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21章 慕容靳到了(父女相见)

第321章 慕容靳到了(父女相见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68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26

  

  众人听着要拿菜刀,不由的吓一大跳。

  温崇正站着没动。

  温老太见他不动,转身就往厨房走去。

  宋暖连忙跟了上去,在厨房拉住她,“祖母,我没有要阻拦你的意思,但今天是大寒和月初订亲日子,现在已经到吉时了。我们是不是把这事往后压一下?等中午的酒席过后,我们再与舒大人一起处理。”

  温老太闭上双眼,深呼吸几下,好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。

  她的目光落在那被磨得锃亮的菜刀上,“好!我听你的,酒席后再处置他。待那时,你们谁都别拦我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好!我们不拦。”

  二人出去,温老太看了地上的温显富一眼,然后又看向温崇正,“阿正,你把他扶到主位上坐着,让月如和月初一起给他跪三个响头。如此便算是还了他的生恩,养恩与他无关,他也受不起。等酒席过后,我们再处理家事。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耽误了大寒和月初的事。”

  温崇正点头,把温显富扶了起来,直接带到了堂屋里,丢在主位上。

  宋暖走到白氏身旁,“二伯娘,你要不先回屋收拾一下吧。今天是月初的好日子,咱们先把别的事放一边。”

  温显富能把兔子一样的白氏逼到休夫这一步,也真是做事太绝了。

  这种赌鬼,如果再纵容,则永远都是废人一个。

  白氏点头。

  她跟着宋暖回屋去收拾,整理发髻和衣服。

  温月如也拉着温月初回屋,帮她重新整理一番。

  “姐,你一定要和大寒哥好好的。你好了,咱娘才能安心一些。等一下,你别这样子,你笑一笑,好不好?”

  温月初扯了扯嘴角,看着镜中那张比哭还难看的脸。咚!她一头磕在桌上,哽咽着道:“月如,我做不到!他除了生我们之外,他还为我们做过什么?今天我订亲,我终于可以告别过去了,可他又出现了。他还想着再卖我一次,我真的……”

  泪水不停的流。

  “姐,别这样。”温月如连忙把手垫在桌面上,不让她再磕桌子。“你想想好的。今不同往昔,有舒大人在,有二哥二嫂在,不会再发生当年的事情。而且……”

  张大寒推门进来。

  温月如看过去,立刻就道:“而且你现在还有大寒哥啊。”

  “月如,我想跟你姐聊聊。”

  “哦,好好好!”温月如连忙抽出手,低头往外走。

  温月初挪动一下,用衣袖拭去眼泪。她还没抬头,张大寒的手就落在她的肩膀上,头顶传来他的声音。

  “月初,那个恶梦就忘了吧。从今天开始,我便是你的依靠。不要再想那个过往,我们向前看,好不好?”

  温月初吸了吸鼻子。

  张大寒又道:“我知道,我本事不大,只能给你平平淡淡的生活。不过,请你放心!我有多少便给你多少,我会拼命的让你幸福。我自小就没了爹娘,以后我和你一起孝顺娘,一起关爱月如妹妹。”

  “等我们成亲后,我可以搬过来住。或者,我们努力一下,重新建个新屋,把娘和月如接过去跟我们一起住。我们好好的,一起努力,一定可以把日子过好的。那些过往,忘了吧。”

  温月初转身,抱住他的腰,埋着脸哭,“大寒哥,我……我也想忘了,可是我……我做不到啊。”

  张大寒听着,心痛不已。

  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背,“月初,不急,咱们不着急!慢慢来!如果现在忘不了,咱们就不忘,好不好?娘在外面等我们,你洗洗脸,整理一下,然后我们一起出去,好不好?”

  温月初点头,鼻音浓重。

  “好!我听你的。”

  ……

  过了一会儿,张大寒和温月初从屋里出来,直接去了堂屋。按着礼仪风俗,他们一样一样的进行。

  订亲与成亲不同,没有那么复杂。

  温月初突然就自己想明白了,嘴角的笑容一直不减,笑得明媚动人,仿佛一点都不受温显富突然出现的影响。

  温显富不是想要第二次毁了她吗?

