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23章 乌龙事件

第323章 乌龙事件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83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28

  

  谷不凡伸出另一只手,轻轻拍拍她的手臂,弯唇笑了,“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还哭鼻子呢?师父没事,快别哭了!”

  “我没哭!”宋暖咧嘴笑了。

  谷不凡瞧着她又哭又笑的样子,表情更加慈祥,“好!你没哭,是你师父我眼花了。”

  他忍不住打趣她,“谁家的徒弟哭着还能这么好看?”

  “噗……”宋暖扑哧一声笑了,“师父,你刚醒来就打趣我。”

  “我有吗?”谷不凡一脸无辜的看着她,“你若是不信为师的话,你可以问问阿正。”

  说着,他看向温崇正,“阿正,你说暖丫头好不好看?”

  温崇正抿着唇笑,点头。

  “点头是什么意思?听不见啊。”

  “好看!很好看,最好看了!”温崇正重重的点头,连说三声好看。

  慕容靳看着他们相处的模式,一脸的羡慕。

  同时,心里也为宋暖感到高兴。

  身边有人关爱着她,他也安心,也高兴。

  谷不凡眸子一转,看到了慕容靳,眯了眯眼,问:“这位是?”刚才只顾着高兴,倒是忘记了为他遮光的人。

  温崇正连忙为他介绍,“他是靳叔,特意来给凡叔看诊的,也多亏了靳叔的药。”

  慕容靳朝谷不凡拱拱手,道:“谷兄,久仰大名,在下沐靳。”

  谷不凡点头,躺着朝他拱手回礼,“沐兄,多谢!”

  “谷兄,不必客气!”慕容靳看向宋暖,“暖儿,你可以去给谷兄端点吃的过来。吃完东西,谷兄可起床到院子里转转。”

  久卧在床,于气血流通并不好。

  谷兄身子无碍,醒过来后,便可以下床了。

  “哦,好好好!我这就去。”宋暖连忙去厨房,把早为谷不凡备好的药膳粥端过去。

  谷不凡吃完东西后,在温崇正搀扶下,慢慢的在院子里走动。几圈下来,脚底才不那么麻。

  “阿正,你松开!我自己可以了。”

  “好!”温崇正松开手,看着谷不凡自己散步。

  晚上,宋暖又亲自张罗了火锅。一家人围在一起一边涮菜,一边吃,还喝了不少宋暖泡制的果酒。

  宋暖是真的高兴,一杯接一杯。

  温崇正几次想劝她少喝一些,可瞧着她高兴,又把话咽了下来。算了!难得她这么高兴,让她喝吧。

  反正在家里,喝醉了,也没事!

  大不了自己伺候她一晚。

  温崇正倒是没想到,她的酒量真的好了不少,一顿饭下来,她一点醉意都没有。

  饭后,温月初姐妹和宋玲把东西收了下去,大伙又煮水沏茶。

  一直聊到很晚才回房。

  嘎吱……

  温崇正沐浴后回屋,刚栓上房门,没还转身,宋暖就从身后抱住他,“温、崇、正!”

  她一字一顿。

  温崇正听着,心头一跳。

  她只有不高兴了才会这么连名带姓的叫他。

  他握住她放在他腹部上的手,轻轻拉开,再转身一带,她就落进了他的怀里。

  温崇正低头看着她。

  她也抬头看过去。

  他敛眸,睫毛低垂,如泼墨般黑色的眸子里如盛着浩瀚星辰。宋暖在他的眸子里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样子,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也将他装进了自己的眼中,心中。

  他看着她,许久才唤了一声,嗓音温润。

  “暖暖。”

  他唤她时,总是习惯的尾音勾起。

  那声音中,他不经意的给了柔情,而她却听得真切,每每都因为他的一声‘暖暖’,而心弦轻颤,耳根酥麻。

  “嗯,怎么了?”

  “怎么了?”温崇正突觉好笑,一脸无奈中带着宠溺的看着她,“暖暖,你不是喝醉了吧?”

  “没啊!”宋暖摇头。

  “哦。”温崇正轻哦了一声,“那我就要惩罚你了,因为,你刚才吓了我一跳。”

  说罢,他弯腰咬住她的唇,一寸寸的描摹着轮廓,越来越重的力度,大有一种将她拆吃入腹的冲动。

  事实上,温崇正不是冲动,而是行动。

  窗外,寒风潇潇。

  屋内,红帐散下,满室暖意。

  第二天,过小年。

  一早,白氏就和面,按着这里风俗,小年夜这天吃饺子。这天也不出门做事,一家人把家里打扫干净,送灶神上天。

  除夕那天再接灶神下来。

  宋暖以前哪讲究过这些,一早起来见温月初她们把杂物间的东西都搬了出来,一问才知全屋打扫。

  去年,他们住进来时是新屋,所以,就没有再打扫。

  宋暖也就不知这风俗了。

  慕容靳对于过小年的风俗,也是很新奇。

  他在凤栖族也没有这些讲究。

  过完小年,便要开始送年礼了。这里都是年前送礼,年后上门拜年,这一点宋暖倒是知道。

  高山村这边,他们要送礼的也就几家,倒是很快,一个上午就送完了。

  腊月二十六。

  莫森与宋阿彩成亲,宋暖一家全部都去了,毕竟她与这两家的关系都不错。

  新郎来迎亲时,莫森还拍了拍张大寒的肩膀,“大寒,你也快一点啊,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。”

