个都乐呵呵的。

  慕容靳这几天调整一下心情,也好了一些,只是,现在更加舍不得离开。但想想有些事情,他觉得先暂时离开一下,也是必要的。

  吃过中午饭后,温崇正和宋暖就去找张自强,跟他商量件事烧窖场的事。

  慕容靳走向后院,他一个人坐在草棚下,提壶烧水沏茶,目光不时的看着旁边的杂物间。

  几次想要起身走过去。

  可还是忍了下来。

  炉子上的开水扑通扑通的将壶盖冲了起来,热气袅袅,慕容靳完全没去看它,怔怔的坐着发呆。

  内心纠结万分。

  “靳兄,原来你在这里啊。”顾中清和蒋胜利一起从前院进来,“我们在外面找了一圈,没找到你,心想你是一个人躲在这里图清静了。”

  慕容靳收回心神,看着水开了。

  他用帕子捏着壶提,提下开水,浇杯沏茶,“你们来得正好,水开了,我们一起喝茶。”

  他敛收情绪,脸上让人看不出任何的异样。

  二人撂袍坐下,皆是一脸喜色。

  “靳兄,家里马上要忙起来了,这会儿还准备要建烧窖场,公子和夫人的家业是越来越大了。靳兄,这次回去,把事情安排妥当了就早点回来吧。我们都喜欢和靳兄在一起,公子和夫人也需要靳兄。”

  慕容靳点点头,“行!我先回把事情安排妥当。我在这里的日子里,就劳你们多费费心了。两个孩子都很有想法,也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,所以,我也很放心。唯一不放心的,也就是怕他们太操劳了。家大业大虽好,但要操的心也多。”

  “靳兄说的是。”

  “靳兄放心!我们一定会替公子和夫人分担的。”蒋胜利笑眯眯的道:“如今夫人有了身孕,我会更会小心谨慎。”

  “好!多谢!”

  “靳兄客气了,这本就是我们该做的事情。”

  二人摆摆手。

  顾中清取出一张纸,展开推到慕容靳面前,“靳兄,你可否帮我们看看,这个虫有没有见过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