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25章 这里说话不方便

第325章 这里说话不方便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6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31

  

  她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再回来这里,此刻,除了心情复杂,她还有一种近乡心怯的感觉。

  杨二爷握紧了她的手。

  “阿菊,没事的,有我在呢。以前的事情,你的确也有错,他们心里会记恨你,也是不可避免的。如果这一次,他们不能原谅你,那我再陪你来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我相信金石为开,只要你的诚意够足,让他们看到你的心意,他们一定会原谅你的。”

  何菊点了点头,眼眶泛红。

  “二爷,谢谢你!我做出那样的事情,你没有怪我,也没有因此而讨厌我,反而陪我一起面对过去的事情,陪我一起去求三个孩子的原谅。”

  杨二爷紧了紧她的手,“怎么对我还谢上了呢?”

  “二爷。”何菊咽哽住,泪水流了下来。

  杨二爷连忙松开她的手,帮她抹去泪水,“别哭了,等一下就到了。让孩子们看着你这样,他们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。”

  何菊点头。

  她收拾好情绪,又深吸了几口气,暗暗给自己打气。

  马车停了下来。

  她刚平复的心,一下子又提了起来。外面,马夫跳下马车,对着里面的人,道:“二爷,到了。”

  “好!”杨二爷看向何菊,柔声为她打气,“阿菊,你准备好了没有?如果准备好了,我们就下去。俗话说,这伸手不打笑脸人,只要我们的诚意够足,他们一定是看得见的。”

  因为他的话,何菊刚提起的心,现在又回落了一些。

  她觉得有杨二爷的陪同,她有勇气面对几个孩子。

  院子里的人听到马车声,宋家宝第一个就跑了出来。当他看到杨二爷扶着何菊下来时,他的脸色唰的一下变了。

  双脚就像是在门坎上长根了一样。

  他想转身离开,可又挪不动。

  何菊也是愣在马车前,她也没有想到第一个看到的人竟是宋家宝。一时,刚平稳一些的心又提了起来。

  她张了张嘴,唤了一声,“家宝。”

  接着就哽咽住了。

  这一年中,宋家宝长高了不少,她还是年初时在杨家见过他。当时母子相见的场景,又浮现在何菊的脑海里。

  老实说,如果不是身边有杨二爷在的话,她没有勇气来到这里。

  “阿菊,走吧。”杨二爷提醒她,又看向马夫,吩咐:“你把东西提着。”

  “是,二爷。”马夫连忙爬上马车,把里面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提了下来。

  何菊拉住了杨二爷,犹豫着不敢踏出第一步。

  杨二爷扭头看着她,“阿菊,不要怕,我就在你身边。你不踏出这一步,便永远只能停在原地了。”

  “二爷,再等我一下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杨二爷耐心的等着她。

  何菊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。

  “家宝,是谁来了啊?你怎么站在院门口不动?”宋玲见宋家宝一动不动的杵在院门口,便过来查看。

  宋家宝猛地回过神来,转身进去,手忙脚乱的关上院门。

  他的举止把宋玲吓了一跳。

  她急声问:“这是怎么了?外面来了客人,你怎么还关上院门了?”她要过去开门。

  宋家宝连忙拦住她,紧紧的抓住她的手,“二姐,我们回屋,不管谁在外面叫门,我们都不开门。”

  宋玲一头雾水,“家宝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砰砰砰!

  杨二爷亲自敲门,对着里面的人,道:“家宝,阿玲,你们开开门。我是杨家二伯父,你们开开门啊。”

  杨家二伯父?

  宋玲不记得这一年中发生的事,所以也不知何菊就在杨府,而且还成了杨二爷的小妾。

  关于何菊的事情,宋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宋玲,一直不知该怎么开口,所以就搁下了。

  “家宝,既然是杨家来的客人,你怎么不开门呢?”

  “不能开!”

  宋家宝紧紧抓住她的手,力气大到宋玲都挣不开。

  宋玲皱眉,“为什么?”

  “就是不能开!”宋家宝支支吾吾的拦着她,就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。他想说,可又怕宋玲难受。

  “家宝,阿玲,你们开开门。我知道你们恨我,请你们给我一个机会补偿,可以吗?”