  张大寒笑着点头。

  两人并没有因为上次莫家提亲的事,而生了嫌隙。两人在去年帮宋暖建新屋时,便已建立了友情。

  莫宗提亲失败后,莫森还专门过来找张大寒解释,说是不知他与温月初的关系,也不知他爹突然来提亲。

  张大寒当时还笑着谢他。

  如果不是莫宗突然上门提亲,他或许还不会这么快与温月初订亲。现在亲事订下来了,他的心更定了。

  本来觉得成亲一事不急,现在看着莫森与宋阿彩都成亲了,他心里挺是羡慕的。

  一旁,张陆生笑道:“森哥,你这动作快啊。”

  莫森笑道:“不快不行啊,再遇一次像上回那样的事,我找谁诉苦去?”说着,他拍拍张陆生的肩膀,“前车之鉴,你以后啊,要是看上哪家姑娘了,你得早点提醒你爹娘找媒人去提亲。”

  张陆生立刻就红了脸。

  莫森瞧着,好奇的问:“陆生啊,你这脸红的,不是已经有了喜欢上的姑娘了吧?”

  这时,新娘由兄长背着出来了。

  张陆生连忙岔开话题,“森哥,新娘来了,你快去接新娘吧。”

  “哦,那回聊。”

  “好,回聊。”

  这里从宋三水喝完喜酒回去后,张陆生就有些不太对劲,常常出神,不知他在想什么?

  他去【正阳居】的次数比以前更频繁了。

  “家宝,这本书我看完了,你能不能再借我一本?”张陆生拿着书去还,目光却落在正在翻晒药材的宋玲。

  “哦,好!”宋家宝跑过去,“陆生哥,走吧。”

  张陆生迟疑了一下,点头。

  他跟在宋家宝后面,忍不住的又往宋玲那边看去。

  进了屋,张陆生佯装无意的问:“家宝,你们在晒什么呢?”

  “草药啊。”

  “哦。你二姐的伤好些了吧?”

  “还没落痂呢,不过,不用包着了。”宋家玉走到书架前,指着上面的书,“陆生哥,你想要看哪本,你自己拿吧。”

  “好!”张陆生把带来的书放在桌上,站在书架前,一边走一边看,看似在找书,心里却在想着该怎么开口问关于宋玲的事?

  宋家宝见他来来回回的走了几趟,似乎拿不定主意。

  “陆生哥,这些书,你要是不想看的话,我们就去我大姐夫书房里找。我回头跟他说一声就行了。”

  “不用!我就看这一本。”

  情急之下,张陆生随手抽了一本。

  宋家宝疑惑的看着他,问:“你确定吗?”

  “确定。”张陆生重重点头。他瞧着宋家宝的表情不太对,便低头看向手中的书,一看他自己的脸红了。

  这书竟是三字经。

  这本书,他已经借了几回了。

  这算是启蒙用的书,按他现在的情况,已经不用再看三字经了。

  他现在对三字经都可以倒背如流了。

  “我抽错书了,我再换一本吧。”张陆生连忙转身过去,他咬唇皱眉,伸手拍拍额头。

  真是尴尬!

  他这是在干什么蠢事?

  宋家宝走近,歪着脑袋看着他,“陆生哥,你怎么了?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没……没有!”

  “可是,你刚才好像不太舒服,眉头皱得那么紧。”宋家宝还是不太放心,又道:“你要是不舒服,可不能硬扛。现在凡叔好了,我大姐的医术也行,还多一个靳叔。三个大夫在我家,你有病,可真没扛着。”

  “我没病!”

  张陆生说完后,不由愣了下。

 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怪怪的?

  他紧张的看着宋家宝,张了张嘴又合上,犹豫了一会,又张嘴,再合上,反反复复。

  宋家宝瞧着他的样子,更是一头雾水了。

  “陆生哥,你是不是得了什么难言的病?我上回在田里听到村里的伯伯们在叹气,说是有种男人的病很难言明,他们想诊,又怕人笑话。”

  宋家宝越想越有可能,便越是着急了。

  他紧紧的抓住张陆生的手,“陆生哥,你是不是也得了那种病?如果是的话,你可千万别不说出来。我听凡叔说,身子不适就得诊,不能拖的。这小病拖成大病,再治就难了。”

  男人难言明的病?

  想诊,又怕人笑话?

  张陆生一时懵了,想了又想,突然领悟了过来。

  他涨红了脸,书都顾不上拿了,低头骤步离开。

  “家宝,我回头再来借书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欸……陆生哥……”宋家玉着急的追了出去,可他也只看到了张陆生出院门的背影。

  宋家宝站在院子里,叹气,耷拉着脑袋。

  唉!出事了!

