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26章 何菊道出当年事

第326章 何菊道出当年事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8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32

  

  一行人移步到了厅里,外面的人守了很久,一直没听到里面的动静,这才三三两两的散了。

  “你们说啊,这个何菊是去哪里了?她现在的衣着打扮,可真是贵气啊。”

  “是啊,镇上那些大户人家的夫人,也比不上她。”

  “不对啊,杨二爷怎么会跟她在一起?刚才,你们看见没有?杨二爷好像是搀扶着她进去的。”

  “哎哟喂,你们不说,我还真的没有注意到。是啊是啊,杨二爷是扶着她的。这男的扶着女的,还很宝贝的样子,他们这是?”

  几人相视一眼,皆是不敢置信。

  何菊在外改嫁了,还嫁给了杨家的二爷?

  这个……

  几个妇人停了下来,干脆走到一旁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一边聊,一边等着何菊出来。

  她们一定要看看何菊是不是与杨二爷有关系。

  几人的八卦力暴发,有一种不打破沙煲见到底,就不罢休的执着。

  大厅里。

  温老太看向温月初姐妹,“月初,月如,你们跟我去出来一趟,阳阳的衣服有几件要你们改一下大小。”

  她看得出,这里的事情,她们祖孙几人不方便在场。

  谷不凡也看向顾中清和蒋胜利。

  三人也随后离开。

  一时,厅里只剩下宋暖姐弟三人,温崇正,慕容靳,何菊,杨二爷七人。

  “阿菊,你的事先放一下,我要问问这个沐靳,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他那些年是怎么对我三妹的?为什么我三妹会落到那样的下场?”

  杨二爷怒瞪着慕容靳,恨不得剥了他的皮,抽他的筋。

  “杨二爷,你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?”宋暖却有心岔开这个话题,她的目光落在何菊的身上,“在外面没有说完的,如果阿玲和家宝愿意听的话,你们就接着说吧。”

  “我们不听!”

  宋玲和宋家宝异口同声。

  何菊听着这掷地有声的四个字,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  “阿玲,家宝。娘知道错了,娘现在想要补偿你们,求你们给我一个机会吧。以前的事,我有错,但我也有苦衷啊。”

  慕容靳闻言,猛地朝何菊看去。

  宋暖想要阻止他时,他已经问了出来,“你就是阿玲他们的娘?那你告诉我,当时喻心有没有留下什么话?”

  何菊愣愣的看着他。

  “……”宋暖张了张嘴,想要喝停,可转念一想,又没有阻止慕容靳。

  她不能从何菊口中套出来的话,就让慕容靳问吧。

  这事,她也想知道。

  她想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高山村宋家?

  宋暖走过去,一手牵着宋玲,一手牵着宋家宝。她的目光紧紧的落在何菊脸上,生怕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。

  慕容靳骤声走到何菊面前,伸手要去抓何菊的肩膀。杨二爷会意过来,连忙打开慕容靳的手,“沐靳,你想要干什么?”

  沐靳?

  何菊瞪大了双眼,不敢置信的看着慕容靳。

  他是沐靳?

  沐靳这个名字,她听杨二爷说过,说这个人就是杨三妹的夫君。当年不顾家人的反应,这人带着杨三妹离家私奔。

  沐靳是杨三妹的夫君,那他可能就是……

  何菊猛的看向宋暖。

  宋暖直直的回视着她,那表情像是在说,“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了吗?你现在还能再瞒下去吗?”

  何菊心头猛跳一下,心虚的移开视线。

  慕容靳这次没有让着杨二爷,随即将何菊扯到一旁,冷声喝问:“我问你,当抱走我的孩子时,喻心最后跟你说了什么?”

  何菊摇头,眸氏满是慌色,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?我没有抱你的孩子,我没有!什么喻心?谁是喻心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  说着,她扭头看向杨二爷,“二爷,这个人是怎么一回事?你快救救我!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?”

  杨二爷连忙上前,“沐靳,你松开她。”

  “不!她今天必须说出来。杨二哥,你就不想知道喻心弥留之际,她都说了什么?”

  慕容靳不松手,又问何菊,“你说!”