  她偏要笑得比谁都幸福。

  一场订亲宴,有惊无险的过了。吃过午饭,张自强便张罗着村民帮忙收拾,暗中交待大伙早些回去,不要围观人家处理家事。

  大家念着张自强是村长,以后还要仰仗着温崇正夫妇谋生计,又有舒同峰在,便都陆续回家。

  外面都没有围一个人。

  温老太去取了菜刀,将温显富拖到地上。

  “娘,你要做什么?娘,你别这样,你冷静一下,你饶了我吧……”温显富吓得屁滚尿流。

  他还是第一回看到这么凶神恶煞的温老太。

  中午,还让他坐在主席上吃饭,他还以为这事就抹平了。他真的没想到,饭后真的还要算账。

  温崇正上前,想要去劝温老太。

  宋暖拉住他,皱着眉头冲他摇摇头。

  她答应过温老太,决不拦着她。

  这个温显富也的确不是人,该受些教训。

  温老太举起刀,“逆子,你别叫我娘,我说了要与你断绝关系。我生你养你,如今要断关系,你就受我几刀吧,当是还我生养之恩。以后,再见是路人,我不再是你娘。你就是死在外头,我也不会再看你一眼。”

  “娘,不要啊……”

  温老太年轻时就是混江湖的,力道和位置都拿捏得很好,一刀砍下去,皮外伤,死不了人。

  血溅在温显富的脸上,他真的吓白了脸。

  全身发抖。

  温老太用力去掰他的手指,“爱财是吧?好吃懒做是吧?行!我今天就砍你两根手指头,我看你长不长记性。”

  说完,又一刀下去。

  温显富的尾指不见了,弹到白氏的身上,又掉在地上。

  白氏看着脚边的尾指,泪水哗哗的流。

  她上前拉住温老太的手,“娘,算了。把他打残了,从这个家门出去,他怕是讨不了生活。”

  她低头看了温显富一眼,又看向舒同峰,“舒大人,你给我们写写文书吧。我要和温显富和离,两个女儿他不曾养过一天,所以孩子与他无关,以后就跟着我生活。”

  白氏看向温老太,“娘,以后白露就是你的闺女了。你放心!我会带着月初和月如一起孝顺你的。”

  温老太点头,握紧了她的手,“好!好闺女!是我这个做娘的对不起你,和离好!好离好啊!”

  温崇正去备了纸笔墨过来。

  和离书,断亲书。

  一次性,全部写完,温显富不愿意,没二话可说,直接给他按了手印。温崇正和舒同峰、张自强一起将那六人和温显富一起带去衙门。

  温老太回到【正阳居】,便直接回屋了。

  不管人前如何,那到底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。如今看着他众判亲离,硬着心肠与他断了关系。

  心里难受,这是必然的。

  宋暖怕温老太难受坏了身子,便抱着阳阳去找她,哄着她一起谈天说地,分散她的悲伤。

  晚上,宋暖干脆让白氏母女三人住在【正阳居】。

  她带着阳阳睡。

  白氏陪温老太一起睡,娘俩二人第一次睡在一起。晚上并肩躺在床上,聊了一晚。

  第二天,温老太的心情好了不少。

  栏里只剩下一头猪,白氏感觉整个人都没劲了,一天下来总是往猪栏去,望着空空的猪栏出神。

  伺候了那些猪快一年了,这会儿真不习惯了。

  “阿正媳妇,要不,我让村长问问谁家有小猪崽,我们年前就抓些小猪崽回来吧?这次干脆养一头母猪,以后下了崽,咱就自己养着。”

  闻言,温月如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“娘,你这是养猪养上瘾了啊。这才空下来几天,你就不习惯了。”

  白氏叹气,蔫蔫的道:“人忙着,日子才充实。我这一年来,养猪都熟手了,知道怎么养着长得快。”

  宋暖放下舀子,用手绢擦去阳阳嘴角的汤。

  “行!我让强叔问问,二伯娘……”宋暖自然的唤出口,惊觉喊错了,这才尴尬的看着白氏。

  “行啦!你这副表情做什么?没事!别说你喊习惯了,我也听习惯了。以后就这么喊着吧。”

  白氏倒不在意。

  和离也好,断绝关系也罢,不过就是不想温显富再找闺女们的麻烦。

  宋暖松了一口气。

  白氏四下看了看,问:“阿正呢,昨天没回来?”

  “没有!他说跟舒大人还有别的事要处理,应该要在县里呆几天吧。”昨晚张自强回来,捎了口信。

  具体要在县里做什么,宋暖也不清楚。

  三天后,温崇正从县里回来。

  他直接就进了温老太的屋里,把事情跟她说了清楚。温老太听后,不由感慨,“月初总算是苦尽甘来,遇到了一个好男人。大寒是个值得托付的人,只盼着他们以后越来越幸福。”

  “祖母放心!我会带着大寒的,以后,他会孝顺二伯娘,照顾月初姐妹。”

  “好!你做事,我放心!”

  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  “走吧!我和你一起去,今晚阳阳跟我睡。”祖孙二人一起去宋暖屋里地,温老太把阳阳抱回屋,笑着对温崇正挤眉弄眼。

  搞得宋暖都尴尬了。

  这个暗示也太明显了吧?就差没直接说,“你们好好努力努力,自然娃娃就来了。”

  宋暖起身,“我去看看师父。”

  “好!”温崇正站在衣柜前找衣服,趁着宋暖去看谷不凡的时间,他也梳洗好了。

  “暖暖,这几天家里没事吧?”

