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22章 可算是醒过来了

第322章 可算是醒过来了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75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27

  

  身后,顾中清和蒋胜利把马车上的东西提出来,跟在后面进了院门。

  “夫人,靳兄的东西放哪里?”

  宋暖看向顾中清手中的包袱,上前接了过去,“给我吧,我去收拾一下。你们先休息一下。”

  顾中清看向温崇正,见他点头,这才把包袱交给宋暖。

  温崇正看向他们二人,道:“中叔,胜叔,你们一路辛苦了。过来坐着休息一下,喝茶吧。”

  二人把包袱提回屋里,洗了手脸,便出来一起坐下。

  温崇正给他们倒了茶,“忠叔,胜叔,你们这一路辛苦了。”

  两人接过茶杯,摇摇头,“不辛苦!只是跑一趟而已。不知谷神医现在情况如何?”

  闻言,慕容靳看向温崇正,“阿正,要不先带我进去看看谷神医吧?”

  温崇正点点头,几人便起身,一起进了谷不凡的房间。

  宋暖帮慕容靳收拾了房间,出来后,没看到他们几人。想了想,便直接去谷不凡房间。

  慕容靳正在给谷不凡检查身子。

  宋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,走过去跟他们一起站在床前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慕容靳才站直身子,转身看向他们,几人异口同声的问,“怎么样?”

  慕容靳的目光落在宋暖身上,“暖儿已经把毒素给压制住了。谷神医暂时不能醒来,那是因为他体内还有一种药在压制着他。”

  “什么药?”宋暖急声就问。

  “你们不用担心,既然我来了,我便有办法。对于外面的人来说,这或许很难,也查不出来,但对于凤栖族来说,这药再是普通不过。”

  闻言,几人惊讶的相视一眼。

  温崇正问:“难道又是熊藤?”

  慕容靳点了点头,道:“除了他,我倒想不出还会有谁,只是没想到他现在还打着毒经的主意。他已经查到了这里,怕是很快便能知晓暖儿的身世。”

  慕容静担忧的看着宋暖。

  该来的,还是来了。

  不管他愿不愿意,事情总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一样。绕来绕去,大家还是绕到了一起。

  或许,这就是因果吧。

  宋暖怔愣了一下,淡然的笑了,“我不怕!要来的,谁都拦不住,我身边有你们,我相信一个熊藤伤不了我。”

  说着,她的目光落在温崇正身上,“我相信阿正。”

  几人点头。

  他们都暗暗对自己保证,一定要保护好宋暖,不会让熊藤伤到她。

  “靳叔,现在需要什么草药呢?”

  “只样再简单不过的草药,暖儿,你这里应该有药房吧?”

  “有,但东西不齐,只是一些我从山上采回来的草药。不过,你可以告诉需要什么草药?我和阿正可以上山去采。”

  宋暖心里已认了爹,但知道现在还不能在明面上喊爹。

  这里面还有许多事。

  她还要顾及宋玲和宋家宝。

  当时的事情,她还要找时间问问何菊。

  还有杨府那边……

  想想,她突然有些头疼了。

  认了爹,杨府那边的关系,势必就得认了。

  “先带我去看看。”慕容靳收拾一下,指了指房门外。宋暖点头,带着他来到药房,“你先看看吧。”

  这个药房是温崇正刚给她弄好的。

  这也是扩建了新屋,这才空余的房间。温崇正找木匠打了药柜,上面的药名都是温崇正亲笔写的。

  他们还准备年后再将药材备齐。

  这样可以方便村民。

  谁不舒服都能上来找宋暖看诊。

  慕容靳爬上木梯,在药柜前翻翻找找,很快就找齐了他要的几味草药。宋暖站在柜台前,抬头看着他,眼睛一眨不眨。

  “找齐了。”他扭头朝下看去,父女二人四目相触,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又酸软得不像话。

  他拿着药材下来,搁在柜台上。

  “暖儿,怎么这样看着我呢?”

  “好看!”宋暖甜甜的笑了,她绕过柜子,上前去抱住慕容靳,依恋着父亲的味道。她低低的道:“我听过许多人形容父亲怀抱的感觉,可没有一样是与我相同的。我也想过,我父亲的怀抱是怎样的,可这与我想的不一样。”

  听着她的话,慕容靳的眼泪堪堪的悬在眼角。

  险些就要掉下来。

  “是我亏欠了你。”

  “不!你只是不知道。这事不能怪到你的头上去,真的怪的话,那得怪杨老爷子当初反对你们。”

  “不!也不能怪他。暖儿,有些事,我一时也跟你说不清,我也不知该怎么跟你说。这事不怪他,只怪我!”

  慕容靳摇头。

  这事怪他!

  有些事情,他不敢告诉宋暖。

  那阴暗的一面,他不敢告诉这个爱憎分明的女儿。他怕,他说了,也就要失去这个刚刚相见的闺女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暖儿,药找齐了。我们先出去给你师父煎药吧,其他的事,以后再说。你听我的,这事真的不怪杨老爷。”

  慕容靳松开宋暖,有些紧张的看着她,“不要怪他,好吗?”

