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20章 你去拿把菜刀给我

第320章 你去拿把菜刀给我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870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24

  

  张陆生往前跑了几步,追上他,偏过头问:“大寒哥,你会不会有些紧张啊?”

  “……”张大寒看着他,没说话,但表情已说明了一切。

  张陆生拍拍他肩膀,为他鼓气,“大寒哥,你别紧张!我们这么多人陪着你。再说了,两家人都知根知底,你们的事也是……”

  “大寒,出事了。”

  张陆生的话还没说话,宋天音就从老温家方向跑来,“大寒,出事了,温二叔回来了。”

  “他回来了,这不是正好吗?天音哥,你这一惊一乍的做什么?”张陆生拍拍胸口,“我都被你吓一跳。”

  宋天音急得不行,可没心思听他说这些。

  他拉着张大寒就往老温家方向跑去,“大寒,我跟你说不清楚,你先去看看吧。”

  “欸……”

  后面抬着采纳礼的人,面面相觑,随即就匆匆往老温家赶去。

  这是出什么事了?

  今天可是大好日子。

  陆氏正与王氏说着话,见情况有变,脸色都不好了,提着裙摆就和王氏往老温家跑去。

  “嫂子,你知道出什么事了?”

  王氏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  二人跑进老温家大门时,已听到里面传来吵杂的声音。

  张大寒将温月初拉到身后,白氏则将温月如紧紧的护在身后,泪流满面的看着站在院子里的六个高大的汉子。

  那六个汉子长得牛高马大,还一脸恶煞。

  最引人视目的是躺在地上,那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。

  王氏和陆氏一进门就愣住了,这是?她们四下看了看,并没有看到宋暖和温崇正,也不见温老太。

  他们人呢?

  正想着,温崇正从屋里出来,看向那六人,问:“你们可知这样私闯民宅是什么罪?”

  那六人不屑的笑了,笑声中满是嘲讽。

  “这里可不再是什么民宅,而是我们的地方。这人,你认识吧?”说着,为首的男子就指着地上的温显富,“如果认不出了,我们可以告诉你,他叫温显富。”

  紧接着,他身边的人,又道:“他欠了我们五百两,不仅把这青砖老屋卖给了我们,还有他妻女三人的卖身契,也在我们的手中。我们今天过来,只有两个目的。”

  “一,你们替他还是六百两,二,我把这屋子收了,把那三个女的带走。至于你们?”

  他一一从他们脸上扫过,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才是私闯民宅的人。这里已经是老子的地盘。”

  白氏的眼泪不停的流,她哆嗦着问:“不是……不是说五百两吗?为……为什么又变成了六百两?”

  那人白了她一眼,“你以为我们兄弟六人来这里跑一趟不用花销?还有这个死东西,他一路吃喝不要钱?只多收一百两,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。”

  说着,他的目光落在特别打扮过的温月初脸上,啧啧几声,“那妞儿倒是不错,颇有几分姿色,兴许还能多接些客,早日替我们……哎哟……谁?谁打老子?”

  张大寒抬头挺胸,手里还攥着一个石头子,“我!老子打的你。老子的媳妇儿,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出言不逊了?”

  他心里害怕,可他背后有温月初,身边有温崇正,想想他就战胜了心中的惧意。

  温月初紧抓着他的手臂。

  温崇正则是用几分赞许的目光看着他。

  张大寒挺爷们!

  不过,他还想再看看,看看张大寒可以做到哪一步?

  那人听了张大寒的话,恶狠狠想要动手,突然被他身旁的男子拉住了。“既然你是他的女婿,那他欠的钱,你帮他还了吧?不然的然,这三个女的,我们全部带走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凭什么我们帮他还赌债?”温月初从张大寒身后走了出来,指着地上的温显富,道:“他已经卖过一回了,你凭什么卖第二回?还有,他长年不着家,如果不回来,我们都以为他死在外面了。今天你们就把他打死吧,我们不会认了什么卖身契的。他没资格。”

  温显富一听,气得不轻,指着温月初就骂:“不孝女,你说什么呢?我是你老子。”

  温月初冷哼一声,“我不孝?那你算什么?你在家尽过一天孝,还是关爱的妻女?你除了连累家人,发卖家人,你还会什么?我不孝?你就是不仁不义不孝,猪狗不如。”

  温月初指着他,继续的骂:“你有什么脸骂我?今天这么多乡亲在这里,你说说,你有什么脸骂我?”