  宋暖还拿着帕子,刚给谷不凡擦了手脸。

  “没事!我开始担心祖母,便让二伯娘陪了她几天,现在也不知是谁开导了谁?我瞧着她们都好多了。”

  温崇正上前,弯腰给谷不凡掖被子。

  “你不用再担心祖母了。二伯娘那边有月初姐妹,她很快会走出来的。”温崇正看着谷不凡,“凡叔,该醒醒了。快过年了,我还准备与你喝酒呢。”

  “会的,过年前,师父一定会醒的。”

  宋暖红着眼眶。

  温崇正拿过她手中的帕子,把水端去倒了。

  “暖暖,时候不早了,咱们回屋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宋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半个时辰过去了,她仍旧没有一点睡意。温崇正将她拢入怀里,下巴抵在她头顶。

  “睡不着?”

  “嗯,想睡,可又没有睡意。”宋暖点点头,颇是无奈的叹了一声。

  她是真的想睡了,可就是睡不着。

  脑子里乱糟糟的,捋不清自己在想些什么?

  温崇正捧着她的脸,弯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,然后又把她抱紧,“睡吧,清空脑子里的一切,什么都别想。有我在呢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闭上眼睛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好好的呆在我怀里,冬日里,你手脚发冷,我给你捂着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睡吧。”

  宋暖闭紧双眼,安心的窝在他怀里,没过多久还真就睡着了。温崇正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,这才安了心,合上双眼跟着她一起坠入梦乡。

  腊月二十三。

  一辆熟悉的马车停在【正阳居】大门口,顾中清和蒋胜利从马车上跳下来,“慕容兄,到了。”

  话刚落,温崇正夫妇就出了院门。

  慕容靳撂开车帘,抬眼朝院门口看去,瞬间就红了眼眶,人如石化,弯腰半探着身子就一动不动了。

  他的目光紧紧的落在宋暖的身上。

  这是他的闺女。

  他和杨喻心的闺女。

  上回温崇正给他带了画像,他天天看着画像思念着不能相认的闺女。他想亲眼看看她,抱抱她,听她唤一声爹爹。

  可又怕给她带来祸端,一直不敢踏出凤栖族。

  直到温崇正让人去找他,他看了信后,似乎才有理由过来。一路上,他的心就没有平复过。

  幻想着父女见面的情形。

  宋暖也好奇自己的亲生父亲长什么样子?前世今生,她都没有见过亲生父亲,更没有感受过父爱。

  四十左右的慕容靳,瞧着只有三十左右,但两鬓却生了华发,眉眼间,有着藏不住的沧桑。

  华发,沧桑,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风华。

  反而给人一种成熟稳定的感觉。

  宋暖看着他,莫名的亲切和骄傲,她好想对别人介绍,“这是我爹爹,是不是很好看?是不是很有魅力?”

  这若是在现代,大叔气质的慕容靳一定会迷倒一片。

  温崇正轻扯了下宋暖,然后二人一起迎了上去。这时,慕容靳也回神,从马车上跳了下来。

  温崇正朝他拱手,“靳叔。”

  这是慕容靳的要求,对他于靳叔相称。

  “阿正。”慕容靳点头,目光又落在宋暖的身上,他压抑不住激动,眸中迅速的染上水气,哽咽着唤道:“暖儿。”

  宋暖对上他的眼睛,泪水自然而然的滑落下来。

  她点头,泪水甩到了慕容靳的手背上。

  慕容靳的手像是被烫了一下,有一种痛迅速的涌向他的心脏处,心抽痛得厉害,他顾不上许多,伸手将她抱入怀里。

  “暖儿,暖儿……”他心里一遍一遍的喊着:“闺女,闺女,我的闺女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宋暖只觉喉咙里被什么塞住了,一个字都吐不出来,只是忍不住的落泪。

  她伸手抱住慕容靳。

  这是一种很自然的动作,丝毫没有一点尴尬,也不用刻意。这动作都不用过脑,直接就抱住了。

  她知道,这就是骨肉亲情。

  她在慕容靳的怀里抽泣着,却不知自己为什么而哭?

  喜悦,还是?

  这个怀抱很温暖,耳边的心跳强劲有力,她觉得很安全。

  原来,这便是父亲的怀抱。

  一旁,温崇正看着他们父女俩,也忍不住的红了眼眶。他所期盼的,一直都是她的人生能少一些遗憾。

  如今他们父女俩相见了。

  他,为她,高兴!

  宋暖轻轻推开他,咧开嘴笑了,被泪水洗过的眸子如盛着万千繁星,璀璨的亮着。

  “进屋吧,咱们到家了。”

  她没有喊靳叔,更没有喊一声爹爹,但她的一句,‘咱们到家了’,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  温崇正笑着点头,“对!到家了,回家!”

  慕容靳重重点头。

  他很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双手,不然他会忍不住再次拥抱她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