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27章 杨老爷子要认亲

第327章 杨老爷子要认亲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0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33

  

  何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她望着坟包,又扭头看了杨二爷一眼,“二爷,我想要留在村里,我就不跟你回杨府了。”

  “这怎么行?”杨二爷走到她身旁,也撂袍跪下,对着宋老二的坟,态度真挚的道:“宋兄弟,你若在天有灵,你就保佑阿菊母子几人和好如初吧。当年阿菊离开,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她也没有想到她不在的时候,孩子们会受这么多的委屈。”

  何菊听着他的话,哭得更是不能自己。

  杨二爷扭头看着何菊,又道:“阿菊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可你现在留在这里不合适啊。你住哪呢?孩子们还没谅解你,你在这里又有什么用?”

  何菊捂着脸,“可是我如果不补偿他们,我自己都原谅不了我自己。”

  “补偿也不是一时半会的,你听我说,这事急不来。你们的心结还在那里,一日不解开,你就是想补偿,他们也不会给你机会。”

  杨二爷看着何菊这般,心里挺是难受。

  他对着宋老二的坟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“宋兄弟,你是我们杨家的大恩人。我代表杨家谢谢你,谢谢你当年收留了喻心的孩子,谢谢你和阿菊把她养大。”

  杨二爷不曾想过,他与宋老二还有此渊缘。

  当年救下走投无路的何菊时,何菊对过去缄口不提,他生怕触及她的伤心处,也没敢多想。

  何菊先在他身边做了一年的丫环,照顾他起居。

  两人朝夕相处中有了感情,他念她无家可归,便纳她为妾,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家。

  直到前不久,他才知道何菊的过往。

  他知道后,也没生气,反而更是心疼她。不过,他也想促成他们母子四人打开心结,只是上回就被宋暖拒了。

  宋家宝远远的望过来,在树下站了一会就离开了。

  杨二爷陪着何菊在宋老二坟前呆到夕阳西下才离开。他们下山时,在山下遇到了宋老大。

  “亲……杨二爷。”

  宋老大差点脱口而出就一声‘亲家’。

  他叫了一声就急步离开。

  再无颜面对这二人。

  “大哥,你等一下。”何菊大声唤住宋老大,提着裙摆就跑过去,张开手臂拦下宋老大,“大哥,你能不能把我三个孩子这些年的事都跟我说说?他们在宋家到底过着什么样的日子?”

  宋老大闻言,一脸愧疚,“这事是我对不起你和二弟,也对不起三个孩子。如今我和你大嫂也得到报应了,我不想再说了。”

  说完,他匆匆跑了。

  何菊站在原地,没有再追上去。

  已经不用再问了。

  “阿菊。”

  “二爷,我们回去吧。”何菊主动提出回秦县,杨二爷这才松了一口气,欣喜的道:“走吧!我们先回去,正好关于沐靳和暖儿的事,我也得跟爹说说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何菊直接上了马车,杨二爷进去跟温老太辞别,又拉过慕容靳,恶狠狠的威胁他,“沐靳,你可别想悄悄离开,我告诉你,这次你再敢这么离开,我可饶不了你。”

  “我不走!我刚找到女儿,我不走!”

  慕容靳看着他,不急不恼,“我等你们过来收拾我,这么多年了,我也该面对你们了。”

  “哼!说得好听。”

  杨二爷冷哼一声。

  温崇正走了过来,“二爷,你先回去吧。靳叔不会离开,他会留在这里跟我们一起过年。”

  杨二爷朝他看过去,脸色立刻就缓和不少,“阿正,你是不是该改口了?还叫二爷,这就见外了。”

  温崇正淡淡一笑,“我还叫靳叔呢,我不重要,暖暖怎么想的才是重点。我上回提醒了叔公一次,不妨再跟二爷交个底,其实想要暖暖放下成见,阿安的亲事就是一个突破点。”

  杨二爷听着,立刻就明白了。

  “好好好!这事交给我,我一定办好了。”

  温崇正点点头,“二爷,我送送你。”

  杨二爷颔首。

  温崇正目送他们离开,站在院门口许久,正想转身进屋,耳边隐隐听到了马车声。

  而且还是往这个方向来的。

  他停了下来,举目望去。

  不久,果然看到一辆马车朝这边驶来。

  赶马车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姑娘,她跳下马车,对着里面唤了一声,“小姐,到了。”

  车帘撂开,马车里露出一张温崇正熟悉的脸庞。

  唐乔。

  唐乔抬眼看去,不由一怔,她没有想到回到高山村,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温崇正。

  她弯唇一笑,动作敏捷的跳下马车。

  “月儿,你把马车里的东西提下来。”

  “是,小姐。”

  唐乔朝温崇正走过去,冲着里面喊道:“暖暖,你乔姐姐回来了,还不快点出来迎迎?”