  温显富被骂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张大寒拉过温月初,紧紧的握住她的手,“月初,你冷静一下,你别把自己气坏了。别急!事情不会解决不了。”

  温月初气得全身颤抖。

  眼前的一幕,让她又想起了当年被温显富卖给沈老爷子的一幕。

  心,又如刀绞般痛了起来。

  她双眼赤红,死死的瞪着温显富,一副恨不得要吃了他的模样。如恶梦一般的往事涌上来,她全身抖得更回厉害。

  这时,温月如也冲了出来,指着温显富,“你不该回来的,你不回来,我们大家都过得开开心心的。你一个人在外面,自己养不活自己,还惹出一堆的事,你究竟想要怎么样?刚才祖母被你气倒下了,你这是孝?他动辄就发卖妻女,你这是仁义?”

  说着,她看向那六人,非常硬气的道:“我姐说的没有错,他没有资格发卖我们,你们不用拿这个来要挟我们。今天,你们就是把他打死在我们面前,我们也不皱一下眉头。我们最多给他收尸下葬。”

  “这里是高山村,不是在外头。你们六个人想上门抢人,打家劫舍,怕是我们村的人都不会答应。”

  话落,张自强就带着村里的汉子抄着家伙赶来。

  迅速的将那六人包了起来。

  那六人没有想到,这些人居然不怕事。

  他们仗着手中有欠条,有卖身契,又道:“你们打我们赶出村也没用,我们可以找官府。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你们说卖身契和欠条不算数,那我倒要去衙门问问了。”

  “找本官吗?”舒同峰从外面进来。

  “你是?”六人扭头看去。

  舒同峰淡淡一笑,“你们不是要上衙门吗?本官就是秦县的知县舒同峰。你们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,你们说来听听。”

  村民立刻热情的打招呼,“舒大人。”

  那六人眨眨眼,疑惑的眼前的人。他们不常到县里走动,所以并不认识舒同峰。

  这人真是知县大人?

  可知县大人为什么会来这里?而且好像还跟这村里的人很相熟。

  舒同峰点点头,“各位早啊,我以为过来就能喝上酒了。还曾想这是有公务在等着我啊。”

  他四下看了看,问:“叔婆人呢?阿正,小宋呢?”

  温崇正扭头朝里面的房门看了一眼,“我祖母被气得不轻,暖暖在屋里陪着她。舒大人来得正好,这里的事,怕是需要你来解决一下了。”

  舒同峰点点头,看向那六人时,还带着笑的脸立刻就冷下来。

  他伸手,“卖身契,欠条,拿来给本官看看。是真是假,本官一看便知。”

  那六人相视一眼,齐齐摇头。

  为首的男子打量着舒同峰,“你说自己是知县大人,可有什么依据?就凭这些人叫人你一声大人?我们可不是三岁小孩,谁知道你是不是跟他们串通起来蒙我的呢?”

  舒同峰听后,问:“那你觉得怎样可以证明?”

  “官印,有吗?”

  “……”舒同峰弯唇淡淡一笑,“叶,苏叶,把这六人丢出去!今天是大寒兄弟与月初妹子订亲的好日子,本官在此,我看谁敢闹事?”

  “是,舒大人。”

  两道清脆的女声落下,众人就听到外面砰砰六声巨响。

  一黄一绿的身影闪过,等村民回过神来,出去看那六人的下场时。苏叶和叶已经把那六人绑在树下。

  那六人像是个木头人一样,不能说话,也不能动。

  叶和苏叶拍拍手灰,相视一笑。

  “早就想动手了。”

  “就是!这种上窜下跳的东西,还真当自己是个大人物了。”

  村民面面相觑。

  叶就道:“大伙都进去参加订亲宴吧,这六人不用管,等舒大人吃饱喝足了,便会带他们回衙门。谁是谁非,舒大人自有定夺。”

  众人点头。

  不少人跟着进了老温家院门,也有人远远的站着,对着树下的人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

  院子里。

  舒同峰看向温崇正,“阿正,你这是在故意等我来吧?明明你早就能把他们全丢出去。”

  “你今天会来,我为什么要抢了你的事。官大压人,这事交给舒大人最是合适。”

  温崇正笑笑,低头看向地上的温显富时,眸光渐冷。

  他扭头看向白氏,“二伯娘,他?”

  白氏抹去眼泪,心有余悸的看着温显富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拉着温月如,又过去拉着温月初。

  母女三人跪在舒同峰面前。

  她泪水涟涟的道:“舒大人,不知有没有女子休夫的先例?”

  话落,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嘶……

  白氏这是要干什么?

  女子休夫?还真没听过这么阂人听闻的事。

  舒同峰明白了她的用意,抬眸看向一脸惊呆的村民,他轻咳了一声,“本官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。”

  闻言,白氏的脸色变得苍白。

  温显富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,指着白氏就骂:“白露,你居然敢有那样不守妇道的想法?你这个臭婆娘,你就等着我收拾你吧。”

  温显富像是活过了一样,尽管鼻青脸肿,但仍旧可出他那一脸的神气。

  “舒大人?”温月如不敢置信的看着他。

  温月初也皱紧了眉头。

  张大寒着急搓手,正准备求求情时,就听舒同峰如同天籁的声音, “不过,我们大楚的条律中,也没有哪一条说不许女子休夫。今天如果你想开个先例,本官可以成全。”

  话落,白氏母女三人都愣住了。

  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?