  杨二爷气得咆哮:“阿菊怎么会知道喻心?她又怎么会知道喻心最后还留下什么话?沐靳,你不要无理取闹。我们杨家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  这个沐靳是疯了。

  从头至尾都是一个疯子。

  “她知道。”慕容靳看了宋暖一眼,又看向杨二爷,“暖儿是她从喻心手里抱回来的,她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

  “暖儿?”杨二爷愣住了,他呆呆的看了看慕容靳,又看了看宋暖,过好好久才问:“阿正媳妇怎么可能是阿菊从喻心手里抱回来的?沐靳,你在胡说什么呢?”

  沐靳这话是什么意思?

  这话是的意思是自己想的那样吗?

  杨二爷细细的打量着宋暖,不知是不是受了沐靳的话的影响?他看着宋暖,竟觉得她有点像喻心,尤其是嘴巴。

  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

  慕容靳不知是不是想起了过往,眸中迅速的染上水气,“暖儿就是我和喻心的孩子,这事我已经确认了。暖儿为什么会出现在高山村宋家?相信也只有她才能给我们一个答案。”

  杨二爷亲耳听着慕容靳的话,心里还是不敢相信。

  他急急的看向何菊,“阿菊,你是知道的,我们杨家一直在找我三妹的孩子。可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呢?你告诉我,阿正自己是不是我三妹的孩子?”

  何菊摇头,泪水不停的流。

  “不是!不是!她是我的孩子,我的!她真的是我的!我不骗你!”何菊一再保证,可她却不知她表情和语气都与字眼相反。

  她越是保证,越是不停的保证,就越是让人不相信。

  杨二爷看着她,又问:“阿菊,我最后问你,是与不是?你想好了,再告诉我。这么多年了,我从不怀疑你。今天,你也别做让我不再信任你的事。我三妹的孩子对我爹有多重要,你一直都知道的。”

  杨二爷是个孝子。

  他们兄弟二人,最是看不得杨老爷子伤心,所以这些年,他们兄弟二人也是尽自己的人脉,四处寻于那个孩子的下落。

  这一刻,他已经相信了慕容靳的话。

  现在再问何菊,不过是他与何菊之间的问题。

  何菊听着他的话,不由的抬头看着他,“二爷。”她泪眼婆娑。

  “阿菊,不要让我不敢再相信你。”杨二爷又重复一句。

  呜呜呜……

  何菊捂着脸,低头哭泣。

  “二爷,你没骗你,我真的不知道。大丫头不是我抱回来的,而是他爹抱的。我刚认识宋老二时,他身边就一个闺女,他没有告诉我,这孩子不是他亲生的。他是怎么抱回来的?三姑娘临终时又说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  何菊不得不说出实话。

  “他说怕家里人不接受大丫头,便让我与他一个口径,说是我和他在外面生下的闺女。他于我有恩,所以,我就同意了。”

  说着,何菊挣开慕容靳的手,随即又紧紧的抓住杨二爷的手,“二爷,我说的全是实话,我真的不知道啊。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说的全是实话。”

  “那这个呢?”宋暖取出长命锁,冷冷的看着何菊,“这个,你又怎么解释?宋巧拿着这个去认亲时,你为什么不站出来?”

  “这个?”何菊看着长命锁时,脸色变得很是难看,像是见到鬼一样。她别开脸,不敢直视长命锁,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这个有邪气。我已经给她烧过香了,可她还是常常在梦中找我要这个东西。”

  何菊的话,让在场的人都一脸困惑。

  什么邪气?

  她为什么要烧香?为什么有人在梦中找她要长命锁?

  宋玲和宋家宝与其他人不同,他们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声音,“宋暖不是你们的亲大姐。”

  他们与大姐不是亲的姐弟。

  不是亲的!

  这个事实,直接把他们给打击傻了。

  慕容靳最先回过神来,急声问:“你把话说清楚了,这个长命锁当时不在暖儿身上?为什么喻心会在梦中让你还东西?”