  宋暖蹙眉,歪着脑袋打量着他。

  许久,她才点点头,“我尽量!药给我吧,我去煎药。你赶了这么多天的路,应该累了,先喝喝茶。”

  “好!这药三碗煎一碗,喂他喝下,一个时辰内,他便能醒过来。”

  父女二人一起出了药房。

  宋暖点头,“好!我知道。”

  温崇正几人迎了过来,问:“怎么样?药齐全吗?如果不齐的话,我们立刻去镇上的药房抓,上山去采也行。”

  “齐了,我去煎药。”宋暖举起手中的药材,“阿正,你沏茶了吗?”

  温崇正立刻会意,点头,“沏了。靳叔,我们先过去喝茶吧。有几个长辈,我给你介绍介绍。”

  “好!走吧。”

  慕容靳看着宋暖拿着草药去了厨房。

  他收回目光,跟温崇正一起去池边的桌前。

  温崇正为他介绍了张家父子,张大吉,张大寒,宋三水,还有家里的其他人。

  除了温老太带着阳阳出去窜门了,其他人都相互认识了。

  温崇正对外说,慕容靳是谷不凡的朋友沐靳,懂医术,这次是顾中清去请他过来给谷不凡看诊的。

  这样解释,合情合理,又能解释顾中清离开的原因。

  “二嫂,凡叔的那位朋友给凡叔看过诊了吗?凡叔的情况如何?”温月如提着菜过来,看见宋暖,立刻就问。

  宋暖往药罐里添水,又拢了拢小炉子里的火。

  “看过了,我现在就煎药。”

  “有办法了?”闻言,温月如喜出望外。

  “有!所以,我才煎药啊。”宋暖咧开嘴笑了,“这次,我师父一定很快就能醒过来的。月如,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做饭。”

  刚见了亲爹,宋暖心里高兴。

  她想亲自下厨,聊表心意。

  “好啊。”

  宋暖指了指小炉子,“你帮我照看一下炉火,我去库房取些食材出来。今天高兴,我们多做几个菜。”

  温月如点头,“好!二嫂去吧,这里有我,我会看着炉火的。”

  宋暖提着篮子去库房取食材。

  腊月里,天气冷。她把猪头肉给做成酱肉,放进坛子里密封着,要吃时,开坛取出,切片蒸热就行。

  屋梁上吊着几个氽过水的猪肚子,她取了一个下来。

  这个一点,那个一点,不一会儿,她就提着满满一大篮的食材出来。

  白氏和温月初也回来了。

  四人在厨房里忙着。

  猪肚鸡,酱猪头肉,干锅腊肉熏笋,水煮鱼,山药炒木耳,炝酸辣白菜,干锅肥肠,酿艾叶猪小肠……

  一大桌的菜,色香味俱全。

  慕容靳看着满桌的菜,眼眶又不禁发热,他看向宋暖,问:“暖儿,这是你做的?”

  对外说,他是谷不凡的朋友。

  而谷不凡又是宋暖的师父,慕容靳叫宋暖一声‘暖儿’也不会显得特别突兀。反正,在外人看来,他也算是宋暖的长辈。

  宋暖点头,起身盛了一碗猪肚鸡汤给他,“尝尝这汤。”

  “好!”慕容靳接过碗,一脸感动。

  一桌人,有人看懂了他们之间的互动,有人看得一头雾水。温崇正看向众人,“天凉,大家吃饭吧,不然等一下就凉了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众人纷纷起筷。

  这一顿饭,慕容靳觉得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。在见到温崇正之前,他从不敢想有一天还能吃到亲闺女做的饭菜。

  吃完饭,药也煎好了。

  宋暖把药汁逼出,端去喂谷不凡。

  温崇正几人也跟着一起去,“暖暖,我来吧。你休息一下,靳叔说服下药后,一个时辰能醒过来,那就一定可以。你放心吧!”

  温崇正把碗接了过去。

  宋暖点头,“好!”

 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,宋暖寸步不离谷不凡的房间,一边看医书,一边守在床前。

  大伙劝不动她,便由她去。

  温崇正陪着慕容靳四处转转,从菜园转到药园,又去看了花田。回来时,遇到了张自强,又去丈量了张自强和宋三水他们的田地。

  他们都愿意把田土租给温崇正,租期为三年。

  其他村民看见他们在量地,也纷纷过去打听消息,“阿正,你们这是?”

  “哦,三水叔和强叔的田地准备租给我,所以,我们今天就来量地。”温崇正应道。

  村民一听,又问:“这租金怎么算?”

  这时,张自强就道:“按市价啊,不过,阿正夫妇厚道,按着良田的价格租。”

  大伙听着,皆是心动。

  他们手上都有良田,但不好的也有,如果全按良田的价格租,这是一件很让人心动的事。

  “阿正,我家的田地,你要吗?”

