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98章 救救杨老爷(二更)

第298章 救救杨老爷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32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03

  

  床上的两个人顿时全身僵硬,温崇正松开宋暖,滚了一圈,尽量让自己一脸平淡的下床,穿鞋。

  他一边拉拢好衣服,一边往外走。

  “阿玲,你来找大姐啊,那你先进去吧。你们姐妹有事就慢慢聊。”他低头往外走,心中懊恼又无奈。

  这个时候被勒令喊停,滋味真是不好受。

  他出了房门,望着天空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。

  真是要了人命啊。

  “哦。”宋玲愣愣的看着他背影。

  宋暖站了起来,背对着宋玲,将自己的衣服拉拢好之后。她才转身,微笑着看过去。

  “阿玲是不是做噩梦了?来!到大姐这里来。”

  宋玲听到这话,便想起了自己刚刚做的噩梦,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大姐,梦好可怕。”

  “别怕!别怕!”宋暖连忙牵过她,跟她一起坐在床上。“要不阿玲今晚就跟大姐睡?”

  “好。”

  宋玲弯腰脱鞋,麻利的滚到床上,躺在那里侧。她挺久没跟宋暖一起睡了。有时实在太想跟宋暖一起睡,她便说自己做了梦,然后宋暖一定会留她下来。

  宋玲什么都不太懂,但她知道这个办法好使。她高高兴兴的躺着,一时忘了梦中的情景,也不知自己刚才打断了什么。

  “大姐,你也睡。”她拍拍旁边的床铺。

  宋暖点头,和衣躺到床上。

  手牵紧了宋玲的手。

  “那你梦到什么了?”

  宋玲细细的讲着自己的梦。宋暖听着,惊讶极了,一个骨碌坐了起来,一脸惊喜的看着宋玲。

  “阿玲,你最近经常做些自己在做什么事的梦吗?”

  宋玲点头,“是啊,大姐知道?”

  宋暖咧开嘴笑了。

  这是好事啊,她与谷不凡常分析宋玲的病情,谷不凡说她最近有好转,已经出去给她寻一味药引了。

  宋玲常梦起过往,这就是好转的迹象。

  “睡吧,好好睡一觉。大姐陪着你。”宋暖重新躺下,紧紧的抱着宋玲,“阿玲,快快好起来。”

  后院。

  温崇正披发而归,正在喝酒的几人怔愣了一下,面面相觑,不明白他这是几个意思?

  他身穿一件木青色的长袍,腰间绑着一根白色腰带,一头乌黑的头发就那样随意的披着。

  他披着月色而来,身躯结实,颀长的体型投影在地上,拉得长长的。当真是斯文优雅,品貌非凡,神采英拔。

  舒同峰望着他,有些出神。

  同样身为男人,他也羡慕温崇正的貌啊。

  “温兄,这是怎么一回事?瞧着你的打扮,应该是刚刚梳洗啊。可你怎么不在房里度良宵陪美人,而是跑到这里来找我们三个大老粗呢?”

  温崇正撂袍坐下,睨了他一眼,不搭腔。

  他看向酒杯,蒋胜利立刻给他斟满酒。

  “公子,喝酒。”

  温崇正端起酒,一口干了。

  香醇的酒入腹后,劲儿还挺大的,这才缓了他那憋着的那股闷气儿。他能怎么办?把宋玲劝回房?

  那样的事情,他可做不来。

  不能让宋玲走,那就只有他离开了。

  蒋胜利连忙又帮他斟满酒。

  舒同峰眯眼打量着温崇正,忽地似乎想到了什么,嘴角溢出一抹笑。温崇正瞧着甚是扎眼,便道:“舒大人若是酒不胜力,那便请先回屋吧。”

  “温兄,你可不能这么小气,好酒得分享。”

  舒同峰说着,乐呵呵的抿了一口酒。

  “嗯,好酒!今天真是高兴啊!”他说着这话,还故意看了看温崇正,“温兄,来,喝一杯,今个儿高兴。”

  温崇正淡淡一笑,举杯与他碰了一下。

  “好,喝!”

  回到家了,他也高兴。虽然这会儿有些闷,但想想来日方长,他也就神清气爽了。

  四人一边喝酒,一边聊天。

  温崇正和舒同峰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,不觉就多喝了几杯,话也聊着停不下来。

  两人谈到前知县周文彬,谈到盐帮,谈到京城,谈到边城……谈到晋国。

  ……

  晨光下,温崇正皱皱眉,坐直身子时还紧闭着双眼,手揉按着额角。宿醉了,头痛!

  顷刻,他睁开眼朝身旁的三人看去。

  昨晚,他们四人不知怎么就喝醉了,全趴在桌上睡了一晚。

  他弯唇淡淡一笑,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。

  宋暖踏着晨光进了后院,看向草棚这边时,不由一愣。随即又扑哧一声笑了,轻轻摇头。

  温崇正朝她走去,撒娇似的牵紧她的手,头靠她的肩膀上,“娘子,为夫头疼,可否请娘子为我们四人煮醒酒茶?”

  “我刚出师,新泡的青杏酒,你们就这么海饮,你们是不是该付我一些酒钱啊?现在还要外加四碗醒酒汤,这得算你多少银子?”

  温崇正幸福的闭着眼睛,继续撒娇:“一个香吻不够的话,为夫可以继续往上加,加到娘子满意为止。”

  说着,他的声音更低了一些,“娘子,昨晚为夫辜负的良宵美人,今晚加倍补偿,如何?”

