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95章 暖暖怀上了?(一更)

第295章 暖暖怀上了?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156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9:00

  

  宋暖一着急,锄头直接扔地上,掉头就往家里跑。

  “哎哟……”舒同峰抱着脚,原地跳,一脸哀怨的看着宋暖的背影,“你可真是狠啊,把我砸伤了,这么就跑了……”

  宋暖扭头看了一眼,“没事,我是大夫,断了都没事。”

  呃~

  舒同峰竟无语以对。

  这还说什么是朋友啊?

  宋暖不知与宋家宝说了什么,反而跑得更快了。宋家宝跑过来,笑眯眯的看着还抱着脚的舒同峰。

  “舒大人,你没事吧?我大姐说了,今天你今天能挖二十株山药,她晚上就做几道,你以前没吃过的菜。”

  闻言,舒同峰放下脚,嘀咕:“又拿吃的来骗我干活,这可是一招鲜吃遍天下啊,回回她都得逞。”

  他弯腰拾起锄头。

  宋家宝眨眨眼,问:“舒大人,不疼了吗?”

  舒同峰赏他一个脑袋嘎嘣,“你疼不疼?”

  宋家宝揉揉额头,“些许,些许。”

  “来!一起挖!”舒同峰指了指地上的锄头,“敢跑的话,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。告诉你一个道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与天争,与地斗,也别耍父母官。”

  舒同峰弯腰拾起锄头,看着宋家宝的表情,心情愉悦的吹了一声口哨,“干活!”

  宋家宝笑笑,不以为然。

  纸老虎罢了。

  他早就看穿了。

  张自强过来,问:“家宝,你家里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好事好事!”宋家宝一脸笑意,乐呵呵的道:“我大姐夫和中叔他们回来了。”

  “阿正回来了?”

  “嗯,回来了。”

  一旁,舒同峰嘀咕,“怪不得你大姐跑那么快,原来如此啊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追究她伤了朝廷命官的责任了。”

  他挥动手臂,顺着刚才挖的沟,继续往前挖。

  “家宝,快点做事啊。”

  “哦,来了,来了。”

  【正阳居】。

  宋暖跑回家时,只有温老太抱着阳阳在院子里坐着,见她回来指了指房门,“阿正刚回屋去了,听说他身上还有伤,暖暖,你去给他瞧瞧吧。”

  “受伤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宋暖心急火燎的冲进房里,“阿正,你……呃……”

  温崇正光着膀子站在衣柜前,手里还拿着要换的衣服。听到开门声,他立刻把衣服披上,挡住布满伤痕的身子。

  “暖暖?”温崇正扭头看去,满目惊喜,他笑着招招手,“暖暖,过来,靠近我一些。”

  宋暖跑过去,拉下他身上的衣服,看着那些伤痕,不禁眼眶泛红。她伸手过去,手指轻轻抚过那些伤痕。

  温崇正拉住她的手,“没事!不用担心。”

  “阿正,你……”

  “没事!皮外伤,而且大部分都好了。”温崇正将她拉入怀里,紧紧的抱住,下巴抵在她头上,轻笑打趣,“娘子这么热情,为夫真是受宠若惊啊。娘子这一见面就着急拨为夫的衣服,一定是很想念我了吧?”

  宋暖动手推他。

  “你先松开,让我看看你的伤口。我刚才看见了,背上有未痊愈的。我看看,再给你上药。”

  温崇正的怀抱固如金汤,宋暖挣不开。

  半年多的军营生活,他的身子不再单薄。如今是体格健硕,手臂孔武有力,光是脸蛋贴在他的胸口,便能感觉到那健壮胸肌。

  “我说了没事,有事,也只是想抱抱你这事。”温崇正抱紧了,咧嘴一笑,“什么事也没有抱你重要。很久了,我想这样抱着你,已经很久了。”

  他满足的叹了一声。

  宋暖听着,心里甜丝丝的。她伸出手,轻轻环住他的腰肢,闭上双眼,安静的感受对方的存在和温暖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宋暖才松开他,“这下可以了吧?快松开,坐下来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口。”

  温崇正松手,低头一脸宠溺的看着她。

  宋暖拉着他的手,走到桌前,“坐下。我去取药箱过来。”

  “好!”他单手托腮,目光紧随着她,一秒钟都不愿移开。

  他好想她!

  记不清多少次战斗中的小歇时,他累极,倒在地上抬头望着天空,就在寻找那一颗最明亮的星星。

  她在信中告诉他,她的思念就如同空中最亮的星星,无论他在哪里,抬头便能找到。

  他总是看着星星,想象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。

  仿佛她与他正遥遥相望。

  仿佛她在告诉他,我在,一直都在!

  多少次受伤了,闻着那药味,他就想到她身上那若有似无的药味。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,他发现自己有些奇怪。

  不管看到什么东西,似乎总能与宋暖联系在一起。

  他太想她了!

