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24章 质问何菊

第324章 质问何菊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69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30

  

  杨老爷子一听,尴尬都顾不上了,顿时又来了气,他看向老管家,吩咐:“阿福,你下去告诉老大和老二,让他们备了年礼,明天就亲自去一趟高山村。他们温婶是长辈,可不能怠慢了。”

  老管家点点头,“是,老爷。”

  丫环端着茶过来。

  “请喝茶!”

  这么一来气氛才好了一些。

  老管家连忙岔开了话题,笑眯眯的看向宋暖,“温夫人,老爷服了你制的那些药丸,现在已经不会经常心绞痛了。温夫人的医术,真是高明。前些日子,我在街上遇到舒大人,听说谷神医身子不适,正在高山村养身子,不知现在好些了没有?”

  谷不凡生病了?

  杨老爷子立刻看向宋暖,目露关切。

  他与谷不凡也算有些交情。

  “阿正,这算是怎么一回事?我怎么不知道?”杨老爷子实在是不愿被宋暖怼了,便直接问温崇正。

  “凡叔出门采药,路上受了点伤,现在已经痊愈。”

  闻言,杨老爷子松了一口气,遂点了点头,“好了就好。人到了我这年纪,不是这里酸,就是那里疼,再没有年纪时的体魄了。”

  宋暖看了他一眼,张了张嘴唇,还未说什么,老管家已经抢先,道:“我还听说了温夫人二妹的情况,可真是好人有好报啊。”

  提及宋玲的事,宋暖的脸色缓和了不少。

  “是的,家妹已经痊愈了。”

  哐当。

  门外,何菊端着托盘掉在地上,上面的点心洒落一地。厅里的人往外看去,何菊触及宋暖的目光,连忙蹲下身去捡地上的东西。

  下人们听到动静,连忙赶过来,“何姨娘,让我们来吧,你来割到手了。”

  话刚落就听到何菊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  瓷片不知怎么就划伤了她的手腕,划出了长长的一条口子,血一下子就流出来。

  丫环们惊呼一声,“何姨娘,你的手割伤了,快,快去请大夫。”

  “没事,没事!只是割了一道口子。”何菊站了起来,接过丫环的手绢紧紧的按住手腕。

  “阿菊,这是怎么了?”杨二爷从院门口进来,看见何菊抓着手腕,连忙上前,“手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!我自己不小心割到手了。”

  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点去请大夫。”杨二爷看着血湿透了手绢,立刻吓了一大跳。

  他看到宋暖在厅里,忙道:“阿正媳妇,可不可以麻烦你一下?”

  温崇正看向宋暖。

  宋暖起身,走向何菊,“走吧!找个地方,我帮她止血。我身上只带了药粉,你们去取些布过来吧。”

  “快去,快去!”杨二爷连忙挥手,扶着何菊,看向宋暖,“阿正媳妇,走吧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宋暖表情淡淡的。

  何菊小心的瞄了她一眼,“我没事,要不就……”她话还未说完,就被宋暖的一个眼神给打断了。

  她低下头,咽了咽口水,不说话了。

  杨二爷很敏感的察觉了她们之间的微妙气氛,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  这对母女之间的心结,他真的没有办法打开。

  想了想,他便找了话来说:“阿正媳妇,听闻你今天的收成不错,明年可有准备扩种?”

  “嗯,准备扩种。”

  “那还种山药那些?”

  “不一定吧,看情况,不过,山药肯定还是要种的。”

  “真是不错啊,我听不少人谈及你做的那些吃的,既新奇,又好吃。那些东西在外面很受欢迎。”

  杨二爷对她很是欣赏。

  杨家的产业分两大类,药类的由大房打量,其他的交在他手中,倒也有与吃的有关联的。

  老爷子让杨安与唐欣定亲,也就是看中了唐家在酒楼这一块的建树。当时,如果不是唐家嫌弃杨远曾成过亲,这亲事应该是唐欣和杨远。

  “二爷过誉了。”

  “不是过誉。”杨二爷摇摇头,说话间,他们已到了何菊的院里。

  丫环早前就先跑回来备东西,待他们回到屋里时,水,布条什么的全都备好了。

  “你们下去吧。”

  杨二爷让下人出去,他看向何菊,“阿菊,你先按着伤口,我帮你清洗一下伤口。”

  “我来吧。”宋暖取出创伤药搁放在桌上,便去拧了帕子,“先松开,让我看看伤口。”

  何菊抬头看着她,受宠若惊。

  宋暖蹙眉,“不相信我的医术?”

  何菊回过神来,连忙摇头,“不不不!我怎么会不相信你的医术呢?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  她只是有些适应不了。

  她以为宋暖是很勉强的来帮她上药。

  何菊松开手,帕子还稳稳的黏在她的手腕上,上面已经被血湿透了。宋暖把带血帕子揭开,血立刻涌了出来。

  也不知她是怎么割的?

