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56章 求你去救救他(三更)

第356章 求你去救救他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946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0:04

  

  吕容听着麻利的跳下马车,挥挥手道:“你们走吧,谢谢啊。”

  去秦县兑就去秦县兑,有总比没有的好。

  马车徐徐向前驶去。

  马夫抹了一把冷汗,心道:“这村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人?”

  杨安叹了一口气,抬眸看向杨远,安抚道:“二弟,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,这一百两就当是拿去喂狗了。”

  杨远点了点头,隐在袖中的拳头,紧紧的攥住。

  喂狗?那也得为一条值当的狗。这种狗,他可不会喂。等着吧!不会让他们好过的,居然敢来威胁他。

  两人整理了一下情绪,到温家时,又像是没事人一样。

  仿佛根本没发生过吕容拦马车的事。

  在温家,杨远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融不进他们圈子里的外人,杨安跟他们打成一片,有说有笑有商量。

  而他除了偶尔搭句话,也就只能是喝茶,听他们聊天了。

  吃过中午饭,杨远就回去了。

  杨安说有事要在这里住两天,杨远也没多问什么,独自离开。

  晚上,大家很默契的给杨安和唐乔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,二人回屋,煮水沏茶。

  “喝茶!”

  “嗯。”杨安接过茶,目光还是落在唐乔的脸上,唐乔不禁有些恼了,其实也不是恼,而是莫名的害羞。

  以前他们天天混在一起,她也没有羞过,。现在他用这目光看着她,她的心就忍不住小鹿乱撞。

  她瞪了他一眼,“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?”

  杨安瞧着她娇羞的样子,更是收不回目光,笑笑:“当然是因为小阿乔好看啊。”

  他以前也常叫她小阿乔,每每都能听到宠溺的感觉。

  杨安说完,自己就低低的笑了。

  唐乔疑惑的看着他,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就是笑我自己以前太笨了。”杨安端起茶,抿了一口,“我怎么就一点都不怀疑呢?”

  “因为你笨啊,你不是说了吗?”

  杨安摇摇头,“不是的,因为你伪装得太好了。而我们自小一起长大,你又十足的男人气,我自然就不会多想了。”

  说着,他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叹气做什么?”

  杨安一脸委屈的看着她,“我失去了许多可以谋取的幸福。”

  “……”唐乔没听懂他的意思。

  杨安突然站了起来,探身过去,手捏着她的下巴,迅速的吻上去。只是轻啄一下,但已让唐乔满脸绯红。

  杨安退开一些,紧紧的看着她,道:“就像刚才这样的幸福,我失去了不少。小阿乔,以后,你得补偿我。”

  唐乔满脸通红。

  杨安看着她的样子,黑眸变得更加深邃。

  两人靠得很近,喷出来的热气交织在一起,显得更加旖旎。暧昧的气息越来越浓。杨安捏着她下巴的手指张开,托着她的脸,手指揉捏着她的耳垂,凑近过去,这次不再轻啄,而是转辗吸吮。

  他的小阿乔,曾被他苦苦压抑在心底的爱,一朝解放,他就再也收不住了。

  那心底的爱意,如那深埋的老窖,历久弥新。

  “宋暖,宋暖……”院门被人捶得砰砰响,门外传来宋老头的声音,“你们快开开门啊,救命啊……”

  杨安松开唐乔,两人立刻前去查看情况。

  宋暖正准备休息,听到声音后,她和温崇正相视一眼,随即就一起出去开门。

  宋家宝比他们都快,如箭一般冲去开门。

  宋老头几乎差点扑进来。

  他急忙扶住门框,抬眼看向急急而来众人,冲上去扑通一声跪在宋暖面前,“宋暖,我知道自己没脸来求你,但还是求你去救救你大伯吧。”

  宋老头语无伦次,众人根本不知宋老大发生了什么事,只猜到情况不太好。

  温崇正和宋家宝连忙去扶宋老头。

  宋老头赖在地上,不让他们扶。他抬头看着宋暖,一脸是泪,有悔恨,有焦灼,也有害怕,更有诚恳。

  “我不起来!你们谁都别扶我。”他固执的看着宋暖,“宋暖,求你去救救他吧。”

  众人见他这般耍赖,有些生气。

  宋家宝都瞧不下去了,忙道:“祖父,你先起来吧!你不起来把话说清楚,你让我大姐答应什么?”