  温显富像是被雷中击中一般,整个人都傻了。

  这个知县大人是假的吧?一定是假的!

  温月初姐妹率先反应过来,轻扯了一下白氏,提醒,“娘,你还不快点谢过大人?”

  白氏如梦初醒,忙道:“多谢大人,多谢大人。民妇要休夫,请大人成全。”

  “老二媳妇,你做得好!”宋暖扶着温老太从屋里出来,温老太的目光冷冷的落在温显富身上,“这个逆子,不值得你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。也不该让你一直因为他而提心吊胆。”

  温老太走过来,拍拍宋暖的手,“暖暖,我没事!”

  宋暖松开她。

  温老太上前把白氏扶了起来,然后退后几步,朝她鞠躬,“白露,我们老温家对不起你!你嫁进来二十年,没不曾过过一天舒心的生活。我给你道歉。”

  白氏连忙上前扶住她,泪如雨下。

  “娘,你别这样,白露受不起!”

  温老太抬手抹去她的眼泪,可她自己却也忍不住的泪流满面,“你受得起!受得起!你和那逆子和离后,你便与我温家没有关系了。我想问问你,你可愿意做我的义女?”

  “嗯,愿意的,愿意的。”白氏哭得不能自己,断断续续的道:“我与他和离,只是不想害了月初和月如。娘,不管到什么时候,你都是我娘。”

  温老太满意的点头。

  宋暖上前,用手绢帮温老太抹去眼泪。

  温老太拉下她的手,轻轻点头,然后看向舒同峰,“舒大人,今天除了白露休夫,还请你为我们再做几个见证。我要与这逆子断绝关系,我要赶他出温家。从此以后,他不管是生是死,与我温家再无关联。”

  闻言,村民全都惊住了。

  他们这是第二回看到这么决裂的一幕,上一回是宋暖闹宋家,带着宋玲和宋家宝从宋家分出来。

  “叔婆。”舒同峰看着她。

  温老太一脸坚定,低头看着早就吓呆的温显富,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不会再放任他祸害我温家的任何一个人。生子如斯,有与无,又有何不同?更添忧愁罢了。”

  只有将温显富赶出去,这才会断了他任何念想。

  温家不是他的避祸湾!

  以前是她太心慈手软,今天,她算是看透了。

  温崇正上前,握紧了温老太的手,“祖母,你别冲动!我们分家出来了,二伯娘又休夫,以后他就打不到这里的主意了,你还是……”

  温崇正不想温老太这么决裂。温显富再如何也是她的儿子,这天下没有母亲不爱儿子的。

  如今她这般决裂,心里有多痛?

  温崇正知道。

  温老太摆摆手,“你不用再劝我了,此事,我已经想好了。”

  温崇正叹息,低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温显富,都是他让温老太如此心伤。今天本是好日子,他偏偏带人回来砸场子。

  真是……

  温显富被他一瞪,心中不由一颤。可又想到外面打听到的消息,他连忙求温崇正,“阿正,你帮二伯求求你祖母,求她千万不要逐我出温家门。我要是从这里出去的话,必死无疑,外面那些人肯定会把我砍死的。”

  温老太听了他的话之后,更气愤了,指着他便问:“你也怕死?既然怕死,你又何必惹这么多的事?”

  温显富用手肘撑着地,一点一点的挪到温老太面前。

  他抬头看着温老太,满目哀求,“娘,你就救我一次吧,再救我一次,最后一次,以后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温老太闭上双眼,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“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十几二十年了,老二啊,你以为,我还能再信这话吗?”

  万念俱灭,心死如灰。

  这话让她更加坚定了决定。

  温显富急忙又道:“娘,我真的改。这次一定改!你就救我一回吧?我听人说了,阿正两口子现在日子过得不错,他们不会拿不出六百两银子。娘,只要你开个口,他们一定愿意先垫银子出来的。娘,求求你!”

  温老太猛地睁开双眼,低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温显富。

  “事到如今,你居然还敢打阿正两口子的主意?”

  “不不不!娘,我没有!我就是让他们先周转周转,只要让我过了这一关,以后我会把银子,还给他们的。”

  “还?你拿什么还?”

  温老太厉声喝问,气得浑身颤抖。

  “娘,我改!以后,你让我做什么都行。我听人说了,阿正那里需要人工,我可以去他那里做事。”

  “做事?你能做什么?你看看你现在一团烂泥一样,你还能做什么?”

  温老太对他真的是绝望了,她看向温崇正,“阿正,你进屋去提把菜刀给我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