  “想得美!”

  “想着就心里难受,全身都难受,哪里美了?”温崇正睁开眼,偏着头看着她,一脸委屈,“娘子,为夫问你一事,你素爱吃肉,如果让你半年不吃肉,再放一大碗红烧肉在你面前,然后,你不能吃,让你想想这其中的美味。你觉得会是什么感觉?能美吗?”

  宋暖伸手往他腰间掐了一下,“你才是一大碗红烧肉呢。”

  “娘子当然不是红烧肉,哪有这么好看的红烧香啊?”温崇正站直了身子,牵着她往外走。

  “走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温崇正去洗漱时,宋暖就在厨房给他们四人煮醒酒汤。

  “二嫂,二哥和舒大人他们喝醉酒了?”

  “喝了一晚,直接在后院草棚下睡着了。等一下,一个个都得头疼。”宋暖搅了搅锅里的汤,然后盖上锅盖。

  温月如笑了下,“应该是太高兴了。”

  “嗯,有可能。”

  宋暖去取了山药,去皮,切丁,然后放在大锅中已煮沸的粥里。早上煮一锅山药红枣粥,美味又营养。

  对那四个喝醉酒的人,更有益处。

  厨房里,香气扑鼻,院子里也热闹了起来。后院的三人也醒了,正在洗漱,不时的还传来他们谈话的声音。

  宋暖揭开锅盖,将煮好的醒酒茶盛了四碗出来,端到了池边的桌前。

  “阿正,让他们过来喝醒酒茶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宋暖又回厨房去看着那一锅山药粥,趁着粥还没好,她拿着碟子去墙角的坛里水夹了几样下粥菜。

  酸笋,酸豆角,还有酱瓜。

  山药粥,杂粮包,小菜。

  早餐很完美。

  白氏提着空木桶进来,放在灶台后和墙角,那是用来装洗锅水的。白氏天天伺候着栏里的十头猪,洗锅水积起来,晚上添些豆渣和菜叶之类的,熬出一大粥,十头猪一天就能吃完。

  “阿正媳妇,栏里的猪长势真好,咱们养半年就有以前养一年的膘。这要是养到过年的话,这猪定是全村最肥大的。”

  白氏刚喂猪回来,想到那十头白白胖胖的猪,她就高兴。

  这说明她半年来,没有白辛苦。

  宋暖笑了笑,“二伯娘的功劳。上回大寒回来后,跟我提了一嘴,说是年前想与月初定亲。我是想着,到时候咱们杀一头猪,好好的热闹热闹。”

  “啊?他说了这事?”

  “对啊,说了,月初没跟二伯娘说?”

  白氏摇摇头,随即又笑,“没事没事!他们年轻人的事,他们有想法就行。月初了不小的,按我说,也不用定亲了,直接寻个好日子,成亲就行了。”

  “娘。”温月初从外面进来,脸色绯红,“娘,哪能这么便宜他啊?你可真是随便。”

  白氏脸上的笑容不减,“大寒是个好孩子,我这也是希望你们早点成亲,好好的过日子。”

  说起张大寒,白氏脸上的笑容都藏不住。

  典型的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中意。

  “先定亲,成亲的事,缓缓。”温月初也有自己的想法,她也不想那么快成亲。

  并不是她不相信张大寒,而是她想在家多呆些日子,多挣些银子给白氏和温月如。

  如今她管理着高山村的花田,平日里,可威风了。站在花海里,她总有一种,现在的她才是真正的她。

  张大寒每个月回来一趟,二人之间,感情也日渐深厚。

  温月初偶尔想起那段自暴自弃的日子,心里只有四个字。

  不甚回首!

  “行行行!听你的。”白氏很是高兴。

  对于眼下的生活,她也一样的感恩,也觉得幸福。除了有时夜里会想到那个离家一年多,一直没有音讯的温显富。

  “粥好了,咱们准备吃早饭吧。”

  宋暖搅动着锅里的粥,用大勺子盛进了瓦盆里,然后面上洒一层葱花。

  白里镶着绿,绿里嵌着红,很是好看。

  让人食指大动。

  “吃早饭了。”

  “真香啊。”舒同峰砸砸嘴,一双眼紧盯着瓦盆里的粥,“小宋,这是什么粥啊?”

  “山药红枣粥。”

  “快快快,我都饿坏了。把碗给我,我自己来盛。”

  宋暖拿碗递给他,“舒大人,注意一下形象啊,你可是一方父母官啊。这个样子,让你管辖下的百姓看见了,这不太好吧?有失官威啊。”

  “这又不是在衙门,要什么官威?”

  舒同峰接过碗,舀了一碗粥递到温老太面前,“叔婆,喝粥。”

  “多谢舒大人。”

  “别叫我舒大人,以后,我来到这里时,叔婆叫我同峰,或是阿峰都行。我得学一学小宋的豁达和洒脱啊。”

  舒同峰说话间,又盛了几碗粥,分给了顾中清和蒋胜利,还有温崇正。喝了一晚的酒,聊了一晚的天,他们四人变得亲近不少。

  众人看着这样的舒同峰,都忍不住的笑容满面。

  “温夫人。”

  “……”众人扭头看去,只见杨家的管家阿福站在院门下,看着院子里温馨的一幕,他心里的某根弦被触动了一下。

  他骤步走过去,扑嗵一声跪下。

  “温夫人,求你救救我家老爷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