  众人点头。

  宋老头只好站了起来,哭着道:“他上山去打猎,遇到狼了,生生被撕了半张脸,全身是伤,一个人在山上下来的。你去救救他吧,他有错,我也有错,但先救救人,好吗?”

  生活所迫,宋老大想攒银子给吕氏诊病,所以大过年的也一个人上山去打猎,结果遇到了狼。

  众人一听,变了脸色。

  听着就够怵人的。

  宋暖看向谷不凡,谷不凡立刻就道:“丫头,你去收拾一下,我和你爹先过去看看。你多带一些药。”

  宋暖有身孕,跑来跑去不好。

  谷不凡先过去,她收拾的药品再过去,这样正好。

  “好的,师父。”

  宋老头抹了一把泪,“快快快!请请请!”说完,他就忍不住先往家里跑了。

  谷不凡走到门口,又扭头看向宋暖,“丫头,你别着急!我们先去看看,你们慢慢来都行,我身上还有一点药粉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回屋去取医药箱。

  她进了药房,提起药箱,然后到柜子前,抓了一些可能要用的药材。又把那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往医药箱里面塞。

  温崇正看着,轻声道:“暖暖,别着急!凡叔和爹都过去了,那种外伤的话,他们有办法的。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我没着急,我就是多备一些,有备无患嘛。”

  她合上药箱。

  温崇正就伸手提了过去,扛在肩上,伸手牵住她。

  外面宋玲已经打着灯笼在那里候着,见他们出来就道:“大姐,大姐夫,走吧,我们一起去。”

  宋暖看了宋玲一眼。

  宋玲淡淡一笑,道:“我只是陪你们去一趟,当我是帮你们打灯的就行。大姐,其实我挺小气的,有些事情,我还没有放下。”

  宋暖笑了笑,抓紧了她的手,“我也一样,我也是个小气的。”

  说完姐妹二人相视一笑。

  几人匆匆来到宋家,这才发现宋家门口已经围了很多村民,可能都听到了动静,特意跑过来看。

  宋老头的屋子里亮着昏黄的灯。

  温崇正几人走了进去,才走到门口,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。

  宋玲在门口吹了灯,站在那里等着,“我就不进去了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和温崇正一起进去。

  这时,院子里的村民就拉过宋玲,问:“阿玲啊,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吗?听说你大伯他上山去打猎,结果一身伤回来,人都要不行了,你闻闻这血腥味,多浓啊。”

  宋玲的脸色微白,摇摇头。

  “我也刚过来,我也不清楚。”

  她四下看了看,打量着这个院子,许久没来过宋家了,按照他们说的,她应该有一年多没来这里了。

  这里还和以前一样。

  但好像又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宋玲的目光落在了那间她以前住过的屋子,墙面上被烧得黑黑的。

  突然间,她脑海里就不由得浮现出那天晚上的事。头微微的疼了起来,脸色煞白,额头上溢满了冷汗。

  宋玲抬步朝那个房间走去。

  大伙都往宋老头的屋里看去,倒也没有人注意到她。

  宋玲一步一步的走过去,每走出一步,她的心就不断的往下沉,像是有一只手不停的揪着她的心,揪着揪着,还用力的撕扯着,痛得她直喘粗气。

  她站在房门口,伸手推门。

  嘎吱一声,房门推开,里面黑乎乎的。

  宋玲点开灯笼,抬步走了进去。刚走了三步,又急急的退了出来,像是屋里面有什么东西吓到了她一样。

  宋玲全身都颤抖着,想要进去,又不敢再进去,想要离开,可她又想要进去。

  她犹豫了好久,咬了咬牙,这才抬起脚准备进去。

  有人从身后拉住了她的手,扣住她的手腕。宋玲险些尖叫,扭头看去,却发现对方是张陆生。

  “阿玲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  “我想进去看看。”

  张陆生清晰的感觉到了她在颤抖,他就着灯笼的光,打量着她,只见她脸色煞白,满头是汗,眸中全是恐惧。

  “阿玲,别进去了。”

  宋玲摇头,“不!我想进去,可是我又有点不敢进去。陆生哥,你能不能陪我进去?”