  宋暖也想知道。

  她总觉得这事又变得扑簌迷离起来。

  何菊抽泣几声,揉揉鼻子,又拿着手绢拭去眼角的泪,道:“这长命锁是我从一具女尸身边捡的,我当时就是一个讨饭的,看到有银的长命锁,便捡了。本想着下了山就去当铺换银子,只是在山下我就遇到了跟我一样是讨饭的。他们想要对我……这时,宋老二出现了,把他们打跑了。”

  “宋老二收留了我,问我愿不愿跟着他回高山村。我一个无家可归的人,温饱都难,有人要收留我,而且还是我的救命恩人。于是我就跟着他一起回到了高山村,一起生活。”

  说着,何菊顿了顿,鼓足了勇气才又看了宋暖手中的长命锁一眼。

  “我把长命锁收了起来,只是常在梦中见那人找我讨要,我怕……所以就给她烧香,让她别来找我了。后来,长命锁不见了,我还以为是她取回去了。直到宋巧来杨府认亲,我才知道那锁原来是被吕氏偷去给宋巧了。”

  何菊看着面前几人,声音低了下去。

  “我知道的就这些了。我真的没有说谎,也没有再隐瞒什么。”说着,她又看向宋暖,“大丫头,早前我不愿承认,那是因为我怕你因此就不愿照顾阿玲和家宝了。我知道,我很自私。但是,不管如何,我也是真的养了你十年啊。”

  宋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问:“所以呢?”

  何菊咽了咽口水,艰难的道:“所以,请你看在这一点上,照顾好阿玲和家宝。不管是不是亲生的,你们都做了十多年的姐弟,你们之间都是有感情的,对不对?”

  宋玲和宋家宝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宋暖。

  宋暖举起他们三人交握的手。

  “我当然会照顾他们,在我眼里,他们就是我的亲妹妹和亲弟弟。我们三人相依为命的那些日子不是假的,我不会因着身上流着的血不同,我就推开他们。”

  说着,挑衅似的看着何菊,又道:“毕竟我不是你,我们都不是你!我们这一辈子都是亲亲的姐姐妹妹弟弟。无关于血缘,只因着我们早已超越了血缘。血缘有什么用?亲娘可以抛弃子女,亲人可以苛待孩子。我们经历的那些,哪一件哪一桩不是告诉我们,血缘于我们并无特别?”

  “大姐。”

  宋玲和宋家宝异口同声的唤道,二人眼中皆是蓄满了泪水。

  只要一眨眼,眼泪就会流下来。

  宋暖满目温柔的看着他们,“原谅大姐一直没有告诉你们这事。大姐没有说,那是因为大姐相信,这个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和感情。”

  二人摇头,“大姐,你没错!”

  话落,两人的泪水就流了下来,“大姐,我们不在意血缘,就算没有血缘,我们也是最亲近姐姐妹妹和弟弟。”

  “嗯,我们是的。”

  宋暖松开他们的手,弯腰将他们二人抱住。

  在他们耳边一直重复,“我们是最亲近的,这个不会改变。”

  “嗯!”二人重重点头。

  何菊看着眼前的一幕,捂着脸痛哭。

  她错了!

  她错了好多年!

  这么好的三个孩子,她当初怎么狠得下心?她怎么就那般铁石心肠,她后来又怎么可以一直不闻不问?

  她错了!

  她错得离谱!

  宋暖骂得没有错,她就是活该!

  何菊捂着脸,伤心的跑出大厅,穿过院子,跑出院子,一直跑一直跑……依着脑海里的记忆,她一股脑的跑向祖坟山。

  杨二爷在后面追,“阿菊,阿菊……”

  守在路旁的几个妇人,见状,终于平了她们的八卦之心。

  “何菊果然与杨二爷有……有……有关系!”

  何菊精准的找到了宋老二的土坟包,她扑嗵一声跪在坟前,哭着唤了一声,“宋二哥……”

  泪如堤决。

  何菊对着坟,重重的磕头。额头磕在碎石上,立刻就破了皮,流出血来。可她像是感觉不到疼一般,一边磕一边哭:“宋二哥,何菊对不起你!何菊把三个孩子丢在村里,让他们吃尽的苦头。宋二哥,何菊是个坏女人,当初,你就不该救我的。我……”

  “阿菊!”杨二爷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。

  他双手支着膝,目光落在那坟包上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