  “可以啊,哪家愿意租,我都要,价格都一样。你们也别急,跟家里人商量好,没问题了再找我们量地。”

  温崇正把数据记在纸上。

 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,就把手中的册子交给张自强,“强叔,你记一下数吧,我还回去一趟。”

  说着,他又看向村民,“大伙有意愿要租田地给我的,也可以先跟强叔说一声。回头我和强叔再一起去量地。”

  村民点头,“好!”

  温崇正看向慕容靳,“靳叔,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算算时间,谷不凡该醒了。

  慕容靳点头。

  温崇正离开后,村民就将张自强围了起来,纷纷打听租田地的事。问完后,他们就当着张自强的面讨论了起来。

  是利,还是弊?

  大伙越讨论就是激烈。

  最后,一个个都问张自强,“村长,你觉得该租出去,还是该留着自己种?”

  张自强看着他们,很理智的道:“这事,你们问我不太合适,因为我已经把家里的田地都租给了阿正。不过,我也不代表你们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考量,你们要租,或是不租,那该跟家里人商量。”

  “我说可以租。将来,你们觉得不好了,那不得怨上我吗?按我说啊,这出租田地不是小事,大家都考虑清楚了,多与家人商量。别在中途闹出不开心的事。那样就不好了,不仅影响了一家人的关系,也影响了邻里的关系。”

  张自强不劝村民都把田地租出来。

  因为他知道这个得让他们自己考虑清楚,否则,后面准会出事。他不去做别人家的主意。

  “村长说的是。”

  “我们会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。”

  “村长,你能不能帮我们问问,如果我们把田地都租了出去。阿正那里能不能也签下我们?如果能签下我们,我们有了生计,自然就不在乎这里田地了。”

  众人听着,忙点头附合。

  高山村里,有谁不羡慕村长父子三人,还有宋三水、张大吉他们?他们一签就是三年的约,还是小队长,不仅不忧生计,还很神气。

  小队长,在他们看来,那也是官啊。

  尤其是张大吉一家。

  更让人羡慕。

  张大寒与温月初订了亲,那与温崇正就是一家人了。以后啊,一定是什么事都紧着张大吉一家的。

  这些日子,不少人家都在打探白氏的口风,有合适男子的,哪家都想自家小子与温月如订下来。

  不过,白氏笑言温月如年纪还小,再留几年,先不谈这事,也就打消了那些人的念头。

  白氏都受宠若惊了,以前她们母女三人可没少被人看不起,一下子成了香馍馍,还真是适应不了。

  她私下没少叮嘱自家闺女,一定要努力回报温崇正夫妇。

  说到底,温崇正与他们老温家可没有血缘关系。

  这全是人家念着旧情。

  白氏是知恩图报的老实人,所以不愿闲着,大猪出栏了,她又催宋暖买了六头小猪崽回来。

  年后,陆氏那还有一窝一小猪崽。

  白氏已经全定下来了。

  她觉得自己能回报温崇正夫妇的,就是帮他们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  张自强点头,“行!这事,我会跟阿正夫妇提一下,具体的我可作不了主。”

  “是是是!我们明白的。”

  【正阳居】

  “暖暖,凡叔怎么样了?”

  温崇正和慕容靳进了屋,第一眼就是望向床上的谷不凡。见人没有醒过来,温崇正又看向慕容靳。

  “靳叔。”

  慕容靳抬手,“别急!我去看看。”

  宋暖放下医书,起身让开位置给慕容靳。

  慕容靳的手刚搭上谷不凡的手腕,就见他的手指轻动了一下。慕容靳惊喜的看向他的脸。

  眼睫毛轻动了几下。

  宋暖和温崇正也看到了。

  夫妇二人握紧了彼此的手,激动不已。

  “阿正,师父他会动了,会动了……”

  “嗯,别急,别急!马上就会醒的,会醒过来的。”温崇正搂紧她,满目欣喜的看着谷不凡的脸。

  生怕错过了他脸上的细微表情。

  终于,谷不凡慢慢的眯开双眼,慕容靳的手护住他的眼睛,替他挡住了强光。

  “慢慢来,先适应一下光。”

  谷不凡听着是陌生的声音,便问:“下是?”他长时间昏迷,虽然宋暖每天都会喂他喝水,但声音还是有些沙哑。

  “师父。”

  “凡叔。”

  温崇正松开宋暖,连忙去提了水壶和杯子过来。

  谷不凡听出了他们的声音,低头看着盖在身上的被子,这才知道自己回到了高山村。

  “我……我是怎么回来的?”

  慕容靳感觉他可以适应光线,这才移开手,起身把位置让给宋暖。

  宋暖在床前坐了上来,喜极而泣,她握紧了谷不凡的手,笑着道:“师父,你可算是醒了。你把我吓坏了,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多久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