  张陆生听着她久违的一声‘陆生哥’,心里不禁有些激动,看着她的样子,又很是心疼。

  他拉紧了宋玲的手,“走!我陪你进去,不要怕!有我在。”

  宋玲点了点头,两人一起走进屋里。

  宋玲举着灯笼,四处看了看。当她走到那张床前时,突然身子一晃,险些倒在了地上。

  张陆生急忙,扶住她。

  “阿玲,你要是不舒服的话,咱们先走。哪天你想来看了,白天再过来。”

  宋玲摇头,脸色却比刚才更加苍白了。

 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那张床。

  张陆生只好扶着她,跟着她一起走过去,宋玲坐了下去,突然就往一边歪去,倒在床上。

  张陆生急唤一声,“阿玲。”

  宋玲摇摇头,声音闷闷的道:“我没事,没事,真的没事。”

  连续说了三声没事,可张陆生却知道她有事,很有事。

  “阿玲,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,不要憋在心里,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。咱们把那些过去都忘记好不好?”

  宋玲的眼泪流了下来,床上是一股霉味,可她躺在这里,那些本已经忘了的记忆却全部涌了进来,像是一股强劲的冷风往衣服里灌的那种感觉,不停的灌,灌得涨涨的。

  她抱着脑袋,痛苦的呻吟着。

  张陆生吓坏了,急的想要往外走,“不行!我得去找温二嫂过来给你看看。”

  宋玲连忙拉住他的手,“别去,别去!我没事!你不要去。”

  张陆生低头看着她,满目心疼,他蹲在床前,用袖子替她擦着泪和汗。

  宋玲看着他,眼泪哗哗的往下流。

  张陆生有些急躁了,心里疼得像什么似的,他很想问她怎么了,想叫她别哭了,或者想要抱住她,可是他不敢。

  他只能这样举手无措的,焦急的看着她。

  过了好久,宋玲才问:“陆生哥,如果我一直就是那个小傻子的话,你还会想要娶我吗?让你一辈子跟一个小傻子在一起,你愿意吗?”

  张陆生被她突然这么一问,脸色就涨红了起来,但他语气还是非常的坚定,“愿意的!”

  他看着她,心疼的道:“你不是小傻子,一直都不是。你就只是像个孩子一样,可是那样没什么不好,无忧无虑。,每天都开开心心的。不用像大人那样,要想这个想那个,顾及这个,顾及那个。其实看着现在你这样子,我倒不如你没好起来,还像以前那样开开心心的。”

  张陆生说的都是心里话。

  以前那样子的宋玲虽然是病着的,心智不全,但她却是无忧无虑开心的,与自己也是无话不说,亲密无间的。

  宋玲听了之后,咧嘴一笑,泪水流得更加汹涌。

  “陆生哥,我想好了。”

  张陆生看着她这样,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,“你想好了什么?”

  宋玲又摇摇头,“我现在不告诉你,要不你明天过来找我吧?”

  张陆生点了点头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  他突然有些害怕宋玲的答案。

  “阿玲,你现在没事了吧?好些了没有?”

  宋玲点了点头,“哦,没事,我现在没事了。”

  她坐了起来,把脸上的汗和泪擦去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似乎在缓和着那些一下子涌进来的记忆。

  张陆生不敢说什么,就蹲在一旁,紧紧的盯着她。

  屋子里静悄悄的,只听到宋玲有些粗重的呼吸声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宋玲看着他,“我们出去吧。”

  “好!我们出去。”

  宋老头屋里那边。

  宋暖和谷不凡,他们正在帮宋老大清洗伤口,身上的伤口太多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