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30章 看我怎么讨补偿(三更)

第330章 看我怎么讨补偿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7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36

  

  “对对对!我乔姐姐可是巾帼英雄。我乔姐姐是要做参天大树的,哪会是那娇柔的花朵?”

  宋暖立刻笑着附和。

  唐乔笑嗔了她一眼,“你啊,就知道调侃我。”

  昨晚二人一起睡,躺在床上聊了一晚。

  今天仍旧精神奕奕的。

  知己相逢,神清气爽啊。

  “我哪有调侃,我说是大实话。”宋暖连忙保证,拿着小锄头给棚里的菜苗松土。

  “乔姐姐,你是说海那边的人很喜欢烤秋葵?”

  “嗯,还有烤土豆片和山药片,他们最喜欢的是孜然味和牛肉味的,其次才是辣味。”

  其实,她们昨晚聊得最多的就是海那边的人与事,还有环境。

  宋暖听着她的转述,在脑海里构想着那是一个大概什么样子的国度?

  “那我今年就多种一些,土豆可以种两季。”

  “行啊!你种多少,做多少,我就帮你卖多少。”唐乔想到现在蒸蒸日上的生意,笑道:“暖暖,我们果然是最好的姐妹,也是最好的合作伙伴。本以为山穷水尽了,没想到咱们又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

  “乔姐姐,咱们这就叫做诚不可欺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咱们心诚,意诚,一片赤诚之心,上天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入困境。也可叫做人善天不欺,反正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宋暖笑眯眯的道。

  唐乔点头,“你说的对!因果循环,咱们种善因就一定得善果,那些做尽坏事的,迟早也会吞食自己种的恶果。”

  “嗯,是的。”

  “暖暖,你说叔公他们会不会过来?”唐乔有些担心与杨老爷子他们碰面,老实说,她心里还没有放下那件事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我猜不会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他们知道我的性子,来了也白来,肯定就不会轻易来了。”宋暖猜想老爷子现在应该头疼杨安和唐欣的亲事。

  相处不久,但他们彼此都知晓对方的性子。

  老爷子多精的一个人啊,他一定知道怎么才能从她这里讨到好脸色。

  一日不取消杨安和唐欣的亲事,她就心有怨气。

  唐乔扭头看着她,“你啊,对谁都和颜悦色的,提及那边,你就冷着脸。如果是因为我,那你真的不用这样。我是我,你是你,不该混为一谈的。”

  “我没有混为一谈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……”

  “阿正媳妇,你在里面吗?”外面传来陆氏的声音。

  宋暖连忙应道:“在的,婶子,你先等我一下。”

  唐乔起身让她出去,“你去吧,我继续松土。其实这样跟你一边干活一边聊天,感觉真是不错。”

  “等我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宋暖出了菜棚,看向一旁的陆氏。只见陆氏今天换了一套新衣裳,这套衣裳她在张大寒和温月初订亲那天穿过。

  发髻上还别着银钗,耳环也戴上了。

  这么郑重?

  应该是有什么正事吧?

  宋暖笑眯眯的问:“婶子,你找我有什么吗?”

  “阿正媳妇,走!我们到外面说话去。”陆氏指了指通向前院的拱门,亲昵的拉着她的手。

  宋暖点头,“好!”

  到了池边,宋暖看着那桌上大包小包的东西,又看了看笑眯眯的王氏,心里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了。

  这是上门提亲吧。

  王氏站了起来,“阿正媳妇,今天我是受托上门的。”说着,她看了陆氏一眼,又道:“你大吉婶让我来帮她家陆生提亲,那小子与阿玲年纪相仿,两个又青梅竹马。陆生能不能信得过,相信你也是知晓的。这俗话说长姐如母,我们今日想来问问你的意思。”

  这一趟王氏是不太想来的。

  只是陆氏缠了她几天了,而她也看得出宋玲和张陆生那两个孩子彼此有情意,这才来一趟。

  张大寒和温月初订亲后,村里就有人背后说张大吉一家攀附心思强。如果再联一门亲,还不知会被村里人说成什么样子。

  昨晚,她把这事跟张自强说了下,张自强倒劝她不必在意村民的说话。

  两个孩子愿不愿意,有没有情意,这才是该关心的。

  王氏仔细一想,也是这个道理。

  今天便和陆氏一起来了。

  宋暖听后,面带微笑,“两位婶子坐吧。”