  闻言,温崇正笑了,“阿乔,你这是一回来就跟我抢宠吗?”

  唐乔笑着点头,“阿正,这么久不见,你比以前更聪明了。没错!我就是要跟你争暖暖的宠爱。今晚暖暖的床,我包了。你收拾收拾去客房住吧。我可是听说了,现在家里多了许多客房,你不愁没地方住。”

  “你倒是不客气!”

  “自家人,客气啥?”唐乔蹙眉,看向空落落的院子,问:“为什么没人来迎接我呢?”

  “请!”温崇正伸手做了一个请势。

  唐乔不客气的打击他,“你,我是不稀罕的。”

  闻言,温崇正也不生气,“无妨!只要暖暖稀罕我就行了,别的,我也不稀罕!”

  二人长期不见,可一见面就开怼。

  这是他们熟悉的相处方式。

  也是他们最自在的方式。

  唐乔进了院子,双手圈在嘴边,大声喊道:“暖暖,阿玲,家宝,月如,如初,你们的乔姐姐回来了,你们人呢?”

  温崇正抿唇笑。

  这是要多少宠啊,全部比她小的人都要叫出来。

  温月初姐妹正在那边收腊肠,听到声响朝这边看来,二人看到唐乔,立刻放下手中的腊肠,拨腿就跑过来。

  “乔姐姐,乔姐姐。”

  唐乔张开手臂,将她们抱住,“还是你们热情啊,我喊了好几声了,一直没有回应我。”

  “阿乔,我可是一直在这呢。”

  “说了,我不稀罕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温崇正两手一摊,“所以啊,这怪谁呢?”

  “乔姐姐。”那边,宋暖姐弟三人从后院出来。唐乔撇下几人,急步朝宋暖走去,二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。

  宋暖用力拍着她的后背,略有些埋怨的道:“乔姐姐,你是不是信不过我?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,你在哪里?你知不知道,我真的很担心你。”

  唐乔听着她的话,眼眶都红了。

  “哎哟喂,痛啊。暖暖,你别打这么重啊,我都要被捶到吐血了。”唐乔故意夸张的说话。

  如果不这样,她怕自己会哭出声了。

  宋暖闻言,非但不停手,还又捶了她几下。

  “吐血了没事,只要有一口气在,我和我师父都能救你回来。然后,等你养好了,我继续捶,捶到你知错了为止。”

  宋暖一边捶她,一边咧着嘴笑,而脸上却满是泪水。

  那时,温崇正在边城打仗,唐乔经历家变,悄然离开不知下落,杨安离家寻人。

  一时间内,她身边的人重要的朋友都离开了。

  宋暖担心这个,又担心那个,家里还有那么多的事要做。那段时间,她真的没睡过安稳觉。

  这也是她为什么对杨家有那么深的成见的原因。

  太薄情寡义。

  在他们看来,没有什么比眼前的利益更重要。

  唐乔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,连忙松开她,“暖暖,对不起!我以后不会再不辞而别了。”

  宋暖抬袖,用力的擦去眼泪。

  “你说的,可不能忘了!”

  “我说的,肯定不忘!”

  宋暖这才又笑了。

  唐乔松了一口气,拍拍胸口,“你可吓到我了,如果你再哭的话,阿正得找我拼命了。你是知道的,我不是他的对手。到时,他把我打伤了,打残了,我可怎么办?”

  闻言,宋暖笑了,“没事!我包治。”

  唐乔愕然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,“暖暖,你怎么也学坏了?你怎么可以与阿正一个鼻孔出气?”

