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303章 暖暖,生个孩子吧(二更)

第303章 暖暖,生个孩子吧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4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08

  

  二人被现在抓包,一度尴尬。

  顾中清拉开窗户,轻咳了一声,尴尬的笑着道:“公子,我们也是着急,公子莫要见怪。”

  “早些睡吧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温崇正朝沐浴房那边望了一眼,然后脚步轻快的回屋去铺房。

  今天,身边有太多人提醒生娃的事。

  晚上,他陪温老太说话,怀里抱着阳阳,看着白白胖胖的孩子,他也好想有一个长得像他和暖暖的孩子。

  宋暖披着头发回来。

  从杨府回来,已经快天亮了,为了多睡一会,她就没有洗头。

  白天忙到刚才,一身汗味和油烟味,她实在难受,便不管夜深不深,把头发给洗了。

  温崇正瞧着她的一头湿发,先是一怔,随即就下床到衣柜里取了干帕子,“这么晚了,怎么还洗头发?”

  “头发上全是油烟味,闻着不舒服,所以就洗了。”她伸手去接帕子,“我来吧,你困了就先睡觉,你好些天都没睡上一个安稳觉了。”

  算起来,温崇正从回来到现在,除了第一晚在后院喝醉后打了个盹,真的没睡过觉。

  宋暖瞧着他那乌青的眼眶,心疼。

  “先去睡吧,我等头发干了再睡,怕是还要等上一会。”

  “我来!”温崇正举手,再落下时,帕子已覆在她的头上。他手指张开,力道适合的帮她擦头发,也顺便帮她按摩。

  “哪有放着如花似玉的媳妇不陪,自己先去睡觉的?”

  “咱们来日方长,不急一时,你去睡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温崇正听了,微微有些失落,“暖暖,你一直催我先去睡,可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?还是,你怕?”

  “我怕什么?”宋暖无奈的笑了,“人家心疼你,想让你休息得好一些,想做一个贤妻良母,你也不允?”

  “贤妻良母?”温崇正昵喃。

  “对啊。”

  “一直是贤妻,不过,良母嘛……”说着,他顿了顿,又道:“暖暖,我是不是要给你机会做一个良母?”

  “我们有孩子啊,我把阳阳照顾得极好,应该可以算是良母了吧?”宋暖故意听不懂他的意思。

  “阳阳是我们的孩子,可一个怎么够?”温崇正说着话,手上的动作可没停过,“暖暖,我想要一个眉眼像你,嘴巴鼻子像我的孩子。”

  “为什么嘴巴鼻子要像你?”宋暖疑惑的问:“难道你是觉得我的嘴巴和鼻子长得不够好看?”

  “你的眉眼好看,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,眉眼弯弯,眸底清澈,真的好看!”

  温崇正解释。

  “那嘴巴鼻子呢?”

  “我的鼻子更高挺一些,你不是说过,最喜欢我的鼻子吗?”

  “嘴巴呢?”

  温崇正低笑一声,“嘴巴也像我会好一些,好看啊,而且,我的口才不错,这样孩子在外不会吃亏。”

  闻言,宋暖不服气。

  “又不是靠一张嘴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,你没听过,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吗?”

  温崇正换了一个帕子,手指插入发中,感受着她头发有多干了。

  “说几句就能解决的,为何要动手呢?暖暖,或许你不记得了,但你真的说过,最喜欢我的嘴巴和鼻子。”

  宋暖回想了一下,问:“我真有说过,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

  “真的说过!那次你喝醉了。”

  “喝醉后的话,也能相信?”

  “酒后吐真言。”

  呃~

  “好吧,我说不过你。”

  “瞧!我是不是证明了口才好,也是有好处的?”

  宋暖听后,哑然失笑。

  这绕了大半天,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。她淡淡一笑,道:“你说的有理,可也不代表我的观点就没理了。在我看来,不伤人是一种教养,但不被人伤害是一种气场。”

  说着,她捏了捏拳头。

  “有些人,只说不揍,那是行不通的。”

  温崇正看了她的小拳头一眼,低低一笑,“是是是!娘子说得在理,娘子是对的。”

  宋暖得意,“那是当然!你要记住了,媳妇永远是对的!”

  温崇正连忙附合,“媳妇永远是对的!”

  “乖!”

  温崇正手中的帕子放下,凑到她面前,笑得颠倒众生。宋暖看着突然在眼前放大的俊脸,心怦怦直跳,突然就口干舌躁起来。

  她咽了咽口水,“怎么了?头发干了?”

  “干了!”