  “欸,好!”陆氏和王氏坐了下来,二人目光殷切的看着宋暖。

  陆氏紧张的咽了咽口水,道:“阿正媳妇,这事你不用立刻就回应我们,你先问问阿玲的意思。回头再告诉我们一声就行了。”

  陆氏真的很紧张。

  可她听张大寒说了陆生的心思,不想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,便着早点来提亲。

  省得被人捷足先登了。

  以前,宋玲没好全,她不担心有人抢着提亲,现在就不同了,宋玲好了,还是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。

  哪家有适龄小子的都眼馋。

  “婶子,咱们都不是外人,也都熟悉彼此,我就有话直说了。”宋暖说着顿了顿。

  陆氏的心倏地提了起来,连忙点头,“没错!大家都是熟人,有话直说就行。”

  陆氏惴惴不安的等着宋暖的答复。

  宋暖轻轻颔首,道:“阿玲的亲事,我做不了主。一来,这事得问问她自己的意思,二来,你应该也听说了那人就在秦县。虽然我认为这事以阿玲的想法为主,但也怕那人知晓后,生出事端。这事啊,你别急,我先问问阿玲的意思。”

  陆氏当然知道她说的那人是谁。

  何菊现在是杨二爷的人,过着贵夫人的生活。何菊现在的眼界高了,让宋玲嫁进自己家里,怕是何菊不会答应。

  陆氏心里的不安,不断的扩散。

  “阿正媳妇,我……”

  “婶子,我说了,这事主要还是听阿玲的。如果阿玲同意,那谁反对,我都不许。这样,你可以安心了吧?”

  宋暖向陆氏保证。

  陆氏这才安心了。

  “好好好!这事不着急。”

  宋暖点头,提壶给她们添了茶水,“喝茶。”

  “欸。”两人端茶喝。

  王氏四下看了看,问:“我听说唐姑娘回来了,怎么没有看到她?”

  “乔姐姐是回来了,她在后院菜棚里呢。”

  “你们啊。”王氏笑了,“一个个姑娘家都那么拼,这世间多少男子都比不上你们。”

  “我们只是正好喜欢忙碌一些,罢了。”

  宋暖笑着应道。

  三人聊了一会,王氏和陆氏就起身离开。

  “婶子,这些你提回去吧。等阿玲有了答复,你们再提东西来,我一定收下。现在这礼,我收着不合适。”

  宋暖把东西提着,送她们出门。

  陆氏正想拒推辞。

  王氏就帮她提了过来,“行!我们听你的。”

  陆氏只好笑着点头。

  路上,陆氏着急了,“大嫂子,为什么要把东西提回来呢?”

  “你急什么啊?阿正媳妇的话,你是听见了的。这事得看宋玲是怎么想的?也应该是说宋玲点头,便一切都不是问题。阿正媳妇让咱们把东西提回来,也是想给两家留退路。”

  王氏笑着摇头,心平气和的解释。

  “退路?什么退路?”谁知陆氏光是听到退路就着急了。她拉住王氏,着急的问:“大嫂子,你是说宋玲可能不会答应?”

  王氏笑嗔了她一眼,“你就对自己的儿子,这么没有信心?”

  “我当然有信心!”

  “那不就得了。”

  王氏抬了抬下巴,“走吧!回去再说,省得被人听了。传出去反而对大家都不好。”

  陆氏连忙点头,四下看了看,见没有人,这才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【正阳居】

  宋暖喝完杯中的茶,扭头朝大石后看了一眼,道:“你们都出来吧,这都偷听多久了?”

  “噗……”几人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温月如拉着满面霞光的宋玲出来,笑道:“我就说了,咱们躲在后面,一定会被二嫂发现的。”

  “大姐。”宋玲低唤了一声。

  宋暖看着她们,“坐下来吧。既然你们都听到了,我也就不多说了。”说着,她直直的看着宋玲,“阿玲,这事不着急给答复。等你真的认定了,你再告诉我。”

  宋玲点头,脸色更红了,“大姐,我还小,我不想这么早就定亲。我还想和月如姐一样跟着大姐做事呢。”

  “可以!你的未来,你可以自己决定。”宋暖很干脆的点头,她拉过宋玲的手,紧紧的握住,“阿玲,这一年里,你和陆生是怎样的,我们这几人都清楚。你现在不记得那些了,所以,你就该好好的弄清楚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。只要是你的选择,大姐都支持。”

  “大姐。”

  宋玲哽咽住了,红着眼眶,一脸感动。

  “别哭!”