  伤口很深。

  宋暖看了一眼,连忙拧开小瓷瓶,只接把药粉倒在伤口上,取出自己的手绢帮她暂时包住。

  宋暖看向杨二爷,“只上药是不行了。我没有带缝合的工具,二爷让人去找个大夫过来吧,我先暂时的止血。”

  杨二爷听了,吓了一跳,“这么严重?”

  “嗯,割到手腕上的脉了。”

  宋暖说着看了何菊一眼,眉头轻皱。只是捡个破瓷片,她倒像是割腕自杀一样,这伤口又深又长。

  故意的?

  何菊见她面色不太好,连忙道:“我……我是不是太麻烦你了?”

  宋暖看着她,很坦然的点头,“是的。”

  何菊的眼中立刻涌现泪水,“我我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阿菊,阿正媳妇她没有怪你的意思。你别多想,你先忍忍,我立刻让人去请大夫,让大夫带缝合的工具过来。”

  何菊点头。

  杨二爷又看向宋暖,“阿正媳妇,麻烦你了。”

  “没事!”

  宋暖在有何菊的场合,说话总是不咸不淡,表情也总是冷冰冰的。她也说不清对何菊是什么样的感想?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她亲生女儿,但心里却没有因此而释怀。

  杨二爷离开后。

  何菊看着那只帮她紧按着伤口的手,眼眶微热,“大丫头,我知道你怪我,我也没想取得你的原谅。我听说阿玲好了,这是真的吗?”

  “好了!”

  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何菊的眼泪滴在宋暖的手背上。

  宋暖看下去,手背上的眼泪越来越多,“你哭什么,好了还哭?这是盼着阿玲好不了了?”

  “不不不!”何菊抬头看着她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是高兴,我是真的高兴。大丫头,谢谢你!谢谢你把他们照顾得这么好。”

  “真的谢我?”宋暖问。

  何菊点头。

  宋暖紧盯着她的双眼,道:“那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,为什么对我与对阿玲和家宝不同?为什么明明知道宋巧不是杨府的表小姐,你也不愿告诉杨二爷?”

  闻言,何菊瞪大双眼,满目惊讶的看着她。

  她是知道什么了吗?

  “大丫头,你怎么会这么说呢?我没有对你和对她们不同。”何菊立刻否认。

  闻言,宋暖冷笑了一下,“没有吗?难道你觉得我这个人就没有感觉了吗?我是一个石头,还是一块木头?”

  她至今都记得清楚楚,年初时,宋玲被宋巧骗走,何菊是怎样的给了他一巴掌?

  当时何菊嘶声歇底的样子,宋暖一直都忘记不了。

  何菊怯怯的移开视线,声音也低了许多,“真的没有,你和他们一样都是我的孩子。”

  “都是你的孩子?”宋暖问她。

  何菊听着这话,心头不由一颤。

  宋暖这是知道什么了吗?

  “宋巧不是真的杨府表小姐,那你觉得谁是?”宋暖又问,这是她对何菊最后的一个希望。

  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,她就看何菊怎么反应了?

  何菊抬头看着她,“我也不知道,难道你知道?”

  “你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宋暖看着何菊现在装傻的样子,整颗心都冷了。

  何菊摇头,“我真的不知道!”

  她强忍着心中的怯意,拼命的告诉自己,不能让宋暖知道,一定不能让她知道。

  如果宋暖知道她与宋玲和宋家宝不是亲姐弟的话,一定不会再对他们那么好了。

  何菊想到这些,表情更是坚持的道:“大丫头,你怎么会问我这些问题呢?你们三个都是我的孩子,这是千真万确的。难道你还怀疑,你们都不是我的孩子?”

  何菊的另一只手抓着宋暖的手,紧紧的。

  “大丫头,你就算恨我当初丢下你们不管,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想啊,我知道,我错了。”

  说着,她从凳子上滑了下去,扑嗵一声跪在宋暖面前。“我对不起你们姐弟,我有错!我不敢求得你的原谅,但你怎么可以否认……”

  杨二爷从外面进来。

  他看见何菊跪在宋暖面前,连忙冲过去扶起何菊,“阿菊,你这是在做什么呢?这世上哪有亲娘跪自己闺女的?起来!你快起来!”