  何菊看着紧闭的大门,终于开了口。

  她拍打着院门,一边哭一边道。

  宋玲愣住了。

  这声音,她不会忘记,她不知在梦中重温过多少回了。在梦中时,她会一直追着这声音的主人问:“为什么抛下我们?这什么不要我们?”

  可就算在梦里,她也从未得到了答案。

  因为,那个跑在她前面的人,从来都不曾停下过脚步。

  “二姐,我们走!我们不要理她,她是坏女人。她明明就在秦县,明明就知道我们过得那么苦,明明就见到了我们,可她仍旧说,以后相见不相识。她不要我们,不认我们!她只要她一个杨二爷小妾的身份。她甚至还打过大姐。”

  宋家宝怕宋玲开门,便顾不上许多,一股脑的把何菊的事都说了。

  这个时候,不开门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他不想见到何菊。

  不想!

  一点都不想!

  “家宝,阿玲,你们开开门。”何菊听着宋家宝埋怨的声音,心里更慌更痛,门也敲得更响了。

  今天家里就他们姐弟二人。

  温老太带着阳阳去窜门了,宋暖一行人去丈量村民的田地了。

  何菊见门一直不开,哭得更不能自己。

  杨二爷一手扶着她,一手敲门,“家宝,阿玲,你们开开门。今天你们娘就是过来向你们道歉的。以前的事,她有错,但她也有自己的苦衷。你们开开门吧,大家坐下来,好好的说说话,行不行?”

  “我们没有娘,早就没有了。你们滚,立刻滚!”

  宋家宝的双眼通红,虽然何菊不在他面前,可他还是双眼瞪得大大的,满目恨意。

  “家宝……”

  “你闭嘴!不要喊我!”宋家宝怒喝一声,“我们不认识你,你走!你走得远远的,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。”

  “家宝,你别这样!”

  何菊哀求。

  宋家宝松开宋玲的手,四下看了看,跑到院子里抄起扫帚。然后,他就恶狠狠的拉开门闩,高高的举着扫帚。

  “你走不走?你再不走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  杨二爷扶着何菊退了几步,“家宝,你别这样,她再如何那也是你娘,这世上哪有儿子打亲娘的?”

  何菊则满面是泪的看着他,“家宝。”

  “亲娘?”宋家宝冷笑了一声,满面讥讽的反问:“这世上没有儿子打亲娘的,那又有多少亲娘抛弃子女的?她明明就没走远,可她却从未关心过我们的生死。”

  “我们快死的时候,她在哪里?现在,她就上门来说什么亲娘了,说什么补偿了?我告诉你们,我们不稀罕!”

  宋家宝越说越生气。

  他恨何菊!

  从年初在杨府见过何菊之后,他就恨何菊。

  也是那个时候的何菊,亲手打破了他对亲娘最后一点美好幻想。

  宋玲听着这么久,也大概的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了。她从院子里出来,伸手取下宋家宝手中的扫帚。

  “二姐,你?”宋家宝抬头,惊讶的看着她。

  宋玲冲着他摇摇头,“家宝,你别冲动!”

  “二姐,你不会是要原谅她吧?你病了一年,她可从关心过一句,你现在要迎她进门吗?”

  宋家宝冲着宋玲怒吼,眸中迅速的聚集水气,泪花闪闪。

  只是他很倔强的将泪水忍着。

  他不想在何菊面前哭。

  在他看来,那是一种懦弱的行为。他哭了,那就说明他仍在意。

  宋家宝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。

  我不在意她!

  不在意!一点都不在意!

  我恨她!我讨厌她!

  宋玲牵紧他的手,直直的看向何菊,“这里是我大姐家,我大姐他们不在家里,我们也不方便请你们进屋。你们还是先回去吧。家宝刚才如果有什么失礼的地方,我代他向你们道歉。”

  “阿玲。”何菊很是惊讶。

  她不明白,宋玲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?

  宋玲对着她淡淡一笑,可笑意却未曾到达眼底,“这位夫人,我们大姐说了,不能让陌生人进屋,所以,你们请回吧。”

  这位夫人?陌生人?