  “好!”宋玲点头,泪水被甩了出来。

  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。

  “大姐,你真好!”

  一旁,温月如附合,“对!二嫂,你真好!”她和宋玲一左一右的抱住宋暖,此刻,她们二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。

  她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宋暖给的。

  她们的改变,也是宋暖鼓励的。

  她们真的很感激宋暖。

  宋暖幸福的左拥右抱,“你们这是在撒娇吗?”

  “二嫂,还有我。”温月初从后面抱住宋暖。

  不时,四人异口同声的笑了。

  那边院子里,温崇正几人看着这一幕,脸上皆是溢出笑容。

  ……

  晚上,唐乔早早就去找宋暖,“暖暖,你沐浴了吗?你昨晚可是答应过我的,今晚还跟我一起睡。”

  唐乔努力的忽视那两道凌厉的目光。

  她敢进屋抢人,就做好了面对温崇正不悦的准备。

  宋暖放下医书,起身去衣柜里找衣物,“行!我等一下就过去找你。答应你的事情,我不会忘记的。”

  话落,她立刻感应到了两道幽怨的目光。

  唐乔抢人成功,立刻笑眯眯的离开。

  嘎吱……

  唐乔关上房门,温崇正立刻走到衣柜前,伸手就将宋暖抱入怀里,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,哀怨的道:“娘子,你怎么忍心又让为夫独守空房呢?这在冷天,没有为夫给你取暖,你睡觉会冷的。”

  宋暖拍拍他的手,安抚道:“没事!我可以跟阿乔相互取暖。”

  话落,她脖子上传来微痛。

  咝……

  他竟然咬她?

  “你干嘛呢?”宋暖推他,温崇正更是不高兴了,怨夫口气的道:“娘子,你伤我的心了。不亲亲,不抱抱,怕是好不了了。”

  他扳着宋暖的肩膀,将她转过身与自己面对面。

  他拉着宋暖的手,轻轻的按在自己的胸口,“娘子,你感觉到了吗?这里受伤了,疼着呢。”

  宋暖感应了一下,“心跳强劲有力,不像是受伤的样子。阿正,你的娘子我是大夫,你有没有受伤,我很清楚。”

  “此伤非彼伤,你的心才能感应到。”

  “这么深奥啊,那我这个医术一般的大夫,的确是诊不好。”宋暖听着,点了点头,一本正经的道。

  温崇正不依,低头吻住她,带着往床上去。

  他将她压在身下,不断的加深这个略带惩罚的吻。谁让她这么皮的?该罚一下,这也是补偿。

  他都守了一夜的空房了,居然还忍心让他再守一晚。

  他越吻越深,越吻越情动,简单的亲亲抱抱,已经满足不了他了。温崇正顺着她的脖颈往下吻。

  “不行!”

  宋暖推开他,气喘吁吁的捧着他的脸,瞧着他一副不满足的样子,她略略心虚的道:“阿乔还在等我呢。”

  闻言,温崇正的脸垮了下来。

  “她就回来跟我争宠的。”

  “我们来日方长,你别这样。”

  “娘子,第二天了。”

  “什么第二天了?”宋暖一时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?

  温崇正挣开她的手,低头在她脖子上用力的吸吮,直到留下红印子,他才松开她。

  “该罚!你让我守了两晚的守房了,你说吧,以后怎么补偿我?”

  “全听你的,如何?”

  “好!”得到了她的承诺,温崇正才弯唇笑了下。他捧着她的脸,又亲了下去。

  这一次,宋暖没有推他。

  他自己在擦枪走火前,就先松开她,滚到一旁趴在床上,像是没有吃到糖的孩子。

  “你快去吧!不然,我怕自己不让你离开了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宋暖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温崇正听着她的笑声,语气更是幽怨,“小没良心的,等你回来,看我怎么讨补偿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