  何菊哭着摇头,赖在地上就是不起来。

  “二爷,你让我跪着吧,我有错!千错万错,全是我的错。我当年不该自私的丢下他们姐弟三人,我……”

  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温崇正和杨老爷子、老管家就站在外面。

  温崇正不放心宋暖,说要过来看看。、

  老管家想要趁机缓和一下老爷子和宋暖的关系,便怂恿着老爷子也一起过来。

  然后,他们三人就一起过来。

  结果却是听到了这些。

  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。

  杨老爷子脸色很是不好,他大步走了进去直接开问:“老二,你跟我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屋里的三人看到他突然出现,皆是吓了一跳。

  宋暖最先缓和脸色,目光落在温崇正的脸上。

  她语气恹恹的道:“杨二爷,大夫应该很快就来了,你先帮她按住伤口吧。我突然想起家里还有急事,我这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杨二爷看着她,“阿正媳妇,这事要不就今天说清楚吧?”

  宋暖低头看了何菊一眼,眼目讥讽,“不必了!这事说不清楚,也不用再说清楚了。”

  说着,她拉过杨二爷的手放在何菊的手腕上。

  “阿正媳妇。”

  “大丫头。”

  何菊泪流满面,目光复杂的看着她。

  宋暖定定的看着她,“不必说了,以后都不必说了。我刚才给了你机会,也给了我自己机会。现在,不会再有机会。”

  说完,她转身走向温崇正,一脸疲惫,“阿正,我们回家!”

  温崇正点头,牵过她的手,“好!我们回家。”

  他看向杨老爷子,“叔公,我们先回去了,你保重!”

  杨老爷子看着宋暖,看着她脸上的疲惫,还有那掩饰不了伤感,心莫名的也跟着难受起来。

  “阿正媳妇,要不再等一下,事情说清楚了,大家都……”

  “不必了!”

  宋暖果断拒绝,轻扯了下温崇正的手。

  温崇正会意,“叔公,我们先走了。”

  杨老爷子不便勉强,点了点头,“好!路上小心一些。代我向你们祖母问好。年后有时间,我会去看看她。”

  温崇正点头,“好!我会转告祖母知道。”

  说完,他牵着宋暖往外走。

  二人走到房门口时,身后传来何菊急切的声音,“大丫头,你们三个都是我的孩子,我对不起你们!”

  “呵呵!”宋暖回了她两声呵呵。

  再不停顿的离开。

  对于何菊,真的不该抱有任何希望。

  杨老爷子目送他们夫妇离开,见他们走到院门口了,这才反应过来。“阿福,你快去送送。”

  “好的,老爷。”

  老管家匆匆追了上去,心想:老爷啊,你怎么现在才反应过来?

  “爹。”杨二爷看向老爷子。

  何菊挣开他的手,抬头看向杨老爷子,“老爷,何菊有错,何菊瞒了大伙一件事。”

  杨老爷子坐了下来,一身威严,低头敛目,表情严肃的看着她,“你瞒了我们什么事?”

  何菊抽抽搭搭的把她与宋暖姐弟三人的关系说了,又重点说了自己当年的日子有多么的难。

  她说来说去,就是在强调自己是被逼离开,并不是真的想要抛弃子女。

  可杨老爷子是谁啊?

  虽然老了老了,没了年轻时的干脆,但也一眼就看穿了何菊这么说的目的。

  他用力跺了跺手中的拐杖,“你们啊,可真是行啊。何菊,我本以为你是个良善又可怜的人,所以老二坚持要纳你进门,我也没多说二话。这么多年了,你一无己出,我也不说什么。可是,我万万没有想到,你竟曾做过那么可恶的事。”

  面对杨老爷子的指责,何菊的眼泪流得更凶了。

  “老爷,何菊是个坏女人。”

  杨老爷子看着她的眼泪,只觉厌恶,他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“我只听说过为母则刚,你抛弃子女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解释多了,反而更显出你的心虚。何菊,你好自为之吧。一个女人连亲生子女都抛弃,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。”

  说完,他就往外走。

  杨二爷在他身后急唤一声,“爹。”

  “老二,你不必再替她解释了。你爹还没有老糊涂,看事情还不会看不清。”说完,直接走人。

  老管家送客回来,看着杨老爷子面色不善,便问:“老爷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杨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,“我现在终于知道那丫头为什么讨厌咱们杨家人了。原来,她和何菊还有这一层关系。”

  “老爷,你不是说了吗?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不操他们的心了吗?”老管家想到杨安的事,便岔开话题,“老爷,温公子的提议,你可有想法?”

  “容我再想想。”

  杨老爷子揉揉额角。

  老管家立刻上前,站在他身后,伸手力度适中的帮她按摩起来。

  杨老爷子闭上眼睛,紧皱的眉头,这才松舒了一些。

  “阿福,幸好我身边还有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老管家愣了下,嘴角轻翘。

  第二天,杨二爷亲自陪着何菊,备了大包小包的礼物去高山村。他劝了何菊一晚,也开导了她一晚。

  何菊总算是鼓足了勇气,再次踏进高山村。

  马车进入高山村时,她撂开车帘往外看,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村落,心里百感交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