  陆生哥生病了,可怎么办啊?

  “家宝,你这是怎么了?像霜打茄子一样。”张大寒从工坊那边过来,刚刚他们几人把石舂抬了过去。

  宋家宝看到张大寒,一时就红了眼眶。

  张大寒立刻被吓到了,连忙蹲下身子,手握住他的肩膀,问:“家宝,你这是怎么了?可是在外面有谁欺负你了?你跟大寒哥说,大寒哥去帮你讨公道。”

  “不是,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那是怎么了?”

  “大寒哥。”宋家宝凑到他耳边,轻声道:“陆生哥生病了,可他又不愿治。你去劝劝他吧,让他千万别扛着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张大寒惊讶的看着宋家宝,真真的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真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张大寒连忙起身,大步流星的往外走,“我去看看他,问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大寒哥,你记得告诉我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张大寒急急回家,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张陆生。

  陆氏见他一脸着急的样子,问:“大寒啊,你这是出什么事了?怎么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?”

  “没事!婶子,你看到陆生了吗?”

  “没啊,他出去后,没回来啊。”

  “哦,那我出去做事了。”张大寒听后,连忙出去找人。他在村里找了一圈,最后在后山下的大石头上找到他。

  张陆生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。

  “陆生。”

  “大寒哥?”张陆生疑惑的看着他,见他一脸焦急的样子,问:“大寒哥,你怎么了?可是出什么事了?”

  张大寒紧盯着他,“我没事!是你出事了。”

  “我?”张陆生一脸懵,他反手指着自己,疑惑的问:“我有什么事啊?我没惹什么麻烦啊。”

  张大寒在他身旁坐了下来,扭头看着他,“陆生,我们是兄弟,你有事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  “我没事啊。”

  “你还要瞒着我吗?”

  “我没什么事情瞒着你啊。”张陆生更是一头雾水了。

  张大寒见他这样,便直接问了,“你的身子到底是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了?你要真是不舒服,可不能硬扛着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张陆生总算是听懂了,他猛地站了起来,满脸涨红,“大寒哥,我没病!你不要听家宝胡说,他是自己猜的,不是真的。”

  张大寒也起身,上下打量着他。

  张陆生被他这么打量,更是尴尬了。

  “真的没病!”

  张大寒瞧着他不像是在说慌,这才暗松了一口气,问:“那你是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!我就是在想明年是跟你一起出去长长见识呢,还是留在村里。”说着,他又低声道:“这个家宝他还真是敢说啊,我哪有身子不适?”

  不行!他得再去一趟【正阳居】。

  不能让那小子再胡说,不然他都没脸见人了。

  在张陆生的一再保证和强调下,宋家宝才堪堪相信他不是得了病。

  秦县。

  宋暖受慕容靳之托,由温崇正陪着一起去杨府送年礼。门房通报说他们夫妇来了时,杨老爷子还一阵愕然。

  他以前宋暖再不会踏进杨府大门。

  上次,她明明表现得那么明显,所以,后来他也没让管家再去请她过来复诊。也就是不想大家见面了,关系反而越来越僵。

  而他看到宋暖,心里会更想不知在何处的杨安。

  门房见杨老爷子没说话,也不敢离开。

  老管家看向愣着门房,“你还愣着做什么?快去请人进来啊。以后,温公子夫妇过来,不用通报,直接请他们进来见老爷就行。”

  “是。”门房匆匆出去。

  杨老爷子抬头看向管家,似笑非笑的样子。

  老管家摸摸鼻子,装傻,“老爷,我去沏茶过来。”

  “阿福,你现在都能替我作主了啊?”

  “阿福不敢!”老管家站定,转身笑眯眯的看着杨老爷子,“老爷,阿福不敢替你作主,不过就是知道老爷心里是怎么想的。再说了,老爷就是气温夫人心直口快,也会念着温公子啊。何况人家是上门送年礼的,老爷哪有赶人走的道理?”

  “呵呵!”杨老爷子呵呵两声。

  老管家立刻出去安排人沏茶送点心。

  他没有看到,在他转身后,杨老爷子的微微翘起了嘴角。

  不一会儿,宋暖和温崇正就提着东西,并肩进来。

  “杨叔公。”

  “嗯,来啦!坐。”杨老爷子几乎没怎么看温崇正,反而仔细的看了下宋暖。见她脸上带着疏远而有礼的笑容,心里竟挺不是滋味的。

  他也不懂是怎么一回事?

  他上回被这丫头臭骂一通,事后想想也没多生气。现在见面了,他反而在意她的情绪。

  难道自己是欠骂?

  杨老爷子暗暗摇头,宋暖突然朝他看来,当场被她抓到他正在偷瞄她。杨老爷子感到尴尬,轻咳几声,移开视线看向桌上的东西。

  “你们有心了!”

  “应该的。”温崇正立刻应道。

  宋暖不冷不热的补了一句,“温家的礼数好。我祖母说了,两家是世交,按礼她还得唤你一声杨大哥,所以让我们替她送送年礼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