  宋玲面带微笑的说这些话,比宋家宝直接的责骂,还要戳何菊的心。

  何菊傻了眼。

  这就是她曾经想要见面不相识,可是真正如她意时,她的心竟是这么的难受。

  “阿玲,我不是陌生人,我是你们的娘啊。阿玲,娘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们,可是我……”

  “不!你不是!”宋玲打断了她的话,“我娘不会打我大姐,我娘也不会说见面不相识的话,所以……”

  宋玲说着顿了顿,一字一句的道:“所以,你不是我们的娘,你是陌生人。”

  “阿玲!”

  何菊挣开杨二爷的手,直接跪了下去。

  “我求你们……”

  “杨、二、爷!”不知何时,宋暖已经站在他们身后,她冷冷看着何菊的举止,透心的凉。

  杨二爷转身看去,“阿正媳妇。”

  宋暖走过去,用力提起何菊,面若冰霜的道:“何姨娘,你是不是膝盖太痒了,喜欢逢人就跪?”

  “大丫头,我?”

  宋暖不理她,又看向杨二爷,“杨二爷,你可以把你的姨娘带走吗?我家里好不容易平静几天,能不能不要过来打搅?”

  “阿正媳妇,我们知道你心里有气,可是事情总是要解决的。你是他们的大姐,你不能也跟着……”

  “跟着怎样?”宋暖实在没有耐心听他和稀泥,“杨二爷,这世上没有感同身受。我们的感受,不是你站着轻描淡写就没事了的。我们受的伤,不是给颗甜枣就能好的。”

  杨二爷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宋暖指了指面前的小路,“请吧!不送!”

  “大丫头。”何菊泪眼婆娑的看着她。

  宋暖听她唤一声大丫头就忍不住的皱紧眉头,“机会我给过了,你不要,所以现在你就不要再挣扎了。许多事情,错过了,便就不会再有机会了。”

  宋暖的话,让何菊顿时说不出话了。

  她明白宋暖话里的意思。

  “杨二爷,你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温崇正一行人也回来了,杨二爷转身朝他看过去,突然瞪大双眼,紧紧的盯着慕容靳。

  这人是?

 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张比这个年轻的脸,两张脸合在一起,让他忍不住就冲上去,抡起拳头就往慕容靳身上打去。

  “沐靳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。”

  当年,慕容靳从凤栖谷出来,也是用沐靳做化名。

  面对杨二爷愤怒的拳头,慕容靳并不闪躲,任由他又捶又打。

  “你这个负心汉,你辜负我三妹,你怎么还敢出现在秦县范围内?你就不怕我们杨家的人将他千刀万剐了吗?”

  “……”慕容靳不吱声,不反抗,任他打,任他骂。

  温崇正连忙上前就劝:“杨二爷,你别这样子。有话好好的说,靳叔是我的客人。”

  “你的客人?”杨二爷收起拳头,怪怪的看着温崇正,“你是怎么认识他的?你知不知道,他是一个卑鄙小人?这样的小人,你也敢留他在家里?”

  村民听到动静,陆陆续续的赶来。

  虽然何菊现在打扮得像个富贵人家的夫人,但不少人已经认出了她。

  “你们看啊,那妇人是不是何菊啊?”

  “何菊?哪个何菊啊?”

  “就是宋老二的媳妇,当初抛弃子女,离家出走的何菊啊。”

  “哟哟哟,你们这么一说,我瞧着还真是像啊。”

  “对对对!那就是何菊。”

  “……”村民议论纷纷,不知道何菊怎么突然就出现了?

  “进屋坐吧。”温老太抱着阳阳回来,看向村民,道:“大家先回吧,家里来了客人,不方便招呼大家。”

  村民有些不好意思,但又不想离开,一个个都好奇的紧盯着何菊。

  何菊又羞又窘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她很想拉着杨二爷离开。

  只是,这会儿杨二爷倒不愿走了,他拽着慕容靳往院门口走去,“你给我进来。”

 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,宋暖也只能让何菊进屋了。

  大伙进了院门。

  村民还不愿离开,站在院墙下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  温崇正叹了一声,“到厅里坐吧,这里说话不方便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