  “那……”

  “娘子,为夫这么乖,按照咱们以往的惯例。娘子是不是该给为夫奖励?”温崇正问完,伸手将她抱了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宋暖连忙圈住他的脖子。

  温崇正抱着她,大步往房门口走去。

  “你要抱我去哪里?不是睡觉吗?”问完这句,宋暖自己都羞得不行,低着头不敢抬了。

  头顶传来温崇正愉悦的笑声,“关门!我这次再不犯同样的错误了,下回一定会记得栓好房门。”

  宋暖不由的想到了前天晚上他们正打得火热,突然宋玲推门进来,生生打断的事。

  她扑哧一声笑了,“噗……”

  温崇正也忍不住的想笑,“小没良心,你还笑?你夫君我当了半年多的和尚,好不容易回家抱上媳妇儿,可就那样……你不觉得残忍吗?”

  宋暖窝进他怀里,笑得一颤一颤的。

  她越想越想笑,宋玲推门进来时,温崇正是怎样的感想?

  哈哈哈哈!

  她咬唇低笑。

  温崇正将她放在床上,覆身上去,目光迥迥的看着她。那深邃的黑眸里,清晰的映着她的模样。

  “娘子,你再笑,为夫要罚你了。”

  宋暖咬着唇,眸中染上水气,这是她笑出的眼泪。此刻,美人秋眸明亮,红唇轻咬,眉目含俏,正躺在他的身下,那样无辜的看着他。

  温崇正不由的意猿心马,热情难耐。

  “暖暖,为夫要罚你,嗯?”

  他浑厚的声音带着暗哑,尾音嗯字硬是让宋暖的心跟着轻颤了一下。她像是被他的目光蛊惑了一样,再也移不开视线。

  她松开唇,轻道:“以前不也做了那么久的和尚?不一样好好的吗?怎么现在就罚我了?”

  “和尚不知肉滋味,自然可以无肉而欢,一旦破了戒,哪还能不念那滋味呢?不知也就不念,销魂过,又怎再心如止水?”

  温崇正很坦白。

  宋暖紧盯着他的双眼,问:“若有一天,我不在了呢?你销魂过了,不能再心如止水了,那你会不会……”

  他的手指抵住她的唇,不让她再说下去。

  “你若不在,心死如灰,万般滋味也如水一般。”他低头吮住她的吻,很和力,一点都温柔,像是想要把她刚才的话都吸走。

  这样就当她没说过。

  她不会不在的!

  他不允许!

  第二天,宋暖不出意外的再次起晚了。她起身,推开窗,阳光立刻倾射出来,照亮满室。

  她双手揉腰,又酸又痛。

  全身像是被人拆了,又组合了回去一样。

  嘎吱……

  温崇正推门进来,二人四目相触,宋暖就瞪他,腮帮子气鼓鼓的。

  男人和女人就是一不样。

  不公平!

  她全身散了架,他却精神奕奕,春风满面。

  “醒了?”

  “日出三竿,还不起来,等一下又要被人玩笑了。你怎么就不叫我起床呢?你说,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  宋暖责备的话,说出了撒娇的味道。

  她也是很佩服自己。

  温崇正走过去,伸手将她揽入怀里,“对不起!昨晚我没节制,让你受累了。不过……”

  “不过什么?”

  “不过,重来一次,我还一样。我不后悔!”

  话落,他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宋暖掐着他腰上的酸肉,磨牙。

  “娘子,请你高抬贵手,饶命啊。我那里有伤,你掐到我的伤口了。”

  “你的伤不在这边,我知道。”宋暖说着,又用力一些,颇有一种害羞到只能这样分散的意思。

  温崇正连忙道:“有有有,有几道新伤口。不信的话,娘子可以帮我瞧瞧,我正准备进来上点药呢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宋暖松开手,半信半疑。

  他什么时候又添了新伤?

  “你坐下,我取药箱。如果你骗我的话,我保证马上给你补几道伤痕。”宋暖故意恶狠狠的道。

  绯红的脸蛋,早已宣布了她现在就是一个纸老虎。

  “是是是!”

  当温崇正撂开衣服,宋暖看着那几道新伤痕了,脸更烫了。她用棉花沾了药水擦了几遍,“该!”

  “娘子,这是你抓的,你可不能不认,更不能不负责。”

  “你不那样,我哪会……”

  她说不下去了。

  她自己都记不清,自己怎么把他的背抓成这样。昨晚是有多激烈啊,她记得不太清楚了。

  “我的错!不是娘子的错,媳妇永远是对的!”

  “知道就好!”

  宋暖细细的帮他擦了药,两人一起出门,又承了不少暧昧的目光。

  ……

  挖了七天的山药,又挖了三天的土豆,终于是可以暂时休息了。不过,休息的是村民,宋暖可没时间歇着。

  她趁着这十天,又让人打了三个灶,用来烤山药片这些的。

  忙忙碌碌中,日子过得特别的快。

  她烤的这些东西,由舒同峰帮忙运到外地,据说销量很不错。第一笔银子回笼时,宋暖才知道,那边接收货物,销出货品的人是唐乔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