  于是,晋国那边一休战,他就带着顾中清和蒋胜利马不停蹄的往家里赶。他身上还有伤,因为赶路,伤口裂开了。

  他回来后,第一时间就是换衣服,他其实就是怕她担心。

  只是,他瞒不了。

  衣服还没换,她就冲进来了。

  宋暖去取了药箱过来,看着背上那裂开的伤口,她心疼极了,“你先等一下,我去打水进来。这伤口得清洗,我看看要不要缝合?裂成这样了,你就不知道疼?是不是着急换衣服,想要瞒着我?”

  温崇正微笑看着她。

  宋暖瞪了他一眼,“果然被我猜对了,你啊你啊,你以为躲得了初一,躲得过十五?晚上,我不就发现了?”

  晚上?她就发现他身上的伤了?

  温崇正听着这非常有岐义的话,眼睛都亮了。

  宋暖瞧着,皱眉,“别胡思乱想,我是指你身上会有药味,再不然也会有血腥味,瞒不过我。”

  温崇正眨眨眼,无辜的看着她,“娘子,好像胡思乱想的人是你啊。我又没说你会怎么发现我的伤?你老实说,刚才是不是故意扒我衣服的,你就是……”

  “才不是!”宋暖转身走人。

  再说下去,这又得开车走污路了。

  温崇正低低笑了下,一脸春风。

  不一会儿,宋暖端着水进来,拧了帕子给他清洗伤口,“我刚才看到中叔和一个不认识的人,那人就是你信中提到的胜利叔?”

  “嗯,他就是。”

  “人与人之间的缘份,还真是说不清楚。你们居然遇上了,这是多么难得的啊。”

  宋暖不由的感慨。

  “嗯,这么难,然后遇上了。应该是我爹在天有灵,他让我们相遇了。”温崇正点点头。

  宋暖感觉他情绪低落了一些,便岔开了话题,“幸好这伤口不用缝合,不然我就准备不给你喝麻沸汤,直接下手。让你长长记性。”

  “娘子饶命!”

  “饶你?你长记性不?”

  “长,一定不会再犯。”温崇正举起手,发誓。

  “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,我姑且信你这一回。”宋暖往伤口上倒了药粉,再用布包扎起来。

  其他地方的伤口,有不少已经落了痂,粉粉的,一看就是这些日子新添的伤疤。

  宋暖的手在他背上游走,最后停在腰侧那道疤上。

  “怎么会伤在这里?”她的手轻轻移了半寸,“如果是伤在这里的话,估计你的肾得没了。”

  “放心!人在肾在,不会让肾有事。”

  温崇正将她拉入怀里,按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。

  宋暖挣扎,“你做什么呢?我还没有检查完呢,放开!我看看还有没有要上药的地方?”

  “有!”温崇正捧着她的脸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低头吻住她的唇,辗转吸吮,细细描绘她的唇型。

  宋暖闭上双眼,抬手搂住他的脖颈,用心的回应他的热情。

  小别胜新婚。

  何况他们本就在刚识情滋味时分开,这会儿吻上对方,便像是被强力胶粘住了一样,怎么都不愿再分开。

  温崇正将她抱起来。

  双手托了托她的身子,大步走向雕花大床。

  这张床是唐乔和杨安送的,他出门在外时,梦里总会回到这里,再与她重温那天的缠绵。

  “不要!”宋暖双手推着他的胸膛,面色绯红,“你受着伤呢,不行!而且……”她难为情的往窗外看去。

  现在还是大白天呢,怎么能做这事?

  温崇正低低一笑,倒在她身上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暖暖,你真可爱!”

  “你先起来。”宋暖又推了他几下,“你要是累了,你就休息一下。我外头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呢。今天刚开始挖山药。”

  闻言,温崇正噘着嘴装可怜,“我还没那一片山药重要?”

  他不服!

  “当然是那片山药……”宋暖捧着他的手,用力亲了一口,“没你重要!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“那起来一下行不行?你离家这么久了,也该出去给祖母问安,陪陪她,再抱抱咱们的儿子。”

  “儿子?”

  温崇正一脸懵,迅速弹跳开来,紧张的看着她的腹部。

  难道是暖暖怀上了?可算算日子,这该怀上七个月了,不该不显肚子啊。

  宋暖坐了起来,“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?”

  温崇正上前搂着她,大掌贴在她的腹部上,“暖暖,这是真的吗?”

  “什么真的假的?”

  “咱们的儿子。”

  “真的啊。”宋暖点头,然后扭头看着他,问:“我没有写信告诉你,关于咱们儿子阳阳的事吗?”

  “咱们儿子阳阳?”温崇正不禁喜出望外,“暖暖,你连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?”

  “小名,大名还等着由你来取呢。”

  这时,外面传来的孩子的哭声。

  宋暖连忙从他怀里挣开,“我出去看看阳阳,你穿好衣服出来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先一章,十二点前还有第二章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