  “因为她是我的媳妇儿。”温崇正上前,拿着手绢帮宋暖拭泪。

  唐乔用力的搓着手臂,啧啧几声,“啧啧啧……阿正,你还真是不改往日作风啊,逮到机会就酸别人。”

  “我酸你了吗?”温崇正眨眨眼,“你不在的时候,我们倒是常常被舒大人酸了。阿乔,你说说,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

  “舒大人?”唐乔面色不变,坦然的道:“和你一样,都是我的朋友。我和你是怎样的,和他就是怎样的。”

  温崇正听着,便知舒同峰没戏了。

  “阿乔回来了?”温老太抱着阳阳出来,打断了他们,“那怎么还站着呢?赶紧坐下来喝茶,休息一下吧。”

  说着,她看向温月如,“月如,烧水了吗?”

  “祖母,我这就去。”

  温月如这才回过神来,匆匆去烧水沏茶。

  “阿玲,我们也去厨房做晚饭吧。”温月初提醒宋玲,二人跟着一起去厨房。

  刚走几步,温月初又停了下来。

  “不行!我得先去把腊肠收了。”

  “那我先去。”宋玲乖巧的道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唐乔叫住了宋玲,上下打量着她,“阿玲,你好了?”

  宋玲点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乔姐姐,我好了,但也不记得生病这一年中发生的事。乔姐姐,对不起!”

  她是听宋家宝说这是乔姐姐,所以她就这么叫了。

  具体的,她不记得。

  唐乔伸手抱住她,“不记得也没事,你好了就行。阿玲,真好!你好了,你大姐就安心了。”

  唐乔吁了一口气。

  她是真的高兴。

  为宋暖,也为宋玲。

  宋玲病着时候,宋暖有多难过,有多自责,唐乔统统都看在眼里。

  “嗯,我以后再不会让大姐担心。”

  “好!阿玲一直是最乖的。”唐乔松开手,笑眯眯的看着她,“今晚我就尝尝阿玲的厨艺,如何?”

  宋玲笑着点头,“好!乔姐姐去休息吧,我去厨房忙了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这天晚上,【正阳居】一片喜气,热闹极了。

  宋暖的身世,并没有影响他们姐弟三人的感情,而慕容靳也终于可以与宋暖相认了。

  父女相认,他还一并收宋玲和宋家宝为义女、义子。

  温崇正和宋暖给他敬茶,他高高兴兴的喝了女儿和女婿的茶。唐乔看着这一幕,很是感慨,关于杨喻心的事,她没少听杨安提及。

  没想到她有幸见到与杨喻心私奔的男人。

  她更没有想到,杨安找了那么久的表妹,竟然会是宋暖。

  想想他们相识的过程,相处的日子。

  她忍不住拍拍额头,又暗中用力掐了自己一下。咝……好痛!这是真的,她不是出现幻觉了。

  相对于这边的喜气和热闹。

  杨家那边就完全相反了。

  书房里,杨老爷子听杨二爷和何菊说完话后,直接跌坐在凳子上,愣愣的反应不过来。

  杨二爷见他这样,连忙问:“爹,你怎么样了?是不是又心绞痛?福叔,你快找我爹的药丸出来,让我爹服下去。”

  老管家这才回过神来,连忙伸手去拉抽屉。

  手被人按住了。

  他扭头看向杨老爷子,“老爷,你要是不舒服的话,你就得服药啊。温夫人的药,一直是最见效的。”

  杨老爷子摇摇头,“我没事!”他看向杨二爷,又把目光落在何菊脸上,“何菊,你既然早就知道了,为什么一直不说实话?”

  何菊扑嗵一声跪下。

  “老爷,何菊有错,何菊自私。我以前是真的不知道,直到宋巧拿着长命锁来认亲,我也只是怀疑。后来大丫头问我这些事时,我才知我当时捡的长命锁竟是属于她的。”

  何菊说着,又抹了抹眼泪。

  “再后来,我不说,那是因为我自私,我担心她知道与我的两个孩子不是亲生姐弟,然后会不再照顾他们。老爷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如果不是我瞒着不说,老爷和大丫头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不愉快。”

  杨二爷也跪了下来。

  “爹,我也有错!”

  杨老爷子看着他们,叹了一口气,“你们起来吧,真要论过错,那最错的人是我。老二,明天你跟我再去一趟高山村。”

  “爹,不可啊。”杨二爷立刻摆手。

  杨老爷子皱眉,“不可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